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五章 番外冷剑篇:听妈妈的话
  冰冰的内心深处一直对米小粒有一种抵触,虽没有足够表现出来,却也能让米小粒感觉到小家伙儿与她之间横亘的冷意。

  而促使冰冰对于米小粒的感情发生彻底改变的,是缘于一次惊险的意外。

  那是一个周末,冷剑因为团里有事没有在家,家里就剩下了米小粒和冰冰两个人。

  冰冰突然想要吃米小粒做的蒜香排骨,偏偏家里所存的排骨已经吃完。米小粒本想让冰冰一个人在家,她去超市买完就回来,可是把冰冰一个人放家里,她又不放心。

  冰冰也想和米小粒一起去超市,说想要挑一些他自己想吃的东西。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就打车去了一个大型的超市。米小粒和冰冰一起推着一辆购物车,两个人不时的商量着,然后再把商量完之后挑选出来的东西放进购物车内。

  这样走走停停间,意外突然而至。一名客人与超市的员工不知为什么发生了口角,从而演变到大打出手。

  听到争吵的声音,米小粒拉着冰冰就要赶快离开这事非之地,但小孩子的好奇心远胜于大人的执着,而且此时的冰冰对米小粒又不是那么完全的顺从。

  看到有人往前涌去看热闹,冰冰也要往前冲,米小粒顾不得手上推着的购物车,用力的去拉扯冰冰,极力的阻止他往前凑。

  “冰冰,你听话,人太多,凑上去危险!快听话,不然我生气了!”见有些拉不住冰冰,米小粒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哎呀!你别拉着我,我看看怎么了!你怎么管我那么多,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和你翻脸啊!”

  米小粒的语气令冰冰听起来很不爽,于是犯起了倔脾气,用力的掰着米小粒攥着他手腕的那只手。

  “不行,我不放!”米小粒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快放手,你是谁呀你这么管我!”在冰冰的话令米小粒一愣神的功夫,冰冰挣脱了米小粒的钳制,跑了出去。

  “冰冰……冰冰你快回来!”反应过来的米小粒快速的追了上去。

  刚到冰冰的近前,就听到一阵的惊呼和尖叫,由于人多,高大的货架被挤的晃了几晃,架子上的东西在纷纷往下滑落的同时,架子也紧随着倒了下来。

  “冰冰……”米小粒尖叫一声,发出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儿,不知哪来的速度,一下子飞扑上来,直接将冰冰卷到了自己的怀里。

  同一时间,架子也已经倒了下来,直接将米小粒和冰冰,还有其他来不及反应的几个人,一同压在了下面。

  米小粒只觉得五脏六腑突然间被压扁了一样,那种疼痛简直无法形容。同时脑袋也被不知什么东西重重的一击,有股温热好像淌了下来,意识跟着便有些模糊起来。

  但是却因着惦记着怀里冰冰的安危的强大信念的支撑,仍是叫着冰冰的名字,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的是,发出来的声音有多么的小。

  人群尖叫的声音忽远又忽近,身上的重量很快被移走,米小粒强撑着力气,不停的叫着冰冰的名字。

  “我在这儿……我没事!哎呀……血……流血了!

  妈妈……”

  米小粒在听到一声“妈妈”后,终于支撑不住,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冷剑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室外,正小声啜泣着的冰冰和超市的一个负责人等在那里。

  看到冰冰衣服上的血迹,冷剑只觉脑袋“嗡”的一下:“冰冰,你哪儿受伤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爸爸……呜呜呜……你怎么才来!妈妈她……妈妈她……呜呜呜……这不是我的血,是妈妈的……妈妈头上流了好多的血,妈妈是为了救我。呜呜呜……”

  见到冷剑到来,冰冰大哭着扑了上去。

  冷剑在听到冰冰说米小粒头上流了好多的血后,双腿立即就是一软,连身体都跟着晃了一晃,幸亏伸手扶在了墙上。

  是的,冷剑想到了死亡。冰冰的妈妈几年前就从医院里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现在米小粒又躺在了抢救室里。

  对于将死亡与米小粒联系到一起,冷剑顿觉世界一片的黑暗,他不知米小粒万一有个什么不测,自己是否能挻得住。

  “爸爸……怎么办?妈妈会不会死……她不会死的对不对?

