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九章 生与死之前
  周筱在所有人的簇拥下,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内。

  “军长,您要想进去陪夫人,得先去进行消毒才行。”一名医生拦住了要跟进去的萧再丞。

  “萧再丞,你给我站住。

  我妹妹被你刺激的还不够吗?刺激的现在连活的欲望都没有了,你还有脸进去去陪他?

  你给我滚出来!

  我妹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应该就是你……就是你!”

  周天这会儿好像才反应过来一般,见到萧再丞要跟着病床上的周筱往里走,疯了似的上前一把就把他给扯了出来。

  “你放开我,放开!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萧再丞红着双眼,扯着周天攥着自己的那只手。

  “就不放!

  你没这个资格进去!

  你是最没这个资格的人,给我滚!

  滚!”

  周天一脸的恨意,大声的吼着。

  “周天啊!现在不是争这个的时候,丫头现在正处在危险之中。

  我们目前要做的,还是要想些办法,争取唤回丫头的求生欲望吧!”

  许老爷子上前,拍了拍周天的肩膀,沉声的说道。

  “周天,你先冷静一下!

  这样,你先跟着护士去消毒换上无菌服,进去和小嫂子说说话,看能不能起到一些作用。

  “萧四,你……现在还是先不要进去了!

  先等等吧!等看看情况再说。

  或者,你进去后,先不要说什么话。

  因为,你也知道,小嫂子现在之所以会是这么一种状况的原因……

  我担心,你急着说话,会得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许医生是比较了解周筱与萧再丞之间所发生的一切,而且他又学过心理学,所以,才这样出言,劝告萧再丞。

  尽管他知道,萧再丞现在处于一种绝望的边缘,他说的这些话,对萧再丞也是个极大的打击,不过,在生与死之前,这些就变得要次后一些。

  果然,萧再丞听了许医生的话,瞬间像被钉子钉在了那里一般,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听了许医生的话,所有人都看着萧再丞,当看到萧再丞那一脸灰败的神情后,心中都是各种滋味掺杂到了一起。

  谁又能想到,本来互相深爱的两个人,现在竟成了这样的一种状况。

  看到了萧再丞这样的神情,在场的人心里都闪过了一个念头——

  如果周筱万一有个什么不测,那么萧再丞估计也是活不成了!

  想到了这些,在那一刻突然死寂的空气里,又突升出了一股无限哀凉的气息。

  ……

  周天听了许医生的话,快速的跟着护士进了消毒间。

  “我也想进去和丫头说说话,看丫头能不能念在我们这么多年亲如父女的份上,起到一些作用。”

  萧老爷子满眼含泪,声音哽咽的说道。

  “我也去!

  有些地方,我对不住我们家小小,我要去和她念叨念叨,这孩子心软,说不定一听我的念叨,就能回心转意了呢!”

  萧老太太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也跟在萧老爷子身后,泣不成声的说道。

  “许伯伯,您看,我们谁进去比较好一些?

  或者说,要不要和小小关系亲近些的人都进去试一试,看能不能启到些作用?”

  萧再阁也走上前来,一脸恳切的望着萧老爷子道。

  “这个问题……要问一问岁岁才行。他学过心理学,在这方面,他比我要强上许多。”许老爷子虽然医术高超,但在学术上,任何的时候都表现得非常的谦逊。

  “许重楼,你认为呢?”萧再臣立即开口问许医生。

  “先看周天进去有没有作用吧!

  如果连他都没有作用的话,我想在场的人……

  要不就看小嫂子的父母吧!”

  许医生摇了摇头,给了大家一个失望的答案。

  “对了,说到这个……

  爸,您看要不要立即把小小的父母给接过来。

  以周天现在的状态,肯定不会顾及到这些。

  像重楼说的,小小的父母要是来的话,尤其是小小和她爸爸的感情好,说不准和她说说话,就有了希望呢!”

  萧再卿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

  “唉!是啊……自丫头失踪后,我们已经拖了这么长时间,总以为可以很快的找到丫头的,谁知,这一拖就是半年之久。

  我们……

  谁能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唉!”

  萧老爷子抚着心脏的位置,长长的叹息着。

  “萧老头儿,赶快再吃上两粒药。

  你和丫头的关系好,你得留好你这条老命,等缓缓劲儿,还得进去和丫头谈谈心呢!

