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已经在审
  算起来已经快有一年没回过老家,站在院子中,周筱闭上眼睛,有些贪婪的深呼吸了好几大口。

  曾几何时,她一度以为这一生再也回不到这个让她最感安宁和温馨的小院儿,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亲人……

  没想到上天不知是再次的倦顾还是要惩罚于她,又让她继续留在这个世上。

  “小小,先回屋去吧!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你得去休息会儿了!”周海正过来揽住女儿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嗯!”周筱点了下头,慢慢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自己的床上,闻着那最为清新的阳光的气息,万千滋味,突的又涌了出来。

  将脸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泪意顷刻翻滚而来。

  “唉!”周海正又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满心的酸楚,心疼不已的默默的看了自己的女儿好一会儿,转身,轻轻的走了出去,并随手将门给带上。

  他知道,周筱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尽情的发泄一下她内心压抑已久的委屈与怨愤。

  周海正站在院子里,四处看了一眼。

  毕竟还小,三个小家伙儿终于到了期盼已久的外公家,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不快,立即如出了笼的小鸟一般,欢呼着房前屋后的到外的跑着。

  正是葡萄熟透的季节,三个小家伙儿跑完一圈儿后,萧沛和小沐爬到在葡萄架下的台子上,给扬着头一脸期盼的小夭夭去摘葡萄。

  “小沛、小沐,你们先等一下,外公先帮你们看看树上有没有大青虫,不然再吓到你们。”

  周海正说着,就快步走了过来。

  “外公,我们才不怕什么大青虫呢!”小沐咧着小嘴儿高喊道。

  “就是,大青虫算什么。只有妈妈那样胆小的女生才会怕小小的虫子,我们是男人,怎么可能会怕它!”萧沛也是一脸自得。

  “是啊!别看你妈妈学过些武术,其实胆子小的很呢!最怕这些虫子、老鼠、青蛙一类的东西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周海正的目光有些飘远,他好像又看到了周筱小的时候,被身上从葡萄树上落下来的青虫吓的哇哇大哭的样子。

  当时周海正特别心疼的立即抱起了女儿,一边轻哄、一边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还给了周天一顿的冷脸,怪他没有照顾好妹妹。

  却转瞬间,已经十几近二十年的光阴不经意便滑了过去。

  如果可以,这一刻的周海正,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回去,至少这样可以让女儿不必经受这令人无法承受的沉重的打击与痛苦。

  “我去给妈妈送些葡萄吃……”萧沛端着一盘安姨帮忙洗干净的葡萄,要进屋给周筱送去。

  “妈妈累了,现在正在睡着,乖外孙,你们先吃吧!等妈妈睡醒了以后再让她吃。”周海正忙拦住了要往周筱的房间跑去的三个孩子。

  “饭已经快好了,把小小叫起来吧!让她清醒一会儿,不然一会儿没食欲。”刘玉凤从厨房里走出来,对周海正说道。

  刘玉凤以为周筱是累了,正在房内休息。

  “小小她……我先进去看看!”周海正说了半截的话,没有再说下去。转身,往周筱的房间走去。

  多年夫妻间的默契,刘玉凤瞬间就已明白了周海正话里的意思,立即便红了眼眶。

  不过,却没有跟着周海正一起进去,因为她知道,周海正的话,对于周筱才最有效。

  “小小……”见周筱仍是维持着那个动作,脸还埋在被子里,周海正走上前,坐到床边,将手搭在周筱的后背上,轻轻的叫了一声。

  周筱:“……”

  没有回应,后背却是越发的颤抖起来。

  “小竹子……爸爸希望你……发泄过后,就要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你从小就是个能看淡很多事的孩子,心境也比大多数人平和得多。

  虽然爸爸知道……这件事和别的事不同,它对你的打击非常的大。但是,不要忘了,你还不满二十三岁,你的人长还有太长的一段路要走。

  你还有爸爸、妈妈、哥哥,还有三个孩子……

  为了这些人,你也得尽量让自己活的更好些吧!”

  周海正缓缓的说道。

  “爸爸……呜呜呜……爸爸……”周筱突然从床上起身,扑到周海正的怀里,放声痛哭。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我的小竹子受委屈了!

  哭吧!把心里的不痛快今天一次性的全哭完,以后,我们就快快乐乐的,啊!”

