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原来不是真的
  白英的行为,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凡是人类,都懂得虎毒不食子这一词,白英的作法,已经超乎了所有人对于一个人类的基本认知。

  “姓白的,你还是不是人,那是你生的骨肉啊!”周筱推开萧再丞的怀抱,疯了一样的冲上前来。

  在萧再丞将周筱抱进怀里的瞬间,就已用一把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匕首,快速的割断了绑缚在周筱手腕上的绳子。

  在确定萧再丞活生生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周筱的视线就快速的转移到萧沛的身上。

  见白英竟然挟持着萧沛为自己挡枪,周筱吓得魂飞魄散。

  要不是有萧再丞拉了一把,周筱已经冲到白英的近前。

  “我生的骨肉?呵呵……我生的又怎样?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生下他们,从来就没想过。”

  白英大叫着说道。

  “但你还是生了下他们呀!”周筱一脸的乞求,希望能唤醒白英的一些良知。

  “生了他们?生他们当初也是为了能拢住萧再丞的心。可是,却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一点用都没有!”白英的情绪开始渐渐不受控制。

  “白英,你疯了吗?快点儿放开小沛,这样你还能有些退路,否则后果是你承担不了的。”此刻萧再丞的整条手臂上全是血,却似丝毫不受影响的对着白英冷声的说道。

  “我疯了?我是疯了,我疯了当初才一门心思的要嫁给你。

  本以为嫁给你,可以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生活,但是你呢?萧再丞,你又给了我什么?

  都结了婚那么久了你都不肯碰我,要不是我费尽心思的给你下了药,哪里会有这两个小畜牲。

  呵呵……说出来都是笑话,我们结婚了那么多年,你竟然只碰我两次,而且两次全是因为我给你下了药。

  当我得知怀上萧沛的时候,本想有了孩子,你也许会对我好一点儿,可你呢?你不但对不好,还比以前更加的冷淡。

  第二次你中了我的招儿,我是没想要生孩子的,偏偏那个小畜牲还就让人厌恶的来了。我一个人在国外,打胎又打不了,只能生下他。

  知道吗!当看到那个小畜牲时,我恨不得掐死他。因为他,防碍了我多少事!

  所以,这两个小畜牲,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看到他们,只会让我更加的厌恶他们、让我更恨你——萧再丞,只会让我觉得那是自己的耻辱。

  呵呵……萧再丞,那么多年你一直让我守活寡,然后还怪我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活该!

  你们一家人都活该,让他们一各个儿的都不正眼看我。

  我……”

  “住口!白英,你如果还是人的话,你要多少还有点廉耻,就闭上你的臭嘴!”周筱看到萧沛那一脸绝望和痛苦的神色,拼力的大叫了一声。

  “我就不……我就要说!

  萧再丞,我恨你!

  在国外漂泊了那么多年,我也够了,想着回来与你凑合着重归旧好。

  可你呢?你满心满眼的都是眼前的这个小狐狸精。这个女人用迷魂汤把你们全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给灌的神魂颠倒,连两个小畜牲也只认她,不认我这个亲妈。

  为了这个女人,你还几次三番的威胁我、威胁我们全家。

  我对这个小狐狸精后来做的这些,是她罪有应得。

  你不是有洁癖吗?你不是说这一生只爱这个狐狸精一个人吗?哈哈……我就让人睡了她,看你还爱不爱,我看你恶心不恶心。

  萧再丞,这都是你逼我的,全是你逼我的!你太绝情、太狠毒,你毁了我全家,还冻结了我半生的积蓄。

  你要是不把我的那些积蓄还给我,我就先要了你儿子的命,别以为我是吓唬你,我做的出来!

  你现在立即把我的钱还给我,快点儿!别说我不客气。”

  白英挥舞着手臂,疯狂地叫嚷着,突然间,伸手就去抓闫律手中的那把枪。

  “你要干什么臭娘们,你快放手,放手!”白英疯狂的举动把闫律吓了一跳,慌忙就去掰白英抓到他手腕上的那只手。

  “白英,住手!快住手……儿子……儿子……快……快……”周筱已经变了调儿,疯了一样的就要挣开萧再丞的手冲上去。

  因为,她看见闫律手中的枪就在萧沛的头上晃来晃去。

  不要说是周筱,萧再丞在那一刻都吓得心脏要骤停了一般,忍不住大喊一声:“小沛,快蹲下!”

