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七十章 你能原谅我吗
  此时的经玉娜,身上穿的是一身犯人的衣服,之前那一头衬得她极其妩媚的大波浪的长发,如今已被剪成齐耳的短发。

  不知是因为卸了妆的缘故,还是这段时间才发生的改变,原白看着白皙水嫩的肌肤,如今黯淡发黄,颧骨和鼻梁上还起了一片的雀斑。

  人也瘦下去了一大圈儿,显得整个的人更加的矮小。

  最主要的是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充满着无望与死寂的双眼,灰暗的厉害。只是在看到周筱时,才亮了一下。

  周筱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经玉娜。

  “你们都出去吧!”萧再丞对其他人说了一句。

  所有人听了萧再丞的话,都轻轻的退了出去。

  萧再丞便安静的坐在一边,目光全部放到周筱的身上。

  “小小……对不起!”经玉娜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叫着周筱时,却透着无比的真诚。

  周筱:“……”

  仍是没有说话,还是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经玉娜。

  萧再丞担心周筱的身体会受不住,便又往周筱的身边靠了靠,几乎靠到周筱的身上后,伸手,又圈住了周筱的腰部。

  此时的周筱,思绪还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

  这个世界,似乎是大学时代,一室四个人,整天腻在一起、笑闹在一起的情节……

  又好似是同室的几个女孩子,全都聚在自己的小四合院儿里,挖空心思的做各种美食、坐在一张桌上吃饭、喝酒的情节……

  还好像是自己让哥哥背着一大包在前一天做好的吃食,拿到宿舍几个人一起分享的情节……

  见周筱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经玉娜的那种愧疚与羞耻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小小,我不是要为自己辩解,我的确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我被要求去找那个叫陈双杰的人,见面后,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好……呃……

  他和我说你过得很不幸,说你嫁了一个你最不喜欢的家庭,你的丈夫还是一个比你大了很多、很多的一个二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的男人。

  说对方是利用权势,强迫着你嫁给的他。

  说你在那个人家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不幸福,每天都很痛苦……”

  经玉娜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间意识到什么,转头,将目光放到了萧再丞的身上。

  萧再丞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舍给经玉娜,不过,就是身上那森冷的气息,便已令经玉娜感觉到心惊胆寒。

  脸色却也在瞬间,更为的灰败起来。

  周筱这会儿把目光转向了别处,却是仍没有说话。

  “小小……这位……就是你的丈夫吧!

  呵呵……其实在我去都华找你的那一天,在见到你的第一眼,看到你的穿着与气色,还有那飞扬的神采,心底就已经知道,你是过得非常好的。

  但是,为了自己的私欲,我却是刻意制止自己去想这些,并且强迫自己就要相信那个陈双杰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我也能看的出来,那个人……他是真的爱你。

  我还告诉自己说,有这么一个死心踏地爱你的男人,你以后的日子定会错不了,定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因为……这种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多么的渴望而不可得。

  这样的爱,我也是从没得到过的,也不是……我可能也是得到过的吧!不过,最终却是被不甘平庸和平淡的我,摒之如草芥了吧!

  所以,我那时其实心里更多的是羡慕你,羡慕你能碰到这么一个痴情不悔的男人。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我把加了药的饮料骗你喝下去,然后……然后……然后把你弄到床上去,还亲手脱……脱光了你的衣服……

  我当时还和那个叫陈双杰的人说……说不让他趁人之危,如果想和你发生点儿什么的话,一定要等到你醒来后,要你自己自愿才行。

  呵呵……其实我这么说又是有多可笑,都已经是那种情况了,又怎会……

  小小……对不起,给你带来那么深的伤害。

  而你曾经又是对我那么的好,大学那几年,照顾了我那么多。

  更让我愧疚的是,直到在我要算计你的前一刻,你还那么真诚的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一想到这些,我就觉得,我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你。但是,我却仍想再见你一面,和你说声不对。

  当然,我知道这些并不是我的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弥补的了的。对于你的亏欠和伤害,我恐怕是一辈子都还不了了。

  小小……真的、真的对不起!”

