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她有权知道
  一时间,这个突如其来的事件,成为了全帝都城人都在热议的话题。

  而在白家人被抓起来的同时,帝都城的好多人也在观望,他们知道白家与萧家微妙的关系,都想看看萧家是个什么态度。

  但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萧家有什么举动。

  又过了两天,在一次商务会议结束时,一位记者采访了萧家成员——时任商务部长的萧再臣,婉转的请他谈一谈对于白家所发生的一切的看法。

  萧再臣直接表达的意思就是——

  不要说白家与萧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有关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白家如果清白,法律自然会还他们一个公道;如果真的有错,同样也会受到应有的处罚……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就已全部明白,萧家是绝对不会给白家说上任何一句话或是给予任何的帮助的。

  更有圈儿内一些比较聪明的人,已经想了更多——

  白家这次的事,是否是萧家的手笔呢……

  当然,猜测也仅仅是猜测,白家从此将从帝都城的舞台彻底的消失倒是真的。

  能猜的透这些的人,当然也都是些明白人,也都知道言多必失,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分的相当清楚。所以,也只是回到家后关起门来议论议论,在外面,却是决口不会提萧家一个字的。

  所提的,基本也都是白家这些年来所做的一些恶事而已。

  在没有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在的这个周末,萧家老大萧再卿与陈一宁夫妇仍是赶回了老宅。

  萧家的全体成员又都聚在了一起。

  “小四,这件事是谁也想不到的,你就是自责死也于事无补。当然最重要的事就是把那个白英找出来,还有那个陈双杰也弄回来。

  等把这些人处理完,你就专心的去找小小,和她好好的认个错。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萧再卿对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萧再丞道。

  “这种事需要一个疗伤的过程,小四你也不要急,慢慢来啊!”陈一宁也在一旁安慰道。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白英究竟躲到了哪里。一天不找到她,就让人心里一天的不痛快。”萧再臣说道。

  “我们查到她去了法国的航班记录,但在法国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她。

  有人说曾在白家出事的前两天,见到她从白家出来。

  但查到现在,却是还没有什么线索。”

  萧再阁说出自己调查的结果。

  “白家全家出事,她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才对。按说她怎么也应该出现,为她的家人争取一下才对,怎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呢!”

  陈一宁不可理解的说道。

  “就她?哼!那个女人,对自己亲生的骨肉都能那么绝情绝意,您还指望她能想着她的家人?

  估计是听到风声,早就自己一个人先跑路了!”

  王英楠不屑的嗤道。

  “二嫂分析的没错,这个女人,肯定是躲了起来,她认识那么多三教九流的人,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再说如果真要是躲到国外去,我们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是不好找到她。”

  萧再阁在一旁说道。

  “凡是在国内和她有过瓜葛的男人,我都让人去查过,并没有发现那个白英最近有找过他们。”萧军说。

  “那估计就真的是跑到国外去了!”萧兵分析道。

  “不管怎么说,必须要继续查找下去,直到找到这个人为止。

  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闹出个幺蛾子来,有天天做贼的,哪有天天防贼的道理。

  还有那个叫陈双杰的,老三,什么时候能把他给弄回来?”

  萧再卿严肃的问道。

  “小四已经在走一些相关的程序,估计两三个月内应该差不多吧!”萧再阁看了一眼萧再丞说道。

  “小四,这次对白家,你打算做到哪一步?”萧再卿又问萧再丞。

  “让他们都活着……活到想死都死不了!

  他们加诸于小小身上的痛苦,我要让他们以十倍、百倍的来偿还。”

  萧再丞的声音,冰得令人刺骨。

  “肯定是要让这些人尝遍他们以前不曾尝过的各种滋味儿……”萧军也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

  萧家人散去后,萧再阁敲开了萧再丞书房的门。

  “小四,你真的决定将白家的事告诉小小吗?

