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八十七章 我要去找他
  “妹子,你……先进去休息一下好不好?这里的区域太大了,你根本无处下手的。

  你放心,我们能第一时间就得到萧四的消息的。

  你的身体现在虚弱,不适宜到野外去搜寻,先进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们陪你一起去,好吗?”

  许医生极力的劝说着周筱。

  对于许医生的话,周筱恍若未闻,下了车后,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没有任何的目的性的。

  “妹子……妹子……你听话,以你现在这个状态进入林区内不安全,你听大哥的话,不然如果萧四知道你这个样子,他心里一定会难过的。

  你先进去吃些东西,缓解一下情绪,然后我们再陪你一起出去找,可以吗?”

  许医生紧紧跟在周筱的身旁,想方设法的劝阻着她。

  “不……我要去找他!

  萧再丞不会死……他一定不会死的。我能找到他……我一定能找到他的。

  他现在有可能受了伤,自己不能动,正等着我去救他。我不能扔下他不管,他在等着我呢……在等着我……”

  周筱此时的精神有些混乱,唯一清晰的信念,就是要去找到萧再丞。

  “唉!算了……我再派两个人,我们一起跟着小婶儿吧!”萧军看到周筱的样子,知道根本劝不住她,只得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吩咐又叫了两个人来。

  “妹子,你怎么就这么倔呀!”许医生没办法,也只得跟在周筱的后面。

  “许医生,你就别跟着我们一起去了,你留下来,万一找到小叔的话,你要不在……”萧军后面的话没说,但大家心里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对……萧军说的对,大哥,你别跟着我们,你留下、你留下!

  万一有人比我们先找到萧再丞的话,他要是受了什么伤,到时你好给他救治。

  你留下,你一定要留下!”

  听到萧军的话,周筱好似突然清醒过来一些的样子,尽管语无伦次,但却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我……可是我不放心你呀!”许医生一脸的为难之色。

  “我没事,你必须留下!”周筱一副绝不许许医生反驳的口吻。

  “好吧!那我让别人跟着你。”许医生看到周筱那副双眼血红、随时可能要崩溃的样子,哪里还敢违背她的意思,用力的点了点头后,也叫过了一名看似是军医一般的人物。

  迅速的打开随身的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两个极为小巧的瓶子,塞到了那名军医的手中,并低声叮嘱了几句。

  这才一脸不放心的看着走路有些摇晃的周筱,和着萧军等人一同慢慢消失在视野中……

  由于要进入一片密林的区域,所以不能开车,只能靠步行前进。好在这个季节的c市,是一年中气温最好的时候,即便钻到密林里,也不会觉得那么的难受。

  穿梭在只透着并不多的光亮的丛林里,谁也不说一句话。周筱虽然一直跟随着萧军的脚步,却是好似将一整颗心都散了出去,去感受令她熟悉的气息。

  太阳已由刚开始的灼烈,到了这会儿逐渐的偏西。

  已经是下午近四点钟的时间,周筱迷茫的记忆里根本没去记录共计走了已是多少的路程,只知道,直至现在仍是一无所获。

  随着深入密林之中,在心里强烈期望的支撑下,周筱努力让自己身体各方面的机能都调动起来。

  看到周筱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这中间,萧军已经多次的劝过周筱,让她回去等消息,周筱却是固执的不肯停下哪怕是一秒钟的脚步。

  那近似疯癫的样子,令萧军已经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周筱的身上。

  一阵风刮过,一股似有似无的汽油味儿飘了过来。

  “萧军,你能带我去事发地点看一下吗?”周筱的心猛的一颤,一个念头突的跃升出来。不由停下脚步,看着萧军,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那里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而且我们也已进行了彻底的搜寻,没找到任何的线索。”萧军看着周筱,意思是不想让她去现场。

  “不,我想去!带我去看看吧……我去看看……看能不能发现萧再丞的什么东西……”说到这句话时,只有周筱自己知道,内心是一种什么抽紧似的疼痛。

  “好吧!”萧军只得点头答应。

  另外两名身着迷彩服的士兵,一个走在最前面,帮周筱把阻碍行走的枯枝等拨向两侧,或是直接砍掉;另一名走在后面,保护着周筱。

  而萧军和那名军医则是尽量的走在周筱的两侧,以防周筱随时晕倒或是有什么别的状况发生。

  尽管如此,在这么长时间神思游离的奔行里,在周筱不管不顾的情况下,在没被衣服包裹到的裸露处,还是被树枝和利草等,刮了许许多多的小血口子。

  而周筱对这一切毫无感知,只是像行尸一般的仅凭着心中那唯一的信念在支撑,在机械的行走……

  又走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越来越浓的汽油味儿扑面而来。这样浓烈的气味儿,令周筱本来有些松软的全身,突然变得紧绷起来。

