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犯人被带来了
  只要军部那边没有特别的事,萧再丞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周筱的四合院儿内,无论周筱的态度有多么的冷漠。

  这一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因为有些事回了老宅。萧沛和小沐因为上学不在家,萧再丞又突然出现在小院儿内。

  此时安姨和丁嫂正陪着小夭夭坐在铺在地上的垫子上玩耍。周筱正椅靠在塌上,半眯着眼睛,似睡不睡的样子。

  感觉到异样,周筱慢慢的睁开眼,见萧再丞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爸爸?爸爸来了耶!”小夭夭扔下手里的玩具,高兴的朝着萧再丞扑去。

  “乖夭夭!”萧再丞抱着女儿,用力的亲了两下,惹的小夭夭咯咯的直笑。

  “爸爸,您怎么一直不和妈妈还有哥哥我们住在一起?夭夭都很久没有和爸爸妈妈在一张床上睡过觉了!爸爸是不是不喜欢妈妈了?”

  小夭夭搂着萧再丞的脖子,撅起小嘴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呃……不是,爸爸怎么会不喜欢妈妈,爸爸最最喜欢妈妈的,只是……爸爸这段时间有事。

  妈妈她……妈妈的身体不太好,不喜欢……那个……”

  虽然只是在回答孩子的问题,但是萧再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说出了一句让周筱听了直接低下头去的话——爸爸最最喜欢妈妈的。

  只是,说到后面,萧再丞却不知要怎样继续的说下去。

  “那是妈妈不喜欢爸爸了吗?

  是妈妈不让爸爸来和我们一起睡的吗?”

  谁知,小夭夭竟然问了这么一句出来。说完,还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看萧再丞,然后再看看周筱。

  “那你去问问妈妈!”经过一段日子的磨练,萧再丞像是突然开了些窍儿一般,马上对小夭夭这样说道。

  “哦……妈妈,您喜欢爸爸吗?”听了萧再丞的话,小夭夭立即小脸儿一脸认真的问起了周筱。

  “啊?那个……夭夭,你是不是该喝点水了,好半天没喝水了吧!”周筱左顾而言他的要岔开话题。

  “妈妈……夭夭问您喜欢爸爸吗?”谁知小夭夭竟然没有被周筱的话题带走,还坚持着一定要让周筱回答不可。

  在小夭夭问周筱的同时,萧再丞也一脸期盼的看着周筱。

  “丁嫂,麻烦您给夭夭倒点水来喝。”周筱一脸的冷淡,根本不看萧再丞,也不回答这个对于她来说,好像已经没有太大意义的问题。

  “夭夭听话,去喝点水吧!”转而一想的萧再丞,也觉得自己的这个举动也确是有些幼稚了。于是在一旁对小夭夭说道。

  “哦!”小夭夭终于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追问周筱下去。

  周筱:“……”

  小夭夭太聪明,周筱不想给孩子留下一些心理阴影,所以当着小家伙儿的面,除了冷着一张脸,也不敢多说什么。

  “夭夭小姐,我们去书房找本好看的书来看吧!”丁嫂见萧再丞这个时间来,明白肯定是有事要和周筱说,所以在经过这段小插曲后,便把小夭夭给哄了出去。

  安姨也明白了丁嫂的用意,看了周筱一眼,也只得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跟着走了出去。

  “小小……”萧再丞走到榻前,轻轻的叫了一声周筱。

  周筱:“……”

  没有说话,此时的她,在小夭夭被丁嫂哄走的那刻,就已又闭上了眼睛,这会儿愣是没给萧再丞半点儿的回应。

  见周筱这样,萧再丞脸色没变,轻轻的坐到了榻的一侧,然后又温声的说道:

  “小小,那个叫经玉娜的……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没来的及处理,是想等着听听你的意见。

  她一直要求想要见你一面,你……要不要见她?”

  这么多天来,与周筱之间的关系毫无进展,虽然面上表现的仍然还有耐心,但实际上萧再丞心里是真的已经有些忍受不住。

  就连每天的梦中也都是和周筱有关的一切。或是梦到周筱原谅了他,与他重归旧好;或是周筱仍是不肯接受他,而又突然的失踪……

  已经不知有多少次,萧再丞是笑着或是悲伤的醒来……

  要不是有许医生一直劝着、出着主意,萧再丞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会到了一种什么样发疯的状态。

