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八十五章 生生世世
  本来站在那里显得高大挺拔的身姿,在听到周筱的这一句话后,萧再丞站立不稳的晃了两晃。

  过了许久、许久……

  “小小……我的罪孽深重,如果可以以死来取得你的原谅,我会毫不犹豫。

  我不知道这一生,是否还能得到你的原谅,即便在我心里,明明知道……在我深深的伤到你的那一刻起,就已失了这个资格。

  可是……我是真的怕没有来生的。

  即便是有,我怕……你会真的多喝下几碗孟婆汤,那时即便我能找到你,而你……已认不出了我。”

  说出这片话时,萧再丞的声音已经发哽。

  周筱转过身去,早已是泪如雨下。又过了许久,周筱终于大喊出声:

  “是的,我不希望有来生,不希望有下辈子,这辈子所经历的一切,我就已经够了!

  如果非得有那个所谓的下辈子,我宁愿做飞禽、做走兽,也不想再做有思想、有感情的人。

  我甚至常常的在想,我们当初的相遇就是个错误,如果人生再能重来一次的话,我绝对、绝对的不想再遇到你!

  遇不到你,起码我还能做个简单快乐的人,做个自由的自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那个梦想,开着一辆哪怕是破旧的吉普车,游遍每一处的山山水水。

  就不用弄得遍体鳞伤,不去碰它都经常的自己往外溢血,以至于总是忍受这鲜血淋漓的痛苦。

  萧再丞……我恨你!恨你让我变成了另一个自己;恨你让我变成了一个不快乐的人;恨你让我拿得起,却早已是放不下……

  我恨你……萧再丞!呜呜呜……”

  周筱说到最后,放声痛哭,然后,转身就往土岗下面跑去。

  在跑到大路上时,刚好一辆出租车驶来,周筱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萧再丞像座冰雕一样,已经一动也不能再动。

  他的灵魂,好像又如周筱在抢救室抢救时那样,不知飘向了哪里……甚至,是比那时还要更遥远的地方……

  回到周天的住所,周筱直接将自己扔到床上,开始嚎啕的大哭。

  她不知自己今天的情绪为什么这么不受控制。本以为那样朝着萧再丞喊完后,心里会异常的舒服和痛快,却不料更加的疼痛难忍。

  那种鲜血泗溢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令周筱的呼吸仿佛都有了些困难。

  “妹妹……怎么了?是不是又和萧再丞你们……你们是不是又说了什么?”周天回到家时,发现周筱的房门紧闭,轻轻的推开后,发现周筱的肩膀正一耸一耸的样子。

  这时的周筱,已过了最初时的那种难以控制的情绪,只剩下轻轻的啜泣。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难受。

  我对萧再丞说……我恨他!我说……我们的相遇原本就是个错误。

  呜呜呜……哥哥,我真的觉得我和萧再丞就不该在一起,开始就不该在一起的,不然,我今天也不会这么痛苦。呜呜呜……

  我现在对他的感情很复杂,放不下,却又不能释怀……

  我都不知道现在自己要怎么办!呜呜呜……

  其实当初我在医院抢救时,他……他是已经做好要和我一起赴死的准备了。

  还有……还有前一段时间我被绑架的那一次,他直接和闺律说,用他的命来换我的命,当时小沛也在场的,可他……闺律在让他选择时,他选择用他的命来换我,而不是小沛。

  后来,竟然还为了我,往自己的身上开了一枪。

  当时……当时那血……呜呜呜……直接就喷了出来。呜呜呜……

  哥哥……我该怎么办?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周筱扑到周天的怀里,又开始情绪崩溃的大哭起来。

  “妹妹乖,没事的、没事的……很快就能过去了啊!

  相信哥哥,时间能治愈一切,你心里会慢慢过去这个坎儿的啊!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看到周筱这么痛苦的样子,周天的心简直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但除了连声的安慰周筱外,却也不知要做些什么才好。

  此刻周天的心里非常的清楚,这一切的事情,都得要周筱自己心里想明白才行,别人的劝,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但也从这些话里听出,周筱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萧再丞的。

  不由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唉……真是孽缘啊!

