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七章 番外许医生篇:缘份不浅
  听到母亲这样说自己,迟杭杭心里便有些急了起来,心想一定是这个花孔雀的许院长和自己的母亲说了什么,所以母亲才会有如此的反应。

  于是立即急急的对迟母说道:“妈,您别听他的哄骗,要不是他们用错了药,您昨天怎么会窒息,又怎么会进抢救室。都是他们的责任,我们不能轻易的就这么算了的。”

  “杭杭,别乱说,不是人家的问题,是我自身的问题。我之前心脏就已经发现出了问题,只是怕你担心,没有告诉你。

  昨天也是赶巧,突然在医院里犯了病。也幸亏是在医院,不然你有可能就见不到妈……呃……

  行了,不说这些,总之,和人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迟母见女儿逐渐变了脸色,忙咽回了要出口的话,最后就是要迟杭杭不要怪错了人。

  “怎……怎么会是这样?妈,您……您心脏不好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您说您这样多危险,您要是万一……

  都怪我,整天忙的忽略了您的身体。对不起,妈……是我的错。”

  迟杭杭已被迟母的话震惊到,回过神来后,就是深深的自责,眼眶随之也红了起来。

  “妈没事,你别担心。我以后自己会注意的,一定不会让自己再出什么事。听话,不然让人笑话了!”坚强的迟母看到女儿流了泪,连忙哄道。

  “咳……那个……你母亲的心脏问题你以后是得多注意一些。尽量不要让她累到、不要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一类。

  等出院时我再给您开点儿药,觉得心脏不舒服了就赶紧服下,然后就赶紧上医院来,以后可不能再不当回事了,记住了吗?”

  许医生在一旁开了口。

  “好的,谢谢许院长,您可真是个好人!”迟母对这个年轻帅气、医术高超,最主要的是心地又善良的院长印象已经好的不能再好,连声的感谢。

  “不用、不用,呵呵……这都是我们身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许医生连连的摆手道。

  “杭杭,快向人家许院长道歉,刚才你可是很不礼貌。”迟母对迟杭杭说道。

  “他?哼!”迟杭杭还在想着许医生昨天对她说的那些毒舌的话,不屑的看了一眼许医生后,轻哼了一声。

  “杭杭……你怎么了?怎么用这样的态度对人家许院长,快点儿给人家道歉!”迟母是一个特讲道理的人,对于女儿今天反常的表现,很不能接受。

  “妈……我……”

  “快点儿!”迟母打断了迟杭杭要说的话,脸色也沉了下来。

  “对……对不起!”迟杭杭极不情愿的和许医生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你担心自己母亲的安危,我能理解。”许医生一脸极善解人意的表情。

  “许院长,您是我见到过的医术不但好的没的说,而且又是最负责的一名医生。真是不知要怎么感谢您才好……”迟母对于许医生的印象,已经好到了无法形容的高度。

  迟杭杭:“……”

  只能偷偷朝着许医生翻了一个白眼。

  “这位姑娘,您也是哪里不舒服了吗?眼睛……还是哪里?”许医生一脸的戏谑,说出的话却显得极正经。

  “谢谢!我——没——有……”迟杭杭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就直接来找我啊!不用客气。”许医生留下一句话后,潇洒的转身就走。

  迟杭杭:“……”

  风中凌乱……只能在心里大骂这只无良的花孔雀。

  第二天,在众人的不解中,许院长又亲自到迟母的病房去查房。

  “您今天觉得怎么样了?”许医生又是一脸和蔼的问迟母。

  “多谢许院长,我已经好多了!想问您一下,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呢?”迟母脸上带着急切。

  “您的身体有些弱,最好还是在医院再住上两天。怎么……您是有什么急事吗?”许医生关切的问道。

  “我自己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我女儿得要上班。她们公司管理的很严格,而且她还负责很多的工作,因为我的病,她已经耽误了很多天。

  我如果继续再住下去的话,会拖累她的。

  您不知道,我女儿能有今天的成绩不容易,是她付出了比别人不知多了多少倍的辛苦和汗水才换来的。

  她这几天因为我,都瘦下去了好大的一圈儿。

  唉!也怪我这身体太不争气……”

  迟母也不知是为什么,一见到许医生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忍不住就想和他多说些话。

  “是这样啊……那也行,我再给您开些中药,您回去后自己好好的调养也可以。

  过几天您女儿要是没时间陪您,我就去您家帮你再检查一下。”

  许医生稍想了一下后说道。

  “太好了!我就说许医生是个大好人,真是太感谢您了!”迟母感动的都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都说了您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许医生又笑呵呵的说道。

  而跟在许医生身后的那些医生和护士们,此时正在捡着掉了一地的下巴……

  办好出院手续,迟杭杭正扶着迟母站在医院的大门外等待着出租车。突然,一辆高级的轿车停在了母女俩人的面前车窗滑下,许医生的头在驾驶座位那边用力的探过来:

  “阿姨,您是要出院回家吧!