  许医生也给他出了无数个主意,教他如何追回周筱,但经过他的略一思考,最终全都给否了去。

  那时的想法,萧再丞只想通过自己的真诚还有表现,再将周筱的心重新追回来。

  不过,这么久都不见周筱的态度有一丝回暖之意,萧再丞原本的想法开始有些动摇起来。

  这两天就在想,是不是要再找许医生,给自己出谋划策一番。

  今天得知萧老爷子他们回了老宅,萧再丞就趁着萧沛和小沐上学的间隙,想过来和周筱再诚挚的表露一下自己的心声。

  可看着周筱那冷到化不开的脸,到了嗓子眼儿的话,萧再丞又不知要怎么开这个口才好。生怕自己一个说的不好,再取得事得其反的效果。

  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可以谈下去的话题,反正这件事早晚都是要和周筱谈的,而且剩下这最后一个还没有处理的人,萧再丞也想尽快的将这件事做个彻底的了结。

  “小林……她要见我?”听到经玉娜的名字,周筱的心口又是一疼。

  这时的周筱,倒是恨起自己太重感情的这个毛病来,不然,就真的只把经玉娜当作生命的一个过客而已,不用再去想她。

  “你要不要去见她,你要不想见她,我就让人直接把她送走了!”提起经玉娜,萧再丞听似温柔的语气里,却带着冰冷的凉意。

  “我……”周筱心里极为的矛盾。

  “要不……就不要见了吧!”萧再丞担心周筱见了后心情会更不好,所以便轻声的劝道。

  “算了……那就去见见吧!”顿了一会儿后,周筱终于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那就再养上几天再去吧!”萧再丞看着周筱依然显得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单薄得令人心疼的身形,出声劝道。

  “现在去吧!”周筱的眼神中,有着淡淡的茫然。

  “那就多穿些衣服,现在天有些凉了!”萧再丞说着,很自然的就去开周筱的衣柜,然后找出了一件薄款的风衣来。

  “不用了!”见萧再丞拿着风衣要给自己披上,周筱躲了躲。

  “听话,你现在身子弱,得多穿一些才行。”萧再丞最终还是帮周筱穿上了风衣。

  和丁嫂说了一声,萧再丞扶着不停抗拒的周筱,坐到了等在外面的车上。

  两个人一起坐到了后面的座椅上。不过,一路上周筱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目光大多时不是放在车窗外,就是闭着眼睛假寐。

  汽车一直往市区外驶去,出了市区走了一段后,就拐向了另一个区域,周筱看了看,是帝都的处于山区的一个区县。

  对于这一片,周筱从没来过,所以并不熟悉。

  全程行驶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汽车驶到了一个貌似像看守所的大门前。

  见是萧再丞的车,门口站岗的哨兵直接放了行。

  又行驶了几百米后,最终停到了一幢每个窗户都极小的楼房前。

  萧再丞先下了车,然后将周筱扶了出来。

  几个不知等在门外已经多久的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热情的迎了上来。

  见到萧再丞的第一时间,就严肃的行礼问好。

  萧再丞稍稍的点了一下头,半搂着周筱直接往里走。周围那么多外人,周筱也不好挣扎,只得顺从的跟着萧再丞的脚步。

  “我太太同意见一下那个叫经玉娜的人,你们把她带出来吧!”萧再丞没有过多的客套话,一边往里走,一边对身边的警察说道。

  “好的,萧军长和萧夫人您二位先坐下稍等一会儿,我马上让人把犯人提出来。”其中的一个看似是这里职位最高的领导说道。

  萧再丞点了一下头,扶着周筱,好似很熟悉一般的,没用人引领,直接就往一间屋内走去。

  周筱看了一下,屋内的设施非常的简单,只有一个长方形的桌子,还有摆在两侧的几把椅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您请坐萧军长,犯人马上就到。”那名警察又非常客气的请萧再丞他们坐下。

  “先坐吧!”萧再丞扶着周筱,让她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后,自己坐到了周筱的旁边。

  “萧军长,犯人被带来了!”随着话落,门被打开,紧跟着,一阵沉重又缓慢的脚步声传来。

  经玉娜在两名女警察的押解下,手上戴着手铐,略垂着头走了进来。

  在猛然抬头间,目光直愣愣的停在了周筱的身上,同时,脚步也不由的停了下来。

  “快走,坐下!”女警察声音冰冷的喝斥道。随后,把经玉娜带到了周筱的对面,被按坐下来。

  “小小……”经玉娜轻轻的叫了一声。

  周筱这才慢慢的抬头,虽是有些在意料之中,但在看到经玉娜的第一瞬间,还是愣怔的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此时的经玉娜,与周筱半年前所见的那个经玉娜已经是判若两人,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般艳光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