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六十七章 一辈子都抺不去的影子
  周筱听到萧再丞的话,又是一阵的心酸涌了上来。

  闭了闭眼,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陈双杰的后事,我已经安排人去处理了!”萧再丞回答了周筱提出的问题。

  其实在萧再丞的内心,对于陈双杰,也是一种极其的复杂的情感。

  陈双杰是害的周筱如今这样的罪魁祸首之一,曾有那么多时刻,萧再丞恨不得都想立即杀了他。

  但如今,他却又为救周筱而死,而且在死前又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还有重要的一点,不论以何种方式,陈双杰已经注定是周筱心里一辈子都抺不去的影子……

  “我知道了,你……手臂真的没事吗?”周筱极力的压制内那种纵横交错的感情,又轻声的问了一句。

  “呃……没事!”想按着许医生教自己的去说,但犹豫了下后,萧再丞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你去休息吧!”周筱的神情有些凄凉,淡淡的对萧再丞说了一句后,再次的闭上了眼睛,掩盖住眼底的那抺急切的担心。

  但心里却又开始翻江倒海的翻腾起来。如今脱离险境,终于可以有时间让周筱冷静的考虑更多的问题。

  整个事件不但来的突然,给人的答案更加的出人意料之外。

  在此之前,虽然觉得有很多地方不合理,但大家也都以为白英就是整个事件的幕后指使者。而这一点,也更加剧了周筱与萧再丞之间僵持的关系。

  萧再丞因此自责愧疚的要死不说,周筱也是极难的接受这个问题。

  在那种情况之下,任何一个正常的思维恐怕都会是如周筱一样的反应——

  被自己丈夫的前妻设计陷害的毁了清白不说,最后又差点儿丢了性命。

  而自己的丈夫在那个时候不是出来安慰,而是进行了更加雪上加霜的伤害。即使是因为当时被蒙在鼓里,但更深的伤害终究是造成了的。

  这样深入骨髓的伤害,以至到了已经下定决心要决裂的地步。

  谁知,一场意外,却使整件事情有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大反转,令周筱现在怎么也转不过这个劲儿来。

  到头来,这么大的一个阴谋,根源竟然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那之前的那些伤害、怨愤、绝望、以至要厌弃了生命,又有什么意义,或者说又算什么!

  但那些伤害所带给彼此的,又岂是就能随着所有真相的水落石出而烟消云散?甚至包括萧再丞为救自己,而不顾一切挡枪的行为?

  这一刻的周筱,虽然对于未来的生活有些茫然,但是心里却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有些事,已经回不去了……

  眼泪,再次如泉涌一般,顺着眼角倾泻而下。

  “小小……对不起!

  我知道,对不起这三个字,现在在你面前是那么的讽刺,但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没奢望你现在就能原谅我和接受我,但我会等,等你能重新接受我的那一天。”

  由于伤口的原因,萧再丞的烧还没有完全的退去,所以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他站在周筱的床头,一直没有动过,就那样直直的、似永远也看不够一般的看着周筱。

  见又突然有眼泪从周筱的眼角汹涌而出,有了许医生之前的解答,这一次虽知不是由于周筱身体的问题,但也知周筱是又想起了过去发生的那些。

  以前从不会说软话的萧再丞,经历过这么多的波折和对于他来说几乎是生不如死的痛苦后,再对着周筱时,已经能发自心底的冲口而说出这些话来。

  “回不去了……

  萧再丞,你认为经历了那么多,我们还能依如从前吗?

  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算了……还是那句话,放了彼此吧!”

  周筱没有睁眼,将头转向与萧再丞相反的方向,低低的说道。

  “那就等你能做到的时候,我等着!”萧再丞坚定的声音,再次的响起。

  “我累了,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也去休息吧!”周筱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之意。

  萧再丞:“……”

  没有再说话,双站了好一会儿,转身,回到了另一张床上,静静的在床头靠坐下来。

  目光,仍是紧紧的盯在周筱的身上。

  原来萧再丞是让许医生把两个人安排到了一个病房。

  周筱倒是还没有意识到这些,身体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一会儿的功夫,就又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时,室内已经多了一道西斜的阳光。

  “小小……小小你是醒了吗?感觉怎么样,肚子饿不饿?”见周筱睁开眼,一直俯在床前的安姨,一脸急切的连声问道。

  “安姨……”周筱轻轻的叫了一句。

  而安姨,却因为听到了周筱这么真实的叫自己的声音,而失声痛哭起来。

  “你这孩子,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总遭到这样的磨难呀!

