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她现在不想活下去
  见到周海正扶着刘玉凤就往外走,安姨哭着跟了上来。

  “安姨,这样吧……您先留在家里,家里这边没人也是不行。

  我们陪着周叔叔他们先回帝都,那边小小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随时的打电话告诉您。

  现在周叔叔他们急的顾不上那么多,过会儿您去小小的毕大叔家叫个人来陪着您,我想这样周叔叔他们也会放心一些。

  您看这样可以吗?”

  萧再阁语气温和的和安姨商量道。

  萧家人都知道安姨在周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知道她在周家等同于一个重要的家庭成员。

  也知道周家和毕大叔一家走的最近。

  所以,萧再阁才会想到这些。

  安姨听了萧再阁的话,只能哭着点了点头。一直把一行人送到大门外,目送着汽车离开,已经看不见踪影许久,仍神思恍惚的站在那里,却已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

  坐在直升机里的周海正,整个人都是发懵的状态,开始是反复的问着、念叨着——

  “我家小小到底是怎样了?”

  “小小怎么就突然会病了呢!”

  “小小以前的身体一直是挻好的呀!”

  ……

  之后就不再说任何的话,但神情里那份无限的慌乱与恐惧,却是让所有人都心生不忍。

  而刘玉凤只是虚弱的靠在座椅上,不停的哭泣着,好像随时都有晕过去的危险。

  八点才过一点,下了飞机后,转坐进车里的周海正和刘玉凤被送到了医院。

  “爸爸……妈妈……”站在重症室外面的周天,见到周海正和刘玉凤急速的迈着有些跌跌撞撞的步子,往这边奔过来后,立即沙哑着声音迎了上去。

  “亲家兄弟……亲家妹妹……”已经先一步等在这里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叫了周海正和刘玉凤一声后,也同时迎了上去。

  两人都是挂着满脸的羞愧之意。

  萧家人也全部守在这里,都没有离去。

  见到周海正和刘玉凤到来,所有人全部都跟着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走上前去。

  只有萧再丞,像是没有听到周围的说话声一般,还是以同样的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死死的盯着里面的周筱,好像生怕一转身或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会错过了周筱睁开眼睛的刹那。

  “你妹妹呢?你妹妹她怎么样了,啊?”周海正已经顾不得和这些人打招呼,直接问周天道。

  虽是在问周天,但眼睛却在不停的四处寻找。

  “妹妹在这里……”周天指着身后的重症室,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在这里……在……”

  当隔着玻璃,看着自己最爱的女儿身上插了好多根的管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的时候,周海正只觉头突的一炸,身子紧跟着又晃了起来。

  被旁边萧家的人给及时的搀扶住。

  “啊……怎么会这样?我的小小……怎么……”刘玉凤又要晕厥过去,被及时到来的许医生拿了一个小瓶子,放在她的鼻端醺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

  “许医生,我……女儿到底是怎么了,她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你能实话的告诉我吗?”

  周海正相信许医生的医术,连自己的儿子周天都没有问,直接颤抖的问许医生道。

  “这个……小嫂子她,真正得的是胃出血,但因为出血量太大,所以……有些危险。

  她现在……求生的欲望……那个……不是很强。

  所以,需要与她感情最近的人能和她多说说话,看能不能改变她的这种意识。”

  许医生看了看萧再丞,再看了看周天,然后有些磕磕绊绊的说道。

  “有些危险?

  求生欲望不强?

  你的意思是说……是说……我女儿现在……很危险?

  你是说……她现在不想活下去?

  是……是这个意思吧!”

  思维停滞了好一会儿,周海正才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许医生道。

  “这……算……算是吧!”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许医生第一次对一个可以说是病患的家属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

  也是他觉得,回答得最为艰难的一次。

  “什么?我的小小她……她怎么不想活了?

  她为什么不想活了……为什么呀!”

