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六章 睁开眼睛了
  小沐也感觉到了异样,从周筱的腿上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周筱的脸,不由也小声的说道:

  “妈妈……是不是妈妈要醒过来了!”

  ……

  守在重症室外面的人们,之前透过玻璃见到三个孩子围在周筱的床前伤心大哭的样子,所有的人,女性都跟着哭的不能自已。男人们虽然坚强一些,但也有好几个人,扭过头去,悄悄的抺着眼睛。

  这会儿,有人率先发现了重症室里面萧现丞和许医生几个人的异状,不知谁喊了一声——

  “小小好像要醒过来了!”

  于是,瞬间便是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所有人,你挤我、我挤你的,全部都挤到了玻璃前,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里面。

  ……

  周筱这次听的清楚,她感觉到孩子就她的耳边,于是,想要去看看她们。

  却觉得眼皮重得如山一样,试了几试,都无法睁开。

  突然,感觉一股柔嫩又带着冰冷的舒服触感,由自己的脸上,渐渐抚到自己的眼睛上。

  于是再次的努力……终于,一点、一点的……睁开了双眼。

  “小小……”

  “妈妈睁开眼睛了!”

  “妈妈醒过来了!”

  “小嫂子,您终于醒过来了!”

  大人和孩子们,又是一阵的惊呼。紧跟着,就是一片的欢呼声。

  “小小……小小,你能认的出爸爸来吗?你和爸爸说句话……”周海正连唇都颤抖了起来,紧张的盯着周筱的眼睛,生怕女儿的醒来,是自己的错觉。

  刚睁开双眼的周筱,目光最初显得毫无焦距,直过了好一会儿,才一点点的恢复些了光彩。

  她感觉浑身没有任何一丁点点的力气,只得顺着说话的声音,慢慢的转动了一下目光——

  “爸——爸……”周筱张了几张嘴,终于发出了细若蚊蝇的两个字来。

  不过,在看到周海正那刺眼的花发时,茫然了不知多少时候,突然,一大滴晶莹的泪珠,瞬间顺着眼角轻轻的滑落。

  “我的女儿……我的小竹子……呜呜呜……你这个狠心的孩子,爸爸……爸爸以为……以为你……呜呜呜……”

  近三天的极度的紧张,令周海正这个大男人,终于可以放开的大哭出来。

  “妈妈……妈妈……您还没有叫夭夭……呜哇……您是不是都把夭夭给忘了!哇啊……”

  小夭夭的小手儿还抚在周筱的脸上,却是又开始放开嗓子,大哭不止。

  “孩子……小——沛……咳咳……”周筱努力了半天,却被一阵的咳嗽所阻断。

  “你们先出去,我们要给小嫂子再做个全面的检查,然后要调整一下接下来的治疗方案。”

  许医生的双眼透着兴奋,挥舞着双手,让萧再丞和周海正他们先带着孩子们出去。

  “夭夭不走……夭夭要妈妈啊!呜哇……”小夭夭一弯腰,紧紧的搂住了周筱的脖子,哭的更加的厉害起来。

  “夭夭乖,许叔叔要给妈妈继续治病,只有妈妈好了,才能陪夭夭的,对不对?

  乖,先和外公他们出去好不好?”

  许医生耐心的商量着小夭夭。

  “不……就不!哇……”看来,妈妈不在的半年,把小夭夭给吓坏了,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妹妹,听哥哥的话,我们先去外面等着,一会儿再进来看妈妈。

  你放心,以后哥哥会看好妈妈,绝不让妈妈再离开我们!”

  萧沛攥了攥拳头,说这句话时,还抬头挑衅似的看了一眼萧再丞。

  ……

  此时重症室外面的人们,也都了发现了周筱情况的变化。

  于是,立即响起了一片明显的啼哭声,但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兴奋到情难自禁的哭声。

  紧接着,就是一片欢腾的声音。

  连之前躺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起身的萧老太太和刘玉凤,都在其他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围了上来。

  “是小小醒过来了吗?是不是……是不是?”刘玉凤此时的精神,似是几天来最为清醒的时刻。

  “是的、是的……刘姨,妹妹醒过来了,妹妹没事了!”侯双用力的抺了一下眼睛,兴奋的抓住刘玉凤的手,连连的叫道。

  “太好了!我们小小终于没事了……呜呜呜……真的是吓死我了!”