  可是,那自己呢……”

  ……

  这一天,直到晚饭时分,也没有再见到萧再丞的身影。

  “妹妹,不要想那么多了,早点儿睡,听到了没有?”看到周筱只胡乱的吃了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周天无奈的在后面叮嘱道。

  “嗯!”周筱轻轻的应了声,神情恹恹的回了房。

  仰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大脑好似停滞了一般,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手机的一阵提示音,将发呆的周筱拉了回来。

  愣怔了那么几秒钟后,周筱突的坐了起来,转身找了一下,终于在床头的一角发现了手机。于是,快速的拿了起来。

  毫无意外的,是萧再丞发过来的信息——

  “小小,告诉你一声,我现在正准备上飞机,回帝都去了。

  本以为,来看一看你,可以一解我对你的思念痛苦,没想到,带给你的,却又是那无尽痛苦的回忆。

  早知如此,我无论如何都会强迫自己不到这里来干扰你,就样就可以减少你的一分痛楚。

  我其实更恨自己的是,怎么就那么管不住自己的,一定要来找你,如果不是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来找你,也许……你还不会后悔与我的相遇。

  你说恨我,倒叫我心里多少还能减少些负罪,只是,你之前所说的来世宁愿做远在深山的一棵野草,也不愿再世为人的话;

  还有,你今天所说的……宁愿来世做飞禽、做走兽,也不愿做人类与我相遇……

  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这些话却令我胆颤心惊。即便这些都只是个故事和传说,但放在你的身上,从你的嘴里亲口说出来,我就相信她是个真实的存在。

  所以,小小,请告诉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留住你?我并不奢望你立即的原谅,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等到你的原谅我都情愿,只是……我得还要订下你的生生世世!

  如果说,死亡是一个可以让你释怀的唯一方式,我甘愿用这种方式换得你一生的快乐和对于过往的那些痛苦的遗忘。

  不过,我要求你,不管在天堂还是在人间,即便你喝了再多忘川的情水,即便你真的已经完全的把我忘记,也请你要等等我好吗?

  等我找到你的那一天,让我从头开始,一点一滴去融化你的心、去弥补我这一生所欠你的一切……

  所以说,如果你能想出一种方式的话,那么就请你告诉我,我绝对会不惜任何代价的去做到。

  当然,这种方式绝不能是让我放弃你!

  无论如何,小小,我都会等着你!永远、永远的等着你,今生只是个,以后的生生世世,永远都会等着你、去寻找你!”

  由于信息过长,是分几条的才发过来。

  一条挨一条的读下去,还没等读完,本以为已经发泄完的泪水,又涌上前来,并且狂泄而出。

  “萧再丞……你个王八蛋,谁让你等、谁要原谅你,谁会和你生生世世,你做梦去吧!

  呜呜呜……你个王八蛋,死亡又怎样,我又不是没经历过。呜呜呜……”

  周筱边哭边骂着。

  这一夜,注定又是个睡不安稳的失眠夜。

  同样,周天第二天去上班时,周筱那屋仍在紧闭着房门。

  尽管周天非常担心周筱,但是却没办法,这些天要把手头儿上的所有工作捋清楚,然后要和新来的领导做好交接,周天实在是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周筱。

  又是快九点钟时才红肿着一双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周筱走进卫生间,看了看自己那副像女鬼一样的尊容,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

  洗漱好,吃了周天给留好的早餐,又坐在桌前发了一会儿呆后,周筱还是决定要出门去走走。因为耗在家里,会让她更加的胡思乱想。

  找了一副墨镜,遮住自己那一双如核桃一般的眼睛,背上双肩背包,周筱又往外走去。

  为了避免又生起昨天那些忽生的伤感,周筱没有选择再往荒凉的地方去,而是选择往市内的一个大型书店走去。

  这时是旅游的淡季,街上的行人非常的稀少,大多是本地的一些人,迈着慢慢吞吞的步子,悠闲的走过。

  刚到书店的附近,包内的手机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周筱停下脚步,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萧军的号码。

  这令周筱感到极其的意外,想不出来萧军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一时想到的只是有可能萧军是找周天有什么事,而周天或许正忙着,没有打通,所以才会打到自己这里来。

  心思电转间,周筱已经按下了通话键。

  “喂……小婶儿,您现在在哪呢?”萧军的声音透着带有慌乱的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