  我不想让她死,我喜欢她,我以后都叫她妈妈。

  爸爸,您快想想办法,救救妈妈呀!”

  冰冰拉着冷剑的衣袖,大声的哭喊道。

  “救她……救她……对……”冷剑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双手颤抖的拿出手机,给萧再丞拨了过去。

  不到半个小时,萧再丞、周筱还有许医生,就一起跑了过来。

  许医生没多说话,直接就进了抢救室内。

  “周妈妈……呜呜呜……是我害死了我妈妈……都怪我,是我害的她!”冰冰看到周筱后,瞬间崩溃,扑进周筱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没事、没事,妈妈会……冰冰的妈妈会没事的啊!你看,许叔叔都进去了,有许叔叔在,妈妈肯定会没事的。”

  周筱终于意识到,冰冰这是接受了米小粒,但心里却是忍不住一阵的心酸。她祈祷米小粒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冰冰还不知又要怎样走过这道坎儿来。

  好在许医生很快就先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告诉了大家一个令人放心的消息——

  米小粒没有生命危险,但头上被砸了一个大口子,缝了十五针,还伴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另外右手臂前臂骨裂,也要静养一段时间。

  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直脸色苍白,并头上不断冒着冷汗的冷剑,扶着墙,滑到了坐椅上。

  所有人都那知道,那是极度紧张又突然放松过后的结果。

  等米小粒被推进病房,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周筱正要带着身上还沾着血渍的冰冰回萧家老宅去,已经缓过劲儿来的冷剑叫住了冰冰:

  “冷寒冰,过来!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周筱刚要上前说话,被萧再丞握住了手给制止住。

  “爸爸,对不起,是我的错,您罚我吧!

  是我不听话,当时妈妈拉着我,我还和她喊。

  ……”

  冰冰以立正的姿势站在冷剑面前,将自己所犯的错误交待了一个清楚。

  “现在先和周妈妈回去,等妈妈出院后,我再关你禁闭。”冷剑阴着脸,对冰冰冷声说道。

  “是,首长!”冰冰敬了一个军礼,转身拉住了周筱的手,往外走去。

  “冰冰,不要怕啊!妈妈没事了,你也知道了自己所犯的错误,以后要听妈妈的话,和妈妈好好的相处,听见了吗?”

  “我知道了周妈妈,我知道妈妈是真心对我好,她不是毒皇后。等我回去换了衣服,就过来陪妈妈……”

  冷剑听着周筱与冰冰一边说着话,渐渐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鼻端的酸意,令他攥紧了拳头,直挻挻的站在那里好久、好久……

  今天是米小粒出院的日子,冷剑小心的揽着米小粒的腰,冰冰紧紧的抓着米小粒那只手没有受伤的手,一家人往外走去。

  “我说……你们不要这么兴师动重的好不好,我就是受了点儿皮外伤,而且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搞的我像是残疾了一样。”

  看着父子俩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米小粒有些哭笑不得。

  “不行,你现在需要人照顾!”父子俩同时开口,连语气都一致。

  米小粒:“……”

  只能顺从。

  回到家,知道米小粒爱干净,家里已被冷剑提前收拾得干干净净。

  “冰寒冰,知道接下要做什么吗?”一家人坐到沙发上后,冷剑板着一张脸,对冰冰喝道。

  “知道,我现在就去关自己的禁闭。”冰冰立即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

  “等等……怎么回事?”米小粒不明所以。

  “我犯了错,是因为我,妈妈才受的伤,我该接受惩罚。”冰冰表现的一脸坦然,丝毫不见半分的委屈。

  “冰冰回来,听妈妈说,妈妈没有生你的气,你是个好孩子,那天妈妈也有错,应该好好和你说才对。

  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都多注意一些就行了。

  好了,不用关什么禁闭了,妈妈有些累,你陪妈妈回卧室躺一会儿好不好?”