  经玉娜说到这里,早已是泪流满面。

  而周筱,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个字。

  又沉默了一会儿,周筱慢慢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萧再丞揽着她的腰,几乎将周筱全部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小小……”当周筱快要走到门口处时,经玉娜又大叫了一声。

  周筱停下脚步,不过却没有回头。

  “小小……你能原谅我吗?”经玉娜带着满满的期盼,轻声的问道。

  “……

  如果你觉得一句话可以让你真正的宽心的话,那么……我原谅你!”

  等了好一会儿,周筱终于缓慢而淡漠的开了口。

  说完,脚步再不做任何的停留,直接走了出去。

  后面,是经玉娜嚎啕大哭的声音……

  回去的路上,周筱一直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心里,却是又多了一份无比的落寞与伤感。还有一种的,是连她自己也说不出好像是一切都已结束,还是一切才刚开始的复杂的感觉。

  萧再丞没敢再多说任何的话,只是双眼紧紧的盯着周筱,显得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回到四合院儿,萧再丞又是不顾周筱的抗拒,挽着她直接把周筱送到卧室的床上,要让她躺下来。

  “萧再丞,我们再谈谈吧!”尽管身心疲倦,周筱仍是没有按照萧再丞说的躺下来,而是倚靠到床头,冷冷清清的说了一句。

  不过,这句话听在萧再丞的耳中,却是有令他立即心里如注了股冰水般,带动的全身都打了一个激灵。

  “小……小小……你……你要谈什么?”萧再丞紧张的舌头都有些打起结来。

  “你坐下吧!”周筱没有看萧再丞,却是又淡声的说了一句。

  “哦……好……好的!”萧再丞脚步沉的似有些要迈不开一样,慢慢的挪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萧再丞,我想最后的和你说一次,放手吧!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不管发生的一切是误会也好、陷井也罢,或者说是孰是孰非,但那些伤,是已经血淋淋的割下了的。不是说不去碰触,就能当作一切没有发生过。

  而且这些伤,会不时的提醒我,那些从前所发生的过往。

  那种痛苦,有过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

  时间能冲淡一切,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有你新的生活,而我……也想去过一些我自己想过的生活。”

  尽管语气平淡,但在说这些话时,只有周筱自己知道,心里早就已经血肉模糊。

  那么多年爱入骨髓的感情,即便是有了那么多和那么痛彻的伤害,又怎能说舍下就能轻松的舍下。

  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说完这些话后,周筱慢慢的躺了下去,拉上被子,转了一个身,将背朝向外面……

  萧再丞的灵魂在周筱说到“放手吧”那三个字时,就已经不知飘向了哪里。

  在周筱躺下将后背对着他后,又不知呆坐了多久,才如一具僵尸般的木木的起了身,再像个游魂一般,脚步虚浮的慢慢的向外移去。

  而周筱在听到那离去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滚滚而下……

  晚上萧沛放学后,周筱把他单独叫到了屋里,直到近一个小时后,萧沛才红着眼睛走了出来,把小沐和小夭夭也叫了进去。

  母子三人又关在屋里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孩子才神情恹恹的走出来,任丁嫂和安姨分别照顾着他们洗漱。

  洗漱好后,又回到了周筱的房间,挤到周筱的床上,互相搂抱着睡去。

  第二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快中午的时候才来四合院儿。周筱发现,尽管两位老人都在极力的掩饰,但是却能明显的看出,两个人的神情都很不好。

  问了两个人都说没什么,却又止不住的发出了叹息。

  见到这样,周筱便没敢再多问。抽了一个空儿,让丁嫂去打听一下。

  丁嫂倒是很快打听到了原因,不过,却是令周筱的心情更加的沉重和拧着一般的痛了起来。

  据说昨晚因为见萧再丞很晚都没有回老宅,萧老太太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去。

  这也是自萧再丞和周筱之间出现问题后,萧老太太几乎每天只要见不到萧再丞,都必须会做的一件事,她总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出什么事。

  萧老太太打了半天的电话,却始终没人接听,老人家于是就着了急。

  后来又打了一通电话后,得知萧再丞在北郊的小白楼那边。自下午一回来,就进了书房,到了吃饭时下人去叫,只回了一句说“不吃了”,之后还一直没见人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