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六章 这是他最好的选择吧
  周筱的眼前,回放出萧再丞为她和萧沛往自己手臂上开枪的情景;

  还有白英中枪,跌落窗外的情景;

  闫律也中枪倒地……

  还有陈双杰……陈双杰在临终前和自己与萧再丞说的那些话——他说他和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一种悲怆的情绪,突然又四下里漫延开来。

  周筱再次闭上眼,眼泪却是顺着眼角汩汩的流出……

  “小小……快告诉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乖……快点儿告诉我!

  你等一下……等一下,我去叫人……叫人啊!”

  看着周筱那张苍白到吓人的小脸儿,萧再丞吓的双腿直发软。

  好不容易再次的从死神的边缘将人拉了回来,现在周筱的每一个只要让人看起来痛苦的表情,都会令萧再丞感到心惊胆颤。

  “叫许医生来……快,叫许医生马上过来!”步伐有些紊乱的跑到门口,大声的对外面喊了两声,萧再丞转身又慌乱的跑了回来。

  “小小……你不要吓我,快告诉我到底是哪儿难受……快告诉我啊!”萧再丞紧紧的屋住了周筱的一只手,不断的疾呼道。

  周筱就是不说话,双眼仍是紧紧的闭着,而泪水,却是狂泄不止。

  “怎么了,我妹子是醒了吗?我来看看……”许医生大步的走了进来。

  “你快看看,小小刚刚醒,醒来后睁了一会儿眼睛,突然就又闭上了眼睛,我怎么叫她都没反应,还不停的流眼泪。”

  萧再丞仍是握着周筱的手,紧张的和许医生说道。

  “嗯……没事,别慌了,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因着上次的病本就没有恢复好,这次内脏又遭了重创,所以又得要经过一个长时间的恢复期了!”

  许医生给周筱做完检查后说道。

  看到周筱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眼睛,而是在一直不停流泪的样子,心里已经大概的分析出是怎么回事。

  陈双杰临死着前说的那些话,许医生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耳中,所以,他知道周筱是因为情绪上受到了太大的冲击,一时还不能缓过劲儿来。

  现在看着萧再丞那傻兮兮慌乱的样子,不禁用力的摇了摇头。同时,给萧再丞使了使眼色,示意让他跟自己出来。

  可是平时警觉性比谁都高的那个傻家伙,此时一双眼睛完完全全的粘在了他那个小妻子身,自己使了十几次的眼色,连眼睛都眨疼了也没被他发现。

  许医生气的恨不得上前直接把人拉起来就走,也知道这样做不妥,于是清了清嗓子:

  “萧四,你跟我来,你的伤口伤的太重,我得再给你做个检查。”

  许医生敏锐的发现,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成功的令周筱紧闭的那双眼球,在眼皮下面动了动。

  “不重呀!不是早晨才检查完吗?”萧再丞连头都抬,眼睛依旧放在周筱的身上,无所谓似的回了许医生一句。

  要是可以,许医生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用一个锤子,将萧再丞的脑袋敲开,将里面的浆糊都扒出来,再给他合上。

  “那个……我说萧四,你不要怕我妹子担心就不肯说实话,你这只手臂当时流了那么多的血,而且又错过了最佳治疗的时间……”

  萧再丞:“……”

  终于回过头来,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许医生。

  总算是看到许医生对他的挤眉弄眼。

  许医生欲说还休的话,却是成功的让周筱突的睁开双眼,直直的盯着萧再丞。

  “那个……我说妹子,你也不用太担心,你也知道我的医术的,我向你保证,在我精心的治疗下,萧四肯定不会面临最惨的那个结果。

  请你真的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

  许医生一脸的认真中,又好似带有着一份痛苦的神情。

  “许重楼……别……”

  “萧四,反正我妹子早晚都会知道的事,现在告诉她,也好让她有个思想准备。

  我这……呃……

  没事、没事……妹子,你千万别多想、千万别多想啊!”

  许医生说的吞吞吐吐。

  “大哥……”由于昏睡时间过长,周筱一开口,声音极其的嘶哑。

  “真的没事妹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萧四再做个检查,好再做个更佳的治疗方案。

  你先休息一会儿啊!别多想……千万、千万别多想!”

