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天意弄人
  这下萧老太太更加的着起急来,虽然不知道详情,可萧再丞这样的表现,肯定是和周筱有关。

  想了半天,只得给许医生打了一个电话,因为许医生的话,对于萧再丞来说,还算是除了周筱以外最管用的一个。

  等到许医生赶到小白楼,敲了半天的门里面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强行破门冲了进去。

  结果看到的就是萧再丞已经醉得人事不醒的样子,地上,躺着两个已经空了的洋酒瓶子。

  要不是许医生及时赶到,喝了那么多酒下去,萧再丞还真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

  虽然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萧再丞才会是这样,但众人也能猜的差不多。

  后来给丁嫂打了一个电话,知道下午的时候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单独在房间里不知谈了什么。等萧再丞出来时,就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萧家人听后心里不由都是一沉。

  今早萧老太太不放心,又拉着满身怒气的萧老爷子特意赶到小白楼那边看了看。

  他们到的时候,萧再丞和昨晚留宿在这里的许医生正准备出门。

  一看到萧再丞的样子,萧老太太的眼泪立即就流了下来。

  自周筱出事起,萧再丞就开始日渐消瘦的身形,好似一夜之间又瘦了一大圈儿下去,面色也极其的苍白。

  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样子,但周身都缠绕着那种压抑的气息和让人有些窒息般的阴霾。

  “小四……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和小小你们俩……”萧老太太拉着萧再丞的手,心疼的已经快说不出话来。

  “妈,我没事,您别多想,我先去军部了!”萧再丞沙哑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往外走。

  “回来!”萧老爷子突然大喝一声。

  “老爷子,您……”萧老太太担心的看着萧老爷子,又看了看已经止住了脚步的萧再丞。

  “你告诉我你都多大年龄了,啊?

  这么大一个人,没本事留住自己的老婆,反倒有本事一个人偷偷的喝闷酒,什么时候你竟变得这么出息了,啊?

  一辈子的时间还长着呢!你要真有那个恒心,迟早都能把丫头给追回来。

  你以为以丫头的性格,除了你,她还能再改嫁给别人吗?

  你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等把自己的命折腾没了,那丫头估计就有改嫁的可能了!

  你个蠢东西,木头脑袋,真是气死我了!”

  萧老爷子怒瞪着眼睛,对着萧再丞又是一阵的大骂。

  整个过程,萧再丞一个字都没有说过,在萧老爷子骂完后,直接出了门,去了军部。

  “萧伯伯,我知道您骂萧四是出于疼爱之意,那您能不能听我说几句?”在萧再丞走后,许医生没有走,而是恳切的对萧老爷了说道。

  “你说,岁岁!”萧老爷子还满肚子是气,却也示意许医生道。

  “萧伯伯,我知道您和伯母是担心萧四,更希望萧四和小小能重归旧好。

  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切您两位也都一清二楚,萧四和小小之间,真的是伤痕太深了。

  当然,主要是小小那儿……我想这一点,您两位从小小当初留给周天的那封遗书里就能看的出来。

  您说,人得到了多绝望的地步,才会连生命都想要放弃。

  这种伤害如果是来自别人,不用说,小小也不会难过到这种程度,正是因为她对萧四的那份感情,实在是太深了。

  您二老肯定也是能看的出来,小小对于萧四的那种深厚的感情。所以才会是用我们现在这些人所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那就是——爱之深,伤之痛。

  虽然现在一切的误会全部都已经解开,但造成的那些伤害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能得到平复的。

  其实萧四之所以这样,主要的倒不是因为小小到现在不原谅他,而是他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对于小小的那些伤害。

  可能是昨天小小又提出了和他要分手的事,态度很决绝,萧四是觉得他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没资格再挽留小小。

  同时,这一点也会让他觉得很无力。所以,才会那么的痛苦。

  我们应该多体谅一下萧四这一点,他现在的痛苦,比任何人来的都应该更大得多。毕竟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啊!

  放眼我们周围,又有几个能像他们之间的感情这么深这么浓烈呢!