  你都快吓死安姨了,你这孩子,真是心疼死人了!呜呜呜……”

  “安姨,我没事,您别哭,帮我倒些水喝吧!”为了转移安姨的注意力,周筱只得让她去倒水。

  “小小……你醒了,要不要坐起来?”萧再丞又走上前来,柔声的对周筱说道。

  “我这里有安姨照顾,不用麻烦你了。”周筱淡淡的说道。

  萧再丞:“……”

  周筱往往一句话,就会堵的他哑口无言。

  安姨扶着周筱坐起身来,端着水喂她喝了半杯下去。

  “安姨,没将我的事告诉爸爸、妈妈他们吧?”周筱问安姨道。

  “没有!之前知道你和小沛被绑架后,萧家老哥说,先不能让你爸爸他们知道,担心他们知道后会急出什么病来。

  等到把你们解救回来后,许医生说你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也就没敢告诉他们,想等着你醒来后再说。

  没想到,你这一昏睡就睡了两天两夜,要不是许老神医和许医生都说没事,我还真是得要吓死了!

  这两天你爸爸他们打电话来,我要么就是说你正在给孩子们讲课,要么就说你正在睡觉,要是今天再打电话来,我都不知要怎么编下去了!

  你这孩子,小时候一直都那么顺,怎么现在就多灾多难的了呢!”

  安姨说着,又红了眼睛。

  “安姨,对不起,又让您替我担惊受怕的。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绝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了。”周筱忙安慰安姨道。

  “嗯……那就好,以后可千万得小心。要是再有这么一次,安姨真的是受不了了!”安姨像个孩子一般,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么几天的功夫就已瘦下去了一大圈儿的安姨,周筱也是愧疚和心疼不已。

  “还说要陪您出去到处的玩儿玩儿呢!您第一次来帝都,光是忙着照顾我了,还哪儿都没去呢!

  等我恢复几天,再陪您到处去转转啊!”

  “玩儿什么玩儿,出去再出点儿什么事可怎么好,不去玩儿了……不去!”安姨连连的摇头。

  “不会的安姨……”

  周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口处一阵凌乱脚步声打断,萧家一大群人涌了进来。

  “妈妈……”小沐拉着小夭夭的手,一边往病房内跑,一边大声的喊着。

  “哎!”周筱声音还透着虚弱,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目光更多的,却是放在了后面跟着的一脸沉郁的萧沛的身上。

  小沐和小夭夭已经不顾萧老太太劝阻的爬到了床上。

  “妈妈,您好了吗,还难受吗?”小夭夭伸出小手儿,放在周筱的脸上,嫩嫩的声音中,透着满满的担心,萌化了一众人。

  “爸、妈、大哥……又让你们跟着担心了!”周筱先是和萧老爷子他们打着招呼。

  “唉!是我们的疏忽,才让你又遭了这么大一个罪啊!”

  萧老爷子觉得说这话都丢人,想他在外人眼中呼风唤雨的萧家,而实质上也从不任人欺负的萧家,竟然接二连三的这样被人算计和陷害。

  而且算计和陷害他们的,竟然还是那么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人物。

  这件事虽然最终算是得到了彻底的处理和解决,但这股窝囊气儿始终梗在他的心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这人啊……真是没想到变化的会这么的快,那个柳……

  小小的身体本来就虚,这下又得要养上好一阵了,唉!

  算了,先不说这些了!小小要先好好的把身体养好,别的什么都不要多想,知道吗?”

  萧老太太说了半截的话,又咽了回去,转而叮嘱周筱道。

  “爸、妈,您二老不用担心,我没事,很快就能出院的。”周筱安慰两位老人道。

  “妈妈……妈妈……”小夭夭见周筱一直顾不得和她说话,便撒娇的抱住她的手臂,蹭了蹭喊道。

  小家伙儿三四天没见到自己的妈妈,又是想的厉害了。

  “哎……妈妈在呢!妈妈不难受,很快就没事了!”周筱摸了摸女儿的小嫩脸儿,一脸的宠溺。

  “妈妈,您可担心死我们了!

  开始没有等到您去医院接我,我还以为您又一个人偷偷的溜了呢!

  后来才知道,您和哥哥是被坏人抓走了!

  这些大坏蛋!妈妈,您等着,等我长大后一定替您报仇,一定保护好您。”

  小沐挥舞着小拳头,大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