  周海正抱着周筱,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快要正午的时候,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斜射进来,照在周海正花白的头发上,不经意见,刺到了周筱的眼。

  于是,周筱的泪,流的更加的汹涌起来。

  但此时,却是半年多来,让她心里最觉安定和有温度的时刻。

  周筱知道,她再次回到了永远独属于她的避风港……

  “小小呢?”饭已经做好了好半天,终于等到周海正走了出来,看到眼睛有些发红的丈夫,刘玉凤扭过头去,问话的声音带着哽咽。

  “她睡着了,先让她睡一会儿吧!等醒了后再让她吃,我们先吃吧!”周海正沉闷的说道。

  ……

  周筱回来的事,毕大叔一家到了快晚上的时候才知道,他们从周海正等人的口中,只以为周筱因为生了病,因为想家,所以回来养养病。

  一大家子人得了消息后,都过来看周筱。

  见周筱那虚弱的样子,毕大婶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不过也没有待的太久,都怕影响到周筱的休息,说了一会儿话儿后就都告了辞。

  走之前几个栓子倒是和萧沛、小沐他们约好,明天过来找他们一起玩儿。

  用不了几日也快到了周海正开学的时间,周筱索性就让三个孩子和一众栓子多玩儿玩儿。至于他们念书的事,周筱也没有做好决定,想等萧老爷子他们来了后再做商量。

  生活好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平静,回到永兴村已经有快一个星期的时间。

  周筱的心境,好似慢慢的平静了一些。

  她会在每日太阳好的时候,半靠在葡萄架下的台子上,身下垫着厚厚的一屋垫子,看着小沛他们和那一众的栓子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又笑又叫。

  孩子们跑够了,就会围过来,像一群小猴子般,纷纷爬到台子上来,争抢着和周筱讲着他们眼中的一些新鲜事。然后再高兴的吃着周筱分给他们的糖果和零食。

  孩子们有时也会央求着周海正陪着他们去河边捞鱼,在周筱觉得自己的体力还可以的时候,也会坐上大栓子所赶的毛驴车,和他们一起去河边走一走。

  为了不累到周筱,晚上三个孩子还是跟着周海正他们睡在大火炕上。

  尽管如此,大多数的夜里,周筱还是要与失眠做那困苦的斗争。

  而此时身在帝都城的萧家,生活过的却远没那么平静。

  “爸,那个赵家的私生子,叫赵瑞的,已经弄回来,现在被小四给控制起来了。”

  这天下午,萧再阁对萧老爷子汇报道。

  “终于把他抓回来了!

  问出些什么情况没有,整个的事件,真的是他一个人操控的?”

  萧老爷子阴沉着脸色,厉声问道。

  “小四在审,目前还没有接到太多的消息,不过……好像和白家以及白英有些关系。”萧再阁看了看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回道。

  “真的和白英有关系?

  我之前还往白英的身上想过,不过一想这件事计划的这么周密,白英应该没这个脑子,没想到,还真就是她。

  要真是白英的话……那小四和小小两个人……

  把小小害成这样,可以说间接是因为小四的关系,而后来小四又对小小是那样的态度……小小心理上肯定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而小四就更不用说,我担心,小四会受不了这样的愧疚,再出点儿什么事……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

  以我对小四的了解,他估计会愧疚到连请求小小原谅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怎么办……怎么办呀!”

  萧老太太越说越怕,已经急的红了眼眶。

  “造孽……真是造孽呀!

  白家……白家……

  这回,可不要怪我萧家无情无义了!”

  萧老爷子的目光已由刚刚的无奈瞬间转化成了狠戾。

  “先想想现在该怎么办呀!小小和小四该怎么办呀……”萧老太太急的已感觉阵阵的血气上涌。

  “妈,您别着急,我已经提前劝过小四。

  军子和萧端都在那边,有他们在,也会劝着小四。

  我再去给他打个电话,不行的话,我也过去看看。”

  萧再阁忙安慰萧老太太道。

  ……

  在一处四周没有窗户的几近于密闭的窄小密室里,有一道超强的光束,正打到被锁在一个椅子上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脸上。

  迫使他无法睁开眼睛,只能将眼睛用力的眯着。

  而在这个男人的正对面,萧再丞、萧军、萧端,还有金龙及黑蛇,正笔直的站在那里。

  “说说吧!怎么有胆子把手伸到了我们家人的身上,嗯?”萧端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我……我……我说了你们是抓错人了,我和你们家无怨无仇的,怎么敢……敢打你们家人的主意。”叫赵瑞的男人说话的声音直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