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五章 找到了
  一日的晚饭后,周筱拉着老太太的手,塞给她一个存折。

  “奶奶,这个您拿着,万一以后我不在了的话,这些起码够你们生活到狗娃的成年。

  这样,我走了也会安心一些。”

  周筱低低的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我不能要。

  你在这儿的半年多来,我们祖孙俩多亏有你照应,才不至于挨冻受饿。

  我们不能再要你的钱了。

  对了,你是准备要回家去了吗?”

  老太太一脸的坚决,说什么也不肯收周筱的这张存折。

  虽然她不知道这里面具体的数字是多少,但一听周筱说够他们祖孙生活到狗娃成年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不是个小数目。

  拒绝收下这些钱的同时,老太太更关心的是周筱要走的问题。

  显然,老太太所理解的“不在了”,与周筱口中所说的那个“不在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也不是,暂时……应该还不会走吧!

  奶奶,听我的话,这些钱您一定要拿着。不为别的,您总得为狗娃想一想吧!

  您就真的甘心让他在这山里连字都识不了几个的这样过一辈子?

  或者,像他的父母一样,将来长大了也出去找一份最苦、最累,但收入却是最低廉的工作来生活吗?

  还有,狗娃现在还小,正是需要营养充足的时候,您忍心他连饭都吃不饱吗?

  您拿着这些钱,等明年把狗娃送到镇上寄宿的学校去读书。

  争取能让他多读些书,即便将来考不上大学,多识些字,也会多些出路。

  这样,也能让我走的安心一些。”

  周筱极力的劝说着老太太,说到最后,视线飘怱的不知要移到哪里。

  “竹子丫头呀……我……我真的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我……”老太太抓着周筱的手,哭的不能自已。

  却是终于收下了周筱送给她的这张存折。

  周筱说的对,她不得不为孙子着想,因为,以她的年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还能陪孙子多少年。

  ……

  今日的天有些发阴,没有风,令这空气有些湿闷的让人不舒服。

  上午给孩子们上完课,将他们都打发走了以后,周筱仍是闭着眼睛,胸前放着一本书,躺在那个摇椅上轻轻的摇动着。

  狗娃仍是坐在一旁,用心的写着周筱留给他的作业。

  小土狗今天却是有些狂躁不安的样子,趴在狗娃的脚边,不时的叫上两声。

  却每次都被狗娃给喝斥回去:“小铃铛,不许再叫了,姐姐在休息,你吵到她了!”

  周筱躺在那里,仍是静静的闭着眼睛。

  最近已经感觉体力越来越不支起来,几乎已经到了快要吃不下任何东西的地步。

  老太太看到周筱的这个样子,急的直掉眼泪,劝了周筱几次,要陪她去镇上的医院看看,奈何周筱就是固执的说什么也不肯。

  只得每天给周筱熬些软烂的清粥,或是做些汤面一类的食物,看着周筱,让周筱多多少少的要吃下去一些。

  只是,周筱自己的心里却是十分的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在熬日子罢了。

  所幸,该做的安排,自己基本都已经安排妥当,倒也能安心的离去。

  想到这些,周筱顿觉身子都跟着轻了些。

  ……

  近了……更近了……

  萧再丞的心脏,已经紧张的马上要从口腔里面跳出来一般。

  手和脚都似不听使唤了一样,越到近前,越是迈不开了步子。

  经过一夜的奔波,终于找到了令他魂牵梦萦的小人儿。

  那个令他悔恨的曾几度想要自杀的小人儿;令他觉得亏欠一生的小人儿;令他无颜面对的小人儿……

  萧再丞一步、一步……艰难的迈着滞涩的脚步。

  只是,越往前走,视线越清晰,萧再丞的心,越是疼痛的要炸裂开一般。

  一袭白裙的周筱,紧紧闭着双睛,静静的躺在那里。

  而此刻的那张脸,似比她身上的衣服还要白上几分,连唇都毫无一丝的血色。

  整个人瘦的已经好似只剩下一副骨架般,一双紧闭的眼睛深陷在乌青的眼窝里。

  两腮完全的坍陷下去,使得颧骨更加突兀的凸显出来。

  一阵微微的风刮过,撩动那披散下来的仍旧乌黑,却已并不像原来那么顺滑的长发,以及那雪白的裙角……

  这一刻,萧再丞心里那种恐慌已经漫布了全身,因为,这样的周筱,好像随时能被风吹走或吹散了一般,瞬间便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再丞的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汪汪……汪汪……”

