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已经猜到是我了
  第二天是个周一,周筱也坐到了早餐桌上。

  事隔一天,周筱让人可以明显的发现,又瘦了一圈儿下去。之前好不容易养过来的一点点的气色,又回到了刚出院那会儿的样子。

  “小小……呃……吃饭吧!”见到周筱那副苍白病弱的样子,刘玉凤刚要张嘴惊呼出来,在接到周海正传递过来的眼神后,立即紧紧的闭了嘴。

  只是,在低头往口中塞包子的瞬间,眼泪同时滚落在自己的粥碗里。

  于是,这顿早餐,又是出奇的安静。

  早饭过后,周海正领着三个孩子去上学。

  周筱在院子里慢慢的走了一圈儿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叩叩……”轻轻的叩门声响起。

  周筱立即就已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于是轻轻的开口:“三哥,您进来吧!”

  “小小的确是个冰莹剔透的女孩子,已经猜到是我了!”萧再阁儒雅的走进来,微笑着说道。

  “三哥,您永远都不忘对我的夸赞。请坐吧!”周筱也轻轻的笑了笑,指着对面的椅子,请萧再阁坐下来。

  “因为你是个比三哥夸赞的还要优秀上十倍、百倍的女孩子,所以,三哥没有恭维你。

  那是不是连三哥要和你说什么你大概的都已经猜到了?”

  萧再阁说话,永远都让周筱感觉是那么的舒服与窝心,如清风佛面。

  “是!”周筱毫不转弯,点了点头道。

  “那今天我就不以一个兄长的身份,而以一个……蓝颜的身份,我们来聊聊,好吗?”萧再阁第一次和周筱把话说的这么透明与直接。

  “三哥……”周筱惊的微张了嘴巴。

  她一直以为,她心底将萧再阁视为蓝颜知己是自己单方面的想法,没想到,萧再阁竟也是这么来看自己的。

  所以,那刹那间的惊诧,令她暂忘了之前心底那满溢的痛楚。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来当小四的说客的。

  作为一个朋友、知己,我是希望你能尽快的从这团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开始快快乐乐的生活。

  当然,这些话说起来轻巧,做起来实在是有些难度。

  尤其是你和小四在感情那么深的情况下发生了意外,这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我现在说这些,不知你……能不能接受得了!”

  萧再阁说到这里,话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周筱。

  “您说吧!现在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是接受不了的呢!

  呵呵……况且,我知道您是为了安慰我、开解我,我很愿意和您聊聊。”

  的确如此,周筱心里的那份压抑,只想积在心里,不想和任何人说起。

  虽然周海正是令她最能敞开心胸的那个人,但是,每当看到他那一头花发,及自己出事以来他那一直不太好的气色,到了嗓子眼儿的话,几次都被周筱咽了下去。

  她不想让父亲再因为自己,而雪上加霜。

  “其实说真的,你这样一说,倒是让我不知从何谈起了。

  我知道,有些伤,不是靠别人的安抚就能治愈得了的,而是得完全靠自己,再通过一个漫长的过程才能慢慢的结疤。

  人生,可能就是有这么多令人难以把控的无奈。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活着,比死更痛苦。

  可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有个作家说:人无法选择生,所以也无法选择死,活着是一种义务。

  这句话说的真的是一点都没错,我们活着时,大部分的时间里会觉得痛若,可是一旦我们身边的人离开,又会难以的承受。

  你看,人就是这么的矛盾。”

  萧再阁微笑着说道。

  “难道三哥也会有自己把控不了的事?

  三哥也会有觉得活的很痛苦的时候?”

  萧再阁的话,再次的令周筱感到意外。因为在她眼中,没有什么是萧再阁不能把控的事,更加没有什么是他所做不到的事。

  “当然会有,怎么可能会没有,也许比你觉得痛苦的事还要多呢!”萧再阁再次的笑道。

  “不会吧!在我心目中,一直觉得您这样一个风光霁月的男人,似乎已经快要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

  世间的一切,好像都不能伤到您的分毫。而您也不屑于这世间一切俗气的东西。

  就像……就像……怎么说呢!对,您就像生活在云端的人。

  当然,我说的不是您高高在上的那个云端,而是超脱了普通人界线的那个云端。”

  周筱轻轻的说道。

  “傻丫头,世间哪有这样的人存在啊!

