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承受不住疯狂的思念
  周筱还没走到门口,萧沛和小沐一起牵着小夭夭,已经快速的跑了出来。

  “妈妈……妈妈……”

  一见到周筱,三个孩子立即兴奋的大喊起来。

  “哎!宝贝儿们,想死妈妈了,快来让妈妈抱一抱!”

  周筱弯下腰,张开双臂,将三个扑过来的孩子一同搂进怀里。无奈三个孩子过于兴奋,所以所用的力气过大,一下就将周筱扑的往后倒去。

  好似是已有了经验般的,又似是默契一样,早就已经站在周筱后面的萧再丞,稳稳的接住了即便马上就要仰倒,还紧紧的抱在一起的母子四人。

  “宝贝儿们,先松开一下,让妈妈先站起来好不好!”靠在身后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周筱感觉到浑身都不自在,于是哄着怀里的三个孩子道。

  “不……妈妈要抱着夭夭……抱着夭夭!”小夭夭紧搂着周筱的脖子,在周筱的脸上用力的涂着口水。

  “妈妈,我们可想您了!真的想死您了……”小沐也在一侧搂着周筱脖子,同样是不肯松开。

  “妈妈,您看弟弟和妹妹都不舍得松开您,您就让他们抱一会儿吧!”萧沛在说着弟弟和妹妹的同时,自己搂在周筱的脖子上的那双手也同样的没有松开。

  “哎哟!你们这是在叠罗汉呢还是怎么着?呵呵……快到屋里再亲近吧!”萧老太太和萧老爷子等了一会儿还没见到周筱进屋,等不急的就迎了出来。

  入目的第一眼,竟是一家五口像叠罗汉一样的搂抱成一团。

  萧老太太这个后悔,要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迎出来了,萧再丞难得的能和周筱这么的亲近一回,多给他们创造一些机会多好。

  但是周筱已经看见了她,要是这个时候再转身回去,显然就太刻意了,所以只得笑呵呵的说了这样的一句。

  “嘻嘻……我们是在叠罗汉呢!再叠一会儿……”小沐听了萧老太太的话,像是受到了什么鼓舞一样的,更加搂紧了周筱的脖子。

  “叠罗汉、叠罗汉……咯咯咯……”小夭夭不懂什么是叠罗汉,却也能理解的出定是一个很好玩儿的游戏,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弟弟和妹妹不松手,萧沛自然乐得其成,也是跟着一起缠在周筱的身上……

  终于商量着让三个小家伙儿松了手,周筱已是被前后夹击了一身的汗出来。

  由于周筱的回来,好似连整个小院儿都泛起了一股声气来,不要说三个孩子形影不离的腻在周筱的身边,就连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都像个孩子一样,时刻眼巴巴的盯着周筱。

  或许真的是得益于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面子,周筱没有开口将停留在小院儿的萧再丞给轰出去,大多时,似乎只当作一个透明般的存在。

  但不管周筱何种态度来对萧再丞,萧再丞只要军部那边没事,其他时间就都会赖在四合院儿这边。

  总觉得该说的话之前已经和他说过多次,像是以这个为自己找到了借口一般,周筱并没有再对萧再丞多说过什么。

  “小小,这是丁嫂刚刚煲好的汤,快趁热喝了吧!”

  “小小,我今天和你一起去接孩子们。”

  “小小,现在的天气还没到那么热的时候,你的身体还虚,多加件衣服吧!来,我来给你披上。”

  “小小,我已经把牙膏给你挤好了,你快去洗漱吧!”

  ……

  诸如此类,可以留在小院儿的萧再丞,对周筱比从前变得更加的细心起来。

  无论周筱是以什么样的一种态度对他,好像都影响不到萧再丞的热忱与热情。

  这样的情况,令周筱有时心里更加的烦乱起来。使得本想多停留一些时候的她,又有了远行的打算。

  于是,在回到帝都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后,周筱又收拾了行囊,口干舌燥的给孩子们做好了思想工作后,又奔向了机场。

  “小小……如果是因为我,让你不想留在帝都的话,我以后……可以少在你的面前出现。

  或者在……如果你希望是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在你的面前消失……”

  又是萧再丞亲自开车,在送周筱前往机场的路上,萧再丞语气里,终于透了沮丧和低落。

  “……

  你……照顾好孩子!”

