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查不到
  对于白英的叫喊,萧沛理都没理,仍是向柳柳进攻过去。

  “夫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见周筱和萧沛同时向自己发起了进攻,柳柳一声话落,已经一脚,又踢在了周筱的后背上。

  本就是咬着牙硬撑着,周筱的行动已经滞涩起来,没办法躲开柳柳的这一脚,而柳柳的这一脚不轻,周筱再次的被踢倒在地上。

  这一次,她感觉已经没有再爬起来的力气,嗓子又渐渐的泛起了一股腥咸……

  “妈妈……妈妈……”已被柳柳制住手臂的萧沛,大声的喊着倒在地上的周筱。

  “搜搜小兔崽子的身上,看有什么东西。”闫律又继续命令柳柳道。

  “他身上怎么会有东西,一个小孩子!”白英在一旁说道。虽然对萧沛没有半点的感情,但毕竟是自己所生,白英倒也没有想眼睁睁的看着萧沛被人欺负。

  “是!”柳柳不理白英,直接在萧沛的身上摸索起来。

  “不许碰我,你这个无耻的叛徒!你看我爸爸怎么收拾你,你会后悔死的,一定……”

  “先生,是一部手机。”柳柳从萧沛的衣服内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来。

  随着柳柳从萧沛身上搜出了手机,周筱的心已经瞬间跟着沉了下去,接着,就是狂跳不止。

  这部手机其实是周筱的手机,当时母子二人被绑到车上的时候,手机正装在周筱带着的包里。

  周筱已经想到那些人肯定会搜自己的身和没收自己的包,所以就和萧沛母子二人默契的配合。

  自己引开后面两个人的注意力,萧沛趴在周筱身上装作害怕的样子,而借机将手机偷偷的放进了他的内衣口袋里。

  本来开始就有机会给萧再丞或是萧家报信的,只是因为手机在前一天晚上因为没电而自动关了机。

  早晨的时候,周筱由于急着去医院接小沐出院,所以拨下充完电的手机顺手就装进了包里,忘记了开机。

  这就是为什么周筱后来恨不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的原因,恨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竟然会忘了开机。

  聪明的萧沛在被绑架的车上时就已经发现了手机是在关机状态,但是小家伙儿机灵的没有开机。

  在之前所有的时间段内,根本没有用手机往外联系的机会,因为手机会在一开机时有声音发出来。

  这也是周筱为什么后来又和萧沛配合,在他说上厕所后,在一旁不顾形象的又跳又喊,目的就是要用自己的声音盖住萧沛在那端开手机的声音。

  ……

  此时的周筱知道,手机被搜了出去,自己和萧沛会面临着什么更大的危险。

  不知突生出来的哪一股力气,周筱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从柳柳的手上抢过萧沛,并把他搂在怀里。

  柳柳并没继续对付周筱和萧沛,而是拿着手机走向闫律。

  “什么……手机?

  他妈的,你们这群饭桶,怎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事先就没搜出来。

  这下完了!

  快点儿看一下,打出去电话没有……快点儿!”

  闫律气急败坏的大喝道。

  “手机?你这个小畜牲,怎么还藏着一部手机呢?

  你是不是要害死我,啊?

  你快说,有没有给萧再丞打过电话……有没有?你快告诉我,快说呀!”

  一看萧沛身上藏着手机,白英立即变了脸色,朝着萧沛就走了过来。抬手,一巴掌就向萧沛的脸上打了过来。

  “不许动我儿子!”眼见白英要打萧沛,周筱手撑着萧沛的肩膀,借了一下力,一脚就飞了过去,直接就踢到了白英的下巴上。

  只不过,现在的周筱实在是没有多少的力气,所以,这一脚下去,并没有给白英造成多少的伤害。

  “哎哟!你个小贱人,都这样了还敢打我,看我不撕了你……”已经有些失了理智的白英,说着就扑了上来。

  “不许碰我妈妈!”萧沛见白英扑了上来,涨红着一张脸就直接往前一冲,正好撞到了白英的肚子上。

  受到一个不小的冲力,让白英这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一个没站稳,就跌坐到地上。

  “你个没教养的小畜牲,竟然连亲妈都打,是不是这个贱女人教你的,啊?

  看我不打死你们……

  你们,给我上,狠狠的教训他们两个!”

