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周筱的话,字字如刀,刀刀扎在萧再丞的胸口上,鲜血淋漓。

  抖了抖唇,萧再丞终是没能再说出一个字来。

  又站了好一会儿,终于转身,浑身萧瑟的慢慢往外走去。

  “萧再丞……”突然,周筱的声音在身后再次的响起。

  萧再丞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脚步也立刻的停住,接着快速的转过身来。

  “小小……你说!”萧再丞满眼的期待。

  “把离婚手续办了吧!我知道……以你的本事,可以像当初领结婚证时一样,我可以不必出场。”

  说完这句话,周筱的眼泪,即使紧闭了双眼也再阻挡不住,顺着眼角,汹涌的溢了出来。

  “小……小……”萧再丞的身形猛的一晃,伸手扶住了门框。

  “军长……您来了?”刚刚进来的米小粒,听到了周筱最后所说的话,心里也跟着一阵的剧痛。

  一抬头,却是发现萧再丞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因为扶住了门框才没有倒下去,不由担心的叫了一声。

  萧再丞:“……”

  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脚步有些踉跄的一步一步的移了出去。

  “嫂子……”看到周筱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流泪不止的样子,米小粒不知如何相劝才好。

  “小粒……你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周筱没有睁开眼睛,头向另一侧歪着,哽咽的对米小粒说道。

  “好吧!那您有事就叫我……”米小粒点了点头,却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

  “萧四……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许医生截住了一脸异色的萧再丞。

  萧再丞:“……”

  并不说话,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神也有些发散。

  “你是刚从小嫂子的病房出来吧?你现在状态不好,走,到我的宿舍去!”

  许医生说完,拉着萧再丞就走。

  萧再丞也没有挣扎,跟着许医生木然的向外走去。

  “要喝点儿什么?”坐下来后,许医生问萧再丞。

  说是宿舍,许医生毕竟是常务副院长,所以医院给的待遇非常的好。

  这是一套地处医院家属区的一套四室两厅的大房子,许医生在加班或是有时不想回家时就住在这边。

  屋内的设施齐备,装修设计简洁大方,住起来非常的舒服。

  “给我来杯洋酒。”过了好一会儿,萧再丞说道。

  “想要喝酒?好吧!”许医生点了点头,倒了两杯洋酒过来。

  萧再丞没有说话,接过酒杯,一饮而下。

  “把酒瓶拿过来!”喝下一杯酒后,萧再丞对许医生说道。

  “你最近的胃不太好,要少喝些啊!”许医生劝道。

  “没事,你拿过来吧!”萧再丞沉声道。

  “说吧!到底又怎么了?”看到萧再丞又将第二杯酒喝掉后,许医生问道。

  “小小……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是彻底伤到她了……她……

  我不知道我当初怎么就那么混蛋,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伤的小小已经……心都已经死了。”

  萧再丞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不堪。

  “在那种情况下,有些话,肯定是不经考虑就会冲口而出的。

  她现在是还没缓过这个劲儿来,心里还没过去这道坎儿,等再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多了。

  你不要着急,要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才行。”

  许医生劝萧再丞道。

  “现在已经不是时间的问题,小小她……是彻底的不会原谅我了!

  她说……要和我离婚。”

  说到离婚二字,萧再丞就感觉心像是被剜下来一般的疼痛。

  “什么……离婚?

  小嫂子她……竟然这么决绝!

  看来事情真的不好弄了呀!”

  听到这个消息,许医生也感觉到很意外。枉是自称在女人面前一直都非常有办法的他,一时都没了主意。

  “看,连你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吧!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挽回小小的心,她的态度表现的非常的坚决,我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小小的脾气我知道,她是个说话极为注重别人感受的人,从不轻易说伤害人的话,如果不是她心里面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是决不会轻易的说出‘离婚’这两个字来的。

  我已经没希望了……真的没希望了……”

  萧再丞连续的往嘴里灌着烈性的洋酒,因为酒意快速上涌的关系,平时一向情感不外露的他,这一刻,尤其是在许医生的面前,全部的涌现出来。

  “这还真是麻烦了!

  得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要想个什么办法才好呢……

  你少喝点儿!这酒太烈,喝多了你的胃受不了!”

  许医生看萧再丞像灌水一般的往嘴里倒着酒,抬头立即去阻止。

  “我没事,大不了就像小小一样,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样的话,就不用去想小小要离开我的问题。

  也就更不用再忍受失眠的痛苦……”

  说着,萧再丞又将一杯酒喝了下去。

  “咦……我好像有主意了!

  对……我有主意了!

  萧四……萧四……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可以帮你追回小嫂子!”

  “啊?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许重楼,你说的是真的吗?”萧再丞虽已有些醉意朦胧,但在听到许医生的话后,却立即放下手中的杯子,攥着许医生的手臂,一脸惊喜的问道。

  正在这时,许医生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什么,萧夫人发起烧来了?我马上就到!”听到电话里护士焦急的汇报,许医生立即从沙发上弹立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在说小小,是小小有什么问题了吗?”萧再丞的酒意猛的全消,也弹簧一般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小嫂子突然高烧不止,我们立即赶过去看看。”许医生说着话,已经迈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萧再丞几个箭步就跟了上去,并越过许医生,先一步冲出门外。

  “小小……小小你怎么样?”出了门后,萧再丞几乎是飞速的拖着许医生奔到了周筱的病房。

  看到周筱满头是汗、一脸痛苦的躺在那里的情景,萧再丞的心疼的难以承受,握住周筱的手,焦急的喊着。

  “在您走了以后,小嫂子的表情就不对,她让我和护士两个人都出来,说要一个人静一静。

  过了两个多小时后,我们不放心,就进来想看一看。

  谁知小嫂子就已经烧成了这个样子。

  都怨我,是我没照顾好小嫂子。”

  米小粒手里拿着一块温热的毛巾,站在那里自责不已。

  “已经烧到了四十度!

