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二十六章 我也想哭怎么办
  听了小夭夭的童言童语,病房内瞬间一阵尴尬的静默。

  “对,夭夭说的没错,爸爸是做错了事,惹了妈妈伤心,侯外公训他是对的。

  你没看到在家时,爷爷和伯伯们都在训爸爸吗!

  你们以后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不要也惹妈妈伤心,知道了吗?”

  萧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巧妙的接过这个话茬儿。

  “说的是,这个混小子,就是该狠狠的抽他一顿才能让人解气。”萧老爷子也在一旁恨恨的跟了一句。

  本来侯中华想借此机会再刮刺上萧再丞几句,但听到萧家两老的话后,便已张不开了这个嘴。

  周海正也没能说出任何话来。

  而刘玉凤和程映秋两个人,竟为萧家两老的明理,心升了几分感激之情。

  其实,周筱现在不要说是见萧再丞,连萧家的其他人见起来心理上也是感觉异常的艰难。

  虽然那不堪的一切全是因着陈双杰等人一手策划,但毕竟最不应该的事情已经发生,不管是出于被陷害还是何种原因,正如许医生所说的,现在的周筱,连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

  所以,自清醒过来后,在见到萧家的每一个人时,对于周筱来说,无不都是一种煎熬。

  以萧家每名成员察言观色的超强本能,自然是早就看出了周筱的这个想法。

  萧老爷子虽是外表看起来仍是那么的谈笑风生,但内心里,在看到周筱这个样子时,心里却是对于这个被其视为亲生女儿一样存在的小儿媳的无比的心疼。

  萧老太太更是如此,身为一个女人,她更能体会周筱此刻的心境,一些话,虽然不能在这个时候直接的说出来,但她想通过一些实际的行动,来表明自己并不介意此事的立场。

  萧家其他人也表现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对周筱依如从前、甚至是更胜从前的关心。

  但这一切并不能抺去周筱心里的那片阴影的分毫。在喝完汤,和三个孩子说出了几句话后,就借口闭了上眼睛。

  知道周筱不可能这么快就解开心里的心结,萧家两老和着萧家的其他人,以及许老爷子等人,先一步离去。

  走前,萧老太太试图要把三个孩子带走,却仍是没有成功。

  好在这是个单独设置的高干区,这一屋里,除了周筱也再没有第二个病人,倒也不用太担心对孩子们的身体有什么影响。

  尤其是看到小沐和小夭夭在被叫到让他们跟着回家去时,那满眼泪汪汪的样子,萧老太太也就心疼的不忍再叫他们。

  ……

  “干爸、干妈,你们为了我已经耽误了这么多天的工作,我现在没事了,你们赶快回去吧!”

  在萧家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周筱又睁开了双眼,对侯中华和程映秋低低的说道。

  “小小说的没错,大哥,您的工作不像别人,一省的省高官,耽误了这么多天,得有多少事等着你去办呢!

  听小小的,您和姐姐你们俩今天就回去吧!

  小小这边的情况,我会随时的给您打电话告诉给你们知道。”

  周海正也在一旁劝道。

  “可是我还是不大放心呢!”侯中华一脸的犹豫不决。

  “干爸,您就回去吧!

  等我出院后,就去您那儿住上一段时间。”

  周筱接着劝道。

  “那……好吧!那我们就先回去。

  周天,那你每天都记得给侯伯伯打个电话,和我说一下妹妹的情况,好不好?

  还有啊……侯双你们俩,给我看好那个萧再丞,不许让他迈进这个病房半步,别让他再惹到你妹妹伤心,听到了没有?”

  侯中华终于点头后,却是再次的叮嘱了一番周天。对于萧再丞的那口气,侯中华堆在心头,怎么也是舒解不了的。

  “您放心吧侯伯伯,我和双哥一定会守好妹妹,绝不让她再受到半点的委屈。”周天坚定的点了点头。

  侯中华和程映秋又是对周筱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后,才在周海正和周天的陪同下,依依不舍的往外走去。刘玉凤留下来照顾周筱。

  等周海正和周天再返回病房来的时候,一同进来的还有米小粒和冰冰母子俩。

  “周妈妈……周妈妈您怎么样了?呜呜呜……这么长时间,您去哪儿了呀?

  您到底去了哪儿呀?夭夭妹妹找您哭的嗓子都哑了。呜呜呜……

  我们到处都找不到您,呜呜呜……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到您了!

