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怎么敢背叛您
  听了萧沛的话,白英的脸更加的变形和扭曲起来。

  “好、好……算你嘴硬,我还就不信了,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我连自己都对不住。”

  白英说着,又冲上前来,这一次,先是伸手朝着萧沛打去。

  见萧沛要挨打,周筱拼力的一挡。“啪”的一声,重重的一个巴掌,扇到周筱的肩上。

  “妈妈……

  妈妈,您不用挡着我,她有种最好是把我打死,就当我还了她这一条命了!”

  此时萧沛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最初对于白英的那种绝望和伤心的成份,有的,只有仇视。

  “还?就你这条命,我还真不稀罕。要还,也是萧再丞!

  萧再丞他够狠,竟然冻结了我一辈子的积蓄。

  本来,我是想回来和他凑合着重归旧好的,没想到,竟然被你这么一个小狐狸精给迷晕了头,任凭我手段使尽也没用。

  他对我可真够狠的,既然他无情,也别怪我白英无义了!

  哼哼……他今天不是就尝到我还给他的滋味儿了!哈哈哈哈……”

  白英有些癫狂般的大笑起来。

  “枉你自认为聪明,你这么做,就不怕被他抓到后,会怎么对你?”周筱冷声道。

  “他?哼!怎么着我也是给他生了两个儿子的人,再不好,他也不敢对我怎么着呀!哈哈哈……

  哦!说了这么半天,你是不是想等着萧再丞来救你呢?告诉你,别做梦了!

  就你……现在一个被别的男人上过的残花败柳,萧再丞那么一个挑嘴的人,怎么可能还会要你!

  哈哈哈哈……

  哎呀!太好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今天。

  姓周的,要怪呀……就怪你太不听劝,太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萧四夫人的宝座是人人都能坐的呢?

  不要说我,起码我还有大笔的积蓄傍身,我知道,萧再丞也就是吓唬一下我,以我对他的了解,他那个人,是绝不会花女人的钱的,所以,最终那些钱还是得还给我。

  可是你呢?他不要了你,你还有什么?恐怕……你连帝都城都待不下去的吧!

  哈哈哈……一想到这些我心情就好的不得了呀!”

  白英一脸的得意,一副自信无比的样子。

  “我只能说,您老人家自我感觉的能力强大到无人能比。”周筱再次不屑的嗤道。

  突然,一声枪声打破了周筱与白英的这种僵持。

  “出什么事了?”看守周筱的其中一个男人立即紧张的对另一个人说道。

  “不知道!我们……要不要下去看一看?”另一个男人同样面色慌张的说道。

  “先等等吧!”之前的那个男人回道。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有枪声,是谁开的枪,啊?”一听见枪声,表现的最紧张的倒是白英,脸立即变的雪白,直直的问那两名看守道。

  只是两名看守哪里顾得了她,手上握紧了枪,一个站到了周筱和萧沛的他们的旁边,另一个靠近了没有窗户的窗口,躲在一个角落警惕的向外观察。

  “出事了!好像有人来了……”

  随着靠在窗边的那名看守人员的话落,更加密集的枪声又响了起来。

  而在听到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周筱和萧沛虽然同时吓了一跳,却也都知道,救援的人到了。

  周筱立即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因为她知道,最为危险的时刻,也会随之马上的到来。

  “儿子,不要乱说话,不管发生什么,都要跟紧了妈妈,听见了吗?”周筱趁机小声的叮嘱萧沛道。

  “知道了妈妈!”萧沛小声应答道。不禁往周筱的身上又靠了靠。

  因为那两名看守和白英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枪声上,所以周筱将手慢慢的搭到萧沛的手腕上,试图去解开他手腕上绑缚的绳子。

  但是努力了半天也没有成功,柳柳毕竟经过好几年的专业训练,绑的扣太过于专业,一时半会儿的,仅凭被绑在背后的一双手,根本就解不开。

  枪声在持续着,并时不时伴着有人闷哼或是尖叫的声音,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是闫律的人发出的声音。

  周筱猜的没错,的确是萧再丞的人。

  其实在接到萧沛发出的信息还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内,正在附近搜索的一支队伍就接到萧再丞的命令,便已迅速的赶了过来。

  因为没有萧再丞进一步的指令,所以先到的这十几个人就暂时的隐蔽了起来。

  坏就坏在曾经也受过特种训练的柳柳身上,职业关系使然,让她突然好似嗅到了某种不同的气息。

  于是暗暗的躲在隐蔽处观察了一番后,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于是立即报告给了闫律知道。

  “妈的!他们怎么会查到这个地方来的?我还没来得及和姓萧的谈条件呢!