  来,上车,我送您回去。这个时间,这里不好打车。”

  “啊?不用、不用……怎么能麻烦您,我们等一会儿就好。”迟母一看是许医生,立即连连的摆手。

  “您不用客气,您家住哪边?”许医生问道。

  “我家住志远桥那边。哦……不用……真的不用您送,您快忙您的去吧!”迟母顺口说出了自己家住的地方,然后才觉得不合适,又接着拒绝道。

  “正好,我家住云通桥那边,顺路,快上车吧!”许医生张口就来。

  “可是……”迟母开始犹豫起来。

  “多谢!我们打车就好,就不麻烦您了!”迟杭杭没好气的说道。

  “杭杭……你怎么说话呢!”迟母转头不高兴的又训起女儿来。

  “快上车吧!后面的车在按喇叭了……”许医生又在车里大声的说道。

  “那就麻烦您了!”迟母终于不再犹豫,拉开车门上了车。

  “妈……”迟杭杭站在车外,气的有些要跺脚。

  “快点儿上车!”迟母对着女儿叫道。

  迟杭杭:“……”

  孝顺的她实在不敢违逆迟母的意思,只得咬了咬唇上了车。

  “到了,就是这个小区了,您不用往里开了,我们自己走进去就行了!”到了迟杭杭家所在小区的在门口,迟母说道。

  “没事,我给您送到楼下吧!不差这一会儿的时间。您告诉我往哪边走……”许医生说着,已经把车开进了小区。

  “往前走,十二号楼……对,左拐……再往前一点,就是一门那里……到了,就是这里了!

  许院长,真是太谢谢您了,一起上楼喝杯茶再走吧!”

  迟母满脸的感激。

  “不了,我还有事,过几天我再来给您检查。”许医生说完后,发动汽车,离开了小区。

  “真是个好小伙子,也不知道成家了没有……”迟母望着许医生汽车开走的方向念叨着。

  迟杭杭:“……”

  满头的黑线中,又暗骂了那个只会花言巧语的花孔雀一番。

  安顿好家中的母亲,工作也耽搁了好多,迟杭杭第二天便赶着去上班。

  刚一走出小区的门口,一辆熟悉的轿车就停在了迟杭杭的面前,车窗滑下,属于许医生的那张脸又露了出来——

  “迟杭杭……上车,我捎你去上班!”

  “怎么是你?谢谢,不用!”迟杭杭快速的往公交站点走去。

  “哎……上车吧!反正是顺路,我载你一程,又不收你车费,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许医生慢慢的开着车,跟着迟杭杭。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顺路,你的医院和我的公司是两个方向好不好!”迟杭杭一脸的鄙夷。

  “我不是去医院呀!上车吧……你是怕我吗?”许医吊儿郞当的说道。

  “怕你?切!”迟杭杭又是不屑的嗤了一声。

  “我说的是认真的,快上车,我载你一程。”许医生坚持着。

  “我说不用就不用!”迟杭杭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公交站点,刚好有一班公交车到站,于是迅速的就上了公交车。

  “嗯……有点儿意思……有意思!”许医生看着开走的公交车,吹了一声口哨,也扬长而去。

  ……

  堆积了太多的工作,迟杭杭离开公司时,已经是晚上的快要九点的时候,街上早已遍布了霓虹。

  “迟杭杭……”刚出了写字楼的大门,一道声音令迟杭杭皱起了眉头。

  “不会是你又恰巧顺路吧!”迟杭杭一脸讽刺的对许医生说道。

  “聪明!还真是顺路。不过,看来我们的缘份不浅呀!我开车到这儿,一抬头刚好看见你出来。

  上车吧!顺路送你回去。”

  许医生撩了一下头发,热情的说道。

  如果这时的许医生让萧再丞等一众人看见,肯定又会说他是搔首弄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