  精神已处在崩溃边缘的刘玉凤,听了周海正和许医生的对话,喃喃的不知是在问别人还是在自言自语,突然,放大的大哭起来。

  身子一软,就往地上瘫去。

  虽有许医生在一旁,不至于让她昏迷过去,但是,此时的刘玉凤经神已经混乱,全身也瘫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

  “快,把刘阿姨送到病房去。”许医生对着围着的人喊叫了一声。

  “不……我不走,我要去看我的女儿……我不走啊!”刘玉凤被人架着,由于全身没有任何的力气,站在那里,全靠着其他人的支撑。

  “怎么会……我的女儿她怎么会……

  周天,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

  许医生的话一落,周海正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无比。目光有些滞涩的扫视了一圈儿,最终停留在周天的身上。

  “周家兄弟,目前最重要的,是把丫头给唤醒。

  我看,您还是先进去和丫头说说话吧!

  您看……”

  这次,许老爷子走上前来,拍了拍周海正的肩膀,低声的劝道。

  “哦……好、好……我去……我现在就去!”周海正转身,摇摇晃晃的就要去推门。

  由于重症室的门是一种特制的门,这样在外面推根本就推不开。

  这个时候的周海正,哪里还顾得上看贴在一旁的标识,用抖个不停的手推了两下见没有推开,脸上的急色已经越发的重了起来。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不由都跟着心酸不已。

  周天见状,刚要上前,许医生已经迈步先走了过来,握了一下周海正的手臂,轻声的说道:

  “周叔叔,别着急,您跟着这位护士走。”

  “我也去……我也要去看小小……”刘玉凤见周海正已经要进了消毒室内,用力的挣脱开架扶着她的众人,脚步踉跄的跟上来。

  “刘阿姨,您进去后情绪不要太激动,不然……我担心会对小嫂子的病情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许医生对刘玉凤叮嘱了一句。

  “我也跟进去吧!”周天扶住刘玉凤,对许医生说道。

  “也好,不过,时间不要太长。

  最好是你和刘阿姨停留一会儿就先出来。

  现在小嫂子的身体太脆弱,太多人在里面,对她身体的各个器官都没好处。”

  许医生点了点头后,对周天说道。

  于是,周家三口儿,一起进了重症监护室内。

  “唉!如果丫头没事还好,真要是有个万一,恐怕……就是拿我这条老命赔给周家兄弟,也是不会得到他们的原谅了吧!

  不但他们不原谅我,其实,连我自己都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啊!”

  看到周家人的背影消失在消毒间内,萧老爷子愧疚的无以附加。

  “丫头这孩子,性子怎么就这么的倔呢!

  钢硬则断……这话说的没错呀!

  那么通透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这么的想不开呢!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吗?

  唉!”

  许老爷子摇了摇头,一脸的痛楚。

  ……

  “小小……小小你怎么了?你快告诉妈妈,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小小……你听见妈妈叫你了吗?

  小小……小小……妈妈的小小呀!

  呜呜呜……”

  刘玉凤一走近床前,当清楚的看到周筱现在的样子时,立即失声的叫了起来。

  叫了几声,见周筱仍是毫无任何的反应,终于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小小……小小……怎么成这样了……怎么竟成了这样了呢!”周海正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伸手,想去抱住自己的女儿,但在看到她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时,手又颤抖的停在了半空中。

  此时的周海正,好像连触摸一下自己的女儿都不敢,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再将看起来那么脆弱的女儿给碰的四分五裂。

  于是,就那样的僵着手,悬在半空,面色苍白的有些傻愣的站在那里。

  “小小……妈妈的乖女儿,你听妈妈的话,睁开眼看看妈妈好不好?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呀!小小,你快醒来和妈妈说说话。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难道你就不想妈妈吗?

  我的女儿呀……我的小小……呜呜呜……

  你要心疼死妈妈了!

  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让妈妈怎么活呀!

  听话,小小,快醒来和妈妈说说话,好不好?

  小小啊……呜呜呜……”

  刘玉凤站立不住,在周天的搀扶下,瘫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悲痛欲绝的哭声,已经都走了调儿。

  周天用力搂抱着要瘫软到地上去的刘玉凤,大颗大颗的眼泪,又跟着狂涌而出。

  “妹妹……你听话,你看爸爸、妈妈都快要急坏了,你就不要犯倔脾气了,醒过来看看他们好不好?”

  周天一边抱着刘玉凤,一边又对躺在那里的周筱轻轻的商量着。

  一会儿的功夫,刘玉凤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脸色越来越白,终于,再次的昏厥过去。

  “妈妈……妈妈……妈妈您怎么了?

  快来人啊……来人啊!”

  周天见刘玉凤晕了过去,失声的大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