  紧接着,几乎同一时间的两声枪响。

  “儿子……”周筱几乎要昏厥过去,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便看到像是放慢镜头一般,白英胸口正中一枪,身子直接倒向了窗口,由于冲力过大,整个人瞬间跌落出去。

  而闫律却是脑门上一个血洞,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

  萧沛此时正有些呆傻的蹲在地上,目光空洞,不知飘向了哪里。

  “儿子……儿子……”周筱终于冲上前去,一把将萧沛抱在怀里。

  “妈妈……妈妈……”周筱的呼声可能是唤回了萧沛的神智,叫了两声妈妈后,用力的往周筱的怀里扑去。

  周筱本就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被萧沛这么一扑,立即整个身子向后仰去。不料,却倒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小……”萧再丞抱着周筱,轻声叫道。

  “报告军长,那个叫陈双杰的,想要跟您和夫人说几句话,他……快不行了!”金龙走上前来,和萧再丞汇报道。

  而此时,柳柳已被冯三妹制住,闫律手下所有的人也都被控制住。

  “小小……你……”萧沛丞尽管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仍是用询问的语气对周筱说道。

  周筱:“……”

  过了一会儿,终于微微的点了点头。

  想要挣扎着站起来,被萧再丞用一只手臂,一个用力扶了起来。而此时的萧沛,紧紧的攥住周筱的衣角不肯松开,眼神是还有些没有完全回过劲儿来的呆滞。

  于是就这样,萧再丞扶抱着周筱,周筱紧紧的抓着萧沛的手,三个人慢慢的走到陈双杰的身旁。

  可能是怕周筱看见会害怕,许医生给陈双杰的身上盖了一件衣服。

  此时的陈双杰,已经气若游丝、目光涣散。见到周筱过来,眼神突的一亮。

  手指动了动,想要去握一下周筱的手,却是没能将手抬起来。

  “小……小……小小,你……你还在……还在恨我吧!

  对……对不起!

  萧……萧再丞……对……对不起!”

  陈双杰说话的声音已经非常的微小。

  周筱愣了愣,神情复杂,最终还是慢慢的蹲下身子,不过却没有看陈双杰,目光飘向了远处。

  “小……小小……有件事,我要……要告诉你。其……其实……那天……那天在酒店,我们……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你……你那么……那么纯洁,我……我怎么……怎么舍得……舍得玷污你。

  请你……请你原谅我,我……我只是太……太爱你了,才……才会……”

  陈双杰的话,被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断,随之,有血从嘴角处慢慢的溢了出来。

  陈双杰的话,无异如一道惊雷,炸响在周筱的耳际。她猛的低下头来,眼睛直直的盯着陈双杰,过了一会儿,用颤抖的声音问:

  “陈双杰,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对我什么都没做吗,是真的吗?你告诉我,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啊?”周筱不禁伸手,攥住了陈双杰的手臂。

  “是……是真的,我……我……对不起!

  小……小小……你……你能……原谅……原谅我吗?

  能……能吗?”

  陈双杰断断续续的说道。

  “原来不是真的……原来不是真的……

  呵呵呵……陈双杰,你害的我好苦……害的我好苦……

  我……”

  周筱突然失声大哭。

  “小……小小……如果……如果有下……下辈子,你……你会……会不会……会……”陈双杰刚刚又要抬起的手,瞬间跌落下去。

  “已经没有呼吸了!”许医生走上前来,检查了一番后,对萧再丞和周筱说了一句。

  正哭的全身颤抖的周筱,听了许医生的话,停止了哭声,慢慢的低下头来,看着已经紧紧的闭上眼睛,眼角还挂着一滴泪珠的陈双杰……

  “陈……”眼前一黑,终于倒了下去。

  “小小……小小……”

  “妈妈……妈妈……”

  萧再丞和萧沛齐声的大喊。

  ……

  周筱觉得这一觉,既是一个很久以来都没有过的踏实觉,又好似是被无数个噩梦一直纠缠的令人极为疲惫的觉。

  睡梦里,不断充斥着鲜红的血液、恐怖的枪战,还有凄厉的叫喊声……

  直到一道令她觉得无比揪心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才终于缓慢却又无比费力的睁开了双眼。

  “小小……你醒了!”

  入眼的,是整只的手臂被白色的纱布吊在肩上、一脸殷切中又带着无比热烈的萧再丞紧贴过来的身影。

  “小小……你觉得怎么样?”周筱这才注意到,萧再丞的声音有些暗哑,身上穿的,是病人的衣服。

  有些锈钝的大脑开始一点点倒映出之前所发生的一些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