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二章 番外冷剑篇:不准有外遇
  在遇到米小粒以前,冷剑以为,这世界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像和冰冰妈妈的那种,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平淡,没有什么味道。

  冰冰妈妈的去世,给了冷剑一个沉重的打击。

  过了最初的那段消沉后,留于冷剑心里更多的,是对于那个女人浓浓的愧疚。

  那于那个女人最多的印象,就是一整天下来也不会说上几句话,冷剑交给她的工资,也不知被她都花在了哪里还是都存了起来。

  总之就是不见她给孩子买过什么零食和几件衣服;也没见家里改善什么伙食,相反,家里吃的用的都非常的节俭。同样也没见她给自己置办什么衣服等物。

  直到在她去世很久以后,冷剑才知道,自己家连个存折都没有,而家里所有的钱,都被冰冰的妈妈活着的时候添补给了娘家。

  冷剑并没有因着这个对那个女人有过什么恨意,因为,他觉得跟了他这么多年,女人没有享过一天的福,而且还给他留下了一个懂事的儿子。

  而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部队里忙,家里的事也都是那个女人在操持,不管怎么说,愧疚的心,令他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无法得到释怀。

  之所以令他心里发生动摇的,是在见到自己的儿子用一双渴望的眼神看着军长夫人,并且称呼对方为“周妈妈”的时候。

  这时的冷剑,才发觉儿子可能真的是需要一个妈妈。

  而在那不久后,萧军长还特意为此事找他谈过,说这也是军长夫人的意思,孩子不能没有妈妈,而他也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

  在考虑了很久后,冷剑终于改变了想法,是啊!自己和孩子都需要有人来照顾,虽然冰冰现在有军长夫人在照顾,但那并不是长久之计。

  军长自己还有三个孩子,冷剑每次看到军长夫人要照顾着四个孩子吃饭,心里过意不去的滋味儿就密集而又难受的缠绕着他,好像令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最后,终于点头和战友的媳妇儿所介绍的同事去见面。

  对于米小粒的第一印象,冷剑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从寥寥的数语上,感觉对方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人。

  反正是给儿子找个妈妈,只要对方对孩子好就行。

  “我的情况大概你也听人介绍过了,我有过一段婚史,妻子在前两年因病而过世,留下一个儿子,今年六岁。

  我需要找一个人来照顾孩子,帮我打理一下家务。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我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作一名军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请你仔细考虑一下。”

  当了多年的兵,也没有经历过什么风花雪夜,冷剑的话说的直接的不能再直接。

  “我……也有过婚史,是离异,不过没有孩子。

  我的父母因为我的事,一直都跟着操心的不得了,他们的身体又不好。

  所以,我也急需一个婚姻来安抚他们。”

  米小粒的话更直接。

  “那你有什么要求,提出来,我看我能不能做得到。”冷剑又开口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也许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做到却很难。

  那就是——要忠诚,不准有外遇!”

  米小粒抬起头来,看着冷剑的眼睛,目光中带有冷意却又夹杂着痛苦的说道。

  “我是一名军人!”冷剑的回答铿锵有力,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好,我暂时相信你!”过了好一会儿,像是经过一番极力的思想斗争后,米小粒带着不确定的点了点头。

  “你必须要相信我!不过……我也有个要求。”对于米小粒对他的怀疑,做为一名职业军人,冷剑有些恼怒。

  “请讲!”米小粒点了一下头。

  “你要做到对我的儿子好!”冷剑的语气不容置喙。

  “没问题!”米小粒也毫不犹豫的答应。

  “我很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进行增进彼此感情那样的一个过程,所以我想……那们的事就找个时间尽快的办了吧!”冷剑直接谈到了结婚的问题。

  “可以!”米小粒竟然直接答应下来。

  于是,一场婚姻,只在一场短暂的见面、几句简短的谈话中,像谈判一样的就定了下来。

  只是当事的两个人都没想到的是,虽然他们谈的无比的顺利,后面却遇到了冰冰的强烈反对。

  好在有周筱的耐心哄劝,冰冰最终算是勉强点了头。

  在米小粒的要求下,冷剑安排了米小粒和冰冰见了面。

  “冰冰你好,我叫米小粒!”一见面,米小粒就像对待一个大人一样,以一个平等的姿态,郑重其事的向冰冰伸出了手。

  “你……你好!”迟疑了一下,冰冰也把手伸了出去。

  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儿,第一次握到了一起。冰冰莫名的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异样,但并不是厌烦的感觉……

  “对于我要嫁给你爸爸的事,你有什么意见或要求吗?”米小粒并没有对一个孩子转弯抺角,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有!