  小嫂子本来就恢复的慢,这个时候发烧,对她的恢复会更加的不利。

  您就是站在边上看着也没有用,这样的发烧,是和小嫂子的心情有直接的关系。

  我现在立即给她打一针。麻烦您和护士两个人帮忙给小嫂子换一下衣服,再用温水擦擦身子,这样她会舒服一些。”

  许医生说着,已经到外面快速的兑了针药剂进来,给周筱打了下去。

  而这个过程中,周筱已经毫无知觉。

  萧再丞紧紧的将周筱搂在怀里,接过护士手中的毛巾,不停的给周筱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军长,我来吧!”米小粒想要接过萧再丞手中的毛巾。

  “不用,你们先都出去吧!我一个人来。”萧再丞头也没抬的说道。

  “我们都出去吧!”许医生对米小粒和那个吓的全身一直哆嗦着的护士说道。

  “好吧!”米小粒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许医生走了出去。

  萧再丞像对待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又像对待一件无价的艺术品一般,轻轻的给周筱擦拭着全身。

  不过,当看到周筱那瘦的一根根凸显的肋骨和高翘的锁骨时,萧再丞鼻头一酸,心痛的更加的无法形容。

  原来的周筱虽是显得有些偏瘦,但也是纤合有度,令萧再丞见了往往都是欲罢不能。

  但再看现在的周筱,萧再丞不知过去的那半年多,她是怎么折磨的自己,或是怎么经受过来的那些痛苦的煎熬,以至成了现在这副皮包骨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满是椎心刺骨般的疼痛。

  在这轻轻擦拭的过程中,让萧再丞又想起了在自己那次去外地之前,因着周筱隐瞒自己陈双杰到都华去找她,而自己与她闹矛盾的事。

  那次,自己就曾因为缺乏对她的信任,言辞激烈的伤害到了她。那次的伤害,就曾让周筱大病了一场,并瘦下去了一大圈儿。

  而这一次……又是因着自己的伤害,更为严重的是,竟然差点儿要了周筱的命。

  想到这些的时候,萧再丞恨不得立即杀了自己。

  曾经那么全心全意,并不惜一切的代价追到手里的人儿,在好不容易拥有后,又曾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她一世幸福的人儿……

  却在跟了自己的这些年里,受了多次的委屈不说,而最终给予伤害最深的那个却是自己。

  直到看到周筱所留给周天的那封遗书之前,萧再丞想起当日他看到的周筱与陈双杰的那一幕心里还会介意。

  却是在看了那封遗书后,萧再丞突然觉得,即便周筱已被陈双杰沾污,但自己却是已配不上周筱。

  因为,自己的灵魂与周筱比起来,早已是污秽不堪。

  这个时候的萧再丞,好像已经不再奢望周筱的原谅,只要能让他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健康、幸福、平安,好像就已足矣。

  打完针、擦了一遍身子后,周筱渐渐安稳下来,之前一双紧锁的眉头,也渐渐的松开了许多。

  “许重楼,小小这么烧,还会不会引起其他严重的后果?”萧再丞一脸凝重的问许医生道。

  “再观察一下吧!现在一切都不好说,小嫂子恢复的太慢了!

  今天她又和你说了这件事……估计后期的恢复会更慢。

  让我家老爷子给好好的调理着,慢慢来吧!”

  许医生也很是无奈,他虽心理学学的也很是不错,但是对于现在的周筱,也是有些力不从心。毕竟,周筱的心结实在是太大、也太难解了。

  萧再丞:“……”

  听了许医生的话,表情更加的黯然,不再说话,只是呆呆的盯着昏睡的周筱。

  “您去休息吧!小嫂子这一觉估计得睡到明天上午去了,反正萧四也是不可能走的,就让他守着吧!”许医生对面上还存有歉意的米小粒说道。

  “那好吧!军长,有事您就叫我吧!”米小粒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和萧再丞说了一声后,去了另一个房间。

  “萧四,小嫂子夜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你这段熬的也够狠了,没什么事也睡会儿吧!”许医生拍了拍萧再丞的肩膀说道。

  “你走吧!”萧再丞连头都没回,一直把眼睛放在周筱的身上,对许医生轻声的说了一句。

  许医生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两个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病房内又剩下无知无觉的周筱,和坐在那里发着呆的萧再丞两个人。

  望着眼前这段时日来脸色一直苍白如纸,而现在因着发烧的原因,而通红成一片的小人儿,萧再丞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的睡意。

  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周筱之前和他所说的那个要求离婚的话题。

  而这,却也使萧再丞直至现在,全身还如坠冰窟一般,感觉连五脏六腑都被冻结成一团。

  再想一想周筱在这之前和他所说的那些话,心中并无半分的怨言。

  在寻找周筱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萧再丞也曾无数次的回想自己曾说过周筱的那些刻薄无情的话。

  那些毫不留情的恶言恶语,确确实实是一种最为有力的伤人利器,而且,又是被周筱一直全心全意爱着的自己所伤……

  越是想到这些,萧再丞对于与周筱的未来,就越是失了信心。

  虽然他心里知道,自己的生命只要存在一天,就永远不会放弃。但是,周筱的心,确是已被自己伤了个彻彻底底,再让她接受自己,实在是太难太难。

  ……

  “萧……你……昨晚一直在这儿吗?”早晨才七点多一点儿,刘玉凤推门进来的时候,见萧再丞正握着周筱的手,坐在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