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章 孤魂野鬼
  萧再丞的脸,几乎已经贴在了重症室外面的玻璃上。

  透过玻璃,一双布满鲜红血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躺在里面的周筱。

  他虽听不到周天和周筱说了些什么,但是,却是隔着玻璃,已能感觉到周天那浓浓的悲伤。

  但是,那么沉重的悲伤,却换不到躺在病床上的小人儿的任何一丝的反应。

  萧再丞的心,越来越绝望起来。

  “萧——再——丞……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这下你满意了,嗯?

  我妹妹成了这副样子,你满意了吗?

  我妹妹那么一个善良宽厚的孩子,如今却被你害到连命都不要了的地步,萧再丞,你高兴了吗,啊?

  你个混蛋,我妹妹是得多么绝望,才会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她以前是那么听我的话,可是现在,连我求她都没用,她连点儿反应都没有。

  萧再丞,我恨不得掐死你……掐死你!”

  周天红着眼睛、紧紧的攥着双拳,说着话,又冲了上来。

  却被丛培华和曲长清他们给用力的抱住。

  “周天,你冷静一些好不好!

  萧四他并不比你的痛苦少,你没看到他那一副活不下去的样子吗?

  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把小小给救回来,你说呢?”

  丛培华大声的劝着周天道。

  “他不比我的痛苦少?

  就他?

  呵呵……

  他是内疚吧?要不是他,我妹妹至于这样吗?

  告诉你萧再丞,你就是死,对我妹妹来说,也一点儿用都没有。因为,你就是那个最顶级的罪魁祸首。

  我的妹妹我了解,她至少不会因为那么一个挫折而到了不要自己命的地步。

  因为她知道她要有个什么万一,我爸爸和妈妈就得活不成,我一辈子也会生活在痛苦里。

  全是因为你,就因为她满心满眼的全是你,太在乎你,所以才会因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和对她的打击,最终到了让她绝望的地步。

  让她可以狠心的不顾我的父母,不顾我们一家的这么决绝。

  你说,你伤的她得有多么的深,让她在来世宁愿做一颗野草都不想再做人。

  你得让她多不信任,她宁肯寄托于年纪还那么小的小沛来照顾小夭夭,都不敢指望你分毫。

  你得让她绝望,她宁愿做个藏在深山里的孤魂野鬼,也不愿再见到你。

  萧再丞,这下你知道了吧?

  告诉你,如果我妹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背负的,不仅仅是我妹妹的一条命,而是我们全家的命!

  萧再丞,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我妹妹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全被你这儿狼心够肺的东西忘了个一干二净。

  我恨你……恨死你!”

  周天被丛培华他们拦着,额头的青筋都一条条的暴了出来,指着萧再丞的鼻子,破口大骂着。

  萧再丞:“……”

  没有任何的反驳,眼睛虽是仍直直的盯在里面的躺着的周筱身上。但,周天那字字的控诉,如同用一把尖刀,在凌迟着他的心脏。

  “你说,你伤的她得有多么的深,让她在来世宁愿做一颗野草都不想再做人。

  你得让她多不信任,她宁肯寄托于年纪还那么小的小沛来照顾小夭夭,也不也指望你分毫。

  你得让她多绝望,她宁愿做个藏在深山里的孤魂野鬼,也不愿再见到你。”

  周天说的这几句话,一遍又一遍,似放大了声音的魔咒一般,不停的在他的耳边回响。

  萧再丞的喉间又泛起了一股腥咸,身体跟着又接连晃了几晃。

  被他身边的金龙及时的扶住。

  “周天,不要这样,你也休息一会儿好不好,养一养精神,明天还得要你进去陪小婶儿。”萧军和周天一直关系走的比较近,他的话,对周天还能起到些许的作用。

  虽然周天的话说的比较狠厉,但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指责他什么,周筱毕竟是他的亲妹妹,而且兄妹两个人的感情又那么的好。

  而从周筱在所留的那封遗书里也可以看出,萧再丞对她的伤害有多么的大。

  虽然她只字没有提过萧再丞,不过,在那字里行间中,却是透出了对于萧再丞那无比的绝望。

  所有的人,听了周天的话,只会心里更加的难过和心疼周筱。

  “周天……你的心情我非常的能理解。

  是我们萧家对不住小小,是小四对不住小小。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对你说对不起的话,已经没太多的意义。

  有件事,我还得和你商量一下。

  你刚刚在里面陪小小,由于时间紧迫,我就没等着和你商量,私自做了决定去接你的父母。

  我们家的你二哥和三哥两个人已经赶往了西郊,四点准时出发,赶到永兴村去把他们给接来。

  毕竟小小现在的状况危急,我想,这个时候,应该让你的父母知道。

  而且,你爸爸和小小的感情深,也许,你爸爸和小小说说话,有可能会唤回小小的意识,你说呢?”

