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章 教我不知廉耻吗
  许医生从书房内走出来,将两粒药又放在萧老爷子的手中,轻声的说道:“萧伯伯,再吃点儿药吧!”

  萧老爷子点点头,再次顺从的把药放在嘴里咽下去。

  “重楼,小四他……”萧再卿有些不放心的问许医生道。

  “小嫂子只要不出事,他还有信念在支撑着。”作为一名医生,许医生回答的非常直接。

  “丫头那么聪明,即便是为了小沛的安全,无论什么困难,她也会撑下来!”萧老爷子笃定的声音里,却透着满满的心疼。

  ……

  在书房守了整整一天的萧再丞,如果表情能够杀人的话,恐怕这时他脸上的狠意,足已将人凌迟的只剩下一堆白骨。

  整整一天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这让萧再丞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也似给他这样一个久居高位的人,一个狠狠的耳光。

  他可以指挥千军万马,他可以以一敌十,他坐拥别人几辈子都不能有的财富……

  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妻儿,尤其是自己的小妻子。不但不能给她以保护,在此之前还那么重重的伤害了她……

  各种情感与无法形容的担心,还有越来越加深的恐惧,相互交杂在一起,使得萧再丞感觉自己会忍不住在某一时刻爆裂开来。

  望着已经完全黑下来的窗外,萧再丞的心一冷再冷。

  脸上全部露头的青色胡茬,映衬的他的脸更加的苍白与冷冽无比。

  夜幕渐浓又渐淡,一夜的时间,马上又要过去。那些技术人员一直守在监测等仪器前,不过,一切还是一无进展。

  萧家的大部分人,都已聚到了书房来,可见,此时对所有人来说,都会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萧再丞已经渐渐不受控制的烦躁起来,有一种无力和绝望的情绪,在他的四肢百骸开始漫延起来。

  突然,“叮”的一声,在这寂静的将近黎明时分有些静的吓人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全部射到萧再丞的身上……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射向了萧再丞手中一直握着的手机上。

  听到这一声响,萧再丞的心顿觉“倏”的一下,不知是要惊跳出来还是要炸裂开来的感觉。

  只顿了有那么零点五秒的时间后,立即闪电般的将被攥的表面已经湿淋淋的手机放到了眼前。

  “是丫头传来消息了吗?”还没等萧再丞将手机盖打开,萧老爷子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疾问道。

  “是!”在掀开手机盖的同时,萧再丞回道。

  “写的是什么……”好几个人围拢过来,同时急急的问道。

  “嗯?怎么只有两个字……”站在一旁的萧军已经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屏幕上所显示的信息内容。

  “是什么?”萧老爷子又大声的问道。

  萧再丞看到屏幕上的——“桃、木”这样的两个字样,锁紧了眉头。

  “是——‘桃、木’两个字,这是什么意思?”又是萧军发声道。

  “桃……木……

  最先截走小小他们的那辆车所走的那条路的相反的方向……”

  萧再阁也看到了那条信息的内容,拧着眉也沉思起来。

  “桃——花——源!”突然,萧再丞、萧再阁同时高声叫道。

  “对啊!那条路往相反的方向起,与‘桃’字有关的就有当初的那个‘桃花源’啊!”萧军也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但是那个‘木’字又是什么意思呢?”陈一宁开口疑惑的说道。

  “调出‘桃花源’附近方圆五十公里内的地图来!”萧再丞对守在电脑前的技术人员大声说道。

  “是,军长!”技术人员大声的回道,手里飞快的敲击起键盘来。

  “那个‘木’字,肯定是和小小与小沛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有关系……”萧再卿神情也极其严肃的说道。

  “这么简单的两个字,说明发信息时,情况一定非常的紧急,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传出更多的内容来。

  只是,还不知丫头他们发信息时,会不会被歹徒发现,会不会遇到什么更大的危险呢……”

  萧老爷子已经快速的分析出此时事情的严重性,不禁脸上的神情越发的凝重起来。

  “军长,调出来了!”这时,技术人员大声汇报道。

  萧再丞立即大步跨到电脑的近前,萧再阁他们也围了上去。

  萧再丞冷目紧锁着显示器上面的所显示的区域地图,在找到“桃花源”的位置后,以她为中心点,迅速的向四外搜寻而去。

  没用上一分钟,目光就锁定在了一处……

  “这里以前是一个木器加工厂吗?”萧再丞点着他所锁定的那个位置问技术人员道。

  “我马上查……”技术人员说完,再次快速敲击着键盘。

  “如果确定是一个木器厂,应该就可以准确的定位了!”萧军在一旁说道。

  “报告军长,这里确定是一家已经废弃多年的木器加工厂,距离‘桃花源’三点八三公里。”技术人员准确的汇报道。

  “调出那里详细的地型图和建筑结构图!

