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八章 你可别再来了
  看到周筱脖颈上还有丝丝的血迹,萧再丞心疼不已。

  征求了在一旁值班的护士的意见后,接过护士递过来的一盆温水,蘸湿了毛巾,开始轻轻的给周筱擦拭起来。

  周筱仍是那样呼吸轻浅的睡着,丝毫没有因着萧再丞的动作,而受到任何一丝的影响。

  萧再丞仿似从没有过的认真,也从没有过的小心。

  如今,这个躺在病床上,孱弱的周筱,在他的眼中,就如一个玻璃人一般,仿佛手稍稍的重上那么一些,都会将她碰裂一般。

  周筱脖颈上的那几处血渍,几天下来,已经凝固的厉害,萧再丞的动作又轻,直到擦拭了好几遍,才擦拭干净。

  周筱已经辙去了氧气面罩。在擦完脖颈处后,萧再丞又把周筱的脸仔细的擦拭干净。

  接着是手,然后是脚。

  凡是护士说过可以的地方,都仔仔细细的擦拭得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就继续握着周筱的手,目光不舍得移开半秒的静静看着她。

  萧再丞一遍又一遍,用目光细细的描绘着这个在过去半年之久都未能见过,却是每时每刻萦绕于自己整个心尖的人儿。

  虽然紧闭的双眼隐藏了她即将会表露的心迹,不过,那依然精致的轮廓却因过分的消瘦,而令人心疼的发紧。

  那苍白的几近透明的小脸儿,更加显得她此时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萧再丞轻轻的托起周筱的一只小手儿,放到自己依然没顾得上刮掉胡茬的脸上,爱不释手的轻轻的摩挲着。

  并不时放到嘴边,用唇去亲吻那份虽然仍有些发凉,却已充满了生的气息的令他几个月来终于安下心来的感触。

  坐在固定的那个位置上的值班护士,在记录着仪器上各项数据的同时,不时的抬头偷偷的去看传说中的这位“军中活阎王”。

  虽然初见时,这位赫赫有名的萧军长那浑身阴冷的气息令人胆颤心惊。

  不过,这个时候的萧军长,这个视若珍宝一般帮自己的妻子擦拭全身的萧军长;这个小心翼翼握着自己妻子的手,一直不舍松开的萧军长……

  在望着自己的妻子时,那满眼几乎要溢出来的柔光与爱意,却是与传说中的那个“活阎王”完全判若两人。

  这样的认知,让这个小护士不禁揉了好几次的眼睛,因为她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在半宿的时间过去后,她已完全的能够肯定,这个萧军长,爱妻如命!

  于是,在周筱出院后,这些小护士间,在很长一段的时间里,又有了一个百聊不厌的热门话题——

  有权有势、高大帅气、成熟稳重、又男人味十足的这么一个男人,最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又专情、深情、用情……

  被这样一个世间难寻的优质男人给爱到骨子里去的女人——萧军长的妻子,得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吧!

  ……

  尽管也跟着疲惫不堪的忙乱了好多天,不过,身为一名医生的高职业素养,许医生还是在一早才七点刚过的时间,就来到了重症室内。

  入目的,是那张为萧再丞临时支起的行军床,上面的行李还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

  而此时的萧再丞,正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双手握着周筱的手,伏在床上,不知何时已经睡了过去。

  值班的护士见许医生进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被许医生的一个手势,止住了要出声问好的行为。

  许医生先是拿起护士所作的记录,快速的看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愈加的放松起来。

  放下手中的记录本,脚步轻缓的走到床前,职业习惯的原因,先是看了一下各个仪器的数值。

  接着低头,正要往周筱的脸上看去……

  “你来了!”萧再丞警觉的抬起头来,将声音放到最低的问许医生。

  声音里,还透着疲惫后的沙哑。而脸上的疲惫,却并没有因着这短短的两三个小时的睡眠而得到多少有效的缓解。

  “我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就惦记着早些再过来看看。

  不过你也不用紧张,我可向你保证的是,肯定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来……你让开一点,我再给小嫂子仔细的检查检查。”

  许医生也极小声的说道,不过,在看到萧再丞听到自己所说的那句“不大放心”的话后,脸上突发云变的神情,忙又补充了一句。

  “你再好好看看!”听了许医生的话,萧再丞快速的让开身子,急急的说道。

  ……

  “吁!没事了……这下总算是彻底的没大事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好好的进行一番调养了!

  小嫂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是怎么折磨自己的。

  也亏了她身体的底子还好,不然的话,能不能熬到你找到她还是两说。

  亏空了这么厉害的身子,想要在短时间内补回来,恐怕还真是难喽!

