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孩子是被伤到了呀
  正是因为失了这个信念,才使得周筱对于自己生命的放弃,是那么的决绝。

  尽管虚弱到没有一丝的力气,周筱仍是从周海正手里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朝着小沐和小夭夭费力的抬了抬。

  不过,幅度却是小的可怜,而且瞬间就落了下去。

  “妈妈……呜哇……”

  小夭夭被萧再卿抱近周筱的旁边,当周海正帮着将周筱的手放到小夭夭的脸上时,已经半年多没有碰触到自己妈妈温暖的小家伙儿,瞬间又崩溃起来。

  “妈妈……您好了以后是不是都不会再走了?

  是不是就不会再不要我们了?

  妈妈……您要是再走,就带着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呜呜呜……我们跟您一起走!呜呜呜……”

  小沐也扑到周筱的床前,放声的大哭起来。

  周海正了解自己的女儿,所以,又帮助周筱将手转移到小沐的脸上。

  “小沐,不要哭,妈妈要你们啊!”尽管孩子们的哭声已经大大盖住了周筱的说话声,不过,所有人从口型上也能看的出,周筱所说的是什么。

  萧沛却是一直站在那里,眼睛红红的直直的盯着周筱。这次,却是不肯再上前来。

  周筱注意到了萧沛的异状,把目光移到萧沛的身上,示意让他到自己的身边来。

  谁知,萧沛却突然哭着一个转身,往外面跑去。

  周筱急急的看着周天,周天会意,立即追了出去。

  萧军和侯双见状也跟着追出了门外。

  一直站在床头的萧再丞,脚步稍稍动了动,却又把脚收了回来。

  当初因着萧再丞不允许他们兄妹三人去见周筱,更是因着萧沛一直认为是萧再丞将周筱给逼走的,所以,对萧再丞心生了无限的怨恨,父子二人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

  自周筱失踪的这半年多来,萧沛再也没叫过萧再丞一声的爸爸。

  一向最为惧怕萧再丞的萧沛,即使在当着萧再丞面的时候,也是直呼其名的称呼他。

  有几次,萧再丞甚至朝着萧沛举起了巴掌,萧沛却一脸无惧与愤恨,梗着脖子,对着萧再丞大声的喊道:

  “萧再丞,你打,你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就像对我妈妈那样,也把我赶出去!”

  萧沛的话一出口,萧再丞举起的那只手,顿了好久后,终于无力的垂下。

  对于萧再丞而言,这样的话,比一把利箭穿透身体还要来的痛彻心肺。

  而这时的萧老爷子就会是一脸的哀恸,摇头不已。

  萧老太太却已是泣不成声。

  ……

  一想到儿子与自己现在的这种关系状况,萧再丞就熄了去追萧沛的念头,因为他知道,他如果追出去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再说有周天他们在,有可能萧沛会更好安抚些。

  周筱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只急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的方向。

  “不用急,小沛是个听话和懂道理的孩子,有你哥哥的劝导,他应该很快就会想通的。

  你这么长时间的没有音讯,孩子是被伤到了呀!”

  周海正伸手顺了顺周筱的头发,温声安慰她道。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一个人偷偷的溜走,先不要说别的人,就说这几个孩子,让人看了多心疼。

  你个狠心的丫头,看等你好了怎么罚你!”

  程映秋说着话,眼里的泪光又闪现出来。

  “干妈……”周筱看着程映秋,瞒眼乞求原谅的目光。

  “行了,孩子刚醒,你就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孩子了!

  再说,又不是我们小小的错,我们小小也是被逼成这样的。”

  侯中华说这些话的同时,用眼神狠狠的扫了一下萧再丞。

  萧再丞却是丝毫不予回应,一双眼睛,一直紧紧的放在周筱的身上。

  听到侯中华的话,周海正抬了一下头,用失望的眼神也扫了萧再丞一眼,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到自己女儿的身上。

  若不是极力的克制着那一分冷静,周海正早就把萧再丞轰出到周筱的视线范围之外去。

  一会儿的功夫,萧军和侯双就先一步返了回来。

  “周天在单独和小沛谈着话,我们就先回来了!”萧军说道。

  “妹妹不要担心,看样子小沛比较听周天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劝好了!”侯双走上前来,顺了一下周筱额头的发丝,轻声的安慰道。

  听了侯双的话,周筱多少放下些心来。侯双说的没错,萧沛对于周天,一直都持有着极强的崇拜和敬畏。他的话,萧沛应该能听的进去。

  果然,没超过二十分钟,周天就揽着萧沛的肩膀回到了病房。

  进来后,就站在周天的身边,低着头,也不说话。

  从周筱躺着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萧沛哭得红红的眼睛,这使得周筱心疼的无以附加。

  再次费力的朝着他伸了伸手。

  “快去,妈妈都想你了!”周天轻轻的推着萧沛,来到周筱的病床前。

  “儿子……”周筱实在没有太多的力气说过多的话,只能轻轻握住了萧沛的手。

  “妈……呜呜呜呜……我以为……呜呜呜……我以为好不容易把您给找了回来,您……您又会再也不睁开眼睛了呢!

