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一个都不会留下
  周筱心里也在高速的运转,将几年前赵一良与自己的恩恩怨怨又在脑子里面快速的过了一遍。

  当年在处理赵一良的事情上,周筱过后从没问过萧再丞,而萧再丞也从没在她的面前提起过这件事。

  所以,后来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周筱还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

  从闫律的行为和刚刚的话语里可以听出,当年萧再丞办了不止赵一良一家,应该还有他们闫家。

  看来,是这个姓闫的买通了柳柳,或者说将柳柳安插到了萧家这边,目的就是为了伺机而动。

  想到这一点,周筱的目光不禁放到了自进来后,就默默的站到了闫律身后的柳柳身上。

  “看什么,你是在看这个背叛了你的女人吗?

  想不想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嗯?

  可以直接的告诉你,这个女人……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连个宠物都算不上。

  哈哈哈……萧家也不过如此嘛!连这么受重用的人都变成了我的玩物,被我所用。

  你说,萧再丞如果知道他重用的人最后背叛了他,他会怎么想,啊?

  但是,玩物也就是个玩物罢了,任何人也不能代替我真正爱的人,不能代替我的爱人啊!

  你们把我的爱人弄到哪儿去了,啊?弄到哪儿去了,给我说啊!”

  闫律一把把柳柳搂了过来,也不顾是哪儿,一双手胡乱的一阵乱摸乱揉。

  越说越激动、越说面目越狰狞,突然一把推开柳柳,从兜里掏出一把枪来,对着房顶连连的开了两枪后,又对着周筱他们的脚下一连开了好几枪。

  “妈妈……”毕竟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偎在周筱怀里的萧沛,身子不由一抖,声音有些发颤的叫了声周筱。

  周筱也被闫律这突如其来的疯狂吓得心脏一阵的狂跳,要不是顾忌着萧沛,周筱估计自己也得惊的叫出声来,这也许就是为母则强吧!

  “儿子不怕,妈妈在……妈妈在呢!”周筱侧了一下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萧沛与闫律正面相对的位置。

  “先生,你……你不要这样,万一伤着夫人他们怎么办?你不是……你不是还要用他们做筹……”

  “住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老子在这里讲道理,真以为老子睡了你,你就是个人物了?给我滚一边儿去!”

  闫律的话音响起,手也随后跟了过去,“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嘴巴抽到了柳柳的脸上。

  周筱瞪大了眼睛看着闫律与柳柳的这一幕,完全的懵在了那里。

  刚刚,就在她不经意的一扫间,分明看到了柳柳眼中对于闫律那种爱恋……

  这又是怎么的一种情况,周筱完全的理解不了。

  而且周筱知道,以柳柳的身手,对付不要说是一个闫律,就是三五个闫律都不成问题,即便爱恋,也不至于要委屈自己到这种地步吧……

  “说,我的爱人被萧再丞弄哪儿去了,啊?”闫律又朝着周筱大喊道。

  “你的爱人?”周筱满腹的疑惑,开玩笑,她哪里知道他的什么爱人。

  “良子……赵一良!你们把我的良子给弄到哪儿去了,说呀!”闫律双眼赤红,咬牙切齿的狠狠的喊道。

  “什……什么?赵……赵一良?你……你们……”周筱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错乱起来。

  她倒不是反对同性间的恋情,这种事在国外时更是常见。只不过,突然间闫律说和赵一良是一对儿……

  周筱记得当年有数见过的几面中,并没有发现二人表现出什么异常来,只记得闫律当时的话非常的少,有时会看着赵一良的脸色倒是有的。

  主要是从没发现赵一良对男人有过什么特殊的嗜好,见过几次也都是他和女人在一起,或是对女人做着那些下流的举动。

  “我们怎么了?我爱他,这一辈子我只爱他一个!

  要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萧家,我们怎么可能会分开……我们怎么可能会分开!

  你等着,我要让你们一各个欠我的都还回来,一点儿不剩的都还回来!”

  闫律手上挥舞着手枪,大声的叫嚷着。

  “赵一良也爱你吗?”周筱突然的问了闫律这样的一句。

  “爱!当然爱,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只爱我一个。”闫律一脸自信的高声叫道。

  “嗤!你们这叫爱?

  相互爱着,然后还各自去找不同的女人,你们这种爱,也太廉价点儿了吧!”

  周筱满脸不屑的嗤道。

  “你懂什么,我们的爱你们谁都不会懂,谁都懂不了!”