  许医生说着,终于拉着萧再丞出了病房。

  “许重楼,你鬼鬼祟祟的在搞什么?”萧再丞一头雾水的看着许医生,他自己开的枪,当然知道伤是一种什么程度,可不明白许医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这个榆林疙瘩,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我给你使眼色都快把眼珠子挤出来了,你都没半点儿反应。真是气死我了!”

  许医生跺着脚的和萧再丞叫嚷道。

  “少废话,不说我进去了!”萧再丞说完,转身就要往病房内走。

  “你还想不想把媳妇儿给追回来了?”许医生拧着眉,又朝着萧再丞低吼了一句。

  成功令萧再丞立即止住了脚步。

  “用什么办法……刚刚你说的吗?幼稚!”萧再丞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然后像看一个傻瓜一样的看着许医生。

  “你怎么看人呢……你那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我为了谁呀!为我自己吗?

  难道你认为陈双杰临死前说的那些话就能让我妹子回心转意?切……你才幼稚!”

  许医生不屑的嗤道。

  “那……小小她……至少心结应该解开了吧!”听到许医生的话,萧再丞有些迟疑的道。

  “是解开了,可那又能怎样,你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我妹子就会不计前嫌的和你在一起了?”许医生反问萧再丞道。

  “不是,我没那么想。

  我给小小……终究是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以至于差点儿连命都没了,这也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

  自从我……知道小小是被陷害的那刻起,就已经不能再原谅自己。

  未来小小会做如何的选择,我心里也没底,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我所做的错事,争取取得她的原谅,让她再回到我的身边。

  其他的……我已不敢再奢望……”

  提起这件事,萧再丞的情绪变得无比的低落。

  “你个木头,凡事都是要靠自己的争取的呀!

  只要你是怀着好的目的去争取,即便是用些小手段,那也是情有可缘的事呀!”

  许医生看着萧再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萧再丞听到许医生话里有话,原本黯淡的目光,不由亮了一下。

  “媳妇儿是你自己的,你好好想吧!想通你再找我,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对了,我妹子接下来就是要好好休养的问题,别的没大事,你别一惊一乍让吓唬人了啊!

  唉!愁人啊……”

  许医生叹息着,摇头离去。

  独留萧再丞站在空旷的走廊里,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后,才转身又回了病房。

  听到脚步声,周筱转过头来,目光有些复杂的盯着萧再丞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将头转了回去。

  萧再丞的苍白的脸色,还有发干的嘴唇,以及布满红血丝的双眼,令周筱的心纠缠着一阵紧似一阵。

  “小小……你……”萧再丞走到周筱的床前,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你的手臂……是很严重吗?”顿了一会儿,周筱终于张口和萧再丞说了话。

  “啊?哦……没事,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听到周筱半年多以来第一次用这么和缓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萧再丞的心情激动不已。

  不过,那一脸慌乱的神情,却令周筱误以为他是在欲盖弥彰,担心自己知道了他真实的伤情。

  “当时为什么要救我,我说了不需要你救我的!”周筱的声音有些发冷。

  “小小……曾经我说过,会保护你一辈子,会让你一生幸福……

  可是,我却没能做到,相反却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使我自己一直不能原谅自己。

  我已经错了那么多,怎么能在那种关键时刻一错再错下去。

  我……”

  “别说了!你去休息吧!”周筱打断了萧再丞后面要说的话,又闭上了眼睛。

  突然,好像又想到什么的样子,再次的睁开眼:“小沛呢?”

  “他在老宅。因为白英的关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再加上又受到了惊吓,那天回来后就发起烧来。

  烧的迷迷糊糊的还一直在找你,大喊着说要保护你……

  一直烧了两天,昨晚才退烧,但是情绪一直不大好。

  一早心理医生去,给他做了一番疏导,刚我给妈打了电话,说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不过,一直闹着要到医院来找你。”

  知道周筱挂念萧沛挂念的厉害,萧再丞将萧沛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了她知道。

  “白英……”说到白英,周筱疑惑的出口道。

  “是,她死了!

  闫律倒是没死,不过,后半生的日子……”萧再丞声音发冷的回答道。

  “陈双杰……后事有人料理吗?”对于陈双杰的感情,此时的周筱内心复杂不已。

  一个害的自己差点儿万劫不复的人,却又在关键时刻,为了自己舍弃他年轻的生命。

  想到这一点,周筱内心有些沉重的透不过气来。

  “你不要多想,或许……这是他最好的选择吧!”萧再丞明白周筱心里所想,带着叹息轻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