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一十九章 长时间的过程
  看了一下时间,许医生又看了看萧再丞,然后毫不婉转的开了口:

  “已经八点多了,一会儿你岳父和岳母及大舅哥就要来了……

  小嫂子也没什么事了,大家也有时间思考别的问题了……

  萧四,你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的风暴了吗?”

  “不管他们对我多么怨恨,或是想怎么对我,都是我该承受的。”萧再丞一句话,做了最直接的回答。

  “我觉得这些都是次要的,即便你真的已经克服了心理上的那个疾病,周家的人也不再怨恨你。

  但是小嫂子那儿……她会不会再接受你。

  有一点……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也可能是这段时间太混乱,你还没时间去思考。

  我毕竟有这些方面的相关知识,所以会考虑到这一点,那就是……以小嫂子那种保守的性格,即便她也接受了你,但发生了和姓陈的那件事,她还会不会接受这样的一个自己。

  她写的那封邮件也我看过了,从那上面可以看出,其实对她打击最大的,应该就是那件事。

  主要也是因为她太在乎你,满心满眼的全是你,所以,她不能接受在她看来已经不干净的自己。

  这样的自己,让她从心理就觉得不能面对你。

  所以,也可以说,导致她有如此强烈心理阴影的主要因素还是你。

  别的心理问题好解决,这个问题……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想出特别有效的办法。

  虽然不能说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但即便能解决,也是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

  这个长时间,有可能……是一辈子!”

  许医生从专业性的角度,直接和萧再丞说出了这个所有人都极力回避的问题。

  “我会努力……一辈子就一辈子吧!”萧再丞伤感的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悲凉。

  许医生:“……”

  不再说什么话,心里却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

  尽管熬了这么久,周海正、刘玉凤及侯中华他们,仍是早早的就醒了过来。

  周天开着车,载着一行人到医院的时候,也不过才八点多的时间。

  站在重症室的外面,看到满脸胡子邋遢的萧再丞,正和许医生在里面说着什么,周海正的脸,一下就冷了下来。

  侯中华的脸色同样的难看。

  刘玉凤和程映秋则是一脸的矛盾。

  她们本来对萧再丞也是有满腹的怨气的,不过,毕竟都是心地善良又心软的人,而且曾经又是那么的疼这个女婿,再看到萧再丞那一脸憔悴又伤痛的神情,两个人的面色,不由就松了一些下来。

  “周兄弟、侯兄弟、刘妹妹、程妹妹,你们来的这么早呀!”

  在周海正他们到了医院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后,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后面跟着萧再卿、萧再阁等人,也到了重症室的门外。

  “萧老哥、老姐姐……”除了侯中华,其他人还是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打了招呼。

  只不过,气氛显得是那么的尴尬。

  连一向最擅长调控各种局面的萧老太太,在这个时候都有些手足无措。

  侯中华的怨气直接表现到脸上,他还记得当初萧老爷子是怎么承诺不让周筱受到半点委屈的话。

  虽然这里没有半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责任,但爱女心切的他,还是把一部分的怨气归结到了萧老爷子的身上。

  “那个……你们吃过早饭了吗?

  要是没吃过的话,我马上让人给你们送过来。”

  萧老爷子仍是带着一脸的愧意,找着话的说道。

  “不用了萧伯伯,我们都吃过了!”周天率先回道。

  一直知道萧老爷子对于自己妹妹的维护,对于这位老人,周天一直都心怀敬畏与感激。

  重症室里的许医生透过玻璃,看到了一行人的到来,对萧再丞说了句:

  “另一番暴风雨就要来临了,海燕,但愿你还能高傲的飞翔!”

  说完,一撩头发,骚包儿的转身,出了重症室。

  “许医生,真的是辛苦你了,都不知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连轴转的忙了那么多天,今天还又这么早的过来……真的是太感谢了!”

  程映秋满脸恳切的对许医生说道。

  这时的刘玉凤,满眼还在看着躺在那里昏睡的周筱,虽然听了许医生他们说的,会在中午后才能醒来。不过,只要一分钟不看到女儿睁开眼,她的心,就还挂在嗓子眼儿。

  “许医生,小小的她的情况怎么样?”周海正还是急急的问着周筱的情况。

  “周叔叔还有您几位大可放心,小嫂子已经完全的没事了。

  现在还在睡着,肯定得中午以后才能醒过来了。

  本来想着上午就给小嫂子转到病房去,但是看到她难得睡的那么沉的样子,还是等她醒过来后再往那边转吧!

  现在时间还早,您几位肯定也没休息好,不然就先都回去再休息一下吧!反正你们在这边也是这样的看着。”

  许医生劝着众人道。

  “要不这样吧!让人在旁边的酒店订几间房,大家都到那边去休息一下,等到了差不多的时间再过来。

  也正好,我爸还想和您几位聊一聊呢!”

