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六章 番外许医生篇:花你了吗
  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许医生就是一个有着俊郎外表、超高的医术、过人的才气,却也风流倜傥、处处留情的男人。

  清醒而自持的女人,对于这样的男人,只会视为一种毒药,敬而远之。

  可偏偏大多数的女人,对于这样的男人却没有任何的抵抗力,还没等男人有所表示,自己就先轻易的沦陷其中。

  在这么多年的时光里,许医生所经历的,大多都是这样的女人。虽外表看不出什么,但在他的内心里早已经厌倦不已。

  所以,内心深处早就生了不婚的想法。为难的就是父母一再的催促,到了后来就是用尽各种手段的逼迫,以至到了许医生连家都不敢回的地步。

  但人生总有那个例外,而那个例外,也许就是促使你改变固有想法的诱因。

  这一天,正准备换衣服下班的许医生突然接到紧急的电话,说有一名病人,不知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还是因为药物反应的关系,被送进了抢救室,情况非常的危急,请他过去给看一看。

  事关医疗事故的问题,身为医院的常务副院长,许医生有责任参与这样的抢救。

  于是,一天里已经做了两台比较大型手术的许医生,不顾身体的疲惫,又赶往了抢救室。

  “太好了,许院长来了……”见许医生匆匆赶来,有护士发出了松了一口气的惊呼。

  “院长吗?是院长来了吗……院长,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救我妈妈,求求您!”一名哭的眼睛已经肿的快要封起来的女孩子,跑上前来紧紧的拉住了许医生的手臂。

  “我会尽力!”许医生说完,拨开女孩子的手,大步的迈进了抢救室内。

  “小姐,您放心吧!有我们许院长在,您妈妈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旁边有护士安慰那个女孩儿道。

  两小时后,抢救室的灯终于熄灭,许医生先走了出来。

  “院长,我妈妈她怎么样了?”女孩儿快速跑上前去,急急的问道。

  “放心,没事了!”许医生一派轻松的语气说道。

  终于可以放心的下班出去嗨,许医生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谢谢院……”

  “许院长,您累坏了吧!”

  “许院长,您真是辛苦了!”

  “许院长,下班后您去哪儿玩儿呀!不然,我们一起吧!”

  “许院长,那天我给您煲的汤怎么样,我明天休息,再给您煲点儿吧!”

  ……

  一堆年轻的女医生和小护士,瞬间涌了上来,将许医生团团的围住,那位女孩儿的声音,早已被淹没在一群莺莺燕燕之中。

  “还好、还好……不算辛苦!”

  “今天还真不行,我还有事,改天,改天请你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玩儿啊!”

  “手艺不错,汤煲的还真好喝!不过不用再麻烦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好好的在家休息,或是出去逛逛街什么的吧!别再把时间浪费在煲汤上了。”

  ……

  许医生面面俱到,将所有人都哄的满脸的笑容。

  “还以为是一个好人,原来是一只花孔雀呀!”迟杭杭心里突生出无限的厌恶,同时,一股怒气直线上涌,不禁拨开人群,直接朝着许医生而去。

  “院长是吗?我想请问一下,我母亲今天这样,算不算是医疗事故?身为院方的负责人,您又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

  迟杭杭一脸怒气的质问许医生道。

  “这位小姐,是不是医疗事故,还要等进一步的化验结果出来后才能下定论。

  我不是医院的唯一领导者,但是既然我参与了这次抢救,就一定会盯着这件事,到时一定会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许医生虽外表看起来吊儿郞当,但说出的话却非常的严谨,让人找不出半点的错处。

  “但愿你能说到做到,而且我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答复。”迟杭杭虽是这么说,但满满的不信任,已经全部的写在了脸上。

  这时迟母已被人从抢救室内推了出来,迟杭杭赶紧转身奔到推床的旁边,和医护人员一起,推着母亲回了病房。

  许医生摇了摇头,吹了下额前落下的碎发,又和一众女医生小护士们打完招呼,这才转身离去。

  第二天上午,许医生刚就昨天迟母的问题和几位医院负责人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迟杭杭就找了上来。

  眼睛已经完全消肿的迟杭杭,令许医生一见,顿觉有种清风抚面的感觉——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许院长,我母亲的事,有结果了吗?”迟杭杭直接就问许医生道。

  “有了!不是医疗事故,是你母亲自身由于心脏问题所引起的呼吸困难,我们的一切用药和救治措施全属于在合理范围之内。”许医生给了肯定的答案。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们作为医院,又怎么会往自己的身上招揽责任呢!