  等再缓上两天,让我家老爷子给小嫂子开些药,好好的调理一下吧!

  在这方面,我比老爷子还差上一截,他更有经验一些。”

  给周筱仔细的检查完后,许医生长舒了一大口气。

  接着,毫不委婉的直接说出了周筱现在的身体状况,并提出了让许爷子过一段时间帮周筱调养的问题。

  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许医生已经注意到萧再丞那重新涌到脸上的愧意、悔恨与心疼等多种情感交织的表情。

  心里在同情自己哥们儿的同时,也有为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替周筱鸣不平的想法。

  但是,许医生心里也非常清楚的是,其实周筱与萧再丞走到今天这步,也不完全是萧再丞的错,要是总结来说的话,只能说造化弄人罢了。

  “好,那到时就又得要麻烦许伯伯了!

  还有……

  许重楼……谢谢你!”

  萧再丞转过身来,面对着许医生,从未有过的郑重的说了一句。

  “我靠!萧四,你不是还在另一个世界没醒过来吧!

  你可不要吓我,我这颗心脏如今已被你们两口子快要折腾成玻璃心了,你可别再来了!

  快给我这条老命多留些时日吧!

  别忘了,往后将会有很长一段的曲折而又艰难的道路等您老人家呢!

  我要是半路被你们两口子折腾挂了……哼哼!萧四……”

  萧再丞这个样子,差点儿没让许医生夸张的跳起来。

  已经受萧再丞蹂躏习惯了的许医生,猛然间受到这样的礼遇,不由惊的连粗口都爆了出来。

  却在最后也不忘似落井下石、又似幸灾乐祸一般的警告着萧再丞。

  “我知道!

  不过,我会努力!”

  萧再丞低沉却又坚定的说道。

  “光努力还不够,你得学会套路!套路懂吗?

  这么说吧……最简单的一点,以后你还会不会怀疑小嫂子,会不会再次犯你那致命的小心眼儿的毛病,嗯?”

  许医生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问萧再丞。

  “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

  我保证!”

  萧再丞回答的铿锵有力,毫不犹豫。

  “靠!

  我努力了那么多年,就是想治好你这个顽疾,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他娘的是这样的自愈的。

  不是……也不算……

  你这是付出了血的代价呀!

  早知道这样管用,我应该用点儿大招儿才对呀……

  唉!看来我还是学艺不精啊!

  不,也不是这么说,应该是下料不够狠……对,就是这样。

  不过……要是这样算下来的话,萧四……还真是太不值了吧!

  这也太惨烈些了吧!

  现在这样,这不是两败俱伤嘛!

  最最关键的是,萧四……你的未来……唉!

  不过,最最苦逼的是,为此,我已经预见了我的未来还要受你多少的蹂躏。

  唉……兄弟难做啊!

  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将来我两肋上的那些刀会拥挤的被插到脖子上面去。

  苍天啊!我得趁着这几天多多的看一看头上的蓝天和白云才行呀……”

  许医生仰天的长叹。萧再丞这个心理的疾病不治而愈,森森的打击到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信心。

  一向自许极有修养和素质的他,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第二次爆了粗口。

  不过,在确定了周筱的安然无恙后,许医生的精神却也也越发的兴奋起来。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许医生也被周筱的人品所深深的折服,再加上许老爷子与许老太太的关系。

  所以,许医生也已经把周筱当作了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亲人和妹妹一样的看待。

  当周筱在生死的边缘徘徊的时候,许医生在忙着抢救的同时,内心其实同样的难过不已。

  许医生不知道,如果眼睁睁的看着周筱在他的面前死去的话,对他心里会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

  “是啊……这个代价太惨烈了!以至于害的小小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一想到这些,我就……

  我之前还想,要是小小救不回来,我跟着她去了的话,以岳父、岳母和周天对我的怨恨,还有小小她在留的那封邮件里所表达的意愿……

  他们会不会让我和小小……葬在一起。”

  萧再丞重又握住了周筱的手,一双眼睛,痴痴的又紧盯在周筱的脸上,声音里,有着几不可察的哽咽。

  “靠!萧四,你这一大早的,让我做了好几次不文明的人。

  不要这么煽情好不好!

  你都不知道,我当时虽是已经悄悄做好了一切到时抢救你的准备,但我心里还是特别的恐惧,因为我太了解你了。

  只要你想死,总有我救不过来的办法。

  好了、好了……这事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唉!情之一字,真是他妈的祸害!”

  许医生假装拉风样的撩了下头发,顺手偷偷的揉了一下眼睛。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