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四章 最后一面
  尽管大家都用心的想着一切有可能的办法,医院又请来了好几个全国最有威望的心理专家。

  但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办法试下去后,周筱的病情,却是仍没有任何一丝的转机。

  两天过去,刘玉凤已经到了不能起床的地步,连精神都变得好似有些不太正常了起来。

  周海正也用那仅有的一点点的希望,支撑着自己脆弱不堪的信念。

  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女儿真的就会这么的决绝,可以真的这么狠心的抛下他们,自己一个人先行而去。

  短短两天,原本乌黑的头发,就已变得花白的周海正,让人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一夜白头。

  谁也不能否认,这个父亲对于自己女儿那超乎想象的浓重的感情。

  所以人也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也为这一点而深深的惶恐不安着,那就是,如果失去了周筱,那么这个作为父亲的周海正,怕是也真的会跟着女儿的脚步,一起决然的离去。

  这几天来,周天都没有合过一次眼,也像周海正和刘玉凤他们那样,水米未进。

  那高大的身躯,经过这样的折腾下来,已经瘦得让人看起来都觉得十分的可怜。

  听了周海正的话,周天没有再去和萧再丞动手、算帐,不过,却是在目光扫过他时,总会有要吃了萧再丞一般的愤恨。

  他现在已经成了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周海正的心思,周天完全的能够猜想的到。

  还有刘玉凤,如果周筱真的就这样去了的话,周天更是清楚,刘玉凤即便是侥幸活命,估计后半生也只能处于这样一种混沌的状态中生活。

  这多重的压力,使得周天的精神也已紧绷到了最为极限的程度,他觉得,他的人生,从没这么灰暗过。

  侯双这两天来也一直守在医院里,同样的不吃不喝,神情悲切。

  对于周筱,他也是一直如一个亲妹妹般的万分的疼爱,疼爱到甚至超过了自己所有一切的地步。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一直没怎么受过波折的侯双,实在是难以接受。

  尤其是在得知了周筱之所以会是这样一种状况的原因后,也是一副恨不得要杀了萧再丞的神情。

  在他的眼中,天王老子,也没有他自己的妹妹来的重要。

  侯中华和和程映秋夫妇,在接到蒋玉新打给他们的电话后,立即驱车赶了过来。

  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夜里的十二点多钟。

  当见到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周筱时,程映秋立时晕了过去。

  侯中华也是在侯双的搀扶下,才稳住了身形。

  他们的悲伤,不比周海正和刘玉凤来的少多少,周筱对他们来说,也是等同于一个亲生的女儿的存在,这个打击,他们同样的承受不住。

  萧老太太也已病倒在了床上不能起身,躺在那里,手上一直没断过输着药液。

  萧老爷子也如周海正一样,靠着一份毫无底气的信念,苦苦的支撑着那无限期盼的奇迹。

  萧家的其他人,这两天也几乎都没有离开过医院,全部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一直守在这里。

  除了周、侯两家人外,所有人都不忍去看此时萧再丞的样子。

  自从前晚抱着周筱下了飞机那刻起,萧再丞还没有离开过重症室外面半步。

  那一身的血衣,还是到了第二天,由陈一宁亲自给扒了下去,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只是,这几天来都没有洗漱、没有刮胡子的他,已经快要如同了一个野人一般。

  加之一直没有合过眼睛,也没有吃过东西。

  这样熬下来,在原来的那股阴冷、伤痛的气息里,又多了许多疲惫、绝望和期盼的复杂情绪。

  除了在重症室里和周筱说过话外,就再也没说过任何的一个字。

  萧老太太之所以也跟着病的这么重的原因,就是作为一位母亲,她了解自己的儿子。

  她知道,万一周筱有个不测,她将会失去这个儿子。

  对于这个恐怖的认知,让老人家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将萧再卿、萧再臣和萧再阁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让他们无论如何要看好萧再丞,防止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萧再卿等人心情也是无比的烦乱和沉重,虽然嘴上答应了萧老太太,并且了为安抚住她,还给她做了保证。

  但是兄弟三个人心里面都非常的清楚,到时萧再丞万一要是有了这个想法,岂是他们能看得住的。

  如果萧再丞要是再出点儿什么事,那么到时萧家……

  他们谁都不敢再想下去。

  在这种令人窒息、难耐、又痛苦的煎熬里,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三天上午。

  也就是说,到了晚上的九点钟,如果周筱还没能醒过来的话,像许老爷子说的,周筱的生命,就真的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所有人,心情都已跌入了谷底。

  周海正更是停留在重症室里,已经一步也不肯出来。

  就那样牵着周筱的手,声音嘶哑的不停的和她说着话,说着周筱小时候的趣事,说着她长大后的一些事。

  但眼底的那份绝望,却已是越来的越明显。

  刘玉凤的神识已经变得越来越不清起来,周天只得和周海正两个人分开,由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刘玉凤的身边。

