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八章 她自己没有求生的欲望
  外界的一切,对萧再丞来说好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知一般。他所有的还能有所感知一些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到了被一扇大门所隔开的抢救室内。

  时间继续在令人窒息的气氛中,一点一点的在推进。

  又是五个多小时过去,抢救室的灯终于被灭掉。

  萧再丞如突然的觉醒般,又是以闪电一样的速度,抢先推开了抢救室的大门。

  这次,许老爷子先一步的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萧再丞:“……”

  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没有问出来。

  他是不敢问,他在逃避……在逃避看到许老爷子脸上那团阴翳的瞬间心里所突生出的那最最不好的想法。

  “许伯伯……”周天哑着声音,却也只叫出了三个字来。

  “许老头,我家丫头怎么样?”萧老爷子已经疾步跨上前来,急急的问道。

  “唉!情况……很不好!”许老爷子叹息着摇了摇头,神情带着悲怆。

  “爸……爸……您怎么样?”听了许老爷子说了这么一句,萧老爷子立即头一涨,人就要往下倒去。

  身旁的人惊呼着,扶住了萧老爷子。

  “小四……”

  “军长……”

  “周天……”

  “妈……”

  “老夫人……”

  又有人惊呼着萧再丞和周天还有萧老太太的名字,一时间,抢救室的外面,一片的混乱。

  在许老爷子的话落后,萧再丞的身子也跟着晃了两晃,紧跟着,突然“噗”的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在倒地前,被金龙一把扶住。

  要倒下去的周天,是被萧军给紧紧的架了起来。

  萧老太太闭着眼睛,满脸的泪水,已被陈一宁他们给扶坐到椅子上。

  “许伯伯……”

  “医生……”

  “快来人啊!”

  又是各种混乱的叫喊。

  “先别急,我来看一下……”许老爷子上前一步就先握住了吐了血的萧再丞的手腕。

  “周天……萧伯母……

  来,我来看……”

  这时许医生也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见许老爷子正在查看情况看起来比较紧急的萧再丞,就转到周天与萧老太太的跟前。

  快速的查看了一番两个人的面色,先把手搭到了萧老太太的手腕上,以最快的速度搭完脉后,再握住周天的手腕。

  “我没事……我没事……我妹妹……我妹妹她……”周天反手握住许医生的手腕,眼睛越发的赤红起来。

  “小嫂子她……”许医生欲言又止,看了看一旁的许老爷子。

  “小四是急火攻心,没大的危险,不过,得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萧老爷子用最短的时间给出诊断的结果。然后,又快速的转身走到萧老爷子这边。

  “许老头儿,我没事。你说,我家丫头……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萧老爷子躲开许老爷子伸过来的手,青着一张脸,低吼着追问道。

  听了萧老爷子的问话,现场突然全部的静默下来,那瞬间的安静,更加的透出了所有人的不安与对于那份未知的结果所持有的特别的恐惧。

  “丫头真正的病因是胃内大出血。

  原本的病情还不至于严重到无法救治的程度,只是因为拖的太久,在这过程中又没有得到任何的医治。

  而且之前肯定也没怎么好好的吃过东西,身体本就变得越来越虚弱。

  心情又一直处于极度的压抑中,在受了突然和猛烈的刺激后,就一下剧烈的暴发出来。

  这些情况综合到一起,本来不算致命的病,就变得极其的复杂和难以预估起来。

  失血量太大,幸亏之前输了一些血,不然恐怕当时就……

  现在虽然已经进行了相应的抢救措施,并且已止住了出血点,但是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最主要的是,丫头她……”

  许老爷子话说到这里,突然的停顿下来。

  “小小怎么了?”萧再阁急切的问道。

  在听到许老爷子所说的最后那句话后,萧再丞突的将头转了过来,一双眼睛带着恐惧、无措、慌张……各种复杂的情绪,紧紧的盯着许老爷子。

  此时的他,面色白的几乎像鬼一般,唇上和下巴上还沾着已经有些凝固变得发黑的血迹。

  衣服上和手上,也到处都是血迹。

  这些血迹,有些是周筱的,有些是他自己刚刚吐出来的。

  两个人的血迹混凝到一起,看起来,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再加上身上所透出来的那森冷的气息,吓的来往的医护人员,腿脚直发软。

