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是你
  今天看起来依如往昔的帝都城内,实则已经暗潮涌动。

  萧家所有人这次全部聚在了周筱的小四合院儿内,此时全部围坐在堂屋中。

  因为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身体的原因,还有为了不让这些进进出出的人在大院儿内引起注意,周筱的这处小四合院儿,被当成了临时的指挥所。

  而周筱的书房就是这个临时指挥所的中心,萧再丞面色冷如冰霜的站在地中间,看着几名技术人员在操作着面前的几台特殊的通讯和监测设备。

  而这些人,时不时的会向萧再丞汇报着些什么……

  “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吗?”萧老爷子坐在堂屋的主位上,面色是从未有过的冷峻。

  “所有明暗的势力已经全部派了出去,小叔还动用了丛家的势力。”萧军答道。

  “柳柳那边查清了情况没有?”萧老爷子继续问道。

  “报告老将军,柳柳在一个月前突然请假,说她母亲生了重病。目前查到的情况是,她的母亲根本没有得病,而在柳柳请假的前一天,她的家人突然一夜之间全部的失踪。

  从柳柳的手机通话记录中查到,柳柳请假当天的早晨,有一个是以白英的身份开通的手机号码曾经给柳柳打过电话。

  柳柳请完假后回了一趟自己的老家,但回去的当天就又离开不知去了哪里。

  之后直到今早,一直没有查到她的行踪。”

  黑蛇大声汇报道。

  “难道真的是因为小四把白英的银行帐户给冻结,才致使她这样的发疯吗?”萧再臣拧眉道。

  “她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的!”萧再阁虽对白英没有过多的了解,却很笃定的说道。

  “那这么说,是另有其人搅在当中?”王英楠疑惑的说道。

  “大伯他们回来了!”

  随着萧兵的声落,萧再卿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进屋来,陈一宁紧随其后。

  “有新消息没有?”萧再卿没顾的上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打招呼,就急急的问道。

  “目前还没有。”萧军回答。

  “确定白英是主谋?”萧再卿一副不相信的口吻。

  “目前能确定的只有她一个人,还有没有其他的人,现在还没有新的线索。”萧再臣说道。

  “报告老将军,已经找到那辆早晨接走四夫人的车了,被人扔在了通往烟塔市的高速入口处。

  确认这辆车是以前曾登记在赵一良的名下,后来赵家出事后,这辆车也就没人再见过。

  并没有在车内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在书房内的人,奉萧再丞的命令,跑出来汇报新得的情报。

  “又是赵家……这事怎么透着那么大的古怪……”萧再臣说道。

  “既然所有的高速路口都在进行着拦截清查,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小小他们的踪影,就证明说小小他们没有出帝都,这样可以把搜查的范围缩小一些。

  我想他们也不会在市区内停留,最大转移的可能应该是向郊区一带。所以,重点应该是往这些方向去查才对。”

  萧再卿仔细思索了一番后,严肃的说道。

  “军长现在命人主要排查的就是郊区的方向。”萧再丞的手下回道。

  “如果真的只是白英的话,小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只是小小……”陈一宁非常揪心的说道。

  “那个女人心狠着呢!当初还不是差点儿把我们小沐给……

  但小沛毕竟是她生的,再怎么狠,她也应该不会对小沛太过份。

  可就像大嫂所说的,就不知那个歹毒的女人会对小小用什么手段了……”

  看一眼脸色苍白,眼睛早就已经红肿的萧老太太,王英楠自知失言,及时的刹住要出口的话。

  而虚弱的坐在角落处那个靠椅上的安姨,听到王英楠的话后,立即又哭出声来。

  “最主要的是小小的身体现在还没有恢复,他们要再给她受点儿什么罪……

  哎呀!这可怎么是好,为什么我们小小要经受这么多的苦难呢!

  呜呜呜……这个姓白的女人怎么就坏到了这种程度,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女人呢!”

  萧老太太心里难过的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要不是有许医生提前给吃了特效药,恐怕早就已经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把你妈还有安姨都扶到卧室去休息,等有了消息会派人告诉你们。”萧老爷子看到萧老太太和安姨都虚弱的坐在那里,一副随时可能会晕倒的样子,扭头对王英楠说道。

  “不,我不走,我要在这儿等着消息。

  我的小沛……我的小小……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突然就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那个柳柳,你们选人的时候是怎么选的,怎么会选出这样的一个人来呢,啊?”

