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全是你所操控的
  闫律听了柳柳的话,拧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又问了一遍:“你说的话是真的?”

  “真的,我保证!”柳柳肯定的用力点了点头。

  “别听她说的,哪个男人还会要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女人,更何况是萧再丞了!那个人我了解,他肯定不会再要这个女人的。”

  白英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狠狠的报复周筱一番,当然,手段也早都已经想好,那两个面目猥琐的男人,就是她对待周筱的主要手段。

  “先生,你一定要信我的,萧军长对夫人真的是不同的。

  你要是不信,可以等到萧军长来了以后看他的表现再做其他的事也不迟呀!反正人是在你的手上。”

  柳柳不理会白英,有些急切的继续劝说着闫律。

  “那就听你一次,先把这个女人和孩子带楼上去,记住,绝对不许他们逃走或是透露什么消息出去,否则,我唯你试问。”

  闫律对待柳柳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温度。

  “好!”柳柳点了点头,后面跟着一直押解周筱和萧沛的那两名男子,示意周筱往楼上走。

  “等等!闫律,你是说,白英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你的指使对吗?”周筱停在那里没有动,而是问闫律道。

  “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凭她?哼哼……”闫律毫不隐瞒,并看着白英,满脸的不屑。

  “也就是说,从白英开始回国找上萧再丞、找上我和孩子们,还有后来包括陈双杰找上我……

  还有后来那些照片、小报……这一切的事,包括经玉娜,全是你所操控的,对吗?”

  虽然心里到现在已经全部的明了,但周筱仍是想得到闫律亲口证实。

  “我只要策划全局,这些蠢货们自然会按照我的规划去走。

  怎么样,计划是不是很完美,有没有很佩服我的智商,嗯?”

  闫律一脸的洋洋得意。

  “那陈双杰呢?你和陈双杰是兄弟,他知道这些是你策划的吗,知道你利用了他吗?”周筱震惊于闫律心思的慎密和阴险。

  “知道不知道又能怎么样!兄弟?呵呵……兄弟关键时刻也不过是用来作为利用的对象而已。

  只有你们这些蠢蛋才讲什么兄弟、哥们儿、朋友……屁!

  这个世界上,除了良子,没他妈一个值得我用心和用情去对待的,没有一个!”

  闫律像看个傻子一样的看着周筱嗤笑道。

  “果然都是一丘之貉,连说话和做事的风格都一模一样,怪不得你说和赵一良是真爱呢!这下我终于了解了。”周筱讽刺的说道。

  “当然,我和我的良子当然是真爱,我们的感情,你们没人能懂,你们谁也不会懂。

  我的良子……临出事前,他可能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把他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我,让我好好的替他保管着,还说等他办好事情后,就和我一起双宿双飞。

  可是……我却没能等到这一天,良子不见了,不知道让萧再丞把他弄去了哪里。

  他到底把良子给我弄去了哪里,啊?

  你给我说,姓周的,你快给我说呀!”

  闫律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有些发狂起来。

  “先生,这些事萧军长是不会和夫人说的,夫人肯定是不知道的。”柳柳看到闫律又开始挥舞起手枪,便急急的又说了一句。

  “你现在是不是心里还在姓萧的那一边,啊?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呀你!

  滚!赶紧带着他们给我滚到楼上去,滚!”

  闫律随即就狠狠的又踹了柳柳一脚,把柳柳踹的一个趔趄。

  柳柳一个字也不敢再多说,站稳后,腿有些一瘸一拐的走到周筱的近前:“夫人,跟我走吧!”

  周筱看着这样的柳柳,暗暗的摇了摇头。

  “小崽子,你不许跟着这个女人上去,跟我一起走!”

  白英的算盘在闫律那里没有得逞,正窝着一肚子的火,此时见周筱紧紧的搂着萧沛正要往楼上走,就对着萧沛大喊道。

  “哼!你是谁呀你?”萧沛不屑的回了白英一句,紧紧的抓着周筱的衣角,脚步没停的往楼上走去。

  “怎么,你是想要偷偷的放你这个儿子走吗?

  不许把姓周的和萧家这个小兔崽子给我分开,把他们看在一起!”

  闫律狠狠的瞪了白英一眼,对柳柳又接着大声命令道。

  柳柳点了点头,继续带着周筱和萧沛往楼上走。

  “闫律,你……

  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牲!

  这个贱货,你等着,有你的好看,哼!”