  萧再卿走上前来,低声的和周天商量道。

  “是得要告诉我父母的。

  只是……我担心我父母他们……

  你们也应该知道,小小对于我父母,尤其是我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她……就是我爸爸的命呀!

  我爸爸要是知道了的话……唉!”

  周天那悲怆的样子,让在场的人心里又是一阵揪心的难过。

  “我已经让两名医生跟着一起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你不用太担心。”萧再卿继续说道。

  ……

  当萧再臣和萧再阁,在清早不到六点的时候按响了周家门铃的时候,周海正和刘玉凤刚刚洗漱完。

  安姨已经做好了早饭,三口人正准备开饭。

  听到门铃声,安姨就快速的出去开门。三个人都以为是有村里的人要来买东西。

  刘玉凤还嘀咕了一句:“这么早就有人要买东西呀!”

  “你们……怎么是你们?

  快……快请进来吧!”

  打开大门上小窗的安姨,在看到萧再臣一行人的时候,万分震惊的愣了愣。

  萧再臣等人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安姨略点了下头,直接往屋子里走去。

  他们这样的表现,令安姨的内心突升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关上大门,快速的跟了上来。

  “啊?你们……你们怎么……怎么……”刘玉凤听到声音,迎到了客厅,一抬头见是萧再臣和萧再阁,还有另外的几个陌生人后,心里就是一慌。

  “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是不是小小她……小小她……”随后出来的周海正,立即敏感的捕捉到了异样,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是这样的……周家叔叔,我们来……是要接您二位马上动身去一趟帝都的。

  小小她……生了病,得接你们过去看看。”

  萧再臣说的异常的艰难。

  虽然打了无数次的腹稿,但当见到周海正和刘玉凤的时候,他仍是不知要如何的开口。

  “生病?生……生了什么病?”刘玉凤的声音都变了调儿。

  “我们小小生病了?怎么会……是……是什么病?”安姨也失声的叫了出来。

  “您几位不用急,是胃出血,已经作完了手术,不过,病情有些严重,所以,得接您二位过去。”萧再阁把话接过来,但说的也有些词不达意。

  “胃……胃出……”刘玉凤一听到严重两个字,眼睛一闭,立即往下倒去。

  在刘玉凤倒下的同时,安姨也倒了下去。

  幸亏随来的人员时刻盯着周家的三个人,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刘玉凤和安姨,才没至于让她们摔到。

  两个人被架到靠椅上斜躺在那里,两名医生快速的上前,开始进行急救。

  而周海正已经完全的傻在了那里。直愣愣的看着萧再臣和萧再阁兄弟俩,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一些来。

  “你们实话和我说,我女儿她……是不是……是不是……”周海正不敢再往下说下去。

  “没有,绝对不是您想的那样。

  小小现在就是病的很厉害,我们商量一下后,决定得接您二位尽快的过去看看。

  您千万不能多想,目前真的没什么事。”

  萧再臣连忙安抚性的说道。

  “目前?你的意思是……目前没事,那过了目前……”周海正立即听出了萧再臣话里的漏洞。

  “周叔叔,小小现在真的没事,您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出发吧!”

  萧再阁赶紧又在一旁接话道。

  “好、好……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听了萧阁的话,周海正立即就往屋外走去。

  “周叔叔,您先等一下,刘阿姨她……”萧再阁忙叫住看起来神经已经有些混乱的周海正。

  “哦……哦……”周海正这才目光有些散乱的停下脚步,回转过身来。

  “小小……我的小小……我的小小是不是……我的小小……”刘玉凤这会儿已经转醒,立即痛哭出声。

  随后醒来的安姨,也跟着呜呜大哭起来。

  “先不要哭,快点儿走,我们先去看小小……快走!”周海正走到刘玉凤身前,伸手就去拉她的手臂。

  “对……对……我们先去看小小……先去看小小……”听了周海正的话,刘玉凤立即摇摇晃晃的从靠椅上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