  尽管脚步越来越沉重,尽管体内有一种抗拒的因子在不断抗挣的叫嚣着,好似在阻止着自己前进的步伐,周筱仍是固执的往前面靠拢。

  直到在快在将夕的残阳映照下,有一片近似飞机残骸的东西进入了视野,周筱猛的顿住了脚步。

  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猝不及防间的降入了心头,周筱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紧紧的闭上眼……

  “小婶儿,要不……我们回去吧!”萧军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伤。

  周筱:“不……不要……”

  发出了一句颤抖的已经不像话的声音后,周筱终于迈动了僵硬的步子,一步一步往近前挪去。

  虽然眼前的一切近在咫尺,但此刻的周筱,却多么盼望那是远在天涯的距离,这样她可以用余生更长的时间去靠近它……

  无法形容的多么不愿和惊慌,周筱终于靠到了近前。

  入目的,是满地七零八落的残骸片甲,还伴有东西烧焦后,仍没有完全散去的焦胡的味道。

  周筱走到一片残骸前,慢慢的蹲了下来,伸出手去,将手慢慢的放到那片残骸上,像抚着一件易碎品一般的小心翼翼。

  身子不由晃了几晃,仍是被一直紧紧跟在身后的萧军及时的扶住。

  “小婶儿……这里没什么了,我们回去吧!好不好?”萧军再次轻轻的轻道。

  周筱:“……”

  不说话,摇晃着站起身来,慢慢的转身,低着头,开始一处一处,细心的搜寻……

  身边的人,谁也不知道周筱究竟想搜寻些什么,却是谁也没有说话。只有萧军,像是怕惊到周筱一般,放轻了脚步,静静的跟在周筱的身后。

  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山去,偶尔有大片的飞鸟,在这天色即要暗下去的光影中,呜咽着掠过。

  周筱还在像细数着步伐一般,在这里低着头,慢慢的寻找着。

  突然,周筱猛的蹲下身去,伸手,将一片被残骸压着的已被烧去了一角的纸片抽了出来……

  “小婶儿……”

  “夫人……”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周筱终于再次慢慢的倒下。而手中,还紧紧攥着那张烧去了一角的纸片。

  残阳最后的光线打在被一只纤瘦的手掌握着的那一张纸片上,上面依稀是属于萧再丞那刚劲而潇洒的字迹——

  ……

  你的一生

  我的一世

  是早在前尘

  就已注定好的缘份

  更迭间

  却叹息流殇的经年

  轻易碾碎了四季

  最怕就是

  会突然惊现

  你的华发

  这会让我惊恐

  岁月无情的匆忙

  那平静如水的相守

  是心灵可以停泊的码头

  若有来生

  请在彼岸花丛

  多等我十载的光阴

  好叫我们的寒霜

  共染眉头

  ……

  神奇般的,当周筱再次睁开眼时,竟然发现自己连一个梦境都不曾有的睡了一个大长觉。

  因为,她是凭被强烈的阳光刺得已经睁开的眼睛又眯了回去这一点,确定的这是一个白天。

  随后而来的记忆的复苏,让周筱猛的将自己的左手举起来放到了眼前……

  左手空空如也。

  周筱立即又抬起了右手,依然如些。

  这个结果令周筱好像突然一下清醒过来,像被蜂蛰了一下般的猛的弹坐起来。

  “纸呢……纸呢?我的那张纸呢……在哪儿……在哪儿呢?”周筱说着,掀开身上的被子,就要下地。

  却在极度虚弱中,身子晃了几晃,往地上栽去。

  “妹子……小心!”及时赶上来的许医生一把接住了周筱。

  “大哥……我的东西呢?你看到我的东西了吗……就是纸……一张纸……一张写了字的……”

  “妹子别急,你找的是这个吗?”许医生赶忙从床头的抽屉中拿出了一页被烧得缺了一角的纸出来。

  “是这个!给我……快给我!”好像生怕许医生不给她一样,周筱一把将纸抢了过来,放在眼前看了一眼后,立即就紧紧的贴在了胸口。

  呆愣了数秒后,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接连不断的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