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我们家的老帅哥
  周海正同样的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要是守在这儿,周筱也不一定能休息的好。

  再看到周筱的状态逐渐的好转,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些。

  于是,听了周筱的话,给周筱掖好被角后,起身去了隔壁的房间。

  毕竟年龄已经不再年轻,又加上精神极度紧张的熬了好几天,身心一旦得到放松,倦意就有些抵挡不住起来。

  周海正到了另一个房间,躺下后,倒是没用多少时间,就睡了过去。

  在周海正出去后,周筱也闭上了眼睛。

  身体还是虚弱的厉害,一会儿间,也朦胧了起来。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无声无息的轻轻推开,一个高大挺拔却略显瘦削的身影,闪身走了进来。

  进来后,直接往周筱的那间病房走去。

  坐在角落处的护士,见萧再丞进来后,立即起身,恭敬的点了点头,也放轻脚步的走了出去。

  萧再丞迈步来到床前,细细的看着又是已经近一天一夜没有见到的周筱,立即有柔柔的碎光,溢满了眼底。

  躺在床上的小人儿,呼吸仍是轻浅的让人心疼不已。苍白的脸色并没有看出有什么转好的迹象。

  卷翘的睫毛下,仍有一圈儿明显的发黑,一看就是长期缺乏睡眠所致。

  好似睡梦中有什么令人极不安稳的事,眉头有些皱着,连那同样苍白的唇都紧紧的抿着。

  萧再丞忍不住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周筱的小脸儿。

  见她没什么反应,又将大拇指轻轻的移到那双唇上,并小心的摩挲着。

  那触手的微凉,让人有种可以落在心底的真实,这一刻,萧再丞有种流泪的冲动。

  知道属于这样的时间不多,萧再丞好似害怕浪费掉哪怕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紧紧的盯着周筱的那张小脸儿。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萧再丞最怕来的——属于周海正的声音,在门口处压低的响起。

  虽然极为疲倦,但心里毕竟记挂着女儿,周海正也只是小睡了半个多小时,就起身过来看周筱。

  不料,一眼却看到了萧再丞正手放在自己女儿的脸上,一动也不动的俯着身子站在那里。

  虽然怕吵到周筱,但心里那份一直没得以发泄的怒怨,令周海正仍是低声的喝斥出来。

  心里再不舍,萧再丞也只得收起手,再用贪婪的目光,用力的看了看周筱,这才慢慢的转过身来。

  走到周海正的身边,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

  “不必了!”周海正看也没看萧再丞,只是叹息的说了一声,然后轻轻的往周筱的病床前走去。

  萧再丞:“……”

  再回头看了一眼,无语的走出了病房。

  看到周筱还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周海正转身向外间走去。

  听到相继离去的脚步声,周筱慢慢的睁开眼睛,有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滑过……

  其实当萧再丞把手放到她脸上的时候,周筱就已醒了过来。

  不用睁眼,从那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气味中,周筱就已知道来人是谁。

  但是,她却是不想见这个人。

  这个时候,对于萧再丞的那种复杂心情,连周筱都说不清楚。

  有一点,却是她几个月来心里最为清楚的,那就是,自己与萧再丞,此生的缘分已尽于此。

  不论之前是谁伤害了谁,彼此都已经不能再坦然的面对对方。

  但那么多年深厚又刻骨的感情,令周筱不要说是见到这个人,就是听到萧再丞的名字,心里都会绞痛的难以承受。

  所以,虽然刚刚醒来,周筱却已盼着能尽早的出院,她要离开这个地方。

  离开这个见不到这个人,也没有人在耳边提这个人的名字的地方。

  “小小……你是醒了吗?”周海正看到周筱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轻轻问道。

  “爸爸……我没事,再过一段日子,或是等我出院后,离开了这个地方……就能好了!”

  周筱睁开眼,看着周海正,想要止住的泪水,却更加汹涌的狂泄而出。

  “委屈你了,爸爸的小竹子……”周海正握住周筱的手,瞬间红了眼眶。

  看到这个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如此伤心难过的样子,周海正感觉,有如用一柄刀在挖他的心一般。

  “不……不是的……

  爸爸,对不起!