  您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您?呜呜呜……”

  冰冰一进门,看到躺在床上的周筱,立即扑过来,拉着周筱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脸上,就开始放声的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不断的问着周筱。

  “冰冰……对不起,周妈妈让我们的冰冰伤心了!”周筱摸着冰冰满是泪水的小脸儿,眼泪也紧跟着淌了下来。

  “冰冰……周妈妈现在身体还虚着,你不要让她太难过啊!”米小粒拍了拍冰冰的后背,小声的对他说。

  “周妈妈,您怎么病了呢?我听爸爸和妈妈他们说,您还吐了好多好多的血,是吗?

  您怎么那么不小心,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保护自己,看您现在病的,都起不来床了……呜呜呜……”

  听了米小粒的劝,已经缓过来一些的冰冰,说着说着又止不住的哭出声来。

  “冰冰哥哥,你别哭,你再哭,夭夭也要哭了!呜哇……”小夭夭看到哭的那么伤心的冰冰,就乖巧的跑上前来,去拉他的手,却紧跟着也大哭起来。

  “哥哥,我也想哭怎么办?呜呜呜……”小沐看了看萧沛,一句话刚说完,也跟着哭了起来。

  “哎呀!你们这是……你们……快别哭了孩子们!”米小粒一时手足无措,张着手,不知要去哄哪个才好。

  “都是你这个倔丫头惹出来的祸,你看把我这外孙和外孙女给伤心的。”刘玉凤去拉几个孩子的手,说着话,眼泪也流了下来。

  米小粒同样也是个软心肠的人,这种场面,哪里控制得住情绪,没一会儿,也跟着吧嗒、吧嗒的掉了眼泪。

  满屋子里,现在只有周海正和周天两个男人现在还没有掉泪,剩下的都在或大声或小声的哭泣着。

  而周海正和周天两个人,除了哄四个孩子外,对着另外那几个女人,已经慌了手脚。

  “这都是怎么了,怎么满屋子的哭声。

  快都别哭了,小嫂子才醒过来没多久,这样哭,对她的恢复可是会有很大影响的。”

  许医生轻敲了一下门,走了进来。

  其实是守在外面的萧再丞,听到了里面的一片哭声后,担心周筱会受到什么影响,所以才一个电话,把许医生给十万火急的招来救场。

  许医生的话果然奏效,除了小夭夭外,所有的大人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

  许医生又像模像样的走上前去,给周筱检查了一番,说了一些与许老爷子大同小异的话后,告辞出了病房。

  “如果只是你岳母一个人在还好,现在你岳父和大舅子都守在病房内,我看你也没什么戏,还是先回去吧!

  回去先忙你自己的事,随时等我的情报就好,你说呢?”

  走出病房的许医生和仍守在外面,脸上因担心而紧绷着一张脸的萧再丞说道。

  听了许医生的话,萧再丞又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转身,往外走去。

  “唉!苦命的人啊……”看着萧再丞离去的萧索背影,许医生摇了摇头,吊儿郎当的叹息了一声。

  刚到中午,米小粒和冰冰还没有走,萧老太太就已命人送了午饭过来。

  除了给周筱准备的药膳,还有好多道丰盛的菜式,一看就是给周海正他们所准备的。

  那些量,再加上一个米小粒和冰冰也吃不完。

  周海正接过给周筱所做的滋补的药膳,再看着那摆满一桌饭菜,心情复杂。

  “我和萧伯母说一声,以后就不用他们特意的给送饭来了,我们自己安排就好。”

  周天也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再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沉声说道。

  “等晚上他们要是来的话,我和他们说吧!”周海正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说道。

  然后阻止了要动手的其他人,让刘玉凤和周天陪着米小粒和几个孩子先吃,他进里面去喂周筱。

  “爸爸,吃过饭,您和妈妈你们都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我这里有护士二十四小时的照顾,不会有什么问题,您和妈妈这么熬会受不了的。”

  周筱一边喝着周海正喂过来的汤,一边说道。

  “让你哥哥陪你妈妈带着孩子们回去,我留下来陪你。

  我没事,昨晚睡了一觉,已经把这几天的觉补了回来。”

  周海正态度坚定的摇头道。

  周筱了解自己的父亲,若是连自己都劝不动的话,那别人更别想。

  饭后,在周筱的在三哄劝下,几个孩子包括冰冰在内,和周天、刘玉凤一道回了四合院儿那边。

  若是没有照顾几个孩子的任务,刘玉凤也是决不肯走的。

  知道周筱需要好好的休息,米小粒也告了辞。

  “爸爸,我们都睡会儿吧!

  外间应该还有一个房间的,您到那边去睡会儿,不用在这儿守着我,再说我这边还有护士呢!”

  所有人走后,周筱也劝着周海正,让他到隔壁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