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病情加重
  萧再丞顿了顿,一手轻轻的抚上了周筱的额头,握着周筱的那只手的大姆指,也不断的摩挲着周筱的掌心。

  沙哑着嗓音,又低低的开口说道:

  “小小,在寻你的这几个月中,我一直在不停的责问着我自己,我究竟对你都做了些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啊!

  越是这样想,我就越是不能原谅我自己。

  小小,我是多么盼望你能醒来,好给我个机会让我补偿所欠你的一切啊……

  可是,我知道,我已经伤透了你。

  我记得清清楚楚,你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我,问我相不相信你。

  我每次给你的回答都是毫不犹豫的“相信”二字,但到头来,却是偏偏又失信在这两个字上。

  小小,我向你保证,只要你醒来,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绝对会在任何的情况下,都选择完完全全的相信你。

  小小……原谅我,在没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我看了你所写的日记。

  越看你写的那些,我就越觉得是自己个是十恶不赦的混蛋。

  你全心全意的付出,却换来我对你那么大的伤害。在你最需要人关心和帮助的时候,在最最需要我的时候……

  最残忍的是,将你推的最远的那个,却是我……

  可惜,我醒来的太晚。等我醒悟过来,想要去找你的时候,已经再也找不到你。

  你走的是那么的绝望和决绝,连自己所有的积蓄和最爱的一切都不带走分毫。

  你不知道,看到这些的时候,我恨不得当时就杀了自己。

  当我看到你留给你哥哥的那最后一封邮件的时候,上面只言片语也不曾提到过我。

  不,其实那字里行间所透露的,全部都是我所带给你的伤害和绝望。

  我就知道,我是对你伤的有多么的彻底。

  小小……其实,在寻找你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你写的那本日记,我已经翻了不知有多少遍。

  你写的那首诗,我早就已经熟记于心底。

  你要不信,我就来背给你听听……

  《若有来生》

  那一年

  在秋菊怒放的花海

  我们不期而遇

  ……

  我们执子相携

  你倾意而洒

  暖意融融

  让我从此

  不再漂泊于纷扰

  那落英缤纷的烂漫

  是上天对凡世充满了迷恋

  你的一生

  我的一世

  是早在前尘

  就已注定好的缘份

  更迭间

  却叹息流殇的经年

  轻易碾碎了四季

  最怕就是

  会突然惊现

  你的华发

  这会让我惊恐

  岁月无情的匆忙

  那平静如水的相守

  是心灵可以停泊的码头

  若有来生

  请在彼岸花丛

  多等我十载的光阴

  好叫我们的寒霜

  共染眉头

  小小……你说的,你说若有来生的话,让我在彼岸花丛,多等你十载的光阴的……你说,你要让我们共白眉头的……

  可是,你却在邮件里说,你宁愿来世做一颗野草都不想再做人。

  你宁愿逝后留在那个大山深处,也不愿再见到我……

  小小……如果你真的就此不愿再醒来,我就陪着你一起走,好不好?

  我再也不再推开你,再也不会惹你伤心难过。

  这辈子亏欠你的,就让我下辈子都补偿给你

  你说……”

  “萧四……停……赶快停下,小嫂子情况不好!”许医生突然大喊道。

  萧再丞:“……”

  脸色一僵,接着,紧紧的攥住了周筱的一只手。

  “萧四,你快先出去!

  快点儿,我们得抓紧抢救小嫂子!”

  许医生说着,立即和随后涌进来的医护人员,一起围到周筱的病床前。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陪小小……我不走……”萧再丞死命的抓住周筱的手,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这一刻,他第一次对于“死亡”二字,有着这么深的恐惧与憎恨。

  他不敢松开周筱的手,他担心,这一松,带给他的就是永别。

  “你个混蛋,赶紧给我出去,你是现在就想让小嫂子死吗?”许医生一声怒吼。

  萧再丞顿了顿,终于慢慢的挪了出去。

  “我妹妹又怎么了?

  萧再丞,你是不是进去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进去和我妹妹说了什么,啊?

  你是不是又刺激她了?

  你害的我妹妹还不够吗,你到底还想怎样,你个王八蛋!,混帐透顶的东西,我要杀了你……我非杀了你不可!”

  闻讯,搀扶着刘玉凤,和周海正一起赶过来的周天,不由纷说,放开刘玉凤的手臂,就朝着萧再丞扑了过来。

  “周天……”

  众人一片的惊呼,萧军已经上前,将周天死死的抱住。

  “萧军,你放开我,别说我连你也一起揍!

  你快放开!”