  米小粒柔声的说道。

  “可是……”冰冰看了冷剑一眼。

  “听妈妈的话,来……过来扶妈妈。”米小粒又叫冰冰道。

  “好……好吧!”见冷剑没有再说什么,冰冰立即一脸高兴的跑到米小粒身边,扶住她的一只胳膊,往卧室内走去。

  “周妈妈说的没错,我们冰冰真是一个贴心的小暖男。妈妈真高兴。”米小粒一脸幸福的说道。

  “但萧军长说,女儿才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妈妈,要不,您再给我生个妹妹吧!我好想再要一个像夭夭那样的妹妹,香香的、软软的……”冰冰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那个……”米小粒一知不该如何回答才好。

  “那就要一个吧!”不知何时跟在身后的冷剑也跟着冒出了一句。

  “可是……”米小粒看着冰冰,神情犹豫。

  “妈妈……求您了,您就再给我生个妹妹吧!好不好?”冰冰拉着米小粒的手,撒娇的央及着。

  “那……要生出来的是个弟弟怎么办?”米小粒又看了冷剑一眼,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弟弟呀……那……那弟弟就弟弟呗!反正我是老大,他得听我的。

  不过……妈妈,有了弟弟或是妹妹的话,您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吧?”

  冰冰问的非常的直接,其实在他心里,还真没有对于这方面更多的担心。因为周筱对于萧沛和小沐的疼爱,让冰冰的心里直接就认为,米小粒也会和周筱一样。

  “当然不会,妈妈会一样的疼你们。”米小粒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生一个吧!”冷剑看着米小粒,同样一脸的渴望。

  “可是我……”米小粒其实觉得有一个冰冰就够了。

  “妈妈……您就生一个吧!生一个好不好……妈妈……”对于生个妹妹这件事,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成为了冰冰的执念。

  “好吧!”米小粒终于点了头。

  于是,若干日子后,米小粒经过二十几个小时的阵痛,生下了冷家的第二个孩子。

  当等在产房外的冷剑和冰冰父子俩,听到走出来报喜的护士说,冷夫人生的是一个大胖小子后,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起来。

  是的,他们的预感没有错。当有一天米小粒手握鸡毛掸子,满屋子的追着冷家已经快十岁的老二冷寒秋到处跑的时候,已经后悔死了当初轻易答应那父子二人生下这个小魔鬼的决定。

  终于盼到了时值已经上高中的大儿子冰冰的放学回来,于是指着那个还在朝自己做着鬼脸的冷寒秋,气得说不出话来。

  “妈妈,冷寒秋又惹您生气啦?”冰冰看了一眼弟弟,问米小粒。

  米小粒:“……”

  只能喘着粗气的点点头。

  “冷寒秋!”随着冰冰冷森森的声音,响起了冷寒秋那鬼哭狼嚎的叫声。

  “又怎么了?”下班回家的冷剑,一进门就听到了小儿子的求饶声。

  “还不是你那个好儿子!哎呀……气死我了!”米小粒还没缓过劲儿来。

  “我去看……”

  “不许去,让冰冰好好收拾收拾他,不然真的叫他反了天儿了!哎呀……气死我了!这个混小子……”米小粒直接喊住了冷剑。

  “好!那就让冰冰好好的管管他,你别生气。”冰剑听话的扶着米小粒,一起坐到沙发上。

  “哎呀……你们竟然都这么对我!我要离家出走……我是你们捡回来的,我要去周妈妈家,我不在冷家待了!”

  冷寒秋一阵的嚎叫。

  “冰冰,你给我好好的收拾他……好好的收拾!”米小粒气的坐在那里朝着冰冰大喊道。

  “好嘞!”冰冰清脆的应了一声。

  紧接着,又是冷寒秋的一阵嚎叫:“哎哟!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惹妈妈生气了……我错了,哥哥,你放过我吧!”

  冷家这一幕,开始第n次的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