  萧再卿这时开了口。他了解自己的父亲萧老爷子,有些话,要是不让他说出来,憋在他心里的话,一定会把老人家憋出病来。

  “我大哥说的对,我们就先到那边去休息一下吧!

  大家都养好精神,才能有精力照顾小小,不是吗?”

  萧再阁也在一旁劝道。

  “爸爸、侯伯伯,你们去吧!我在这边看着就行了,妹妹要是提前醒来,我马上就给你们打电话。”

  周天明白萧再卿他们的用意,所以也在一旁开口道。

  周海正又往病房内看了一眼,然后和侯中华交流了一下眼神后,终于点了点头。

  一行人走了后,重症室的外面,只剩下周天和许医生两个人。

  “那个人怎么又赖进去了!

  许医生,我要进去,把那个人给轰出来,我妹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

  见其他人一走,周天立即双眼冒火的对许医生低吼道。

  “哎呀……我的周市长,您可冷静些吧!

  赌气也不是这个时候,你这个时候要是闯进去,硬要把萧四拉出来的话,他肯定不会出来。

  小嫂子现在这么睡着,正是休养身体的最好方式,然后你们俩要是就这么干起来的话,岂不是会把小嫂子给吵醒过来。

  她醒来的第一眼一看,嗬!自己最近的两个人正动着全武行,你说,你还让她怎么养病,你这不成了加重她的病情了吗!

  听我的,有什么事或是有什么话,或者是见与不见的,都等到小嫂子平平安安的醒来后再说,好不好?”

  许医生拉着周天的胳膊,若口婆心的劝着。

  “他现在还是什么妹妹最近的人,他什么也不是……不,他是害我妹妹的罪魁祸首。

  这笔帐,我和他没完!”

  虽然周天还是一脸的怒气,不过,却也是听进去了许医生的劝,虽是不甘不愿,倒也不再争着要进重症室里面去。

  许医生暗暗松了口气,心说——“萧四诶……兄弟现在就开始帮你挡刀喽!”

  不料,心思还没等转完,又一个令人头疼的声音响起——

  “那个混蛋怎么又跑里面去了,他害的妹妹还不够吗?

  我去把那个王八蛋给揪出来!”

  侯双咬牙切齿的就冲了上来,说着,就要往重症室里面去。

  “这怎么又来了!周天,快帮我一起劝劝侯双。真是要了命了……”许医生一边喊着周天,一边苦命的嘀咕着。

  “双哥,算了,我们现在进去和他算帐,会把妹妹给吵醒。

  许医生说,让妹妹好好的多睡一会儿,对她的病情有好处。

  一切,还是等到妹妹醒来后再说吧!

  我们肯定是不能轻易的就和他这么算了的,我们当作宝贝的妹妹,怎么能任他这样欺负了去。”

  周天拉住侯双的手臂,愤愤的说道。

  “那就先听你的。

  这笔帐,过后再和他算,哼!”

  侯双透过玻璃,狠狠的瞪着里面的萧再丞说道。

  许医生:“……”

  心里又多为萧再丞点上了一根蜡烛。

  ……

  另一处,在某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内……

  “周兄弟、几位亲家呀……说起来,我这张老脸,还真是没法儿在你们面前摆呀!

  我对不住丫头、对不住你们各位。

  当初我萧政拍着胸脯的和你们保证,保证丫头到了我们家,绝不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她去。

  可是如今却……

  唉!

  幸亏丫头这命是抢过来了,不然的话,老头子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命当面和你们说这句——对不起!

  你们所有怨恨和不平的话,尽管的说出来,哪怕是能稍解一下你们心里的怒气都好。

  这些都是我这老头子该受的。”

  萧老爷子扫视了一下坐在自己对面的周海正一行人,毫不掩饰自己满脸的愧意,却也万分诚恳的说道。

  “说起来,我也有错。

  小小这孩子性子单纯,她整天生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却从来没有教她多防着一些身边的人。

  最为令我愧疚和难安的是,在小小出事后,当我看了那些照片和小报时,竟然有一瞬间怀疑了小小。

  其实小小和我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应该是最为了解她的那个人之一,也是应该最为信任她的人之一……

  可是,我偏偏没能做到这一点。

  而且在我和老爷子住院的那几天,见小小没来看我们,我还以为她是因为觉得发生了那样的事,觉得羞于见我们,所以才没有来的。

  我还想,等小小冷静上几天,我们出了院后,再去看她。

  可谁想到,等我们知道时,小小她……已经失踪了好久。

  呜呜呜……一想到小小这段时间饱受的痛苦,我这心……就疼的厉害呀!

  我们小小……呜呜呜……你们说,她得怎么熬过这样痛苦日子的啊!”

  萧老太太说到这里,已经哭的不能自已。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