  如果这时周筱清醒的话就可以发现,此时的刘玉凤,和她在前世时遭遇了车祸后所表现的症状极为的相似,只有在听到周筱的名字时,意识还能清醒一些,其他的时候,好像就把自己封锁在另一个世界里。

  到了这会儿,萧再丞终于不再顾任何人的阻拦,硬是闯到了重症室里。

  看到萧再丞走到了近前,周海正慢慢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在转回头的瞬间,只是暗哑的说了一句:

  “萧再丞,我女儿此时肯定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你的声音。”

  虽几天来,一直遭受着来自于周天、侯双,及更多自身的那如利刀凌迟一般的痛苦,但周海正的话,仍是令萧再丞在痛苦的深渊里,沉了又沉。

  “爸爸……对不起!”自周海正他们到了后,萧再丞第一次正面的和周海正说了一句对不起出来。

  这一次,周海正连头都没回,只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又和周筱继续喃喃的讲着从前属于他们父女两个人的故事。

  萧再丞又往床前走了走,伸手想去抚摸周筱的额头,却是在看到周海正已将手放到了那里后,又缩了回来。

  他不敢再和周筱说任何的话,就那样一声不吭的、神情凄然又绝然的站在那里。

  一只插在裤兜的手心里,紧紧的攥着只有他们这种特殊身份的人,才会拥有的,可以瞬间令人毙命的特殊药品。

  如果周筱真的不能醒来,他要在最后一刻,选择和周筱一起离去!

  时间,继续一刻不停的往前流淌着……

  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钟,所有的人,已经绝望起来。

  “爷爷……是不是妈妈回来了?

  你们是不是找到我妈妈了?她现在在哪儿……我妈妈现在在哪儿?”

  远处的走廊内,有踢踢踏踏凌乱的脚步声跑了过来。

  萧沛背着小夭夭,小沐拉着萧沛一侧的衣角,跌跌撞撞的跟了过来。

  王英楠跟在了三个孩子的身后。

  她是在萧再卿的授意下,去学校接三个孩子,来见周筱也许是最后的一面。不过,路上只和孩子们说已经找到他们的妈妈,但是妈妈现在却是生了病住在医院里。

  看到萧老爷子站在那里,远远的,小沐就大声的喊着。

  “呜哇……妈妈……夭夭要找妈妈!妈妈……您在哪儿……妈妈……呜哇……”小夭夭伏在萧沛的背上,哇哇的大哭着。

  “爷爷,我妈妈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萧沛背上还背着小夭夭,额头上已出了一层的细汗。

  在萧军想伸手接过小夭夭时,却被他一下闪了过去。

  这已经是自周筱走后,萧沛最为常见的动作。

  小夭夭的一切,几乎都已被他这个哥哥所包揽。除了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亲近些外,别的人,一律都不许碰自己的妹妹。

  那个样子,像是生怕自己的妹妹会被人抢去,或是会受到别人的虐待一般。

  “你们的妈妈在里面,小沛,你带着弟弟和妹妹,去看看妈妈吧!”

  萧再卿见到三个孩子那可怜的样子,一想到这三个孩子有可能很快就会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铁血军人出身的他,不觉也泪湿了眼底。

  萧沛放下小夭夭,牵着弟弟和妹妹的手,先是跟着护士进了消毒间,换好衣服后,被护士送进了重症室内。

  “妈妈……妈妈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萧沛还没有走到周筱的近前,就震惊的停在了那里。

  “妈妈……妈妈……妈妈您怎么了?妈妈……您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小沐呀!

  妈妈……您听见了吗?

  呜呜呜……妈妈您这是怎么了呀!

  您别吓唬我们好不好?

  妈妈……呜呜呜……

  哥哥你快来看,妈妈这是怎么了,她身上怎么会插着这么多的管子?

  妈妈是要死了吗?她怎么一动也不动!呜呜呜呜……”

  小沐哭着扑到周筱的腿上,一边喊着,一边嚎啕的大哭起来。

  “妈妈……妈妈……快点儿睁开眼睛,我是夭夭呀!

  呜哇……妈妈,你去哪儿了,夭夭好想你……夭夭到处都找不到你!哇啊……

  你这个坏妈妈,你怎么能不要夭夭了呢!

  妈妈……夭夭以后都乖,你不要离开夭夭好不好!

  夭夭想妈妈呀!

  哇啊……夭夭要妈妈……啊……”

  夭夭哭的撕心裂肺。

  周海正的眼泪,也跟着如洪水一般,汹涌的奔流而出。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