  “许伯伯……”周天松开了许医生的手腕,两步跨到许老爷子的身前,满是期望的叫了一声。

  其他人听到许老爷子的话,脸上俱是一白,全部都将视线紧紧的盯在他的身上。

  “许老头儿……你说吧!”萧老爷子闭了闭眼睛,极力的稳了稳心神,用颤抖的声音,对许老爷子说道。

  “丫头现在……是她自己没有求生的欲望。所以,希望就变得渺茫起来……

  唉!未来三天内,丫头如果不能醒来的话……”

  许老爷子说到这里,已经红了眼眶。

  “不会……不会的……小小不会的……

  一定不会的……

  许伯伯,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您再想想办法,求您再想想办法好不好?

  小小她……她不能有事的……

  我不让她这么做,绝对不行!

  许伯伯……”

  萧再丞木然了两秒钟后,猛的冲到许老爷子的身前,双手攥住许老爷子的双臂,晃着他,绝望的嘶吼着。

  “小四……你快放开许伯伯……小四……”萧再卿看到萧再丞失了神的像疯了一般晃着许老爷子,忙和萧再臣两个人上前,合力的掰开了萧再丞的手。

  “没有求生的欲望?

  没有求生的欲望……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

  这个傻丫头……这个自私的丫头……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啊!”

  周天的眼泪,瞬间滚落。

  “我的小小……我的小小……为什么会这么的想不开呀!为什么……

  她怎么不想想,她要有了什么事,我们这些老人和孩子该怎么办呀!

  呜呜呜……”

  萧老太太的身子又是晃了几晃,幸亏之前被王英楠喂了药,才不至于又昏厥过去,却是放声大哭起来。

  “许老头儿……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丫头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呀!”

  萧老爷子也攥住了许老爷子的一只手臂,哀伤的说道。

  “上次我给丫头的药,不知她放到了哪里。

  我那儿已经没有了,你的不是上次也被你给吃了吗!

  现在也只有丫头那儿还有七粒了!

  如果能找到,给丫头隔天连续吃上两粒,至少从身体基能上来说,三天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他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唉!这个傻孩子呀……”

  许老爷子说完,又抺了一下眼睛。

  “药……

  小四……小四……你见过丫头把药放哪儿了吗?

  你有没有见过?”

  萧老爷子听了许老爷子的话,立即回过头来大声的喊着萧再丞道。

  “药……药……”

  听到与周筱病情有关的药,萧再丞好像才有所反应,在皱眉想了一下后,神情突的一松。

  不过,还没等萧再丞开口,周天就喊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

  妹妹说,把药留在了四合院儿那边。

  在那边,我去取……我现在就去取……”

  周天慌乱的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往外冲。

  “周天,你不用去了,让军子带人去就行。你留下来看着点儿小小吧……”萧再卿及时喊住了周天。

  萧再卿的用意明显,听了许老爷子的话,大家都已经明白——周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尽管不愿相信这个现实,但萧再卿却是清醒的知道,万一在周天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周筱发生了什么不测,周天肯定会更受不住这个打击。

  “对……我不能走,我得守着妹妹……我得守着妹妹。”周天脚步一顿,反应过来,忙又转回身来。

  “我现在就去!”萧军立即回道,然后转身就走。

  他也看过周筱留下的那封遗书,所以同样的知道那瓶药所放的位置。

  而且,以他的出身,即便不知道具体的方位,也能轻易的将那瓶药找出来。

  萧军刚走,周筱就被一群医护人员从抢救室里面推了出来。

  此时,周筱的那身血衣已被换下,身上穿的是一套医院的病号服。

  脸上罩着大大的氧气面罩,衬得已经瘦削的还不如巴掌大的小脸儿更加小的可怜。

  面色和双唇依然苍白的没有任何的血色。

  由于处理的匆忙,裸露的脖颈处有的地方还有点点的血迹。

  周筱紧紧的闭着双眼,面色平静的好似不是在重度的昏迷,而是在沉睡一般。

  只是,那轻浅的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的呼吸,令人看了胆战心惊。好似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人就能羽化成仙,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感觉。

  “小小……”

  “妹妹……”

  “丫头……”

  “我的小小呀!”

  “嫂子……”

  众人全部围了过来,都叫着周筱的名子。

  “小嫂子得被送到重症监护室去,你们隔着玻璃看吧!”许医生的脸色,是从没有过的沉重,对所有人轻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