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因为一个女人
  当听到周筱讲的那件事后,周天吓的后背出了一层的冷汗,对着周筱就是发了好大一顿的火。

  怪周筱这么久才告诉他,为什么事发时没有告诉他这个做哥哥的。

  虽然周筱故意讲的轻描淡写,周天仍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场面得有多么的紧张和危险。

  也就是在听了周筱讲萧再丞当时对于周筱舍命相救的那些举动,才对他又重拾了一些信心回来。

  虽然没有完全消除对于萧再丞的怨恨,但为周筱一生的幸福考虑,周天还是希望周筱最终能和萧再丞重归旧好。当然,这个过程和时间,周天倒是希望周筱能拖的久一点。

  他就是想让萧再丞多吃上一些苦头儿,也只有这样的话,周天才感觉心里会平衡一些。

  ……

  “还没有!”听到周天问自己吃了饭没有,萧再丞回道。

  “那就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周天语气仍是淡淡的说道。

  “好……”

  “哥哥,他还有事,让他先走吧!”萧再丞的话,被周筱毫不留情的打断。

  “我……”萧再丞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既然来了,肯定就是把事情安排好了的!

  我去做饭,很快就好!”

  周天说完,就往厨房走去。

  周天和周筱兄妹俩依然延续以前的习惯,能不去外面吃就不去外面吃,两人即便在家里随便的煮些面条,也觉得吃的特舒服。

  “我来帮忙吧!”萧再丞说完,也跟着周天进了厨房。

  “你去外面歇会儿吧!刚到这里,不要多运动,不然身体会吃不消。”周天的声音虽然很冷,却不乏对于萧再丞的关心之意。

  “还好吧!以前在特种部队时,几乎每年都要到这边拉练一到两个月的。那时还会往海拔更高的地方去,一下到这儿来,已经像是进入了大氧吧一样!”

  萧再丞一边摘着周天拿出来的青菜,一边风淡云轻的说道。

  “这么说,你曾经还吃过不少的苦?”周天一边洗着米,一边漫不经心的和萧再丞聊着。

  “当兵的,哪能不吃点儿苦。尤其是当新兵刚入伍那会儿,然后通过努力,一步步的往上走。到了特种部队时,就更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另一种几乎超越极限的训练了。”

  近两年来,难得的可以得到和周天聊天的机会,萧再丞的内心其实是雀跃不已的。他明白,凭这点可以说明,周天已经和他开启了原谅的信号。

  尽管这一点与周筱对他的原谅比起来,太过于薄弱,但周天在于周筱心目中的地位,以及说话的份量,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周筱往厨房里看了看,见到虽然萧再丞和周天两个人聊的并没有那么热烈,但气氛已经渐渐的好了起来,不禁一撇嘴,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故意放大的关门声,萧再丞抬起头来往外面看了看,不由的心里却是一松,这好像又是另一种对于他来说好的征兆。当然,这只是萧再丞自己在心里暗暗的解读。

  晚餐的桌前,周筱看到夹到萧再丞极其自然的夹到自己碗中的吓仁,微皱了一下眉头,刚想夹出来放到一边,看到周天投过来的那带有警告的眼神后,又低下头去。

  “萧再丞,你今晚回帝都吗?”吃着饭,周天问道。

  “不回去!周日下午再走。”萧再丞说每一句话时,都会若有若无的看上周筱一眼。

  “那你今晚住哪儿?”周天又问了一句。

  “还没有定。”萧再丞故意这样说道。

  “不然……”

  “我吃完了!还有,家里没有多余住的地方了!”周筱说完,放下筷子,直接又回了自己的房间,同样并没有压制关门的声响。

  “我……去外面找个酒店住吧!”停了一会儿,见周天没有太多的表示,萧再丞说了一句。

  “也好,我一会儿让人帮你去订一家酒店。”周天想了一下后说道。

  “不用了,我对这里很熟的,我自己直接去找一家酒店就行。”萧再丞拒绝了周天的提议,其实心里已经是失望不已。

  ……

  “妹妹,萧再丞走了,出来吧!”在萧再丞走后,周天敲了敲周筱房门说道。

  “不出来了,我想睡了!”周筱有些发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妹妹,哥哥还要和你说的是,有些事,一定要把自己从牛角尖儿里拉出来,不然永远都不会快乐。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周天说完,脸上带着一副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寂寥与伤感的神情,转身就要往书房走去。

  “哥哥……你有事瞒着我?”周筱突然打开了房门,头发有些散乱、眼睛也有些发红的盯着周天,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哪有,别瞎想,我哪里会有瞒着你的事。”周天说完又要走。

  “不许走!周天,你就是有事瞒着我,你骗不了我的!其实我早就有些看出来了,一直就等着你自己主动跟我说,但等了这么多天你都不交待。

  快给我说,到底是怎么了?