  黑蛇,叫搜寻到附近的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再挑三支其他队伍,也全速的赶往目标地。

  我们现在也马上出发!”

  萧再丞快速的发出一系列的指令后,转身,疾步的往外冲去。

  萧军随后也跟了出去,并一边走,也一边打着电话,调派着人手。

  许医生没有说话,却是默契的带了另外的一名军医,拎着急救箱,也随后跟了上去。

  “你们要小心!”萧再卿在后面大声的说了一句。

  “耐心的等消息吧!”萧再臣扶着萧老爷子,想让他坐下来。

  “我没事!”此时的萧老爷子,面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

  清晨还不到五点钟的时间里,帝都城的大部分人们还沉睡在梦乡里。

  只有环卫的工人,在拿着大扫把一转身的瞬间,便发现有一大串的越野汽车,如闪电般以的呼啸而过,卷起了还没有来得及清扫的一地落叶。

  “汽车拉力赛吗?”环卫工人嘀咕了一句,继续低头手上的工作。

  ……

  晨雾终于散去,但温度却仍是极低。

  周筱已经不停的咳嗽起来,同时,感觉自己的身上开始渐渐的发热,眼前也一阵阵的发黑。

  背靠着萧沛,她也感觉到小家伙儿冻的渐渐有些发抖。于是,更近的往萧沛的背上靠了靠。

  “儿子,是不是很冷?”一说话才发现,鼻音都跟着重了起来。

  “妈妈,您是不是感冒了?你难受吗,我怎么觉得您的后背都这么烫!”萧沛也尽量的往周筱的身上靠着,扭着头,急急的问周筱道。

  “妈妈没事,你不用担心!”周筱极力的安慰着萧沛。

  “不许说话,都他妈给我放老实点儿!”一个看守人员对母子俩大声的喝道。

  听到大喝,周筱立即用手轻轻的捅了一下萧沛的手心,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她知道,有了闫律的吩咐,稍有不顺,这两个人是一定敢对自己和萧沛开枪的。

  “我看看……哟!土鸡又变了回去,是不是呀!

  我就说嘛……土鸡到什么时候也是只土鸡,怎么可能会变成凤凰。

  你不是和挻厉害的吗?怎么,厉害不起来了吧!

  哈哈哈……看见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这么高兴呀!哈哈哈哈……”

  随着尖利的声音响起,白英又走了上来。

  “你认为你现在这副鬼样子,会有一只土鸡好吗?”周筱一脸鄙夷的反讽道。

  “你……你个不要脸的骚蹄子,都这会儿了还敢和我耍嘴皮子,看来不给你点儿教训,你还真不知道什么是怕啊!”

  白英说着就气势汹汹的冲上前来,虽然以前因为领教过周筱的功夫,吃过她的苦头,而有些怕她。

  但是见这会儿周筱是被双手反绑着的,而且脸色也苍白的没有一点儿的血色,胸前的衣襟上还有她自己之前吐的血渍。

  现在的周筱,一看就是弱不经风的样子,白英哪里还会怕她。

  走上前来,伸手就对着周筱的脸上打去。

  若是换作平时,即便自己被绑着,周筱也有足够的信心把白英给打趴下,只是此时自己的体力实在是已经弱到随时可以倒下去的地步。

  虽然极力的躲闪,仍是被白英打到了脸的下半部分,并被她长长的指甲瞬间给刮出了两道血痕。

  “你不许打我妈妈,你个坏女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萧沛见白英打了周筱,立即气愤的大叫起来,一张小脸儿涨得通红。

  扭着身子,伸出腿来,用力的往白英的身上踢去。

  “你个小畜牲,连谁生的你你都不认了,这个女人给你们萧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都灌了什么迷魂汤,啊?让你们一各个儿都这么护着她。

  你要再不认我,小心我连你一起打!我好好的教教你,让你认识到谁才是你的亲妈!”

  白英面色扭曲的对着萧沛大骂道。

  “我最大的耻辱就是因为是你生的我!

  你有什么资格被称为妈!你教我?你能教我什么,教我不知廉耻吗?

  你别做梦了,我、包括我弟弟,这辈子都不会认你的,我们只有周筱一个妈妈,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

  萧沛满脸恨意的对着白英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