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束手无策
  许医生快速的又走了进来。

  “我来看看……

  周天,刘阿姨现在经不住这样的打击,赶快把她送到抢救室去!”

  许医生快速的为刘玉凤检查了一番后,立即对周天说道。并让护士以最快的速度推了一张床过来。

  “啊?我妈妈她……”周天一听,立即慌了起来。

  “许医生……小小她妈妈……”周海正见刘玉凤被周天抱到了推床上,才从刚刚的神思凌乱中稍稍缓过一些神来。

  看着也躺倒在病床上的刘玉凤,紧张的问道。

  “周叔叔,刘阿姨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心过度,您留在这里继续陪小嫂子说话,让周天出去陪刘阿姨就行。

  您放心,有我在,刘阿姨不会有任何的事。”

  许医生说完,就和周天一起,和着另外几名医护人员,推着刘玉凤快速的出了重症室。

  重症室外面的人,见到已经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被推出来的刘玉凤,又是一阵的兵慌马乱。

  ……

  听到许医生笃定的保证,周海正又愣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坐到了周筱的病床前。

  这次,他轻轻的握住了周筱没有被扎针的那只手,缓缓的开了口——

  “小小……你这是怎么了呢?

  你能不能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想活了呢?

  你能不能告诉爸爸,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的绝望。

  爸爸猜……是不是……是不是你和萧再丞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一定是的!不然的话,为什么萧再丞没在里面陪着你。他……哦……我看见他好像一直站在外面。

  但是,又好像特别的不应该呀!

  爸爸能看的出来,萧再丞是特别在意你的呀!

  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可不论是因为什么,你也不能就这么不顾一切的选择连命都不要啊!

  你知道的,你要是万一有个什么……爸爸是活不下去的!

  你是爸爸的命根子呀!

  有什么事,你就不能和爸爸说吗?有爸爸在,拼了这条老命,爸爸也会保护你。

  你是不信任爸爸了吗?

  还是说,你已经不在乎爸爸了?

  还有你妈妈呢!你刚刚听到了没有,你妈妈已经急的晕了过去,现在正在抢救室里进行抢救。

  你要是这么做,不光是我,连你妈妈也会跟了你去啊!

  你是个那么顾家又心软的孩子,怎么能做这个选择呢!

  即便不想你妈妈和我,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想想你的小夭夭吗?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们小夭夭那么小,就做个没妈妈的孩子吗?

  还有小沛和小沐,他们那么依赖你,如果你不在了的话,他们得有多伤心。

  这些,你心里应该都是清楚的吧!

  可是,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呀!

  小小,你就醒来和爸爸说说好不好?

  你放心,一切有爸爸在,咱们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爸爸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不也说过,要陪着爸爸到白发苍苍、牙齿掉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止的吗?

  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不让爸爸和妈妈活到那一天了吗?

  小小……爸爸的小竹子,你听话,醒过来,睁眼看看爸爸好不好?

  你只要看爸爸一眼,不说话都行,好不好?

  爸爸的小竹子……小竹子……小竹子啊!”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海正,这个内敛又寡言的男人,自周筱出嫁以后,第二次的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重症室的门,再次被拉开。许老爷子轻轻的走了进来。

  进来后,见到好像瞬间就变得苍老了十岁的样子的周海正,一个已经年过五十的大男人,哭得那么的伤心绝望,不由跟着心酸不已,脚步也不由得顿了一下。

  稍后,先走到各种仪器前,查看了一下各项数据,接着又给周筱细致的检查了一番。

  “许老哥……”周海正这时稳了稳情绪,抬起头来,一眼期盼的看着许老爷子。

  “周兄弟……没什么起色呀!

  唉!我医术学的再精又怎样,却是改变不了人的心智啊!

  丫头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这样……您先去看一下刘妹妹吧!

  她刚醒过来,不过,由于受到的刺激太严重,所以情绪比较不稳定。

  您先去劝一劝她,等她的情绪稳定一些后,您再过来,好不好?”

  许老爷子在给周筱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失望的再次摇了摇头。

  本来在进来前,他还抱有着一丝的希望,他知道周筱和周海正的感情好,在周海正的呼唤下,也许周筱的病情能有个明显的改善,谁知,竟是半点不见起色。

  于是,内心的那份沉重,不免又加重了几分。

  “没有起色……还是没有起色……

  那怎么办?

