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八章 番外许医生篇:不许碰我
  迟杭杭轻瞟了一眼许医生,这次连理都没理他,直接往前走去。

  “嗨!我说……你这人也太记仇了吧!

  要说记仇的话,也应该是我记你的仇才对吧!你那会儿可是严重的置疑我的职业素养的。要知道,身为一名医生,而且是一名负责任的医生,是最忌讳被人置疑这个问题的。

  你……严格来说,是不是欠我一个道歉?

  或者说,你是不是得补偿我?

  哎……你这态度可是问题啊!那天不是连你妈妈都在说你吗!”

  许医生开着车,跟紧了迟杭杭说道。

  “我不是向您老人家道过歉了吗?”迟杭杭撇了一眼许医生,态度极其的冷淡。

  “你那也叫道歉呀?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这样吧!为了表示你的诚意,请我吃顿饭吧!”

  许医生有些死皮赖脸的说道。

  “对不起,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小职员,请不起您堂堂的大院长。您请便吧!”迟杭杭对着许医生完全的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

  “你堂堂的一个市场营销总监,会连一顿饭都请不起我?不要太小气了,你母亲这几天吃我给配的药效果还不错吧?

  怎么着,接下来还需不需要我再继续为你母亲看病呢,嗯?”

  许医生一脸得意的说道。

  “你……真卑鄙!

  你是一名医生,之前还在说我不该置疑你的职业素养,那你现在的所做所为又是什么,你不是在要挟我吗?”

  迟杭杭听了许医生的话,气的不由停下了脚步,脸色极为难看的指着许医生怒斥道。

  “如果你认为这是要挟也可以,但我的本意是好的,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顿饭而已。”许医生说的直截了当。

  “那也请你认清一点,我不是围着你的那些女医生、小护士,我也没有那个时间和那份闲情逸志,请您另选他人,好不好?”

  迟杭杭拒绝的干脆又彻底。

  “正因为你不是她们,所以我才主动的相约呀!”许医生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反正我没时间,太晚了,我还得回去照顾我母亲。”迟杭杭打死都不想和许医生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那我送你!”许医生接着就来了一句。

  “不需要!”迟杭杭态度坚决。

  “那就和我一起吃饭!二选一,你自己想好喽!”许医生从车上走了下来,慢吞吞的走到迟杭杭的近前。

  “你……我一个都不选!”迟杭杭说着,迈开步子就要走。

  “你不顾你母亲的身体了吗?”许医生在后面凉凉的说了一句。

  “你……无赖!

  送我回家!”

  迟杭杭再次的败下阵来。

  “先吃饭再回家!”等把迟杭杭逼进副驾驶位后,发动了汽车的许医生说道。

  “那我现在就下车!”迟杭杭上来了倔脾气。

  “那送你回家吧!”许医生妥协,但情绪却毫不受影响,他觉得已经迈向了胜利的第一步。

  ……

  于是自此后,许医生几乎随时随地的出现在迟杭杭面前,这令迟杭杭烦不胜烦。

  直至有一天,当迟杭杭推开门的时候,见许医生直接登堂入室的坐在自家的客厅里,和迟母又是相谈甚欢。

  “你……你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告诉你,不要太过分呀!”迟杭杭气得肝儿直颤。

  “杭杭,你是怎么回事,人家重楼是来给我看病来了,你怎么说话呢?妈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怎么越来越没礼貌!

  去厨房把菜炒了,我都洗好、切好了,晚上让重楼在这儿吃!”

  迟母板起脸来,又把女儿训了一顿。

  “妈……您怎么让一个陌生人进门,而且还留他在家里吃饭,您了解他吗?您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您知道他到我们家有什么目的?您真是……”

  “住嘴!迟杭杭,你是不是看我这几天身体好点儿了就没事了,你是想气死我吗?

  你妈还没傻,也没老糊涂,好人坏人还能分的清。重楼这么好的人,现在上哪里找去!

  你妈的命都是人家救回来的,而且人家不但不收我们任何的好处,还处处的这么关心我们,你怎么就认为人家有什么目的了。

  去,赶快给我炒菜去!”

