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四章 番外冷剑篇:根本不叫爱情
  两人驱车来到电影院的时候,热门电影的票已经全部售完,只剩下一部老电影的场还有票。

  “这……你要不要看?”实在是对这方面一无所知,冷剑有些尴尬的问米小粒道。

  “走吧!看一看老电影,也别有味道。”其实这也是米小粒第一次和男人一起看电影。回想起来,和以前的那个男人还真的是连一场电影都没有看过。

  “那……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爆米花!”

  冷剑说完,转身就走。直到加入到那一堆少男少女排着的长长队伍中,才觉得自己一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夹在这样一群年轻人中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哇!你看、你看……快看那位大叔,好man呀!”

  “是啊!我的天……好有型!”

  “我猜,这位大叔一定是位霸道总裁,你看他多冷峻!”

  “不对,我猜一定是位高官,你看那一身的威严。”

  “要是位兵哥哥就更好了,我最喜欢兵哥哥了!”

  ……

  开始冷剑还没有意识到是在说自己,当兵的敏锐在让他意识到有好几个人在盯着自己时,立即将目光转了过去,原来是一群小姑娘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不过……怎么好像都带着一副垂涎的表情。

  难道现在的小姑娘,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冷剑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使唤。

  “怎么了,人太多了吧!不要买了,我们直接进去吧!”

  站在不远处的米小粒已经看到一群小姑娘指着冷剑在那里窃窃私语,同时也发现冷剑那越来越僵硬的表情,于是走上前来,将冷剑解救出来。

  “好,走吧!”冷剑直接揽起米小粒就走。

  “哎呀!名草有主……”

  “那个女生看起来好娇小,不过两个人倒是很配的样子。”

  “上帝啊!怎么就不能赐给我这样一位型男呀……要是那样的话,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

  后面又是一阵的叹息和感慨。

  “现在这些女孩子……真是……真是……”冷剑已经不知要说什么好。

  “你没听见他们都在夸你吗!”米小粒笑着说道。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往检票口走去,直到工作人员让两人出示电影票,二人才同时意识到,冷剑正揽着米小粒的肩膀。

  “票……票在这儿!”冷剑快速的放下手,将票递上前去。

  米小粒:“……”

  脸已经红了起来,低着头,先一步往放映厅内走去。

  现在看这种电影的人不多,直到电影开始放映,整个放映厅内也不会超过十个人。

  放映的是曾获过多项国际大奖的反映二战时期的一部ydl电影,叫做《美丽人生》。

  自入场后,冷剑和米小粒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当电影放映到圭多对多拉深情的说——“我觉得比起早死,我更感谢神让我降生到这世上来,能够这样与你相遇,被你爱着。”米小粒湿了眼底。

  这时,有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握住了米小粒的手。

  米小粒没有看冷剑,也没有把手抽出来,眼睛继续放在屏幕上,心,却是跳得快了起来,脸也是热热的有些发烫。

  情绪,在纳粹押着圭多经过约叔华所藏的铁柜,他还乐观的、大步的走去,暗示儿子不要出来的这段情景时,而彻底的坍塌,米小粒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冷剑稍一犹豫,将米小粒再次的揽进了怀中,直至电影散场,两个人就一直这样搂着走到车前。

  “那个……不许笑话我!”坐进车里,米小粒红着脸对冰剑说道。

  “不会!”冷剑轻扯嘴角,低声道。

  回到家,米小粒磨蹭着犹豫了几番后,终于还是走进了她与冷剑的房间,而冷剑恰好接了一个电话,去了书房。

  快速的将自己冲洗好,米小粒又是裹紧被子,靠到了床的最里侧。

  这次,冷剑进来的时候她还精神的很,不过却仍是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装作睡着的样子。

  直到冷剑洗漱完,躺到床的另一侧的时候,米小粒仍是一动也不敢动。

  当床头灯被关上,又过了有十几分钟后,见背后的人没有任何的动静,米小粒终于一点点的放松下来。

  刚要悄悄的动一动有些发麻的大腿,突然一只温热的大手伸了过来。

  于是,稍稍有些放松的身子,又僵了起来。

  “小粒……”在那只大手搭到米小粒的腰上许久后,冷剑略带着暗哑的叫了米小粒一声。

  “嗯……”同样过了许久的,米小粒有些发颤的轻嗯了一声。

  于是一个转瞬,天旋地转中,米小粒已经被压在冷剑的身下。灼热的吻,紧接着铺天盖地的袭来。

  当双唇被堵住,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时,米小粒的双手,终于轻轻的环到冷剑的背上。

