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三十章 放过我吧
  周天的话还未落,周筱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再次纷涌而出。

  她闭上了眼睛,紧抿着唇。心里想——

  “罢了,我还有爸爸和哥哥……”

  ……

  距周筱醒来已过去了一个星期。

  由于有许老爷子所开的中药的调理,再加上萧老太太每天让人精心准备的那些药膳,周筱虽是仍显得非常的虚弱,但身体总归是在缓慢的恢复之中。

  这其间,也不知是周海正和周天他们商量好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萧再丞再也没有哪怕是在晚上的时候,得着能顺利的进来看一眼周筱的机会。

  没办法,他只有选择在每天夜里的十二点钟之后,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得到许医生的准确信息后,才偷偷的溜进来看看周筱。

  有那么两次,周筱会在那只大手轻轻的抚到自己脸上的时候被惊醒,但是她一次都没睁开眼睛过。

  那时的她,其实是特别想睁开眼睛,冷声的对萧再丞说,让他以后都不要再来(虽然在这之前曾亲口的和他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又担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将陪着自己的父母或者是哥哥给吵醒。

  周筱理解此时家人的心里所不亚于自己的痛苦,不想再给他们平添这些苦恼。

  当然,更主要的,是周筱直到现在也不知要以何种心情来面对萧再丞。

  即便是没被惊醒,但在夜里或早上的某个时刻醒来时,当那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气息瞬间扑入鼻端后,周筱也会立即知道,萧再丞,夜里又曾到来过。

  凡是种种,周筱现在最最盼望的,就是能及早的出院。

  只是如何也调动不起来的心绪,确是影响了身体恢复的进度。

  在征求了许老爷子和许医生多次的意见之后,给出的都是一致的答案——想出院,还得要多等上些日子。

  所以,即使周筱再心焦也是没用,起码周海正和刘玉凤那儿就坚决的不肯答应她提前出院的要求。

  其他人还好,像周海正和三个孩子都已放了暑假,但周天不能总这样的耽搁下去。

  既然已经决定要回x省去继续工作,就不能一直这样没完没了的拖着。

  看到周天丝毫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周筱终于开了口:

  “哥哥,离我出院还得等上一段日子,你不要再在这里陪着我了,这里这么多人在照顾我,你就先走吧!”

  “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虚弱的厉害,我怎么能放心的走。等你出院后再说吧!”周天态度极其的坚决。

  “哥哥,你就听我的话,快走吧!

  不然看到你整天守在这里,耽误着自己的工作,我心里也着急呀!

  我一着急,恢复的就会更慢。

  就算为了我,你就先回x省去吧!

  等我出院后再恢复一些,就去x省找你。”

  周筱继续劝着周天道。

  “你妹妹说的是,你爸爸我们俩现在都守在这儿,而且这里二十四小时的又都有医生和护士值班,你就走吧!”刘玉凤也在一旁劝着周天。

  其实即便周筱不开口,刘玉凤也早就想让周天回去工作了,她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

  “那你就走吧!”周海正也说了话。

  见所有人都这样的劝自己,尤其是周筱那个着急的样子,周天最终只得点了头。

  与下午又来医院看望周筱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说了一声后,回去收拾了一下简单的行李,第二天就返回了x省。

  因为担心周海正和刘玉凤的身体,在周天走后,周筱就和他们商量,不让他们每天再在这里守夜,其实有护士在,这里还真的用不上他们什么。

  这怎么会让爱女如命的周海正轻易的答应,刘玉凤也是坚决的不肯松口。

  直到米小粒和蒋玉新执意的要过来轮流着替换他们,两人才答应下来。

  这一晚,是米小粒留下来陪周筱。

  “嫂子,您……”有些话,米小粒不知在这个时候应不应该说出口。

  “说吧!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周筱轻声道。

  “您和军长他……您是怎么想的?”米小粒终于问了出来。

  “结束了!”在米小粒面前,周筱并没有掩饰自己悲伤的情绪。

  “你想好了,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米小粒一脸的婉惜。

  “那时我什么样子,你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你说,已经到了那种地步,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吗?

  即便勉强再在一起,但彼此心里都有着那么一个肮脏的阴影,除了痛苦,哪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啊!