  “你们是谁?”正专心写字的狗娃,被小土狗的叫声打扰,刚想再喝斥它一顿,却突然发现院子里走进了三个陌生高大的男人。

  于是扬起头来,有些害怕的问道。

  萧再丞不说话,却是一步一步,继续往周筱的近前走着。

  正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周筱,好似突然间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同的气息,意识立即的清醒,猛的睁开了双眼……

  万分震惊的,眼帘中,竟然出现了在这半年中,她一直拒绝和逃避要忆起他任何一丝点滴的身影。

  这个在她沉淀了半年之久后,已经不知道要用何种心情来对待的身影。

  周筱就那样呆愣愣的躺在那里,在摇椅怱上怱下的摇摆视线中,望着越来越走近自己的男人……

  突的,一股腥咸再次的涌入喉间。

  周筱咬咬牙,用力的咽了下去。

  “小小……”萧再丞终于用颤抖又沙哑的声音,叫出了周筱的名字。

  同时,又有些胆怯的,伸出了双手。

  周筱像是突然间惊醒过来一般,猛的从摇椅上坐了起来,并身形不稳的快速起身,转身,摇摇晃晃的就往屋里跑。

  “小小……”萧再丞愣怔了一下,随后大步的跟了上去。

  周筱快速的冲进屋时,随后将门插上。

  “小小……你开门……开门好不好?

  对不起小小,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把门打开好不好!

  小小……小小……”

  随后追上来的萧再丞,推了门一下,见已被从里面插上,就嘶哑着嗓子,开始央求起周筱来。

  听着门外不断的叫声,周筱的那周身的痛苦又开始无边无际的漫延开来。

  她双手紧紧的捂住胸口,却是不能减少一分一毫那难耐的疼痛。

  却有一股更猛烈的腥咸,瞬间涌上了喉间。

  令周筱再也克制不住的张口,于是,一片血雾凶狠的喷射而出。

  周筱的眼前一片的黑暗,身体紧跟着摇摇欲坠。

  趁着还有一丝的清明,周筱赶紧一手扶到墙上,想要极力的稳住自己的身体。

  只是,却有更多的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周筱晃了几晃,终于支撑不住,向后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瞬间,一手扫到了桌子上的杯子,于是,比周筱那轻飘的身子砸到地上的响声还要响亮的一声破碎的声响,传入了门外萧再丞的耳中。

  “小小……小小……你怎么样了小小?

  小小……我进来了小小……”

  那声碎响立即让萧再丞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在又喊了周筱几声后,果断的行动,一脚,就将房门给踹了下来。

  为了不伤到周筱,在房门落下的瞬间,萧再丞一把将它接住。只是,却在看到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的周筱的刹那,一手将门板抛到一边。

  i萧再丞疯了一般的扑上前去,失声的大叫起来:

  “小小……小小你怎么了……小小……你不要吓我呀小小……”

  萧再丞扑到近前,伸手,想将周筱抱进自己的怀里,但在中途吓的却又将手缩了缩,两次过后,才敢将周筱抱了起来。

  “小小……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呀!

  小小……你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啊!”

  萧再丞不顾周筱身上的血是否会蹭到自己的任何地方,一边叫着周筱的名字,一边用颤抖的唇,吻着周筱的额头、鼻子、脸颊,甚至是还在丝丝从嘴里往外冒着鲜血的冰冷的双唇。

  周筱的双眼渐渐的要合到一起,感觉到自己还有一丝丝的意识,因为她似乎听了那个男人在自己耳边带有绝望的嘶吼声。

  只是,身子却感觉越发的轻飘……

  “军长,快抱夫人到车上去,我们赶紧回镇上找许医生。”

  随行的人员见到萧再丞那双眼赤红,似要疯魔了一般紧紧抱着周筱的样子,立即走上前来说道。

  “对,去找许重楼……找许重楼……”听到随行人员的提示,萧再丞才醒悟过来。

  立即抱起周筱,飞速的向外跑去。

  “我姐姐怎么了?

  你们要把我姐姐带到哪儿去?

  你们这些大坏蛋,快把我姐姐放下来……快点放下来!”

  狗娃见萧再丞抱着混身是血的周筱往外跑,另外的两个男人也一前一后的跟了出去,立即在后面追着喊。

  “狗娃……怎么了?”老太太听到声音也快步的走了出来,只见三个高大的身影瞬间就从自己的眼前掠过,于是忙问狗娃道。

  “姐姐……姐姐被那几个人抢跑了……哇……

  姐姐身上都是血……啊哇……

  奶奶,姐姐被人抢跑了……”

  狗娃直到见到自己的奶奶,才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