  即便是那些得道的高僧,每日都需三餐饱腹,再俗气一点说也得五谷轮回呀!更何况,又是我这么个大大的凡人呢!”

  萧现阁听了周筱的话,脸上的笑更是漾了起来。

  “但是,您在我心里,仍是最不凡的那一个。”周筱有些执拗的说道。

  “那小四呢?”萧再阁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啊?”周筱一愣。

  “你看,我说我不是充当说客的那一个,还是不自觉的把话转到了小四的身上来。

  那么我们就说一说小四,好不好?”

  萧再阁的谈话太有技巧,已经引着周筱不自觉的跟着他的思路在往下走。

  所以,在听到了这句话后,周筱虽没摇头,却也并没有持反对的态度。

  “我知道,小四所做的一切,对你的伤害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些伤害,对于一些没什么感情的夫妻来说,可能是不算什么。而且事情过后,还会很容易的又生活到一起。

  但是这对于你和小四你们两个人来说却是不同,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太过于深厚。

  所谓爱之深,伤之痛。

  所以我才能理解,你内心的痛苦。”

  萧再阁缓缓的说道。

  周筱没有说话,渐渐的,将头低了下去。

  萧再阁看了看周筱的反应,又继续说道:

  “本来,夫妻间的事,旁观者再自以为看的多清楚,也不能参与其中,因为,这只会越添越乱。

  不过,不管是作为你的知己也好,还是作为小四的三哥也罢,看到你们这么深爱的两个人痛苦,我心里真的替你们十分的难过。

  在这之前,我和小四曾进行过一次长谈。

  你不知道,和他谈完后,我心里就更加的沉重,这就越发促使我,有了要想和你好好谈谈的想法。

  因为我觉得……深爱而不能相守,实在是这个世间最为悲惨和痛苦的事之一。

  尤其是对于一对可以互相为对方牺牲性命的人来说。”

  萧再阁说到这里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听到萧再阁的最后一句话,周筱抬起头来,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开口道:

  “可以牺牲性命吗?

  或许是有过的吧……但是,在某一刻,想是要了我的命也是差不多的了!

  我说的不是赌气的话。是,我承认,萧再丞对于我的感情之前确是令许多人望尘所莫及。我也曾暗自为自己找到这么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所窃喜。

  可是我对于他的感情又何尝少于他对我的呢!

  但是,即便这样的相爱,却也足以致人于死的地步……

  在离开帝都在y省的那半年多的时间里,我甚至曾多次的想,我与萧再丞的相遇,真的是一个错误。

  如果生命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情愿从没遇见过他,真的。因为,伤的太过于彻底,以至于已经深入了骨髓,难以抚平了!”

  周筱看了一眼萧再阁,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已转向窗外。

  “的确是,是因为爱的太深,所以才会伤到有种大伤元气的感觉。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我与小四的谈话中,他表现的是有多么后悔和愧疚。

  如果说之前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的问题在哪里的话,但他现在真的是已经彻彻底底的悔悟。

  我不是要说让你给小四一个机会,只是觉得,这么深受彼此的两个人,要是不能在一起的话,得是多么令人心痛和惋惜的一件事情。”

  萧再阁的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

  “您不觉得这一切已经太晚了吗?

  深爱又能怎样,如果生命都已经没了,即便把爱带到坟墓里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筱的眼圈儿已经发红起来。

  “是呀!不管是爱也好,恨也罢,生命一旦终止,什么都将毫无意义……”周筱的话,似乎触动了萧再阁的某一点,他的话里,突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您……”周筱听到萧再阁的语气不对,疑惑的转过头来,直直的盯着他的脸。

  “没事,只是你的话让我想起一些往事而已。

  可是越是想起往事,好像越是让我心生了一股寒意出来。

  那天,小四的话也把我吓的心惊胆颤。

  我没想到,在你才十一岁的时候,小四就已对你起了别样的心思。我记得那一年,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年吧!

  而在你十四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了你,并决定要等你长大。

  这样好像童话故事一样的感情,没想到,竟发生在我们四兄弟中性子最为冷清的小四身上。

  也许还真就是天意,赵一良的出现,促使你早一天成为了我的弟妹。并且生下了那么可爱的小夭夭,让我们萧家三代以来,有了第一个女娃。”

  说到这里,萧再阁的脸上,浮现出了似回忆又有些羡慕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