  迟母的一颗心,已经完全的被许医生所捕获,就差没盼着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不是一个像许医生这样的儿子了。

  “哎呀……好吧!”迟杭杭满心的不愿与不甘,只能乖乖的屈服于迟母的淫威,老老实实的进厨房去炒菜。

  拿起装盐的罐子,本想多放些盐进去,一想母亲不能吃太多的盐,而且自己也要吃菜,只得无奈的又放下……

  “重楼,我家杭杭的手艺,还能入得了口吧!”一边吃饭,迟母一边问许医生道。

  “非常好,想不到杭杭的手艺这么好,您有口福了!”许医生说的极真诚。

  “请您叫我迟杭杭,杭杭不是你该叫的!”迟杭杭终于忍不住又怼起许医生来。

  “杭杭……你给住嘴!

  重楼,别理她,这丫头这几天不知是犯了哪门子的毛病,你多吃些,要是喜欢,以后没事就常来。

  对了,周末你就可以来,杭杭周末休息,她又很少出去,想吃什么,到时让她给你做。”

  迟母无比热情的说道。

  “好啊!那那先谢谢阿姨了,呵呵……”许医生满脸的感激之情。

  迟杭杭在给自己的母亲使了n多的眼色后,仍不见她理自己,终于颓败的低下头来,心想,自己可能是捡来的。

  有了迟母的话,许医生成了迟家的常客。

  尽管在这之后,他仍是不时的出现在迟杭杭上下班的路上,仍以各种的理由要约迟杭杭,却没有一次能成功过。不过,这些丝毫也没能影响到许医生往迟家跑的热情。

  迟母毕竟阅历在那里,几次过后,就已明白许医生的用意。对于能有许医生这样一个优秀又“善良”的小伙子做女婿,迟母自是一百二十个的满意。

  但毕竟是关系到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即便是当妈的,也不能在这件事上勉强。所以,看出女儿对于许医生的抗拒,迟母除了不停的委婉相劝自己的女儿外,别的也不好做的太过。

  这一日,在晚饭过后许医生提出告辞时,迟母非得让迟杭杭将许医生送下楼去,其实她也是想给两个人多制造些机会。

  “许院长,我求求您,您以后不要再来了,可以吗?我们毕竟只有母女俩,您总是有事没事的往我们家跑,让人看了会说闲话的。”

  终于忍不住的迟杭杭开了口。

  “不可以!你应该知道,我是在追求你。”许医生的直接,令迟杭杭愣怔在那里。

  “你……开……开什么玩笑,我……我不同意!”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迟杭杭结巴的说道。

  “现在不同意,不代表以后不同意,我相信你有一天会同意的。”许医生信心满满的说道。

  “你做梦!我告诉你许重楼,趁早灭了这个心思,我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我根本不喜欢你,更不可能喜欢上一只花孔雀。”迟杭杭加大了声音说道。

  “那是还没有遇上你!”许医生沉声道。

  “什么?”迟杭杭没明白。

  “我说,那是因为之前没有遇上你,以后就不会了!”许医生看着迟杭杭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

  “切……骗鬼去吧!或者,去骗骗那些女医生和小护士什么的还差不多。

  你的这些话,会和多少女孩子讲过呢?呵呵……是不是连你自己都记不清吧!

  我告诉你许重楼,我这辈子最最恨、最最瞧不起的,就是像你这样花心的男人。

  既然不能从一而终,当初为什么要信誓旦旦、为什么还要结婚?

  既然想要流连花丛,那还要结婚干什么?结了婚就是为了有一天要伤害对方、要离婚的吗?

  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

  迟杭杭已经红了眼眶,说完,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杭杭……你听我说!”许医生一把抓住了迟杭杭的手腕。

  “放手,不许碰我!”迟杭杭像刺猬一般用力的挣扎,并同时尖叫道。

  “杭杭,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的,世上不是只有你父亲那一种男人。”许医生并没有放开迟杭杭的手腕,急切的说道。

  “住口!不许你提那个男人……不许提他!”迟杭杭情绪更加的激动起来。

  “好!不提……我们不提,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啊!”许医生将迟杭杭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不准提他……我恨他……呜呜呜……我恨他!”许医生碰触到了迟杭杭的那根最为敏感的神经,一向坚强的她,终于哭了出来。

  “以后我会对你好,不要哭了啊!”许医生温柔的哄着迟杭杭。

  “你……放手,混蛋!”过了一会儿,突然醒悟过来的迟杭杭,发现自己正被许医生搂在怀里,立即像触了电一般,用力的推开了许医生,大骂了一声后,转身跑向了楼内。

  许医生:“……”

  虽然挨了骂,脸上却荡漾出了一抺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