  由开始的还有些带着生涩般的拘谨,到后来如烈火般的灼热,合而为一的两个人,终于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彼此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存在,并开始慢慢的扎根、繁殖、蔓延……

  那种一天不见就会觉得缺点儿什么,一周不见就觉得烦躁不堪的感觉,令冷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原来看起来有些郁郁的人,开始变得意气风发起来,甚至周围有许多的朋友都调侃他,说他被爱情滋润的满脸都荡着春意。

  米小粒也终于体会到,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的对你好的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靠得住的男人,就是冷剑这样的男人。

  直到许久后,米小粒终于和冷剑讲了她以前的故事——

  米小粒家姐弟六个,最小的一个才是个男孩儿。米小粒在家排行老三,正是处在爹不疼、娘不爱的那个位置上。

  家里生活在牧区,养了很多的牛养,以家里当时的条件,养几姐弟并供他们念书应该是没有问题。

  偏偏父母重男轻女,尽管米小粒学习成绩是几姐弟中最好的一个,但也只勉强让她读到了高中毕业。

  拿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却不能去念的那种痛苦,直至今日,米小粒还记忆尤新。

  一气之下,和自初中起就追求自己的男孩儿一起到了帝都打工。

  待收入稳定后,米小粒就去读夜大,以圆自己那未完成的梦想。

  男孩子长的帅气,人又聪明会来事,虽事业上没有大成就,但混的也还不错。

  闯荡了几年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结了婚,没有什么激情、没有什么花前月下、没有自己的房子……但生活却也平淡无波。

  要问变化是什么时候有的,米小粒想了一下,应该是在男孩子换了一份新的工作后开始的。

  由刚开始的偶尔的晚归,逐渐到经常的更晚回来,到偶然间的夜不归宿,再到经常的不见踪影,直到有一天,男孩子拿着一纸离婚协议来到米小粒的面前。

  米小粒表现的非常平静,只是问男孩子,为什么。

  “我找到了可以改变我的人生的人,她能满足我各种以前只能想往却不能拥有的东西。我以后就可以不用再过这种累的死去活来,却没有一点希望的生活。”

  男孩子虽然面带愧疚,眼神中却又带着无限向往的说道。

  “那我们之前这么多年的感情呢?你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要一辈子对我好的誓言呢?”米小粒强按颤抖的内心,尽量保持平稳的语气问道。

  “小粒,现实点儿吧!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那些虚无飘渺的誓言,只存在于不愁吃喝、不用每天为生计奔忙的高品质生活里。而这种东西,对于我们这些穷人来说,太奢侈。”

  男孩子说的一脸的嘲讽。

  米小粒再也没说一个字,拿起笔,连内容都没看,直接在纸上签了字。

  男孩子毫不留恋的推门走了出去,外面,有一辆名贵的轿车等在那里,透过窗户米小粒看出,那辆车是属于男孩子那位女老板所拥有……

  米小粒本以为自己会难过的想要去死,谁知,内心却是出奇的平静。

  那时的米小粒以为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便辞了职,回了老家。

  年迈的父母在得知米小粒离婚的事情后,难过又自责不已。他们开始后悔当年没有让米小粒继续去读大学,这样也许米小粒就会是另外的一种命运。

  在见到父母每看着自己时那忧伤的神情,米小粒再次拖着行李离开了家,重新返回了帝都。

  她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并将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只是,父母却是三天两头儿的让人给她写信来,说已经在老家给她选好了几个男人,让她回去去相亲。

  正当米小粒不堪承受这无边的轰炸时,让她遇见了冷剑。而正是与冷剑的结合、相知到逐渐生起的深厚的感情,才让她真正明白了从前所经历的那一段,根本不叫爱情。

  ……

  冷剑和米小粒结婚没过几日,在米小粒的坚持下,夫妻俩亲自去萧家,把冰冰给接了回来。

  虽然对米小粒的感觉并不算坏,但出于对一个后妈发自于内心深处的那种抵触,冰冰还是不能完全的接受米小粒,从不对她有任何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