  过了好一会儿,周筱只是回应了萧再丞这么一句。

  看着周筱的身影已经完全的消失在了安检口,萧再丞还愣愣的站在那里,久久的没有离去。

  他不知道,他和周筱之间,这一生还要面临多少次这样的离别;或者说,这一生,是否都要在这一场又一场的离别当中渡过……

  确认已经完全的脱离了萧再丞的视线,周筱才慢慢的回头,而身后,却同样是如她一般,即要远行的过客……

  转回身来,周筱扬了扬头,用力咽下眼中的湿意,稍后,大踏步的离去。

  这次,周筱没有去y省,而是一路由南方其他的城市,往北方游历而去。

  她打算一路向北,然后到周天所在的地方去看一看。周筱感觉如今自己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所以去z省的话,应该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

  周筱走走停停,碰到觉得好玩儿的地方或是风景秀丽的地方,就多停留上一段日子。而随着这样的游走,原来一直躁动不安的心,也似乎平静了许多。

  这样不知不觉的,已经在外游历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这其间,开始的时候,萧再丞每天都会分别在早晨和晚上的时段,给周筱打过电话来。

  后来在周筱的一句——“以后只要不是孩子们有什么事,或是和我有关的重要的事,就不要打电话了!”而中断了得以亲耳听到周筱声音的机会。

  当然,这也是萧再丞亲身实验得到的结果,因为他这之后再打过去的电话,都是被周筱给直接的挂掉。

  后来,萧再丞便改变了策略,不再给周筱打电话,而是改为了每天不定时的给周筱发信息。

  这也是萧军长自有手机使用以来,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以前几乎从不发信息的他,通过一段日子的锻炼,现在发起信息来,已经是手指如飞。

  “小小,起床了吧!起床后记得吃早饭,你的胃不好,不能饿到。”

  “小小,一定要记得,正餐也不要吃太刺激性的食物,你的胃受不了。”

  “小小,我查了一下天气预报,l省你所在的那个地区今天有大风,你就待在酒店内不要出去了!”

  “小小,你现在所在的h省那片区域明天会降温,别忘了多加件衣服,小心不要感冒了!”

  “小小,j省那边你要去的那个地方的少数民族的人们,在生活上有很多和我们不一样的规矩,你和他们说话时要小心一些,不要犯了他们的忌讳,这样对你会有些不利。”

  ……

  这是生活上的一些叮嘱,除此外,随意时间的推移,萧再丞所发给周筱的信息,内容变得更加丰富了起来——

  “小小,三哥又帮你淘到了一块非常漂亮的手表,等你回来我拿给你。”

  “小小,我昨天夜里又梦见你了,梦见你好像后面有很多人在追赶,吓的我一身汗的惊醒过来。忍不住还得要叮嘱你,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

  虽然身边有人保护,但总要小心些为好。”

  “小小,夭夭今天问我……问我想不想你,我说想!”

  “突然不经意的在电视上看到一段蒙古舞,让我一下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今天忍了又忍,才压下要去g省找你的冲动。许重楼说我喝的酒还不够多,不然就能让自己不管不顾的冲动一回了!”

  “今天醒来后,庆幸自己昨晚没有因着酒劲儿而冲动的去找你,不然,你可能会再次脱离我的视线。如果再有这样的一次,我……会想杀了自己都不解气吧!”

  “小小,今天妈问我为什么不回我们的房间去睡,我没有说话。因为,只要一进我们的房间,我就会承受不住疯狂的思念。

  看我,竟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从前的我,甚至我们还在一起时的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能说出的话。”

  ……

  每次看到萧再丞所发来的信息,周筱的心脏就会乱了节拍的狂跳一番。

  她从没给萧再丞回复过任何的一个字,却也没有屏蔽掉萧再丞的手机号码。

  更是不知为什么,每一次手机有短信的提示音响起,周筱都会快速的拿起手机,打开解锁键,查看里面的内容。

  甚至如果信息来的间隔的时间长了些,她都会有些焦虑的不停的将手机摆弄在手中,并不时的低头去看一下屏幕……

  这一天上午,周筱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下一站就去往周天所在的z省,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筱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y省的电话号码。

  心里由刚开始的奇怪,转瞬间突然变为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立即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周筱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稳。

  “你是狗娃的姐姐吗?”对方听到周筱的声音后,带着急促的语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