  许老哥,您说,这要该怎么办?

  我不能失去这个女儿呀!

  我不能没有我的小小呀……”

  周海正抓住许老爷子的手,又是失声的痛哭。

  “周兄弟,您先不要这么难过,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时间,我们再好好的想想……好好的想想办法啊!

  您现在先去看看刘妹妹吧!

  现在所有人我们都得顾着,您说呢!”

  看着周海正痛哭流涕的样子,许老爷子心里还真的难受的有些受不了。

  只得劝着周海正,让他赶快的去看刘玉凤。

  听了许老爷子的话,周海正又看了周筱好一会儿,才不得不转身,出了重症室。

  当走到重症室的外面,看到一直立玻璃处的萧再丞时,周海正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继续跟着一名护士,往刘玉凤所在的病房急急走去。

  “小四……趁着这会儿没人,你进去看看丫头吧!”走在后面的许老爷子,看了看萧再丞,又是摇了摇头,重重的叹息一声道。

  “许伯伯,我……能进去吗?”萧再丞的声音已经沙哑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听了许老爷子的话,红红的双眼里,透着满满的殷切与激动。

  “既然周叔叔他们一家人都试过了,也没什么效果,萧四就进去试一试吧!

  虽然有些冒险,总比这样束手无策的等着要强。

  走吧!我和你一起进去,万一有个什么突发的状况,也能及时的采取一些措施。”

  许医生这会儿也走了过来,说话的声音,也透着沙哑和满满的疲惫。

  这两天为了抢救周筱,许医生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更是一直没有得到休息的机会。

  再加上之前又紧急的给周筱输了那么多的血,所以现在身子也有些吃不消。

  “我也跟进去吧!”许老爷子虽平时从不给许医生什么好脸色,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看到他那一脸的倦色,也忍不住心疼的说道。

  “爸,您别跟我们进去了!您就在外面边休息,边看着点儿刘阿姨那边的情况吧!

  虽然其他的医生也没问题,但是您在这里,总归是能让萧伯伯他们更放心些。”

  许医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缓的和自己的父亲说过话,当刚刚听到许老爷子那婉转的关切之意后,心里突的一暖。

  听了许医生的话,许老爷子眸色闪了闪,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你进去后,先试着和小嫂子说上几句话。等我看看情况,再决定你下面该怎么做。”许医生一边陪着萧再丞往重症室里走,一边叮嘱道。

  萧再丞不说话,甚至连头都没有点一个,已经迈着大步,迫不及待的进了消毒间。

  处理好后,来到周筱的床前。虽然距昨天只有一夜的时间没有见,萧再丞就觉得,周筱好像又瘦下去了一圈儿的样子。

  脸和唇色,依然是那么苍白的吓人。而呼吸,好像变得更加的轻浅起来。

  “这个时候,我不能离开。

  萧四,你试着和小嫂子说几句话吧!”

  许医生说完,往后面走了几步,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

  萧再丞直直的站在那里好半晌,才在周筱床前的椅子上慢慢的坐下来。

  伸手,轻轻的将周筱的一只手,攥在他的掌心里。

  那入手的冰凉,似乎凉进了萧再丞本就冰冷的心里。于是,那痛的本已麻木了的五脏六腑,又开始翻搅着撕裂般的更加的刺痛起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萧再丞那沙哑的声音才非常费力的响了起来:

  “……

  小小……你是不是特恨我?

  如果恨我,能让你好过来,你怎么恨我都行。

  只求你,别放弃自己的生命好不好?

  小小……我知道错了!全是我的错,我不是人,我是个混蛋!

  我对不起你,是我害的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全是因为我。

  小小,你快醒过来吧!等你醒过来后,你骂我和打我都好,随你怎么样都行。

  只要你能醒过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甚至,如果你想要我的命都行……”

  “没反应,你继续!”

  萧再丞说的断断续续的话,被许医生又给周筱检查了一下后所打断。

  “小小,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是,即便是惩罚我,也得你好起来才行啊!

  你不要这么倔强了好不好?

  之前发生的一切,你不用再记在心里,所有那些害你的人,我大部分都已经把他们抓了起来。

  知道你心软,本想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他们给处理掉,但是,我又想等把你找回来,让你自己亲自的出出气。

  难道,你就不想亲眼看一下害你的那些人的下场吗?”

  “还是没反应,你再继续!”

  许医生再次上前检查了一下,仍是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