  白英一脸阴狠的看着周筱的背影啐道。

  周筱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可以看出,这个厂房应该是已经被废弃了好久的一个木材的加工厂。

  因为里面到处都堆满了刨花、锯末,还有废木料等。灰尘积聚的已经结了一道道的灰网,悬挂在房顶和屋梁等各处。

  楼房虽然架空有四五屋楼房那么高,但实际只有两层。

  踩着落着厚厚灰尘的有些地方已经碎裂的水泥面的楼梯,柳柳他们带着周筱和萧沛两个人去的,正是这栋楼房的二层。

  走到楼梯的尽头直接面对的就是一个大大的空场,二楼和一楼一样,只有靠着北面一侧墙的地方,好像有两间小屋子,剩下的这一片同样堆积着木屑、刨花的地方,应该也是曾经的加工车间。

  “夫人……你们坐到那儿休息一会儿吧!”柳柳指了指靠在角落处的一个破旧的木板床,对周筱轻声的说道,却始终不敢抬头正对面的面对周筱。

  “你们一直就躲在这个地方吧!”周筱看了看所有的人,见他们的身上都不是那么的整洁,想到之前看到的闫律和白英也是一样,于是周筱就想到了这一点。

  柳柳:“……”

  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周筱已从她的沉默中证实了自己的答案。

  “为了那样一个变态的男人,值得?

  最主要的是,他当着你的面,明明白白的说,你是他的玩物!

  你曾经的追求呢?

  你曾经的信仰呢?

  这了这么一段荒唐的感情,和一个没有回头的选择而断送掉自己的一生?

  柳柳……”

  “闭嘴!这里不是让你们来叙旧的地方,给我到那边老老实实的坐着去,不许乱动!”那两个男人打断了周筱的话,对她和萧沛喝道。

  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硬碰硬,周筱只是用怜惜的目光看了柳柳一眼,搂着萧沛,顺从的走到那个只搭着一块积着厚厚灰尘的木板前。

  “儿子,先坐吧!”周筱轻声对萧沛说道。

  这个时候,哪里还讲究什么脏不脏的问题。

  周筱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快要到了下午的两点钟。

  折腾了大半天的时间,周筱真是觉得体力有些不支起来。

  坐下时,周筱特意让萧沛坐到了里侧。

  “妈妈,您没事吧!”这么紧张的时刻,萧沛还不忘关心周筱的身体。

  “妈妈没事,你不用担心。

  儿子,你怕不怕?”

  周筱揽着萧沛,伸手擦了擦他脸上不知何时蹭到的一块脏,柔声问道。

  “有妈妈在我就不怕。”萧沛一脸的坚定。

  “好儿子,你真勇敢。对,不要怕,有妈妈在,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周筱鼓励萧沛道。

  其实周筱在见到白英的那刻起,心里最最担心的问题,已经多多少少的放下了一些。

  她知道,虽然白英不喜欢萧沛和小沐兄弟俩,但也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真的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自己,虽然心里肯定有一份恐惧在,但两世都已经历生死的她,而且现在又是这样的一种爱恨纠葛的生活状态,对于“死亡”这个词,她已经没有多少的惧怕。

  周筱要做的,首先就是要保证萧沛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之前虽然也知道那个女人心狠,但是您劝我们不要恨她,那样我们会给自己带来痛苦。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的歹毒,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妈妈,她这样,您说我怎么能不恨她!

  我和弟弟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生的呢?

  萧再丞为什么要和这样的女人生下弟弟我们俩,为什么呢?”

  满心的惊恐,加上在这里见到白英的震惊,令萧沛这会儿终于偎在周筱的怀里红了眼眶。

  “不要难过儿子,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

  如果有缘分,即便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会一眼成为知己。

  如果没有缘分,即使是父母兄弟,也有可能会一辈子不睦。

  等你长大了,可能就会想开这一切了!”

  周筱轻拍着萧沛的后背,低声哄着。

  在说话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其实一直在扫着柳柳和另外的那两个男人。

  她必须尽快的寻找着机会,因为周筱了解像闫律这一类的人,他们的心态善变。时间拖的越久,说不准这个人就会改变什么主意。

  虽然现在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难保下一刻,他的心思又起了什么变化。

  但可惜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周筱还没找到任何一丝有利的时机。

  一会儿的功夫,柳柳和那两个男人打了一声招呼,往楼下走去。

  没过多一会儿的时间,又走了上来,手里拿着两个面包和两瓶矿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