  分开……对我们来说,都好。”

  说起这些,周筱连声音里都透着受伤后的暗哑。

  “那就真的就这样的分开吗?

  难道这样彼此深爱的两个人,都不能相守到老吗?

  那世间还有什么,是让人可以相信能够永远的呢!”

  米小粒悲伤的说道。

  “有,你和冷剑。你们肯定能相守到老,能够永远的在一起。”周筱看了看米小粒,一脸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看到军长你们这样,连我自己都没这么大的信心了呢!”米小粒一脸的迷茫。

  “因为你不是我,冷剑也不是他……

  冷剑是个好男人,小粒……你要好好的珍惜。

  还有,夫妻相处,最最重要的是彼此信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有可能有一天会像我们这样。

  算了,以后各自天涯,他会有他新的生活,而我……也可以去开始我的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周筱淡淡的说道。

  “嫂子……”听了周筱的话,米小粒一阵的心酸袭来,瞬间红了双眼。

  “没什么,连死都经历过不止一次了,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呢!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起码能治愈外层的伤口,至于里面的,只要不去碰,就不至于痛到死人的地步吧!”

  说到这里,周筱扯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容。

  米小粒的眼泪终于淌了下来,她为周筱感到痛心和难过。

  ……

  又是几天过去。这晚,再次是米小粒来陪周筱。

  由于刘玉凤有些头疼,在米小粒还没有到的时候,周筱就让周海正陪着刘玉凤回了四合院儿去休息。

  由于身体恢复的缓慢,现在上厕所什么的还需要用人搀扶,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周筱还都需要躺在床上。

  正一个人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床上,心里又在不由自主的想着从前一些最最不愿想起的过往的时候,周筱突然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于是,猛的睁开眼……

  “小小……”萧再丞站在床前,轻轻的叫了周筱一声。

  其实每次夜里偷偷进来的时候,周筱偶尔的醒来,虽是闭着眼,但萧再丞都能知道。

  这么多年恩爱的生活在一起,萧再丞甚至已熟悉了周筱在每一种状态下呼吸的频率,所以,周筱每次的醒来,自然是逃不过萧再丞的眼睛。

  虽是极为的盼望周筱能睁开眼睛看上自己哪怕是一眼,甚至更加的奢望能与自己说上一句话,但萧再丞也不敢先张口叫出一个字来。

  他首先担心的是周筱还没等说什么,睡在隔壁的周海正就会第一时间走过来,用最冷的声音赶自己出去,接下来的后果就是,自己以后连夜里溜进来的机会都会失去。

  ……

  “小小……”见周筱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就将头转向了另一侧,萧再丞忍不住又叫了一声。

  “我说过了,我们没必要再见面,你不要再来了!”周筱的声音比萧再丞想象的还要冷。

  “小小……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求你可以现在就能原谅我,至少给我个可以照顾你的机会,可以吗?”萧再丞有些急切的说道。

  “不能!我连给自己的机会都没有,更谈何给你呢!

  你走吧!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那样只会增加我的痛苦。

  如果,你还能念一丝旧情的话,就请你今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那只会提醒我生不如死的过往。

  放过我吧!

  无论是因为他人的陷害也好,还是其他的原因也罢,都不用说谁欠谁。

  就像你说的,你嫌脏!

  还有,你说和我没关系的……不止是孩子们了。

  你还说过,你不想再见到我。

  你甚至曾问我,什么时候学会了那么不入流的手段。

  ……

  听到这些,你可能会说,那是你在情绪混乱的状态下信口说出来的话。

  但是,我的心却也是在那时候,被那比刀子还利的话,一下一下刺成了千疮百孔,以至到最后彻底的死去。

  如果你说那是因为深爱,那就更加应该知道一点,爱有多深,伤的就有多重。

  如果你还能知道我曾经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的话,那么这句话,至少说的就是现在的我。

  算了,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已经没那个力气和勇气再重温过去的一切所谓的美好,因为……就像我刚刚所说的,我的心已经死了!

  你……走吧!

  还是那句话,放过我吧!”

  周筱紧紧的闭上眼睛,用力的控制住自己已经快要从眼底喷涌而出的泪水。以至连整个身子都忍的跟着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