  周天红着眼睛,用力的挣脱着萧军的束缚,满脸的愤怒。

  “周天……周天……这是怎么了?妹妹呢?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啊?”

  这会儿才得了消息的侯双和蒋玉新,与蒋玉新的父母,齐齐的赶了过来。

  关于周筱失踪的事,一直没有人和侯双说起过,只是刚刚才从萧家所给的消息里得知,周筱得了重病,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却在赶过来的第一眼,见到的是周天恨不得要吃了萧再丞的一副疯狂的样子。

  侯双快速的冲到周天的近前,急声的问道。

  “是他……是萧再丞这个混蛋,是他害了妹妹,是他害的妹妹现在居然连命都不肯要了……是他……”

  周天被萧军紧紧的抱着,一时挣脱不开,就指着萧再丞的鼻子,对着侯双喊道。

  “什么,是他?

  萧——再——丞……你个王八蛋,你竟敢这么对我妹妹,我和你拼了!”

  侯双听了这个,连多问一句都没问,转身,也向着萧再丞扑了过去。

  幸亏黑蛇和另一个随从人员跟在萧再丞的身后,不然换作其他人的话,以侯双的身手,还真是难以抵挡的住。

  被架住了双臂的侯双一时动弹不得,双脚还用力的往萧再丞的身前够着、踢着、不停的叫骂着……

  一时间,重症室的外面,又是乱成了一团。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见状,连一句开口劝说的话,都觉得难以启齿。

  “这个……这个……这……”被侯双那不顾一切的样子吓到,蒋家夫妇脸都变了色。蒋家妈妈结巴了好一会儿,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能说出来。

  他们没想到,一向脾气温厚的侯双,竟敢不顾一切的和萧家人,尤其是萧再丞叫板。

  “周天……侯双……你们都住手。

  你妹妹现在还躺在里面,生死未卜……”

  周海正失望的看了一眼萧再丞后,发哽的语气欲言又止,却是沉重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刘玉凤始终没能说一句话,只是被人搀扶着,软软的瘫坐在走廊一侧的椅子上,神情显得似有些呆傻的样子。

  他们已经听周天说了事情大概的经过,知道了周筱这半年多来,其实不是去了k国,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大山深处的小村庄里。

  得知了事情真相的夫妇俩,近而是对女儿那更加刺痛心肺般的心疼和内疚。

  同时还有对于萧再丞的那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心情。

  周海正的话落后,重症室外终于安静下来。

  所有人,再次将目光都放到那道隔着生死的两扇门上……

  三个小时后,许医生扶着许老爷子,终于从滑开的那扇门里走了出来。

  “许老头儿……”

  “许老哥……”

  “许伯伯……”

  所有人立即围到了两个人的身前,急急的问道。

  “暂时没事了!

  不过,还有两天的时间……大家再努力的想想办法吧!”

  许老爷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疲惫的说道。

  也难为他这么大年纪,从昨天下午就一直守在这里,虽然夜里睡了四个多小时的觉,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加了两场紧急的抢救,再好的身子骨,也还是有些顶不住。

  “两天……两天的时间……

  我再进去,我再进去和我的女儿说说话,说不准,她就能回心转意了!

  我要进去……”

  周海正说着,又要往里走。

  “周叔叔,我看您和刘阿姨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还是先稍稍的休息一会儿,然后吃点东西再进去吧!

  现在已经快到了三点钟,别小嫂子好了,你们再都熬倒了,到时谁来照顾她呀!”

  许医生看了一下四周,见萧再丞只知道傻傻呆呆盯着重症室里,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失了反应,知道也只有自己开口最为合适。所以,便劝周海正和刘玉凤道。

  “许医生说的对,亲家母呀……你们一定得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才能照顾小小呀!”蒋家妈妈赶紧走上前来,拉着刘玉凤的手,劝了起来。

  这个时候,不要说是周海正他们,就是萧家人,又哪里有那个吃饭的心思。

  其实中午的时候,萧再阁已经让人送来了一大堆的吃食,却是没有一个人哪怕去吃上一口。

  这会儿见大家都不说话,萧再阁便又默默的走到一边,朝着跟着他的人,吩咐了几句。

  过了没一会儿,在萧再阁的安排下,便又有打包好的饭菜被送了过来。

  众人相互劝慰下,周海正、刘玉凤和周天三个人,仍是一口也没有吃下。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只是象征性的胡乱吃了那么两口。

  听了许医生的劝,周海正又一次的进了重症室。

  余下的人,开始都极力的想办法,要怎样才能唤回周筱的求生欲望。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