  对不起,让妈妈和您担这么大的心,最主要的是……让你们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爸爸……您的头发……

  我出嫁时帮您数过,您头上只有三根白发。

  那时……是因为我的出嫁。您不知道,当时看到那三根白发,我心疼的得有多厉害。

  后来,我还以为,我可以幸福的等您到了八十岁的那一天,再帮你数起来的时候,还是那三根的白发。

  然后,那个时候我会引以为傲的指着爸爸的一头黑发对别人说……说……看,这是我们家的老帅哥!

  可是……可是……可是现在却……

  爸爸,对不起!”

  周筱将手伸到周海正的头上,轻轻的抚着那一片的花白,哭到已经不能言语。

  “爸爸的傻女儿,你是爸爸的女儿呀!

  知道吗……当听说你没有了求生欲望的时候,爸爸的心呀……就像让人摘下去了一样。

  在看到爸爸试着和你说了那么多的话,你都没有回心转意的迹象后,爸爸就知道,你的心伤的有多么的重。

  到了你昏迷的第三天的时候,爸爸就想,算了,既然我的女儿不愿再停留在这个世上,觉得在这个世上受苦的话,那爸爸就陪着你一起走吧!

  只是,这样做,最对不住的就是你妈妈……

  你妈妈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这些,你应该有很多的印象。

  虽说这几年生活过的好了起来,但是我每天上班,即便放寒暑假的时候,也要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辅导学生,和走访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上。

  家里的活计,大部分还是落到了你妈妈的身上。

  而且,陪你妈妈的时间也少之又少。你们都不在身边,你妈妈本就想你们想的厉害,偏偏我也在忙……

  可是,不管是在天堂、地狱或者是人间,爸爸都舍不得你一个人呀!

  爸爸担心你一个人会害怕、会孤单呀!

  所以,你记住,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肯定都会跟着你、陪着你的。”

  周海正说到这里,也早已是泪流满面。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周筱将周海正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更是放声恸哭不已。

  “萧夫人,您得控制一下情绪,否则会扯坏了伤口,也可能会导致胃部的二次出血。”站在外间的护士,听到周筱哭的这么厉害,立即紧张的跑了进来,连声的叮嘱道。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小小听话,再哭坏了伤口就麻烦了。

  听话啊!不许再哭了……”

  周海正一听这个,立即吓的止住了自己的眼泪,拉着周筱的手,连声安抚起来。

  好不容易,才使周筱的哭声渐渐止了下去。

  倒是也把护士给吓的够呛。好家伙,这个病人那可是不比一个将军级的人物份量来的轻多少,万一在自己当班的时候有个什么差池,那自己的这个饭碗也别想再要了。

  ……

  过了午休时间后,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还有王英楠、萧再阁一起,又来到了医院。

  “小小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接下来的时候就是慢慢的恢复阶段,您两位也那么大的年纪,就不要每天这样来回的跑了。

  时间长了,身体也会受不了。

  还有,也不用费尽心力的每顿都给我们准备饭食了,这里有食堂,做的饭菜也不错,我们自己解决就好。

  有什么事,我们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周海正开口对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说道。

  “周兄弟,您是不是开始要和我客气起来了?

  不管孩子们以后怎么样,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也早已把您当作了一个好兄弟看待。

  我希望,我们能仍能像从一样的相处下去。

  况且,丫头在我心里,早就已经等同于一个女儿的存在,虽然我这个当爸的没有做好,可是对于这个女儿的一颗心却是不变的。

  说句不怕您笑话的话,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老两口儿其实已经离不开这个丫头。

  再抛开这一切不谈,还有那三个孩子呢!

  您说,这三个孩子,哪一个能离开他们的妈妈?

  虽然萧沛和小沐不是丫头生的,相信你们心里也是十分的清楚,这两个孩子,和丫头比亲生的还不知要亲上多少。

  不信,您现在要是让三个孩子选择的话,小夭夭我不敢打保票,那两个小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他们的妈妈。

  当然,从心底里来说,我肯定是希望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能继续和丫头生活在一起。

  可是……这话,我也只是心底里想想而已,还真没那老脸去求您和刘妹妹,更没脸去求丫头。

  我们……就这样处着,好不好?”

  萧老爷子本就是个说话直来直去的人,这一番话说下来,更是直接,却也是万分的诚挚。

  这样一个曾经呼风唤雨、位高权重的老人,放低了姿态的在你面前将心摊开了来说话,怎么都让善良宽厚的周海正无法拒绝。

  萧老太太甚至在萧老爷子说这一片话时,又红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