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二十章 我很失望
  听到萧家两老那满是愧疚不已的话语,即便是对他们有满腹埋怨的侯中华,此时都说不出半个字来。

  而刘玉凤和程映秋,更是在听到萧老太太说的话后,已经哭的快要喘不上气来。

  “萧老哥……话不能这么说,小小的事,怎么能怪到您和老姐姐的头上去。

  这是她和萧再丞两个人之间的事,更确切一点的说,主要是因为小小遇到了那些个没人性的坏人,才会出现了今天的这个局面。

  唉!也怪小小太大意,识人不清,竟着了那些人的道。

  总之不管怎么说,和您两位都没什么关系。

  小小几乎每次给我们打电话时都会讲,说您二位对她和亲生的女儿一样疼。还说她走运,遇到了这么好的一对公婆。

  包括她的几位哥嫂们,我们也都知道,他们对小小也一样的照顾有佳。

  就因着这个,我和她妈妈,还有她干爸和干妈,也都对您二位及您全家一直心存感激。

  只是,这次的事……萧再丞的表现,实在是超出我的想象之外。

  可以不妨当着你们的面直说,对于萧再丞……我很失望。

  现在小小虽然脱离了危险,可是还没有醒过来。

  我的女儿我非常的了解,发生了之前那样的事,虽然她也是个受害者,但不论我们做父母或其他人是怎么想,我想……她自己肯定是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一个自己。

  所以,等醒来后的小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我现在心还都一直悬着没有底。

  她甚至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担心她即便以后不再做这样的选择,这后半生,怕是过的也难了!

  她过不去自己的这道坎儿呀!

  唉!关于她和萧再丞……我目前是不希望他们再在一起,至于以后会怎样,那就以后再说吧!

  当然,这也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一切,还要等小小醒来后由她自己做出决定。

  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会支持她。

  我目前脑子里也乱的很,太多的想法,我也理不出来。

  只希望小徐的恢复过来,只要有这条命在,我们做父母的,还有些活着的希望。”

  周海正略低着头,声音暗哑却又略带哽咽的说道。

  可能没有人能够体会,他这个爱女如命的父亲,在听到女儿命悬一线时内心的那种恐怖和绝望。

  他当时唯一的感知就是,如果女儿不了的话,他会跟着一起走!

  周海正说的话都很客观,虽在第一眼见到自己的女儿身上插着管子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的时候,心里对萧家二老及萧家的其他人也突生怨忿。

  但这些在得到周筱已经脱离危险的确切消息时,便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周海正本就是一个明理的人,怎会将一切的责任推到萧家两老的身上去。

  不过,对于萧再丞的失望和无比的气愤,倒是实实在在的难以承受的。

  周海正在谈到萧再丞的时候,也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这些话,却也令萧家二老和在场的萧家其他人,都无言以对。

  “我和我弟弟的意见一致,等我女儿出院后,我们就把她接回老家去。

  她如果不愿意回永兴村,我就把她接到我那里去,我和她干妈亲自照顾她。

  萧再丞……以后也不要再见的我女儿了!

  我还想让我女儿有条命在,我们可都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这种痛苦。”

  侯中华的不满,一直淋漓尽致的表现在脸上。

  为了这个女儿,侯中华甚至敢豁出这条命去,别的就更不会在乎。

  “我们小小别看表面温顺,但实际上是个骨子里极要强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倔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对您二老,我们没什么可说的。

  像我们二弟说的,对于过去您一家给予我们小小的照顾,我们心里只有感激。

  萧再丞的错,和您二老也确实没什么关系,他毕竟已经是成年人了。

  是,对于萧再丞,从客观的角度说,我们也不能一昧的埋怨,毕竟哪个男人看到这样的……

  但是,他错在对于小小的不信任和绝情。

  这些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我们差点儿失了这个唯一的女儿。

  所以,这件事……

  我也是觉得,等小小能经受的住这段路途颠簸的时候,我们还是先把她接回去。

  至于以后怎样,就再看吧!”