  “你是不是开枪了?你把谁打死了,是把那个小贱……呃……你还没死呀!”闫律的话,被后面传来的一道女声所打断。

  不用看,那道声音化成灰周筱也能记得,闪出来的人是白英。

  “是你?果然是你,你怎么这么坏,你简直是天下最最恶毒的女人!”见到白英,萧沛的身子在周筱的怀里又是一抖,随即,满脸带着恨意,狠狠的盯着白英大喝道。

  “你怎么也来了?

  姓闫的,我们当初说的可是只对付这个小贱人,可没说还有其他的人,你把这孩子也弄来干嘛?”

  白英见到萧沛,显然是吃了一惊,倒是没有先急着和萧沛计较,而是直接没好气儿的和闫律喊了起来。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

  你不是也恨着萧家吗,你不是说不喜欢你生的这两个小野种吗?怎么,又开始慈母心发现,心疼上了?

  告诉你,萧家的人,老子能收拾一个就赚上一个。

  再说,多了一个筹码,姓萧的肯定会更痛快的把良子给我找回来。

  你不是要和姓萧的要回你的钱财吗?有了这么个小崽子在手,把握不也是更多了几分!”

  闫律对白英也是一脸的不屑。

  “你……那这个小贱人得让我来处理。”白英恨恨的盯着周筱,满眼的歹毒之意。

  “你不许动我妈妈,你要敢动我妈妈一根头发,我就和你拼了!”萧沛满脸涨红,对着白英大喊道。

  “你个小畜生,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生的,啊?

  竟然护起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来,信不信我抽你!”

  白英看着萧沛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

  “是你生的又怎么样,你哪里够格做一个妈妈,你配吗?”萧沛握着拳头又朝着白英大声道。

  “你和谁说话呢?这些话都谁教你的,是不是这个小狐狸精,是不是她,啊?”白英说着,就往周筱他们的近前走了过来。

  不过,她可领教过周筱的身手,所以,在距周筱身前一米外就停了下来。

  “我妈妈才不像你一样,我妈妈一直都劝我和弟弟不要恨你呢!

  不过,就你这样,做这么多的坏事,我们能不恨你吗!”

  萧沛说话要是咽起人来,一般大人都是抵挡不住的。同样,白英被他顶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得无比仇恨的看着周筱。

  “这个小贱人可恨的很,我得好好出出气才行。”白英又对着闫律说道。

  “可以,但是得先说好,不能玩儿死,不然我的筹码可是就不够了。”闫律看着周筱,一脸的不怀好意。

  “放心,我才舍不得让她那么快就死呢!”白英看着周筱的双眼,早已淬满了毒药。

  “你们要干什么,不许你们动我妈妈,不然等我爸爸来全都崩了你们。”萧沛见在白英的示意下,有两个身体魁梧,面带猥琐的大汉向着周筱围了过来,立即挣开周筱的怀抱,挡在了她的身前。

  “闫律,你说,我要是只留下一具尸体在这儿,你还用什么和萧再丞谈呢?”这个时候的周筱,一脸的无畏,她似看惯了生死般的对闫律沉声的说道。

  “先生,夫人她……说的对。

  她的性子我了解,您要是真让人动了她,她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要是这样的话,等首……萧军长来了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对我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站在一旁,半边脸还红肿着的柳柳有些怯怯的再次和闫律说道。

  “你是说……姓萧的到时有可能会选择鱼死网破吗?

  不要忘了,他还有个儿子在我们手上。”

  闫律这次倒是没有先对柳柳发火,而是稍带疑虑的说道。

  “我在萧军长身边多年,我了解他对夫人的感情,他对夫人……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在意和珍视。

  如果夫人真的要是有个什么,萧军长他……陈家的一切,你也都看见了!”

  柳柳继续说道。

  “你管他那么多干嘛!你让我们弄的这个贱女人的什么床照和裸照的萧再丞不是都见了吗?

  对于这样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还会在意,早就应该不要她了吧!”

  白英说起这件事时,一脸的得意。

  “不,不是这样的。萧军长知道夫人是被陷害的,所以现在对夫人更加的上心,而且特别的内疚。

  如果夫人真的出了什么事,我相信,我们这里所有的人,萧军长肯定一个都不会留下。

  不对,他也可能一个都不会让我们死,而是让我们活着,活的比死还痛苦。”

  柳柳说这些话时,脸上渐渐漫上了一层恐怖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