  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小小,那你们之前的关系,有可能会变的更糟。”

  萧再阁一脸严肃的问萧再丞道。

  “决定了!早晚都是要说的。

  我问过妈了,妈说小小这段时间恢复的还不错,我去时,再带上许重楼……

  我觉得……这件事她有权知道。”

  萧再丞语气低沉的回答道。

  “可是……你不觉得现在告诉她有些早吗?”萧再阁有些担心的说道。

  “自从小小失踪后,我一直在反省我自己,我才知道,以前和小小在一起时,她对我有多么的包容。

  而我……有太多做的不好和对不住她的地方。

  她不止一次的和我说过,说我们是夫妻,让我心里有什么事,应该和她讲,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

  而我……其实很多时都是把她当作一个孩子,甚至是近似小夭夭一般的女儿来看待。

  还有一点,也是最最致命的一点,我完全的把她作为了一种个人的私有物。

  也可能是我不自信的原因,我担心会失去。不妨和你说,其实在第一次见到小小时,就是小小入读都华的第一年那个开学典礼上,我就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那时她才多大呀……才十一岁!

  到第二次见到她时,那是在医院的一个过道里。

  那年她十四岁……

  时隔三年,小小已经完全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的样子,而我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来。

  那时,我心里就已经有了想法。

  我派人调查到了她的全部资料,看过那些资料后,我就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那时小小还小,正准备出国。

  我想,我等着她,等着她长大。我当时心里就想,这样优秀的女孩子,只有我能保护得了她。

  而赵一良的出现,却是让我把这个等待的时间给大大的缩短了几年。

  为了得到她,在赵一良他们迫害小小身边所有亲人的时候我没有立即出手,因为我知道,小小当时不能接受我、接受我们这样的家庭。

  所以,我不出手,就等于是在逼着她放弃抗拒,心甘情愿的来到我的身边。

  你不知道,当看到小小从机场的出口走出来的瞬间,我心里是有多么的雀跃和激动。

  看到她微微隆起来的肚子,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孩子,是一个可以把我和小小紧紧的系在一起一生的纽带。

  我当时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有可能这是么多年来,过度的兴奋让我忘记了去思考,所以,才会有了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

  我也一直在问自己,真的是因为自己太在乎小小了,才会弄成这个局面的吗?

  其实不是的……”

  面对着四兄弟里,与自己最谈的来的哥哥,萧再丞终于敞开了心扉。

  “小小那个孩子,这个家里,可能除了你以外,就是我最了解她了。

  那真的是一个极招人疼的孩子,连我第一眼见到她,心里第一时间生出来的想法就是——如果这是我的女儿该有多好啊!

  呵呵……

  那是一个我所见过的最为蕙质兰心的女孩子,多才多艺、低调内敛,毫不张扬。

  其实当我在老宅突然见到她的时候,心里震惊的几乎都无法形容,那时觉得这缘份真的是妙不可言的东西。

  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小姑娘竟然成了我的弟妹。

  那时她虽然对你还是完全的抗拒,但却是能看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当时对你已经心生了爱意。

  后来到了你们结婚以后,我就更能看的出来,小小对你的感情并不亚于你对她的。

  小小本身就是极重情重义的孩子,一旦对你产生了感情,那就是全部,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她……像她留下的那封遗书内所说的那么决绝。她说她来世宁愿做一颗小草,也不愿再转世为人的话。

  这是多么深的感情,被受到重创后才会生出的绝望的想法呀!

  之所以说这么多,其实总结起来讲,小小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可以就这样的断了的。

  你只要坚持努力,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和你重归旧好的。

  至于与陈双杰所发生的那件事,也是留在她心里最大的创伤,这一点,应该由你替她来抚平。

  只有你内心不再有任何的芥蒂,你才能将她给抚慰好。

  所以,这事就看你的表现了。”

  谈起周筱,萧再阁动情的说道。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更觉得没脸面对她。

  因为这件事,我曾不止一次的伤过她。

  之前她那次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外去,就是因为我介意她没有告诉我陈双杰去找她的事,所以才对她说了很重的话。

  而这一次对她所说的话,更是狠到毫无人性……”

  萧再丞说到这里,再次恨不得宰了自己,心里绞痛的几乎有些说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