  你要是先翘了辫子,等丫头醒来后,以她和你感情那么深的劲儿,还不得伤心死。

  快点儿,把药拿过来,给你们老将军吃下去!”

  许老爷子对着随时跟在萧老爷子身后的随身医生喊道。

  “要是能用我为条老命换回丫头的一条命,我这命……不要也罢!”

  萧老爷子声音再度的哽咽。

  “唉!你们呀……”许老爷子摇了摇头,也跟着一声的叹息。

  “我看,再等两个小时再去接小小的父母他们吧!

  现在已经是深夜的两点二十分,到了永兴村那边,不过夜里的三点多钟。

  如果我们派去的人,在那个时间突然的出现,我但心会把小小的父母当场就吓出什么问题来。”

  萧再阁在一旁说道。

  “那就四点钟让人出发,出发时,跟着几名医护人员。”萧再卿最后拍板道。

  ……

  周天做完周身的消毒后,在护士的帮助下,穿好了无菌服,又在护士的引领下,来到重症监护室里。

  看到身上插着管子,躺在那里无声无息的妹妹,漫无边际的恐惧与心疼,肆无忌惮的席卷了全身。

  周天的眼泪,再次的滚落下来。

  步履艰难的移动到床前,轻轻的握住周筱那只没有被扎着针的手。

  “妹妹……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为什么……你怎么就这么的傻呢!

  你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这么样的折磨自己。

  你从前的那种坚强和乐观呢?怎么遇到这么一点点小事,就要这么的想不开了吗?

  你倒好,往这里一躺,想不活就不活,你有没有想过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啊?

  你有没有想过,你万一要是不在了的话,爸爸还能不能活,爸爸要是活不下去了,那妈妈还能活吗?

  然后,全家只剩下我自己,你说,哥哥即便是苟延残喘的活下来,那这一生,还有快乐可言吗?

  哦……对了!其实这些你已经想到了,因为在你给我留的那封信里已经都说过这件事。

  你说你让我帮你把你留的那些话转达给爸爸,我告诉你周筱,想说的话,你就给我醒过来,自己去和爸爸、妈妈讲,我才不会帮你转达这些话。

  我不管,绝对不会管!

  周筱,你太让我失望了!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最孝顺的孩子,没想到,你有一天也会这么的自私。

  仅仅为了那么一个小挫折,仅仅因为一个男人,你就要不管不顾的放弃自己的生命,你这个自私的孩子,你让哥哥太生气了!

  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来呢?

  妹妹……妹妹……算哥哥求你了,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好不好?

  你知道的,哥哥对你比自己的生命看的都重,哥哥真的受不了失去你的痛苦,真的受不了!

  你想想我们小的时候……想想在你小的时候,哥哥整天背着你的情景;想想哥哥给你做的那些好吃的、想想哥哥为你打架的那些事……

  妹妹……好妹妹,你就听哥哥的话,马上醒过来好不好?

  快醒过来吧!

  你倒是醒醒呀……”

  周天见自己说了半天,仍是没有任何反应的周筱,终于痛哭出声。

  “周天,你先出去吧!

  小嫂子刚作完手术,即便她没了求……

  也得缓缓才能醒过来。

  我让你先进来和她说说话,就是想先刺激她一下,看能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也是我有些心急了。

  你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对小嫂子的身体也不大好。

  你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过来,好吗?

  我现在要把军子拿过来的药先给小嫂子用上。

  你得先出去了!”

  许医生拿着萧军刚刚取过来的药,要给周筱用下去,见到周天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就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周天听了许医生的话,擦了擦眼睛,站了起来。又盯着周筱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往外走去。

  已经在医院这边熬了太长的时间,加上受了刺激,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身体都有些支撑不住,被萧再卿强行的命人给两位老人送到了不远处的一间高干病房内休息。

  并命人将许老太太送回了家去。

  尽管有许医生守在这里,许老爷子仍是态度坚决的留了下来,他担心周筱会出现什么意外的状况。

  在感激许老爷子的同时,萧再卿也将其安排到了一个单独的病房去休息。

  剩下的人,女性除了陈一宁、王英楠和米小粒外,其他人也全部被萧再卿给打发了回去。

  男人都留了下来,像丛培华他们,在担心周筱的同时,也不放心萧再丞。

  萧再卿便又找了一个房间,让这些人轮流的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