  程映秋边说,边不时的抺着眼泪。

  整个过程,刘玉凤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她还没从女儿差点踏入死亡边缘的惊恐中缓过劲儿来。

  同时,心里还有对于那个她一直疼爱有佳的女婿——萧再丞所做出的令她伤了心的一系列的举措中回过神来。

  所以,刘玉凤现在的大脑,可以说还是空白的。

  接下来,又是一长段时间的沉默。

  周、侯两家人基本上已经一致的表达了他们目前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令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好。

  这种时候,如果为自己儿子求情,显然是最不明智之举。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让萧家所有人已经开始为萧再丞的未来之路真正的担忧起来。

  在这样尴尬的场面之下,幸亏有萧再阁不时打电话,询问着医院那边周筱情况的声音。

  虽然每次得到的都是周筱还在睡着的消息,但至少可以缓去好多场上这种静默的气息。

  正在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丁嫂带着三个孩子由外面走了进来。

  “外公、外婆,你们怎么不叫上夭夭就自己先走了,夭夭得要去看妈妈呢!”

  小夭夭一进来,就扑到了周海正的怀里,一看就是刚刚哭过的小脸儿上,满是委屈。

  “妹妹一醒来看不到你们,以为你们也像妈妈一样,不要我们偷偷的溜走了,所以就开始大哭起来。我们谁也哄不好。

  外公,你们肯定不会像妈妈一样扔下我们偷偷跑掉吧?”

  小沐走过来,拉起听到他们所说的话后,哭得更加厉害的刘玉凤的手,然后小脸儿也是一脸难过的说道。

  早晨由于周海正他们出来的早,当时小沐和小夭夭还没有醒过来。

  周海正就和萧沛商量,让他等着弟弟和妹妹醒来后吃过早饭,再让丁嫂陪着他们一起去医院看妈妈。

  萧沛当时答应的极不情愿,他是想和周海正他们一起走。

  不过,身为一个做哥哥强烈的责任感,让他又不得不选择留下来。

  而这会儿跟在后面的萧沛,仍是持着自周筱失踪后,一直阴冷的那张小脸儿。

  “不会,外公和外婆这么喜欢你们,怎么会舍得扔下你们偷偷的走。绝对不会!”

  两个孩子的话,令周海正听的也是一阵的心酸。将小夭夭抱进怀里,心疼的拍着后背。

  刘玉凤也将小沐搂进怀里,并伸手将萧沛也拉了过来,眼泪流的更加的汹涌。

  “外婆,您别哭了,许叔叔不是说妈妈已经没事了吗!

  许叔叔给人看病看的可厉害了!什么病他都能给治好,妈妈肯定不会有事,您别担心了!”

  小沐伸着小手儿,给刘玉凤擦着脸上的泪水。

  萧家两老及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无不心里难受不已。

  紧接着,又有门铃声响起。

  酒店内的几个服务人员,相继的推着摆满了各种丰盛饭菜的餐车走了进来。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午饭可以早吃一点。

  我知道大家肯定心里都着急,早点儿吃过饭后,我们也好早点儿去医院等着。”

  萧再阁好似永远都是在关键时刻最为心细的那个人,让服务人员将饭菜摆好后,就招呼大家赶紧过来吃饭。

  “两位兄弟和两位妹妹,不管事情怎么样,总算我们的丫头没事了。

  以后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现在先吃饭,大家得保持体力,不然接下来怎么照顾丫头呀!你们说是不是?”

  萧老爷子开口道。

  “对,大家先吃些东西吧!

  都不是年轻人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别让小小醒来后还要担心我们。

  来,大家快都过来坐。”

  萧老太太也是一脸恳切的对周海正等人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不能再拒绝。

  道理也没错,总不能周筱刚醒过来,再让她看到其他人倒下。

  所以,不管再怎么没胃口,大家还是坐下来,强迫着自己吃下去。

  不过,相较比前两天在没得到周筱平安的消息前,每个人的胃口已经相对的开了好多。

  一吃过饭,一行人就往医院赶去。

  周天和侯双,以及蒋玉新的全家,都已守在重症室的外面。

  在萧老爷子和周海正他们到了以后,还有其他如米小粒、丛培华他们也都陆续赶了过来。

  透过重症室的玻璃可以看到,萧再丞和许医生仍守在里面。

  萧再丞依然是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一手轻轻的握着周筱的手,眼睛一刻也不肯移动的望着周筱。

  许医生还在查看着各个仪器及数据。

  “丫头还没醒吗?我进去看看!”

  许老爷子和许老太太也赶了过来。往里面看了一眼后,许老爷子说了一句话后,直接往消毒间走去。

  随着许老爷子也进了重症室,外面的人们心里好似更加的紧张起来,连呼吸的声音都放轻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