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四十三章 我是不会离婚的
  萧再阁上前,轻轻的拍了拍萧再丞的肩膀:

  “其实小小心里完全知道你对她的感情,她舍不得你的。”

  “不,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即便我们都知道彼此的感情,可是我前后两次,一次比一次重的伤害了她,她心里根本就没办法再接受我。

  而且她还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夫妻间最重要的是彼此信任。

  在发生了那件事的时候,她那么求我,让我给她解释的机会,而我那会儿连看她一眼都不想看。

  在她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我不但没有安慰她、照顾她,相反却把她远远的推开。

  我还记得,在她失踪前我们最后一次通电话的时候,她恳求我不要把孩子们送走,她只求和孩子们在一起。

  而我回答她的却是……她所做的一切,已经失了做妈妈的资格。

  她后来绝望的说道……说——

  ‘看来,我们的相遇注定是个错误了!’

  她当时甚至对我说,求我把孩子还给她,孩子是她能活下去的唯一的寄托,并请求我放过她一命……

  但是我……却表现的那么绝情。

  是我,最后差点逼死她的是我!

  一个差点儿连她命都要逼死的人,让她怎么能再接受。

  爱也是有限度的,小小的脾气我了解,她是很善良、很宽容,但是她也有一定的底线,而我所做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底线。

  所以,我知道,我是没什么希望了!

  但好在,她终于被救醒过来,不管以什么样的一种方式,我还能看到她,还可以默默的守护着她。

  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当时小小是被救了过来,如果救不过来……三哥,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我会陪着她一起走,不管是跟到地狱还是天堂,我都会请求她的原谅,即便她不原谅,我也会为我所做的一切去赎罪。

  这些日子以来我想了又想,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我都会努力的去争取得到小小的原谅。

  如果实在不能,我会尊重她的选择,即便她以后会喜欢上别人,开始另一段生活,我也会在一旁默默的守护着她……一辈子。”

  说到这里,萧再丞的声音透着哽咽与苦涩。

  “小四……你……唉!”听了这些,萧再阁不知要如何劝说才好,最后只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兄弟俩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小小的老家,决定后告诉我一声,我安排一下,和你一起走一趟吧!

  我担心,你把白家的事告诉小小后,她会接受不了。

  我到时劝一劝她,也许会能好一些。”

  沉默了一会儿,萧再阁又道。

  “嗯!”过了一会儿,萧再丞暗哑的应了一声。

  ……

  萧再丞选择了一个周六的上午,由萧再阁和许医生陪同,一起到了永兴村。

  也如萧老爷子他们来的时候一样,没有提前打过电话,就连萧老爷子他们都没有告诉。

  所以,当一行人走进院子里的时候,连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都愣了一下。

  此时周筱正半靠在窗下的躺椅上,微眯着眼,和萧老爷子他们一起,看着萧沛和小沐他们和一众栓子玩儿在一起。

  当那特殊的感觉袭来的时候,萧再丞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近前。

  周筱猛的睁了一下眼,却立即又将头扭到了另一侧。

  “小小,最近恢复的怎么样?”萧再阁走上前来,微笑着和周筱打着招呼。

  “挺好的,三哥您来了!”看到萧再阁,周筱总会有种莫名温暖的感觉。慢慢的站起身来,轻轻的笑了笑。

  “小嫂子,我也来啦!

  看来我是不太受欢迎啊!这么大的一个大帅哥晃过来,您都没看见。”

  许医生一见到周筱,就调侃道。

  “就是因为光体太强了,晃的我的眼睛睁不开,所以才没看清的。”周筱难得的也和许医生开了句玩笑。

  不管她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这条命也好,但毕竟是许医生当初用他的血救了自己。这一点,周筱觉得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恩情。

  “一听您说这话,不用检查,我就可以准确的判断出,您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了!”许医生继续轻松的调侃道。

  “许神医的医术现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周筱接道。

  “你们过来了,怎么也是没提前说一声,快都请屋里坐。”周海正从后园出来,看到站在院子中的萧再丞等人,感到很是意外。

  不过,眼神也只是轻轻的在萧再丞身上瞟了一眼后,就刮了过去。

  对于萧再阁和许医生,倒是非常的热情。

  不止是周筱,如今周家的所有人,对于许医生都是一种特殊的感激之情。

  刘玉凤闻讯也从商店回到后院儿来,更加热情的招呼着萧再阁和许医生。

  对于萧再丞倒不像周海正那般,轻轻的说了声:“你来了!”

