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九十五章 番外周天篇:她可漂亮了
  要问周天,这辈子什么对他最重要、什么人对他最重要……

  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我妹妹的幸福对我来说最重要;我的妹妹和父母是我最重要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令他差点错过了人生里,那个用全部的身心爱着他的女人。

  在过后的回忆里,两个人都说,第一次的相见,彼此都是一生中最为狼狈的一天。

  那是周天被调往x省任首府x市市长的一周后的某一天。在这个月份里,本应属于干燥季节的山区,突然迎来了一场暴雨。

  这给没有任何准备的山区里的居民一个措手不及。中午的十二点钟,市委接到了来自山区一个叫八沟村的求救电话,说有民房被雨水冲垮,并且有人被压在了里面。

  最为严重的是,竟有一所小学校也在暴雨中倒塌,而且有一名女教师为了保护学生,在教室倒塌的最后紧急时刻,将怀里护着的最后一名学生给推了出来,而她自己却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周天就立即调派人员赶往事故的现场,布置完后,便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汽车越往山区里开,雨就越大。x省十月份的雨水,透着刺骨的寒意,冷的车内连暖风都开了起来。

  “周市长,不行啊!前面的路有塌方的地方,我们的车过不去了。”司机小马打着雨伞下了车,查看完情况后,打着哆嗦跑回来汇报道。

  “这里距离发生事故的地方还有多远?”自接到事故发生的电话后,周天就是一脸的严肃。

  “还有近十公里的山路。”秘书小刘汇报道。

  “下车,步行赶过去!”周天说完,拿起一旁的雨衣穿在身上,就要打开车门往车下走。

  “不行的周市长,这样太危险了!

  我们只看到了眼前这一处塌方的地方,还不知前面是什么样的情况,雨又这么大,说不准前面比这里塌方的还要严重。

  这种情况我们要是强行通过的话,还不知要发生什么样严重的后果。

  还是等后面的官兵来了后,清理一下道路我们再走吧!”

  秘书小刘在一旁阻止道。

  “我们能等,现在还被压在废墟下面的人不能等。你们在这里等后面的官兵吧!我一个先走。”周天说完,再也不做任何耽搁的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钻进了冰冷的雨幕里。

  “周市长……周市长……唉!

  小马,你留在这里等后面的人,我和周市长一起走。”

  秘书小刘叮嘱了小马一句后,披上雨衣,快速跟上了周天。

  小刘预料的没错,前方的道路极为的难走,不断的有泥土和石块坍塌下来,有好几次,都差点儿将两个人埋上。

  “小刘,说不让你跟着我,你非得跟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可就一起成了烈士了!”看到小刘紧张到脸色发白的样子,周天缓解他的情绪道。

  “呵呵……烈士就烈士了!还好,已经给我老爹和老娘留了后,不然我就更加的罪孽深重了!

  不过,周市长,您……好像是还没有成家吧?”

  小刘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是啊!这一点看来,我有可能会大不孝了!呵呵……

  不过还好,我还有妹妹!”

  周天调侃似的说道。

  “还真的是呀!我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的……呃……那个……那您没有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好奇心战胜了心里的惧怕,小刘又问了一句。

  “还没有,哪里有时间谈女朋友呀!”周天笑了笑说道。

  当周天和小刘两个人有惊无险的到达事发的村落时,全都已经弄的周身狼狈不堪,从头到脚的满身的泥水。

  拉住一个村民问清了学校的方位,周天直接就往那边赶了过去,并让小刘去找这个村的村长,了解一下村里目前的情况,如果村里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就让村长到学校去找他。

  当周天赶到学校附近时,雨已经小了一些。远远的,就看到了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在一片坍塌的废墟前大声的哭泣。

  还有十几个大人正在拼力的清理着废墟,力图把里面的人给挖出来。

  周天快速的跑上前去,拉住一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孩子,大声的着道:“是不是你们的老师被埋在了里面?”

  “是!我们老师还在里面埋着,呜呜呜……叔叔,您快救救我们老师吧!我们老师可好了,她可漂亮了!呜呜呜……”孩子语无伦次的哭喊着。

  “你能指出你们的老师被埋在了哪个位置吗?”周天又接着大声问道。

  “在这里……呜呜呜……就在这里……”有好几个孩子走上前来指着同一个位置,而这个位置,正是那十几个大人正在用力挖着的位置。

  “行,我知道了,孩子们,你们往后面站,这里危险,不要碰到你们了!”

  周天说着,脱下身上的雨衣,给正冻得瑟瑟发抖的最小的两个孩子同时披上,并让另外几个孩子也躲到雨衣的下面去。

  冰冷刺骨的雨水立即打透了周天身上的衣衫,周天根本不顾这些,立即加入到救人的行列中来。

  由于大部分都是被雨水浇过的松软的泥土,担心伤到里面的人,所以大家基本都是徒手刨着废墟。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后,村长跟着小刘一起跑了过来。

  “周市长,这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小刘把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全身正哆嗦的村长拉到周天的面前。

  “村里还有被压在废墟下面的群众吗?”周筱只扭头看了那个村长一眼,就继续手里刨土的动作。

  “可……可能没有了吧!”村长结巴的说道。

  “可能?什么叫可能,我要知道是肯定的答案,你是村长,什么情况你都不清楚吗?”周筱抬起头来,皱着眉加大了声音问道。

  “我……我……”村长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不会知道,因为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个安全的棚子下面躲雨。有人说,自从听说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后,就再也没见过他的身影。”

  一提起这件事,小刘一脸气愤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