  说了这么多,我主要也是想劝您二老,不要因为他们的事,太过于的忧虑和担心,这样对你们的身体实在是太不利。

  他们之间的事,我们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他们调和就好,但主要的还在于他们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小小彻底的解开心结,他们之间,也就又能回到了从前那样。

  而且您二老也不要忘了,他们之间还有三个孩子牵绊着,这也是小小的软肋。

  所以,我相信,他们之间最终肯定是会能和好如初的,不过就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许医生彻底的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详谈了一次,也算是好好的开导了他们一番。

  这样的一番谈话下来,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心情还真是轻松了一些。

  但萧再丞毕竟是他们的儿子,看到他那个样子,两位老人的心情又怎么能好的起来。

  因此,到了四合院儿这边才被周筱看出了一些端倪。

  当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后,周筱一个人在书房稳了好久的情绪,才走了出来。

  几番欲言又止后,到了午睡后醒来,还是和两位老人开了口:

  “爸……妈……我明天要回老家去。”

  “什么?小小……不是说,要养一段才回去的吗?

  这……怎么说要走就走了呢!”

  萧老太太听后一脸的震惊,接着又是满目的伤感,却也瞬间明白,周筱也是以实际行动,来表达着她要和萧再丞分开的决心。

  “丫头……孩子们知道了吗?”过了好一会儿,自知无法劝阻的萧老爷子,轻轻的问道。

  他希望可以用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方式,来劝住周筱回老家的打算。

  “知道了,我和他们都说好了!

  就不让他们跟着我来回的折腾了,让他们在帝都先好好的念书,总这么折腾对他们的学习毕竟没什么好处。

  离寒假也没剩下多少时间,等他们放寒假了,我再把他们接过去。”

  周筱不敢看两位老人的眼睛,微微低着头,缓缓的说道。

  她心里非常清楚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想法和意愿,也清楚萧家其他人的想法。但是,自己与萧再丞之间的问题,又岂是能因着这些人和他们的期望而烟消云散。

  所以,她要尽快的逃离这里,回到那处安静的角落。

  看到周筱的态度那么的坚决,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两个人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

  他们对于周筱和萧再丞能重归于好的这个愿望,已经感觉到极为的漫长,甚至还有一丝不确定的茫然。

  “丫头,把夭夭带上吧!

  孩子还小,不能离开妈妈太久……

  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妈我们俩考虑,才会把夭夭留下来,但……你毕竟是她妈妈呀!”

  萧老爷子话语里带着的那份无尽的伤感,瞬间令周筱和萧老太太都流下泪来。

  “不……不用了!爸和妈离不开夭夭,就让她……让她跟着您二老吧!”周筱泣不成声的说道。

  “带走吧……带走吧!你爸说的是,孩子……离不开妈妈。我不想我的夭夭……呜呜……变得像小沐小时候那样。

  呜呜呜……”

  同时要面临着周筱和小夭夭两个人的离别,萧老太太心里揪痛的无法承受。

  “爸……妈……对不起!

  因为我……因为我……

  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一定!”

  周筱满心的愧疚,自结婚后,就一直将自己视若亲生的这两位老人,却是因着自己,这半年多来没能过过一天真正开心的日子。

  不论起因为何,如果不是他们对自己付出了真挚的感情,又怎么伤心和难舍至此。

  但是,好像天意弄人,有太多事,已经失了原有的方向,好多人,也已经不能把控。

  未来是什么,周筱现在不知道,但是对于两位老人的那份同样的难舍,却是真真实实的在如刀绞心脏一般,令她疼痛不已。

  自这刻起,悲伤的情绪便再没有散去过。晚上萧沛和小沐放学回来后,好似也加入了到了这个悲伤的行列中。

  在得知了小天夭明天也会和周筱一起走的消息后,萧沛和小沐除了表情变得更加的失落外,倒是没有更多的什么激烈的反应。

  只是更加的几乎分秒不离的粘在周筱的身边,而且兄弟两个还轮流抱着小夭夭,自两兄弟进门后,小夭夭的双脚几乎就没有沾过地面。

  两个孩子这样的表现,只会更增加周筱的痛苦,但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也只有咬咬牙,狠狠心的挻过去。

  这晚,除了小夭夭比以往没有晚上多少时间睡去外,萧沛和小沐一左一右的躺在周筱的两侧,分别紧紧搂着她的腰,听着周筱已经重复很多遍的叮嘱,很晚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