  不管了!他妈的,都是他们逼的我。

  你们……去,有一个杀一个,一个都不留,全给我灭了他们丫的。”

  闫律一双眼里带着嗜血的狠厉。

  “先生,我们这样硬拼硬是不行的,您……”

  “住嘴!再他妈多嘴老子连你也一起崩了。

  我就不信了,他姓萧的老婆儿子都在我的手里,他敢乱来?

  快去,谁打死姓萧的一个手下,老子就赏他五根金条。”

  柳柳的话被闫律狠呆呆的打断,接着便对他手下的那些亡命之徒抛出了一个极大的诱饵。

  “是,老板!”在具大的金钱利益驱使下,即便不能准确的确定外面的人藏身地点,里面的这些亡命徒们也开始朝外面他们认为可能的藏匿处疯狂的开起枪来。

  萧再丞派来的带队的人看到这种情形,在做出了可以保证到周筱和萧沛的安全情况下,下令对闫律的手下开始还击。

  萧再丞派来的人,可以说各个都是精英,闫律的手下,只要是稍稍露头的人,几乎全部一枪命中。

  有的被击中手部、有的是肩部,有的干脆一枪毙命。

  见自己的人顷刻间就已死伤过半,闫律有些疯狂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啊?”

  “先生,我们先到楼上去躲一躲吧!现在楼上的地形对我们最有利。”

  此时柳柳虽然心里已经知道自己这一群人要面临的结果,但是,仍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她不想让闫律死。

  闫律这次倒是没有再反驳柳柳,带着她,还有另外两名心腹,一起往二楼走去。

  周筱还在试图解着萧沛腕上的绳子,却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

  动了动头,发现是柳柳和另外两个男人拥着闫律一起上了二楼。

  “怎么没听到有那个姓萧的声音,他是不管自己的老婆孩子,没有来吗?”闫律边走边说。

  “可能是还没赶到吧!”柳柳答道。

  “他妈的,姓萧的最好是别来,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他。”闫律还在发着狠。

  周筱和萧沛这时老老实实的一动也敢动,尽量保持着一个透明的状态。

  “是萧再丞派来的人吧!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我们不是还把计划给布置好吗!

  一定是她……是这个贱人做的好事,一定是她给萧再丞偷偷递了消息。

  不然这样的一个地方,我都藏了这么久了他都没找到,怎么可能这个贱人一到这儿就被他给找到了!

  没错,一定是她!”

  本想保持不存在的周筱,在被歇斯底里的白英指着鼻子大骂时,就知道自己的努力已经白废。

  “是吗?是像她说的那样吗,嗯?”闫律手里拎着枪,一步一步往周筱跟前走来,阴冷的声音刺的人觉得骨头缝儿里都冷嗖嗖的冰凉。

  “我全程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下,怎么可能送消息出去,也许你们自己人里有卧底也说不定。”周筱在说这句话时,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柳柳。

  对于柳柳这个人,周筱此时心里即气愤又难过,毕竟这个姑娘曾经给了她那么好的印象,而且那时也真的是尽心尽力的在保护自己。

  只是没想到,才仅仅过了半年的时间,就已经蜕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也不得不说,爱情,令一个单纯的姑娘变得盲目和失了心智。

  “你吗?”闫律在看到周筱的目光后,视线转向了柳柳的身上。

  “先生,您应该知道我对您的……况且,我们全家人都在您的手上,我怎么敢背叛您。”柳柳见闫律一副怀疑自己的神情,急急的辩白道。

  周筱这才知道,原来闫律是通过控制柳柳的家人,从而控制了柳柳,不过,柳柳却在这过程中,爱上了一个“强奸”自己的人……

  这是怎么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感情,周筱简直不敢想象。

  “你个贱人,想转移我的注意力是吗?你找死!”闫律说着,枪口就对准了周筱。

  看到枪口突然对准自己,即便是已将生死看透,但周筱还是头皮一炸,此时的心脏跳的要鼓出来一般似的疯狂。

  “你个混蛋,不许动我妈妈!你要敢动我妈妈一下,我爸爸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萧沛的小脸儿此时已经吓得惨白,不过,看到周筱此时的危险,却突生出一股强大的勇气来。用力的扭动的身子,想要挡在周筱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