  白英坐在地上好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对旁边两个站着的男人大喊着,让他们去教训周筱和萧沛。

  “住嘴,给我安静点儿!”闫律本来就因为发现萧沛身上手机的事而心烦意乱,这会儿又听到白英的尖叫,立即烦乱的大喝了一声。

  白英吓的立时住了嘴,只是用狠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周筱和萧沛。

  “没有……先生,没有查到他们往外打的电话记录。”柳柳查完手机后,和闫律汇报道。

  “信息……看有没有发出去的信息……看一下!”闫律好似又要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先生……也没有查到!”柳柳又查看了一番,接着说道。

  两个人的对话,周筱听到后,在极度紧张的同时,却又有些疑惑,她明明从萧沛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了“成功”两个字。

  但是这会儿柳柳却说没有任何的记录……

  周筱再次疑惑的看了一眼萧沛,却发现小家伙儿一脸的镇定,发现周筱看过来的目光后,又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周筱又回想了之前自己掩护萧沛的那段时间极其的短暂,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开机等到手机能工作需要一个时间;如果是往外打电话的话,接通也需要一个时间;要是发信息的话,同样也是要一段的时间……

  不过,周筱仍是选择相信萧沛。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想尽办法,怎么能拖住闫律,不让他发疯的问题。

  ……

  “你个小兔崽子,小小年纪,还挻狡猾。

  不过,失望了吧?什么信息也没能传递出去!哈哈哈……

  呸!还想和我玩儿花样儿,老子打从娘胎出来起就是玩儿别人的主儿,竟然想玩儿老子?

  我让你玩儿……我让你玩儿……”

  闫律从柳柳手上一把抓过那部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并用力的在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上,又狂踩了一通。

  “你个疯子!”萧沛忍不住大骂了闫律一句。

  “儿子……”周筱轻轻的拉了拉萧沛。这个时候的闫律,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我是疯子?对,我是疯了,在你们把我的良子给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如果萧再丞不把我的良子还给我,我会更加疯给你们看,你们等着!

  哼!看来,的确是对你们太过于纵容和宽待了。

  你们……去把他们给我绑起来!

  再反抗的话,就直接往胳膊、腿上的给他们来上一枪。”

  闫律又疯狂的叫嚷了一番后,对柳柳和另外的几个早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狠呆呆的大喝道。

  听了闫律的吩咐,那几个男人都把枪掏了出来。

  周筱知道,这一次,自己和萧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反抗了的。

  柳柳从另一个男人的手上接过绳子,向周筱和萧沛走了过来。

  “夫人……小沛少爷,对不起了!”柳柳再次的对周筱他们说着对不起。

  周筱却是连看都没有看柳柳一眼。

  “哼!”萧沛却用不屑的目光,再次狠狠的瞪了柳柳一眼。

  母子二人都是双手朝后,被绑了起来。

  柳柳还算留情,没有将绳子缠的太紧。

  “就算是这兔崽子没把消息发出去,我们也得加强防备,这么狡猾的两个东西,说不准还留了什么后手儿呢!

  留下两个人看着他们,他们要是再敢耍花样,就直接给老子开枪,只要能留一口气儿在就行。”

  闫律吩咐完,带着一大班人马往楼下走去。

  一切好似又恢复了平静一般,周筱和萧沛又双双坐到破床上。身边,又留下了两个持枪看守的人员。

  ……

  帝都城内周筱的小四合院儿内,萧家所有人大大小小一个没落的全部聚集在这里。

  从发现周筱和萧沛的失踪就开始排查,到了傍晚时分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萧老太太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现在正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输着药液。

  安姨也是几次的昏厥过后,如今也躺倒在了床上。

  坐在堂屋内的萧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青。

  萧家叱诧风云了这么多年,虽然经常会经历不同大大小小的算计,但那基本也都是暗地里悄悄进行的。

  像这么明白张胆的挑衅,这么多年,还真是极少有过。

  而这样的挑衅,却是从半年多以前,就从周筱的身上开始下了手。

  没想到的是,虽然在事情一发生后,萧再丞等萧家一众子弟就处理了相关的人员,但还是有漏网之鱼又掀起了风浪,而且一掀就是大风浪。

  周筱和萧沛,一个是自己视若女儿般疼爱的小儿媳,不管她与萧再丞现在的关系如何,但在萧老爷子的心里,周筱的地位始终没有发生动摇过。

  另一个是自己的亲孙子,在萧家第三代中,又会是将来的一颗闪耀之星。

  两个人,都是萧老爷子的心尖尖,但现在却去向不明,最重要的是,还不知要面临什么样的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