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八十章 安康
  狗娃的事,周筱已经事先给周海正和刘玉凤打了电话详细的加以了说明。善良的夫妇俩对于狗娃的到来,自然是给予了十二分的欢迎。

  周筱发现,狗娃自到了永兴村后,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多了起来。

  每天最多的就是跟在周海正的身后,外公、外公的喊个不停,最高兴的,就属能跟着周海正一行人到西河沿去捞鱼。

  有时甚至会要求和大栓子一起去山上放马、割草……

  某一日,刘玉凤在听到狗娃叫周筱姐姐,而却叫自己外婆后,感觉到实在是有些乱。就纠正了狗娃,让他和冰冰一样称呼周筱为周妈妈。

  不知是狗娃有意识的想要这么做,还是觉得多一个字叫起来麻烦,直接叫了周筱妈妈。

  对于这一点,所有人都没有阻止,对于这个亲情缺失的孩子,大家都更多的会疼爱他一分。

  周海正甚至还给狗娃重新起了名字。狗娃原本姓安,由于他父母活着的时候也不识几个字,在孩子出生后也就给取了一个“狗娃”的小名,后来便一直狗娃、狗娃的叫着。

  没想到,还没等给狗娃起个大名就遭遇了意外而去世。在给狗娃办领养手续时,户口簿上所写的直接就是一个“安狗娃”的名字。

  周海正在取得了狗娃的同意后,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并没有给他改掉姓氏,依然让他以安姓,叫做“安康”。

  寓意直白而简单,就是想让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以能让他去世的亲人得以地下安息。

  为了方便,小名就直接叫“康康”。

  当听到了自己新名字的狗娃……不,应该是康康,高兴的满院子跑来跑去,并且连连的蹦高儿。大概是因为,这个名字令他觉得极为的好听吧!

  许医生在周家已经停留了近一周的时间,连萧再丞回帝都他都没有跟着回去,说要等到萧再丞下次来时,再和他一起走。

  “大哥,什么样的女子,把你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人都给蹂躏成这样?”这一天,周筱和许医生两个人一起坐在葡萄架下的桌前,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周筱终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

  “或许是克星吧!先不谈这事,说说萧四你们俩的事吧!

  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到现在为止,你还不能原谅萧四吗?

  我和萧四认识了这么多年,他的性格可以说我是最了解的人之一,有可能不比你对他的了解少。

  连我都没想到,他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使自己改变这么多。当然,这个女人肯定是妹妹你喽!

  萧四的确是伤害你很深,这些也不能仅靠因他之前有心理方面的疾病而被抹杀掉。

  但是他对你的感情,我想肯定不用我多说,你自己就能体会的到。可以说,萧四为了你,可以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

  这一点,在之前两次关键的时候就已体现了出来。

  当然,这些是从我一个外人的了解来看,也许在这之前他还有过这类的表现及想法,是我这个第三者所不知道的。

  第一次的时候,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就是当你躺在重症室里昏迷不醒,在大家都认为你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

  第二次,就是你被那个闫律绑架,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为了保护你,想都没想的就站了出来,为了你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并狠到可以往自己的身上开枪。

  小小……我不是站在萧四的兄弟立场,也不是站在你是我干妹子的立场来说这些话,而是……怎么说呢!可以说是作为一个过来人的立场来说这些话吧!

  人生真的是苦短,有什么比两个明明相爱,而且是爱到死去活来,可以为彼此舍弃生命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来的更痛苦呢!

  看到你们目前这个样子,我心里真的是替你们难过,我也是真心的想帮助你们能重新走在一起,回到以前的那个样子。”

  许医生动情的说道。

  “大哥……你说的这些我心里都能明白。

  但是我曾经的那半年多的时间都经历了什么,你也是最清楚不过。

  当初的那种伤害,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怎么也不能释怀。

  我也知道萧再丞已经从心底里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现在也改变了许多。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曾经的那种灰心和绝望,以至于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种沉重的负担的那种痛苦……现在想来都会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是,我承认,我心底里对于萧再丞还有感情,那份爱也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可越是这样,我才会越难以从以往所发生的一切中走出来。