  自进来后,萧再丞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周筱的身上。

  十几天未见,周筱的气色比离开帝都那会儿要稍稍的好上了一些,但一看还是一脸不健康的苍白色。

  周筱的目光始终没有在萧再丞身上停留过,其实若不是有这么多的人在场,尤其碍于萧家两老与萧再阁的面子,周筱是多么想让萧再丞马上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没有人知道,有这个人在近前,周筱的心里是何种难捱的痛苦。

  ……

  丰盛的午饭被摆上桌后,刘玉凤招呼着大家都坐到桌前。

  如果可以,周海正是连门都不想让萧再丞进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会让自己的女儿加剧内心的痛苦。

  没办法的是,同样的碍于其他人在场,只得以无视来对待萧再丞。

  但在刘玉凤的心里,至今还是把萧再丞当作自家的女婿来看待的,虽然心里的怨气是有的,但见萧再丞对于周筱的态度是那么的认真与坚持,就已令她心中的闷气出了不少。

  在这个传统女人的心里,周筱毕竟与萧再丞是多年的夫妻,又有了孩子,自然是不能轻易的分开的。

  所以,一顿饭下来,刘玉凤对待萧再丞虽不像以往那般的热情,倒也一直默默的关照着他。

  饭后,还单独的给萧再丞找了一个房间去休息。

  为了能让周筱中午休息一会儿,直到确定周筱已经醒来后,萧再丞敲响了周筱的房门。

  并在她还没有应声的时候,就推门自行走进了屋内。

  “你来干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们没必要再见面。”看到萧再丞进来,周筱冷声的说道。

  其实她已经醒来了有一会儿,就是不想出去看到萧再丞,所以才一直靠在床上没有动。

  “小小,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萧再丞艰难的开口道。

  “是告诉我离婚的手续已经办好了吗?如是不是这件事的话,别的没什么是我想知道的。”周筱面色冰冷,语调生硬。

  “小小……我……是不会离婚的!”萧再丞紧紧看着周筱说道。

  “那又能怎样,有意义吗?”周筱一脸不屑道。

  “小小,我真的有件事要和你说。

  我……我是觉得,你有权知道这件事。尽管从我内心来说……更希望你一辈子不会知道这件事才好。

  可是……”

  还没开始说,萧再丞已被周筱所提的“离婚”二字又惊得胆颤心惊。

  他现在开始犹豫,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件事。

  “说吧!”周筱又冷冷清清的说道。

  以她对萧再丞的了解,既然萧再丞表现的这么艰难,可见这件事一定是非常重要,或者是对自己来说,极难接受的一件事。

  面上虽表现的平静无波,其实内心已经开始逐渐的揪紧。

  “那个……害你的主谋,是……是……”萧再丞只觉得话哽在嗓子眼儿里,实在是无法启齿。

  “你说的……不会是……

  是白英?”

  萧再丞的表情,令聪明的周筱一下就猜到了答案。

  “……是!”萧再丞羞愧的看着周筱,终于点了一下头。

  “真的是白……白……”周筱眼前一黑,就往后倒了下去。

  “小小……小小……

  许重楼……许重楼……快点儿进来!”

  萧再丞第一时间一把抱住了周筱,朝着门外大喊着许医生。

  而许医生以及身后跟着的周海正等人,已经在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

  “小小怎么了……我女儿怎么了?

  萧再丞,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小小……小小……”

  周海正喊着周筱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儿。

  “许重楼,你快来看看……”萧再丞并没有顾上周海正对于自己的质问,忙给许医生让开位置。

  ……

  “没什么大事,只是因为身体本就虚弱,一时受了刺激承受不住,所以才昏迷了过去,

  没事的,我给小嫂子扎上几针,马上就会醒过来的。”

  许医生说完,从药箱里找出银针盒打开,拿出银针,给周筱分别在几个穴位上扎了下去。

  “小小……小小你感觉怎么样?”刘玉凤哭着问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的周筱。

  “小小,你怎么样?”围着的众人一脸紧张的纷纷的问着周筱。

  而周筱,只是缓慢的移动了一下视线,将目光最终停留在了萧再丞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