  萧老太太抚着胸口,又是哭又是笑的低呼道。

  “我们家的丫头终于没事了……终于没事了!不然,我还真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萧老爷子的声音颤抖,显然,他已经兴奋的不知要如何表达才好。

  周天动了动唇,没有说话,却仿佛觉得之前一直压在身上的那个千斤重的巨石,终于得以缷下。

  低头,状似不经意的,也抺去了那一脸刚刚感知到的泪水。

  “你们别急,我进去看一看!”许老爷子对众了说了一句后,自周筱入院抢救这三天来,不知第几次的、但也许是最后一次的,又进了重症室里。

  “老周……我们小小是不是没事了?她刚刚和你说话了吗,都说了什么?

  你快点儿给我说说啊!”

  见到周海正从重症室里出来,刘玉凤摇晃着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疾声的问道。

  “我们的小小没事了,许医生说,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她叫了我一声,别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医生就让我们都先出来,他们还要给小小做进一步的检查。

  没事了!这次……是真的没事了!”

  周海正说着,本已哭的红肿的眼眶,热泪再一次的涌了上来。

  那种失而复得的失落与欣喜上下剧烈的交错,没有人,比这个爱女如命的父亲有更深的体会。

  对于周海正来说,周筱虽然才长到二十二岁,但这种比过山车还要激烈的令人恐怖的感受,已经让他经历了两次。

  此时的他,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那个勇气,再经历上一次。

  想到这里,不由又狠狠的呸了自己一通,女儿刚刚脱离危险,自己怎么能产生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

  萧再丞出来后,又紧紧的站到玻璃窗前,将脸几乎贴到玻璃上。

  只是,之前手心里紧紧攥着的那瓶特殊的药品,已在周筱睁开眼的那刻,不觉慢慢的松了开来……

  周围的欢呼和喜悦,仍是没能进入萧再丞的大脑。他也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他只关心的是,里面的那个虚弱的小人儿,是否真的已经脱离了危险;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恢复健康……

  “行了!这次真的是没事了,再在重症室观察上一晚,明天上午就可以转到病房去了!”

  许老爷子这次出来的很快,拽下脸上的口罩,已经能看到他满脸欣慰的笑意。

  “没事了!这下真的没事了……”

  “太好了!”

  “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

  “实在是太吓人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呜呜呜……”

  “等小小好了,我们得要庆祝一下!”

  随着许老爷子的话落,所有人都相互的庆祝起来,有人说着说着,又激动的流下泪来。

  刘玉凤,已经伏在周天的怀中,哭到肝肠寸断。

  萧老太太被陈一宁和王英楠搀扶着,也在放声的哭着。

  不过,此时两个人好像之前很是严重的病症,已经神奇般的好了大半。

  “丫头这次转危为安,还真得感谢这三个小家伙儿呢!

  也怪我,怎么之前就没想起来,把孩子们接过来试一试呢!

  这要是早试的话,丫头也就能早一天的醒来了,周家兄弟和刘妹妹也就……

  嗨!怪我……都怪我!”

  许老爷子一脸自责的反省起自己的错误来。

  “许老哥,话可不能这么说,小小多亏了有许医生你们俩,才保住了这条命。

  要不是有您之前给的那瓶救命的良药,恐怕小小也撑不到现在。

  而且,在之前最紧急的情况下,要不是许医生给小小输了血,小小恐怕当时就得……

  而且这几天来,您父子二人衣不解带的全力的救治着小小,我这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感激。

  也幸亏小小这是醒过来了,要不然,恐怕报答您两位的机会,还真得等到我的下辈子了!呵呵……”

  随着周筱的醒来,周海正的生命也像是得到了复苏一般,此时对着许老爷子,那满心的感激,让他不知要如何表达才好。

  “周兄弟,不要说这种傻话,你说这话,让许老哥我心里还真是不好受呢!

  更不用说什么报答的话,丫头我们俩是忘掉交,是知己!真要失了这么一个难得的知己,那我才会难受呢!”

  许老爷子拍着周海正的肩膀,看着他那一头花白的头发,心里涩涩的难受。

  “说起这个……周兄弟,弟妹……我……”萧老爷子看着周海正,满脸的羞愧。

  “算子,萧老哥,先不说这些了!

  不过,还真是要感谢我的两个外孙和外孙女了,要是没有你们,外公就要成了一个失去女儿的可怜人了!

  等你们妈妈出院后,外公要好好的感谢一下你们才行。”

  周海正弯腰,将三个孩子圈进了自己的怀里,分别的搂了搂,然后再将小夭夭抱了起来。

  看来,善良的周海正,并没有因着萧再丞的关系,而对萧沛和小沐,产生任何一丝的芥蒂。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