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出来了
  这一长到好像没有尽头的长觉,令周筱做了无数个梦。

  而几乎每一个梦里,都有一个场景是自己在拼命的往前奔跑,却每次总是跑不了几步,就被一只大手用力的给拉住,让周筱怎么想摆脱也摆脱不了。

  挣扎间,一用力……

  慢慢的张开了双眼。

  只是,好久不见入目的灯光刺得周筱不禁再次的闭上眼睛。

  “小小……小小,你醒了吗?”在周筱的睫毛微动时,萧再丞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微小的变化,不由握紧了周筱的手,声音也有些急迫起来。

  “丫头……”刚给周筱把完脉的许老爷子,听到萧再丞的叫声,也立即走上前来。

  “小嫂子,感觉怎么样?”许医生见周筱刚一睁开眼睛,又把眼睛闭了上,知道她是由于一时适应不了光线的原因。

  听到了响在自己耳边熟悉的三道声音,周筱又闭了一会眼睛,心里电光火石般,却是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首先的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这是还没死了吗?”

  然后就是——“那也一定是活不了多久了吧!”

  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怎么就没能死了呢!”

  又过了一会儿,周筱终于慢慢的再次睁开了眼睛。

  在这同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手,正被一只熟悉的大掌攥在手心里。

  周身毫无任何一丝力气的周筱,所做的第一个动作仍是用力的抽着自己的手,要躲开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碰触。

  虽然手心里的那只小手儿的力气微乎其微,已令萧再丞足够感受到她对于自己的抗拒。

  不过,却仍是舍不得把这只小手儿放开。

  “许——伯……”看到围在自己床前的三个人,周筱虽然抽不出自己的手,但目光却直接的跳过了萧再丞,看了看许医生后,最后放到许老爷子的身上。

  想要和许老爷子问声好,无奈嗓子如干裂一般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周筱的目光从自己的身上跳过时,萧再丞的心,还是拧着的疼了起来。

  那只握着周筱的手,不禁慢慢的松了开来。

  “丫头先不要说话,你刚醒过来,现在说话容易弄坏嗓子。

  我刚给你又看了一下,已经没事了!

  等再缓上两天,许伯伯给你开些调理和滋补的药,你吃上一段也就慢慢的恢复了!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轴呢!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啊?

  难道你就真的能狠心舍下我们这一群老东西?

  即便你能舍下我们这些老东西,那你的父母呢?难道你就能舍得你的父母,还有你那几个可爱的孩子?

  你这个丫头,真是伤死我这个老头子的心了!”

  见到周筱醒来,许老爷子突然一阵的心酸和难过,在嗔怪着周筱的同时,已经红了眼眶。

  周筱:“……”

  “小嫂子,您还是先不要讲话了,一会喝点儿药水再说。”还没等周筱再次的发声,许医生就又开始阻止道。

  随后,在许医生的示意下,护士拿过了一小瓶的药液,要抬起周筱的头部,喂她喝下去。

  萧再丞见状,不自觉的又伸出手来,先一步轻轻的托起了周筱的头。

  周筱根本无力反抗,只是一脸的冷漠,目光更是不留半点在他身上。

  萧再丞不说话,帮护士给周筱喂完药液后,再喂了她一些水,才又小心翼翼的把周筱的头放平躺下去。

  “等再过上半小时左右,小嫂子再说话啊!

  您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就先把您转到病房去了啊!

  大家一直都在外面等着,都盼着等您醒来好看看您呢!”

  许医生看了一眼萧再丞,心里叹息了一声后,轻声的对着周筱说道。

  然后,由萧再丞推着病床,旁边跟着许老爷子和许医生,又在一群医生和护士的簇拥下,周筱终于被推离了重症室。

  “出来了……出来了……”随着几个人同时的惊呼,刚一被推出重症室的周筱,就被外面焦急等待的那些人给围了上来。

  “丫头……”

  “小小……”

  “妹妹……”

  “嫂子……”

  “妈妈……”

  各种呼唤声,同时夹杂着女人们喜极而泣的哭声,瞬间混合到一起。

  “小小……你这个狠心的孩子,你都把妈妈吓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妈妈还以为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刘玉凤一手扶在床边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周海正只是握着女儿的一只手,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泪水,只是,那通红的双眸透露出,他此刻克制的有多么的辛苦。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一直紧紧的贴在床边,用一双高兴又心疼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周筱。