  伤过了,伤的深重,所以伤痕就留下了来。

  如果你说萧再丞是治愈这伤处的良药,可是,现在的感觉是,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偶尔还会觉得心里疼的难以承受。

  如果你说时间是治愈这伤口的良药的话,那么那件事距离现在过去已经快两年的时间,可我觉得真的在我心里没有淡化去多少。

  那么你要是问,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抱歉,我还真是不知道。也许是还需要一年、两年,或许是三年、五年,但也可能是一辈子……

  我也知道人生若短,康康的奶奶在去世前拉着我的手,还曾说过类似的话,她说她希望我能和萧再丞幸福的在一起一辈子,她还说人生太短暂了……

  她生前还曾给我讲过他儿子与儿媳的故事,那也是一种爱的死去活来的感觉,也是我亲耳听到的世间最动听的一个爱情故事。

  在此之前,我以为萧再丞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那一种爱情,可以为彼此付出生死的那种爱入骨髓的深刻的感情。

  可是现实却是的确可以用‘生死’两个字来形容,不过这个‘生死’,却是可以置人于生、也可置人于‘死’的那个‘生死’。

  呵呵……想想让我觉得是那么的可悲,甚至是讽刺。

  虽然康康奶奶的话,还有康康父母的爱情故事对我来说,都是个极大的触动。但这都不足以可以令我忘记过去的一切,当作那些从没有发生过。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

  唉!就先这样吧……”

  周筱的目光望着远处,茫然中却带着太多的伤感……

  对于孩子们来说,愉快的暑期是那么的短暂,马上就要到了开学的日期,再过两天,孩子们就要回帝都去上学了。

  考虑了再三,周筱和周海正、刘玉凤单独的谈了谈——

  “爸爸……妈妈……我和你们商量一件事。

  我发现康康不喜欢帝都的生活,而是很喜欢我们家这边的一切。我是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想把他留下来,让他先在这边上学,和你们暂时生活在一起。

  只是,这样的话,爸爸和妈妈就要辛苦上好多,才照顾完我们,把我们供出去,我又给你们找回一个负……”

  “好啊!没问题,康康要是能留下来就太好了!我喜欢这个小家伙儿。你们不在家,康康留下来,正好可以陪陪我们。”

  周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海正那兴奋的语气所打断。

  “我也喜欢康康那孩子,那孩子怎么就那么懂事,每天吃完饭还知道要抢着帮我收拾碗筷和争着要帮我洗碗。

  听我说腰疼,还特贴心的给我捶背。竟然还知道去给我打洗脚水。

  这些连你们小时候也没这么做过呀!但是康康这孩子却不用人告诉,自己就知道抢着去做。

  我太喜欢这个孩子了,要是能让他留下来,我就太高兴了。

  不过……这会不会影响到他以后的发展呀!”

  刘玉凤说到最后,面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周海正和刘玉凤倒是和康康培养起了无比深厚的感情来。

  小家伙儿对于和自己无时不散发着善意的这对新外公和新外婆,也是打心底里的喜欢。

  自有记忆起,康康的生命中好像就只有奶奶一个人会对他这么好,虽然他依稀记得曾经自己还有过爸爸和妈妈,不过也是没怎么见过面的样子。

  所以,对于亲生的父母,康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或是深厚的感情。直到他们双双的去世,就开始和奶奶相依为命。

  后来多了一个竹子姐姐……不,现在应该是叫妈妈的人。这是生命中为二对自己真心好的人,所以那时虽叫着周筱为姐姐,但康康早就已经在心里将周筱视为妈妈一样的存在。

  自来到永兴村后,康康觉得自己又多了两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亲人,那就是周海正和刘玉凤两个人。

  所以,康康现在最爱做的事,就是除了周筱,就爱跟在周海正和刘玉凤的屁股后面,不停的外公、外婆的叫着。而他更喜欢的事,就是被周海正或是刘玉凤牵着手,向别人介绍,这是我外孙的情景。

  ……

  “不会的,先让他在这边读小学。再说,他学到的肯定不止是学校的那点知识,我爸爸也会时不时的辅导他。

  等他上初中或者高中后,我再征求他的意见到帝都去读。这一点,我倒觉得不是问题”

  周筱回答刘玉凤道。并且周筱这个意见也得到了周海正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