  我猜……是关于女孩子吧?

  你是失恋了?”

  周筱从房内走出来,拉着周天的一只手臂,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接连的问道。

  “失什么恋失恋,别瞎操心,有那功夫,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事吧!

  你整天这样在外面游荡也不是个事儿呀!再说,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每天都在期盼着你。

  相信你内心里也更疯狂的思念三个孩子吧!

  这又是何苦呢!不管怎么逃,终究也得去面对不是吗?

  自小你就比别人通透,怎么事关自己的事时,总是这么的想不开呢?

  要不,你就听哥哥的,先试着再去接受一下萧再丞,看慢慢过上一段时间后,你心里能不能会好一些。

  如果好一些的话,就继续下去。如果不好,或是变得更不好的话,那就做个彻底的了断,重新开始你的生活。怎么样?”

  周天试着再一次的想要说服周筱。

  “唉!我……再想想吧!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要是看不到萧再丞时,内心还能平静一些。只要一看到他,心里就乱的不得了。

  那些他从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就会时不时的跳出来,响在我的耳边。

  我不知道……那些真正的伤到骨髓里的痛和伤害,这辈子能不能在我的心里完完全全的抺去。”

  说到这些的时候,周筱的神色再一次的黯然。

  “你呀……其实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也知道,萧再丞此时的心里,一定比你痛若上千万倍,他应该是最恨自己的那个人吧!

  这种痛苦,是比你恨他,或是对他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惩罚,要来的更加难以忍受的多的。”

  周天那种似有感而发的感受,令周筱终于想起了兄妹俩人谈话的初衷,不过,周天却以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忙,而避了开去。

  周筱:“……”

  心里在由萧再丞带给她的烦恼与隐隐的痛感的同时,又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小失落,觉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和她无所不谈的周天,竟然也有了不告诉她的秘密。

  不过,周筱可以确定的是,起因一定是因为一个女人。

  想明白这一点后,心里那种失落感就更加的重了起来,好像原本只属于自己私有宝贝,不经意间,被人瓜分去了一部分的那种感觉……

  周筱很不爽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决定这两天都不理那个叫周天的人。

  ……

  由于前一晚的失眠,周筱第二天起床起已经快要到了九点钟的时候。

  吃过周天给她留的早餐,本想在屋里待上一天不出去的周筱,想了想,又背起了双肩背包,下了楼。

  慢慢悠悠的走出市委大院儿,随手了招了一辆出租车,向着近效一处比较有名的自然景点而去。

  毕竟到了对于x省来说已经是要入冬了的时节,景点内已经没有什么来游玩儿的人。

  四周的草木都已呈荒败的迹象,令不同心境的人,更多了一种不同的感受。

  此时的周筱,已经暗暗后悔到这里来的决定,因为,看到这样的景象,只会让自己的心境更觉凄凉无比。

  站在一个小土岗上,迎着一阵阵的冷风,周筱茫然的也望着远处,似睹物思情般的,脑中不由又回想起从前发生过的一幕幕。

  那个让她觉得人生最灰暗、最绝望的时刻,也是发生在那一年的这个时节……

  萧再丞的一句句椎心刺骨的绝情的话语,好像又在耳边回响。

  当自己一个人无助的蜷缩在小四合院儿中的时候,好像也只有自己的那三个孩子,一心要找自己,要陪伴在自己的左右……

  “小小……这里冷,不要站在这里了!”最最不愿想起、却是经常不经意间自动跳出的回忆,突然被一声熟悉到已经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所打断。

  还带着沉痛的思绪的周筱,慢慢的转过身去,望着带着热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那个人,过了许久,缓缓的说了一句话,令萧再丞觉得,此刻生不如死——

  “将近两年前,就是在类似这样的一个阴冷的日子里,是我的人生……最最绝望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