  您会……您会真正的抛下我们,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呜呜呜……要是真那样的话,我会恨你……一定会恨你!

  呜呜呜……”

  小小的少年,一个比同龄的孩子经历的更多、更加早熟的萧沛,双手抓住周筱的手,放声的大哭起来。

  半年多的时间,从压抑、委屈、难过、失落……到最后的越来越绝望,再到终于见到周筱时,她那昏迷不醒的样子。

  让这个孩子惊恐的不知所措,对于即将失去这个世上最懂和最疼他,而在他心里也是最为重要和亲近的人,那颗还尚稚嫩的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今,终于可以确定目前为止中,这个在他心目中最为重要的人已经安然无恙,萧沛终于发泄出来。

  “乖儿子……对不起!”周筱的眼泪,从眼角处汹涌而出。

  用大拇指,轻轻的摩挲着萧沛的手背,有一瞬间,恨自己的决定太过草率,以至把孩子们伤害到这种程度。

  萧再丞的双手,已紧紧攥成了拳头,他恨不得一拳直接将自己打死。

  看着妻儿们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萧再丞头上的青筋,已经一根根暴了起来。

  周围不要说所有的女性,就连男人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个……小嫂子的体力还弱得狠,得让她休息了。

  这里有特级的护士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值班,所以,就不用再留人照顾了。

  大家都早一些回去休息吧!像我之前说的,明天以后,大家再轮流的来看小嫂子。

  回去吧……都回去吧!”

  见到场面如此的悲凄,许医生心里也是酸酸的难受,但仍是及时的开口对大家说道。

  “那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我要留下来照顾妹妹。”周天却坚持着要留下来。

  “我也要留下来!”对于好不容易抢回一条命的女儿,周海正已经被吓到了,他是说什么也不敢再让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也要留下!”刘玉凤也死活不肯走。

  “我也想留下来,好好的陪陪我们家丫头。”萧老爷子也是打心里往外的不想走。

  “周兄弟,听老哥的,你和刘妹妹你们先回去。

  这几天折腾的也够狠了,又都不是年轻人了,再这么熬下去,不等丫头恢复好呢,你们又都得全倒下去。

  你们要实在不放心的话,就让周天留下来吧!他怎么着也比你们的体力要好上许多。”

  许老爷子看这么多人都争着要留下,便在一旁开了口。

  最后,大家倒是都听了许老爷子的劝,周天留下,侯双也留到晚上再走,其他人都准备先回去休息。

  大人们倒是好劝,可孩子们却是不行。

  三个小家伙儿任谁商量都不行,就是不肯走。

  尤其是小夭夭,你要是再多劝一些,就大哭给你看。

  “小沛,这里……到处都是病人,对你们的身体……会不好。

  能不能……带着弟弟和妹妹……先回去。

  明天……你们再来。”

  周筱的声音沙哑,拉着萧沛的手,有气无力的劝着。

  “小沛,听妈妈的话,你看妈妈现在的身体还这么虚弱,说话很耗费她的体力。

  她担心你们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你们先回去。

  舅舅在这里帮你们照顾妈妈,等明天妈妈再好一些后你们再来,好不好?”

  周天也在一旁劝着萧沛。

  “那您得保证,妈妈不会再偷偷的跑掉。”萧沛低着头沉默了好半天后,才抬起头来,盯着周天的脸,要让周天给他一个保证。

  “舅舅向你保证。

  舅舅就在这里,一步也不离开的帮你们看着妈妈,保证你们明天来了后,妈妈还好好的躺在这里。”

  周筱一脸认真的点头道。

  “那好吧!我先带着弟弟和妹妹和外公他们一起回去。”萧沛终于点了头。

  哄着小沐和小夭夭,被周海正他们牵着,往病房外走去。

  在即将要踏出病房门口的时候,萧沛再次回过头来,用一双复杂中又带着一种不确定的眼神,深深的看了周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