  尤其又碰上你们这样毫无职业道德和不负责任的医生,我们和你们哪里又能讲的出理来。”

  迟杭杭一脸的愤愤与不平,对着许医生低斥道。

  “喂……我说姑娘,你说话可得负责任啊!

  你凭什么说我没有职业道德?又从哪里看到我不负责任了,啊?

  我和你所说的都是凭借着真凭实据,你要不相信,可以拿着所有的签定结果,到其他的医院再去核实和检查一下。

  你现在这样无凭无据的就质疑我的职业素养,我完全可以追究你的责任的,你懂不懂?”

  迟杭杭的话令许医生有些恼怒起来,他最痛恨的就是有人质疑他的职业素养问题。

  “可以,我才不怕你去追究,就凭你那一副花孔雀的样子,鬼才会信你的什么职业素养呢!”迟杭杭扬起小脑袋,毫不让步的说道。

  “花孔雀?我花谁了,花你了吗?难道,你是因为觉得自己长的丑,没被我花,心里不平衡了吗?”

  按说作为一名医生,什么样的病人和家属都常见,以前许医生也从没这么毒舌的和人较过针儿。

  今天不知是怎么了,看着面前那张涨红的小脸儿,许医生就忍不住想要看着对方气得跳脚的样子。

  “你……你下流!你……你个流氓!”迟杭杭没想到许医生会这么毒舌,被呛的一张脸更加的红了起来,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

  “说话要当心啊!我怎么下流和流氓了?这办公室的门可是一直开着的,旁边的屋里还有别的人,走廊内还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你可不能污蔑人啊!”

  许医生突生出了越来越浓烈的兴致来,就想逗一逗这个装的色厉内荏的女孩子。

  “你……你……我要投诉你去!”迟杭杭气的声音都开始有些发颤起来。

  “可以,现在就投诉吧!我就是院长,来,说说吧!”许医生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骚包儿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迟杭杭慢条丝理的说道。

  “你……你无赖你!”迟杭杭渐渐的落败。

  “又给我加了一条罪,你说,你污蔑了我这么多条罪,我得让你怎么赔偿我才好,嗯?”许医生盯着迟杭杭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后说道。

  “赔偿?赔……什么偿?

  做梦,你还是院长呢,怎么这么无赖,我要去告你……一定要告你去!”

  迟杭杭气的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头都懵了起来。

  “告吧!我就是院长,都告什么,说来听听!”许医生又把话兜了回来。

  “我告……你个无赖!”迟杭杭溃不成军的败下阵来,转身就跑了出去。

  “有点儿意思……嗯!有点儿意思……”许医生用手支着下巴,不禁眼神中多了些什么。

  第二天,难得的院长亲自到病房查看病人。

  “您觉得怎么样,心脏还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许医生

  来到迟母的床前,和蔼可亲的问道。

  “现在没什么感觉了,谢谢您院长。”迟母微笑着和许医生表示感谢。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以后心脏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尤其是得让您的家人知道,您看您这次多危险,要不是在我们医院里发病,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许医生继续对迟母说道。

  “我以前就是有几次觉得难受,也没当回事,我女儿工作忙,我担心告诉她会耽误她的工作。”迟母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也得和家人说呀!不然您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您女儿不得难过死,您说对吗?”许医生继续道。

  跟在许医生身后那些医护人员都有些奇怪,以往他们的许院长从没和病人有过这么多话呀……

  “你来干什么,是来哄我妈不让她追究你们的责任吗?

  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们还能不能讲点儿道理了!”

  正提着一袋水果从外面走进来的迟杭杭,见到许医生正站在自己母亲的床前,和自己的母亲相谈甚欢的样子,立即如一只炸了毛的猫一般,冲上来斥道。

  “杭杭,说什么呢!人家许院长昨天救了我的命,今天又亲自来看我,你怎么对人家说话呢!”迟母极其歉疚的看了看许医生,然后训自己的女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