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放了我的妻子和儿子
  看萧沛挣着要挡在自己的身前,周筱吓的差点儿尖叫出来。

  极力的压着自己的声音不致变调,用能活动的手指死死的拽住萧沛的衣袖,沉声道:

  “儿子,听话,不许乱动,不然妈妈真生气了!”

  “不行,我要保护您,我不让他们伤害到您!”萧沛却是仍继续用力挣着。

  “儿子,不要……你要再这样,妈妈就不原谅你了!”周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她知道,闫律是随时都有可能开枪的。

  “行了,别给老子他妈的争了!

  放心,等萧再丞放了我的良子,等我见到良子的面时,会一各个儿的送你们上路。

  不过现在嘛……你们让老子不爽了,得先付些利……”

  “老板,不行了,我们的人顶不住了,他们又来了好多的人!”正当闫律再次将枪口要对准周筱时,一个手下跌跌撞撞的跑了上来,惊慌失措的汇报道。

  “又有人来……是姓萧的来了吗?”一听守在一楼的人几乎快要全部的覆灭,闫律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好……好像是的!”那名手下颤抖着声音说道。

  “好、好……来了好!萧再丞……我们终于可以算算总帐了!”闫律握着枪,往窗口处走去。

  “先生,您小心!”柳柳急急的跟在后面,并连忙的提醒道。

  “妈妈,萧再丞来了,他来救我们了!”听到几个人的对话,萧沛的双眼一亮,已经蹭花了的小脏脸儿上,露出了满满的期翼之情。

  在听到萧再丞的名字的瞬间,周筱的心一动,却又在顷刻间黯淡了下去。

  此时此景,对于这个人有盼望吗?周筱不否认,答案肯定是有的。

  不过,却是心情复杂,复杂到快要掩盖了这一时刻的紧张之情。

  却也不忘又叮嘱萧沛道:“靠紧了妈妈,不要轻举妄动,听见了吗?”

  “嗯!知道。”萧沛轻轻的回道。

  “果然是姓萧的来了!

  姓萧的,不知道你可认得我,啊?”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闫律仍是一眼就看出了站在车旁的萧再丞。

  在柳柳的提醒下,找了一个安全的位置,闫律对着萧再丞大叫道。

  在第一批人员赶到后的二十分钟内,萧再丞也赶了过来。

  车还没有停稳,萧再丞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着眼前废弃的建筑,想到自己的妻儿此时就被困在里面,还不知道是什么一种情况,而且里面的歹徒每个人手上都有枪……

  萧再丞的心,就揪紧的似要碎裂了一般。

  此时二楼的窗口却突然闪现了一个对着自己叫嚣的身影,问自己是否认得他。

  萧再丞努力的搜寻着记忆,确定对这个人好像真的没什么印象。

  萧再丞短暂的沉默,已经让闫律知道了答案。于是,一阵阴冷的笑声骤然的响起:

  “哈哈哈……你竟然不认得我!

  也是,为了姓周的这个贱女人,你整治的人不计其数,不认得我这样一个在你眼中的小人物也是情有可缘。

  不过,良子你是不会忘记的吧!

  你肯定不会忘记,因为他差点儿上了你的女人嘛!哈哈哈……

  不过,我的良子还有他的全家,却被你害的一夜之间,就在帝都城完完全全的消失掉,完完全全!

  不,不止良子的一家,还有彭家、宋家,还有后来的陈家……

  姓萧的,你够狠,把我们都弄得好一些的告老还乡,有的甚至死的死逃的逃,可以说是家破人亡。

  不过我知道,我的良子一定没有死,你快把我的良子还给我!

  如果还想要你老婆和儿子的命,你就把我的良子还给我,否则你就他妈的等着给他们收尸吧……收尸吧!”

  闫律越说越狂躁,对着萧再丞的方向连连开了两枪。

  由于萧再丞等人停在射程范围外,子弹并没有打到实处。

  “赵一良?你到底是谁,和赵一良又是什么关系?”萧再丞冷的像冰一样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响起。

  “我是谁……什么关系?

  我姓闫,叫闫律,帝都的闫家,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过,如今早已被你赶尽杀绝了……赶尽杀绝了呀!

  你问我和赵一良是什么关系?那是我的爱人,一辈子最爱的人!

  我们两家,还有其他的几家,全被你给清理的一干二净。

  姓萧的,你太狠绝了,做事不留一点的余地。就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这么的心狠手辣,你可真够歹毒的。

  怎么样,没想到,如今会遭到报应吧?

