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七十五章 你又要走
  萧再丞再次低了低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走吧!”也不知是对着狗娃还是对萧再丞,周筱轻叹的说了两个字后,率先往狗娃家那边走去。

  “叔叔快走!”狗娃牵着周筱的手,还不忘回过头来热情的叫着萧再丞。

  饭桌就摆放在狗娃家院子里的一棵大大的桂花树下,因着萧再丞的到来,老太太做了一桌子丰盛的独属y省三合地区农家的特色菜。

  狗娃小小的一个孩子,竟然不停的招呼着让周筱和萧再丞多吃些东西。

  也亏得有了狗娃这孩子,不然周筱与萧再丞间那种令人迥异的气氛,一定会十分的尴尬。

  老太太早就已经看出了两个人的异样,不过却没有多说话,只是不时的招呼让两个人多吃一些。

  “萧……小伙子,你要不要住下来,在这边待上几天?”吃过饭后,老太太看了一眼周筱,然后问萧再丞道。

  “哦……我叫萧再丞!

  可以!我是说,要在这里停留上两天,我周日的晚上再走。”

  萧再丞说这些话时,也看了看周筱。

  周筱:“……”

  没有说话,站起身来,往自己住的那个小竹楼的方向走去。

  “我多问一句,你……是不是竹子丫头的丈夫呀?”见周筱不说话的一个人转身离开,老太太看了一眼神情有些落寞的萧再丞,轻轻的问道。

  “……

  是的!

  由于发生了一些误会,小竹子她生了我的气,就一个人跑了出来。”

  顿了一会儿后,萧再丞回道。他倒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老人说这么多的话。

  “唉!一辈子的时间这么短,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还有什么是想不开的呢!”

  老太太又想起了自己早逝的儿子和儿媳,再看了看正逗着小土狗玩儿的狗娃,不由涌起了一阵的伤感。

  萧再丞:“……”

  听了老太太的话,目光却是加深了几许。

  整个下午,萧再丞就坐在周筱所在那个小院儿的榕树下,狗娃带着他的那只小土狗,也陪坐在一旁。见萧再丞不说话,就趴在一个小桌子上写着周筱之前布置给他的作业。

  周筱一个下午都没从竹楼里出来过。

  晚饭又是老太太做好后,让狗娃来叫两个人过去吃。

  而周筱仍是不说一句话,还是吃过饭站起来就走。回到自己的竹楼内把门又是一关,就再没了动静。

  “小伙子,你晚上住哪儿?

  要是不嫌弃的话,不行就住到我那儿去吧!只是我们家的条件不太好……”

  到了天色渐黑时,老太太不放心,又过来这边看了看。见萧再丞正一个人坐在榕树底下,就轻声的对他说道。

  “不用了阿姨,我的车就在外面,我待会儿到车里面去睡就好。”萧再丞和老太太道了谢,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竹子丫头,是奶奶,开下门吧!”见萧再丞走出去后,老太太想了想,敲响了周筱的屋门。

  “奶奶……这么晚了,您有事吗?”周筱打开门,问老太太道。

  “奶奶和你说出句话。”老太太回道。

  周筱点了点头,从屋内走了出来。

  “奶奶,有什么事,您说吧!”和老太太在树下坐下来后,周筱说道。

  “竹子丫头呀!我已经知道了,那个小伙子是你的丈夫。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奶奶不知道,可是奶奶活了这么大年纪能看的出来,那个小伙子是打心眼儿里真心实意的对你。

  人这一辈子能顺顺利利的活下来不容易,你看我儿子和儿媳……

  唉!可能这也就是命吧……

  他们俩个活着的时候,那感情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全村的年轻人都羡慕他们小两口儿的感情。

  我儿媳生狗娃的时候难产,差点儿没了命。当时我儿子急的都快要疯了一样,还在门外和我说……

  他跪在地上和我说——

  ‘妈,要是我媳妇万一有个什么,我怕是真的活不下去,如果是那样的话,您就原谅儿子的不孝。儿子也没办法,只能等到下辈子再来报答您了!’

  说完,给我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

  我当时啊……唉!我那个儿子我了解,人虽老实憨厚,但却是一根肠子通到底,一根筋也是通到底。他要是决定的事,那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我当时没说话,但心里却想——我这个傻儿子呦!你以为,你们要是都走了,那妈还能活吗?