  你会对我好吗……像周妈妈对我那样的好?

  你会不会像个毒皇后一样,给我下毒?

  或者是趁我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不给我饭吃,还往死里的打我,甚至是把我给绑起来?”

  冰冰也是受了萧沛所讲的故事的毒害,小脸儿一板,问米小粒道。

  “不会!你说的这些,我统统都不会去做。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那个好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我会尽量做到周妈妈对你那样。

  我会给你做饭吃、会给你洗衣服、会接送你上学和放学、会去给你开家长会……

  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你想让我陪你玩儿什么也可以直接和我说,或者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也可以直接提出来。

  我能保证的是会做到这些,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达到你的要求。”

  米小粒认真的说道。

  “这些……应该还可以吧!

  你要是能保证做到这些的话,那我就同意你嫁给我爸爸。

  不过,我不会叫你妈妈!”

  冰冰语出惊人。

  “谢谢你能答应我嫁给你爸爸。我也不要求你叫我妈妈,你可以叫我阿姨、姐姐,甚至直接叫我名字都可以。这些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不在意。”米小粒痛快的说道。

  ……

  一个月后,冷剑和米小粒举行了婚礼。

  两个人没有操办,只简单的摆了两桌,来的都是冷剑的战友,米小粒因为家在外地,她没有让年迈的父母过来。

  冷剑换了一身崭新的军装,而米小粒穿的是周筱帮忙订制的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

  结婚当天的晚宴结束后,冰冰被周筱领去了萧家。

  冷剑和米小粒两个人一起回到了位于北郊军区大院儿的家属房内。

  “你先去洗澡吧!”冷剑对米小粒说完,转身一个人去了书房。

  米小粒脸色发红的看着冷剑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处后,心里终于松下来一些。

  进入卫生间后,将门反锁好。累了一天,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推门出来时,冷剑还没有回来。

  米小粒快速的躺到了床的最里侧,拉过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在米小粒已经迷迷糊糊要睡过去时,才听见一声门响。

  瞌睡虫瞬间被赶走,米小粒紧紧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极力的放轻下来。

  很快就听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米小粒眯起眼,扭头偷偷的看了看,确定冷剑已经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但没过十分钟,就又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米小粒又赶紧的闭上了双眼,面朝里侧,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但那种闭上眼睛感官却越发灵敏的感觉,令米小粒身子越发的僵硬起来。床的另一侧一个下沉,冷剑已经躺在了床上。

  心脏,是快要跳出嗓子眼儿的狂乱。米小粒恨不得自己现在马上的睡过去,或者是直接晕过去都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冷剑自从躺在床上后,连个翻身的动作都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米小粒终于抵不住渐浓的困意,熟睡了过去。

  冷剑睁开眼,轻轻的转身,盯着那睡着后,终于无意识的将身体翻转过来,不过却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缩成一团的娇小的女人,心中突生出一股柔软……

  第二天虽然早早就醒了过来,不过米小粒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冷剑已经不在床上。

  迅速的起身,简单洗漱后进了厨房,看着只有简单的一点儿米、几个鸡蛋和几包泡面的厨房,米小粒一阵的心酸,这父子俩人的生活,原来就是这么过来的。

  等冷剑锻炼完进入家门的时候,米小粒正好端着两份刚做好的蛋炒饭和鸡蛋汤从厨房里出来。

  “回来了!洗漱一下过来吃饭,家里没什么东西,我就简单的做了点儿,先凑合着吃一口,一会儿我出去买些东西回来。”

  米小粒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对冷剑柔声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我还有两天的婚假。”冷剑闷声道。不过,心里那种酸酸软软的感觉,是从不曾有过的。

  “好!还有,我们去军长家把冰冰接回来吧!”米小粒说这句话时,一脸的真诚。

  “不用了!夫人说,让冰冰先在那边住着,等我们过了蜜月……那个……过几天再说。”冷剑耳根有些发热。

  “还是接回来吧!先让冰冰在家住两天,他如果不愿在家,到时再让他过去。反正有我在家,也能给你们做饭吃。”米小粒道。

  “那个……夫人说……让我趁着这两天的假期,陪你出去玩儿一玩儿。”冷剑一点儿谎话也不会说,周筱怎么教他的,他就怎么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