  萧老太太抚着胸口,声音已经变得弱了下去。

  “我也不走,我得等小小的消息,我不走!”安姨极力压抑的哭声,放大起来。

  “人是会变的呀!”萧老爷子一声长叹。

  书房内的萧再丞,手中攥着手机,不时的盯着屏幕,期盼着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周筱会发消息过来。

  尽管他知道,这种时候,周筱的手机已经百分之百的被对方给收了去。

  “还是没有新的消息吗?”萧再丞身上的冰霜,已经令屋内的众人全身发冷。

  “报告军长,没有新的消息。”手下大声汇报道。

  “传令下去,多抽调一队人,沿着发现那辆吉普的道路的相反方现追查,沿途任何的一处村庄、渡假区域,凡是能住人、能藏人的地方,一处都不许错过。”

  萧再丞强行按压住已经乱得要崩溃的思绪,皱眉又思考了一会儿后,继续命令道。

  随着时间越来越往后的推移,萧再丞的恐惧也在无限的扩张,经历过一次面对周筱的生死,他实在无力再承受周筱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最最要命的是,这一次另外还加上了自己的儿子。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白英的操作,萧再丞倒不认为萧沛真的会有性命之忧,萧沛可能至多的只会受一些皮肉之苦。

  但是周筱却是不同,白英对于周筱的恨,不仅仅是周筱当初对于她的反击,还有从白英从自己身上未能如愿所叠加的转嫁于周筱身上的恨意。

  光是这些,周筱要是落到白英的手里……

  萧再丞越想就越是心惊胆颤,这个时候的萧再丞,更加万分的痛恨自己。

  一开始对于周筱的那份恨不得含在嘴里疼爱的决心以及想要一生给她幸福与快乐的心愿,却随着这半年多来一次又一次因着自己的所做所为,而给了自己一个讽刺的大嘴巴。

  如果可以,此刻的萧再丞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取周筱现在的平安无事。

  只是,这样的想法,注定是个幻想罢了!

  萧再丞尽量保持着思维的高度集中,这个关键的时刻,他知道,自己决不能出现任何的松懈之意,更不能漏掉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

  他尽大可能集中精力的调动着自己的大脑,进行着高速的运转。

  尽管如此,萧再丞的心底早已有个声音在叫嚣的呐喊,周筱万一遭遇到什么或有个什么不测,他会毁天灭地……

  郊区废弃的厂房内——

  柳柳在进去一会儿后,又走了出来。对着周筱,又是一脸歉疚的开了口:“对不起夫人,我……得搜一下您的身。”

  说完,走到周筱的身前,将周筱的全身专业而又仔细的搜查了一遍后,这才示意,让周筱跟着她继续往里走。

  “亲爱的周筱女士,真高兴,我们终于见面了!哈哈哈……”

  随着周筱被那两名男人用枪顶着,跟在柳柳的后面走进楼内,入目的又是十几个黑衣人围成的一道人墙。

  见周筱进来,人墙向两边闪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正背对着门口的瘦高身影,慢慢的转过身来。

  “是你……闫律?”周筱震惊当场。

  “没错,是我!想不到,时隔多年,周大才女还能认出我来,真是荣幸之至呀!”

  闫律更盛从前的阴测测的声音在空旷的厂房内响起,让人不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为什么?你……”周筱紧搂着萧沛,努力的回想,怎么也想不出来曾经哪里得罪过这个人。

  记忆里,自己好像连话都没有和这个人说过几句。

  “为什么?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

  你曾经做过什么好事,你自己不知道吗,啊?”

  听到周筱问他为什么,并且表现的一脸无辜的样子,闫律的笑声更加的阴冷起来。

  “我做过什么?我记得我们没什么交集吧!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就是当初你和其他人一起去我那个小院儿吃过几次饭而已。别的……我不记得有过什么。”

  周筱非常肯定的说道。

  “这么快你就忘了,啊?是呀!你现在荣华富贵的日子过着,当然是不会想起因为你而遭受过痛苦折磨的人。

  更不会想起因为你而家破人亡的那些人。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说的就你呀!

  凭什么你活的这么滋润,凭什么你可以和你那个萧军长过得甜甜蜜蜜,而我们相爱的人就要因为你们而分开?

  为什么……我就问为什么,啊?”

  闫律有些歇斯底里的越说声音越大。

  “家破人亡……相爱的人?你说的……”闫律的话,让周筱越听越觉得迷糊起来。

  “当然,当然是家破人亡!

  就因为你,萧再丞毁了我们多少家庭,你难道不知道吗?

  呵呵……在这儿和我装糊涂、装纯洁、装无辜是吧!

  赵家、彭家、曾家、还有我们闫家,对了,还有后来的陈家……

  这些人家因为你,毁的毁的、亡的亡,死的人当时死的怎么惨就不用说了,侥幸活下来的人更是生不如死。

  我还算走运,被我老子改了个名字,换了个身份提前送到了国外,躲过了一劫。

  不过,也不算是走运吧!因为萧再丞根本就没把我放到眼里,所以我算是成了那条漏网这鱼而已。哈哈哈哈……

  可是良子傻呀!看到事情有些不妙还不躲,还要往前上,我怎么劝都拦不住他,最终还是毁到了你的手。

  良子毁到了你的手呀!”

  闫律一脸癫狂的样子,让周筱看了头皮直发炸,不禁将萧沛又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并将他的脸按到自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