  还好的是,后来孩子平安的生了下来,我那儿媳的命也保了下来。

  但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是,老天可能是也嫉妒他们的感情好,还是拿走了他们小两口儿的命……

  当时,我真是感觉天也塌了、地也陷了……要是没有狗娃,我是说什么也活不下去的。我总不能把我那可怜的孙子扔下,一个人去躲心静吧!

  后来我就安慰自己,他们俩这样一起走也好,也省得留下的那个还要经受一番那么大的打击,然后再痛苦的去寻死。这样两个人到了那边也能恩恩爱爱的过下去。

  奶奶和你说这些的目的,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想清楚,我能看的出来,你对那个小伙子的感情也不比他对你来的差。

  不管发生了什么,毕竟不是还能活着吗!

  能活着在一起,比什么都好呀……”

  老太太说完,抺了抺眼睛,缓缓的站起身来,慢慢的往回走去。

  透过早被泪水漫透的艰难视线,周筱看到老太太的背影,是那很浓重又无奈的哀伤……

  毫无意外的,对于周筱来说,今天又是个失眠夜。

  老太太的话,令周筱替她感到难过的同时,心里又是波澜起伏个不停。

  还有小竹楼的篱笆墙外,那辆一直停在那里的越野车。

  尽管已是深夜,但周筱知道,萧再丞仍然还坐在里面,没有入睡。

  y省的这个季节,虽然白天已经很热,但夜里还是会有些湿凉。

  周筱躺下去起来,起来后又躺下去……折腾了好几个来回后,终于还是认命的抱起一个薄毯,走出了竹楼。

  还没走到车前,后车门就已被从里面打开。

  “小小……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萧再丞从车里走了下来,对周筱轻声的说道。

  周筱没有说话,直接将手上的薄毯往萧再丞的怀里一塞,转身就往回走。

  “小小……谢谢你!”萧再丞怀里抱着带着周筱身上特有馨香的薄毯,叫了周筱一声。

  见周筱没有回应,脚步也没有停下,又满含热切、或者更多的可以说是激动的说了一声谢谢。

  再回到竹楼内的周筱,很快的睡去。

  而抱着薄毯回到车上的萧再丞,却是将怀中的毯子紧了又紧,又过了很久,才在那久违却最最令他感到安心的馨香里睡去。

  周日这天,萧再丞又停留了一天。

  虽然周筱一样和他保持着冷漠和疏离,但萧再丞不知为什么,总感觉到哪里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一些。但是,又让他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

  总之,却是一种好的感觉。

  “小小,一会儿我就回帝都了,明天一早还有个会议要开。

  你一个人在这儿,要多注意身体,等到了周末我就来看你。

  对了,要不要把孩子们带来给你看看?”

  晚饭过后,萧再丞见周筱起了身往她住的那个小竹楼走去,就赶紧跟了上来,并对她轻声的说道。

  “不用了!你不用再来了。还有,不要带孩子们来了,距离太远,坐太长时间的飞机,孩子们也会受不了。”

  周筱依然没有看萧再丞,只是淡淡的说道,但态度却是非常的坚决。

  她不舍得这样折腾孩子们,更是不想这样和萧再丞频繁的见面,也不想将自己本已稍稍平静一点的心,再次搅得混乱不堪。

  ……

  萧再丞走时,周筱在竹楼里没有出来。

  站在车旁,又盯着竹楼看了好一会儿,萧再丞终于坐进车里,快速的离去。

  直到汽车没有了踪影,随着“咯吱”的一声,竹楼的门被打开,周筱从屋内走了出来。

  定定的往远处看了看,周筱慢慢的走到榕树下,想了一会儿后,往狗娃家那个小竹楼走去。

  “竹子丫头是要走了吗?”听到周筱的话,老太太非常意外的问道。

  “是的,再过上两天就走,我还想到别的地方走一走。”周筱轻轻点头的回答道。

  “姐姐,你又要走?你不要走好不好,我舍不得让你走,你就留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

  狗娃一听说周筱要走,立即抱住了她的手臂,随后,眼泪就掉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开始哇哇的大哭起来。

  “狗娃乖,姐姐还会回来看你的,你不要哭好不好?”狗娃这么一哭,将周筱也弄的心酸不已。

  每每这个时候,都会让她想起小沐小的时候。不由心里就更加的酸涩难受。

  “不……姐姐不要走,我舍不得姐姐走。哇……啊……”狗娃哭的伤心不已。

  前一次周筱以那样的一种令人胆颤心惊的方式离开,就已惊到了这个孩子,而对于周筱的想念,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缠绕在小家伙儿的心里。

  让小家伙儿甚至觉得,周筱的离开,对他来说是个极致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