  周筱慢慢的转动了一下目光,四下看了一圈儿围着自己的人,用力的扯了扯嘴角。

  “大家先让开一下,我们先把小嫂子推到病房去。

  小嫂子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一个更加舒适的环境来静养。

  还有,由于昏迷时间过长,小嫂子现在还不能说话,得等半小时以后才能开口。

  大家先不要让小嫂子强行开口啊,不然会伤到嗓子。”

  许医生见这么多人把周筱围在走廊里,于是加大了声音说道。

  众人听了许医生的话,自动的把路让开,萧再丞推着周筱,慢慢的往病房走去。

  如果这条通往病房的路有无尽的长度,那是此时的萧再丞所最为期盼的事情。

  因为他心里极其的清楚,到了病房后,自己就会开始成为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

  再怎么期盼与不舍,周筱还是被安稳的转移到病房内。

  “大家也都见到了小嫂子,也知道了她现在平安无事,那就都先回去吧!

  病房里太多人对于小嫂子的病情没好处。

  大家要是想看小嫂子的话,就分批的过来看。不过,也不要太过于频繁,以防影响到小嫂子的休息和静养。”

  作为一名医生,许医生说的非常的直接。

  “那好吧!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再过来看小小。”

  “好,让小小好好的休息吧!”

  “小小,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的养着。”

  ……

  听了许医生的话,丛培华等人先行告辞。

  最后,病房内只剩下萧家和周、侯两家的人,还有许老爷子和许老太太。

  “小嫂子,您感觉一下,现在嗓子应该好多了吧?”许医生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现在大家可以和周筱说话了。

  “小小,告诉爸爸,你还哪儿难受?”周海正一直握着周筱的手,听了许医生的话,俯到周筱的耳边,像对着她小时候那般,似轻哄一样的说道。

  “爸爸?”望着眼前那一头花发的周海正,尽管所发出的声音小到不能再小,却是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周筱那万分震惊的神情。

  “没事……爸爸没事,小竹子不要怕啊!”周海正依然像哄孩子一样的轻哄着周筱。

  却是招来周围一片的啜泣声。

  “小小……答应干爸,你要听话的好好的给我养病,绝对不许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听见了吗?

  你要再敢这么的胡来,看干爸还肯不肯认你这个女儿。

  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侯中华这时红了眼眶。

  “干爸,对不起!”周筱的震惊,被侯中华的话给叫醒过来,连同对于周海正那一头花发带给她的无边无际的伤痛,使她的眼泪,翻涌而出。

  “现在先不要说这些了,孩子身子还虚的很,先让她好好的养养再说。”程映秋不许侯中华再说这样的话,自己却也跟着又掉下泪来。

  刘玉凤还一直在床的另一侧嘤嘤的哭着。

  “丫头呀……一些话,爸就先不说了,你先好好的养病,别的先什么都不要想,听见了吗?”

  萧老爷子看着周筱,脸上还是带着深深的愧疚之意,知道现在不是说任何话的时候,所以,几番的欲言又止。

  “爸,又让您和妈跟着我担心了!”不管与萧再丞的关系如何,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这一对老人,在周筱的心目中的地位一直都值得她无限的尊敬。

  “小小,妈会按照你许伯伯给出的单子,每天让人给你把那些药膳调理好。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和妈说,妈让人去给你弄啊!”

  面对周筱,萧老太太心存更多的愧疚,一向周全的她,这一刻,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谢谢妈!”周筱实在没那么多的精力与体力,与萧老太太说出更多拒绝的话来。

  “妈妈……妈妈……您还没有和夭夭说话呢!

  妈妈……您都不想夭夭,夭夭好伤心呀!”

  小夭夭被萧再卿抱着,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朝着周筱张着一双小手儿,大声的喊着。

  接着,小嘴儿一瘪,豆大的泪珠就滚了下来。

  “妈妈,您可算醒了,都把我和哥哥还有妹妹给吓死了!呜呜呜……我都说了,只要您醒了,我就原谅您不要我们的这件事了!

  呜呜呜……您可是吓死我们了!呜呜呜……”

  看到周筱这次是彻底的睁开了眼睛,满心的那种不安全感,终于得到了一些安慰,小沐又开始觉得委屈的不行。

  看到两个孩子哭的那么伤心难过的样子,周筱心疼的如刀割一般。

  谁也不知道,在曾经她以为永远也没有机会再见到自己的孩子的日子里,是有多么的绝望和心灰意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