  对,我就是要把你欠我们的统统的都要回来,我也要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儿。

  哈哈哈……”

  闫律疯狂的大笑着。

  “这么说,整个事件,都是你一手策划的了!

  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错了!

  你们几家出事,根源并不在我,而是在你们自己。

  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你们自己心里一清二楚。

  就拿到了你手上的那个金矿来说吧!你敢说,那是你们干干净净得来的东西?

  光是在‘桃花源’,不知你们就害了多少无辜的姑娘。

  这些,连占你们所做恶事的万一分之一都不到。做这些坏事时,你们就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吗?

  平时为所欲为,到出了事情后,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部归结到别人的身上,这就是你们这些人所拥有的共性。

  这样的结果,是你们迟早有一天要面对的。”

  萧再丞字字直戳闫律的心窝。

  “对,就是我一手策划的。

  怎么样,萧再丞,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一起在床上翻云覆雨,是不是感觉特别的与众不同呀,啊?

  堂堂的萧大军长,被前后两任的妻子都给戴上了一顶……哦!不止是一顶呀!几顶明晃晃的大绿帽子……

  哈哈哈……想想就他妈爽,真是让人太爽了!哈哈哈……”

  闫律得意的哈哈哈大笑。

  听到闫律满嘴的污言垢语,萧再丞恨不得现在就一枪掀翻他的脑瓜盖。

  但是不行,周筱和萧沛还在他的手上,萧再丞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那种冲天的怒气和羞辱,令萧再丞差点儿攥碎了自己的拳头,连脑门都似要爆裂开来。

  而这些话,进入到周筱的耳中,已稍稍平息一些的耻辱与痛苦,立即的被人给撕扯开,赤裸裸的摆在众人的面前,更尤如一记重重的耳光又打在脸上,火辣辣的似要把人烧成灰烬。

  这一刻,周筱觉得还不如死了来的利索。

  “王八蛋,不准你侮辱我妈妈,我打……”

  “儿子,不准说话!”

  听到闫律侮辱周筱的话,萧沛立即忘记了周筱之前的叮嘱,跳下床来,就要往闫律的跟前冲。

  周筱吓得立即回过神来,顾不得旁边还有一个人拿着枪对着自己,也跟着快速跳下床去,拼命的去挡萧沛。

  “你们他们的给我回来,不然我就开枪了!”那个看守的男人也没想到周筱他们母子的动作会这么的突然,回过神来后,立即将枪上了膛,就要开枪。

  “把他们给我带过来,让姓萧的看一看,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闫律回头看了一眼,让人把周筱和萧沛都揪了过来。

  “是小婶儿他们……”萧军看到周筱和萧沛被带到了窗前,立即紧张的说道。

  “这孙子,把小嫂子他们绑起来了,这可不大好办。”许医生也站在萧再丞的旁边,看到周筱他们后,也不禁把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虽然距离在一百米外,但萧再丞第一时间就已能确定,周筱现在的身体状况极其的不好。

  他看到了周筱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在摇晃,虽然被绑着,仍是极力的在把萧沛护到自己的身前。

  萧再丞的心,疼得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最爱的人,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受到这么大的折磨,这是他一生也无法磨灭的耻辱。

  看着还有人用枪顶着周筱的头部,萧再丞紧张的感觉双腿都有些发抖。

  “姓萧的,你快说,你把我的爱人给弄到哪儿去了?到底弄哪儿去了,啊?

  你现在要是不把良子给我马上送过来,我一枪一个的结果了他们,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闫律继续发疯般的大喊,同时,周筱被他拉得更加的摇晃起来。

  “靠!这口味比我还重,竟然喜欢那么一个变态!”许医生冲口而出,其实他也紧张的心脏好似到了嗓子眼儿一般。

  “你猜的没错,赵一良的确是没有死,但是他现在不在国内,你如果现在就想见到他,我办不到。

  但是如果你放了我的妻子和儿子,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马上送你去找赵一良。”

  萧再丞强按内心的紧张,尽量保持掷地有声的回答道。

  “好你个狡猾的姓萧的,送我去找良子?是不是顺便就会一同送我们上西天,或是把我们弄到哪里去受尽一辈子生不如死的折磨吧!

  呸!你想的美,你还真把我当傻子哄呢?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立即给我把良子送到我身边来,立即、马上!否则,我就打死你的老婆和儿子!”

  闫律完全不相信萧再丞的话,大声驳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