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九章 番外许医生篇:死了这份心吧
  许医生没有半点儿受挫的感觉,一路哼着歌儿,慢悠悠的走到车旁。

  打开车门后,并没有立即坐进车里,而是站在那儿,一直盯着迟杭杭家透着灯光的窗户,看了好久、好久……

  却不知,里面也有一双眼睛,正偷偷的透过窗帘的缝隙,也在看着楼下那个站立的人影。

  此后的几天,许医生在迟杭杭的面前出现的次数更加的频繁起来。

  迟杭杭公司的同事现在都已知道有个高富帅在追求她,他们经常看到的是,许医生总是手捧一大束玫瑰,靠在不同炫目高级轿车旁,等在他们公司的楼下。

  一见到迟杭杭下楼,就会满面春风的捧着鲜花迎上去,一脸尽是讨好的神情。

  而同时他们也发现,在公司一向被誉为冰美人儿的迟杭杭,在面对许医生时,脸色比平时还要冰上八十度的样子。

  曾经万花丛中过的许医生,对于迟杭杭这种冷漠的态度,自觉有着万千的把握能最终抱得美人儿归。于是,对于迟杭杭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倒有了越挫越勇的劲头。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追求迟杭杭是因为觉得这个女孩子有趣的话,那么随着越来越深入的了解,许医生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倔强又心里布满阴影的姑娘。

  据许医生从迟母那里,还有迟杭杭自身的一些表现,以及通过一些其他渠道所了解到的消息上,可以完全的理解迟杭杭为什么是这样的一种心态。

  在迟杭杭十三四岁时,迟母与迟父离异。

  据说年轻时的迟父虽然家境不怎么样,但凭借一副出色的外表,和一项极会说话的本事,招致了很多女孩子的喜欢。

  恰逢似大家闺秀的迟母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被迟父遇到后,便展开了激烈的攻势。

  迟母年纪小看不透人的本质,但迟母的家人却是能看出这迟父只是个花言巧语并不可靠的人,自然是极力的反对。

  然而,已被迟父用甜言蜜语完全灌个透彻的迟母,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能听得进家人的话,最后甚至不惜背着家里人,和迟父双宿双飞。

  然而人的本性却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迟杭杭自有记忆起,每天所面对的就是父亲和母亲激烈的争吵,直至大打出手的情形。

  而在一起生活的那么多年里,迟父从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可以说,迟杭杭完全是由迟母一个人所养大。

  迟母因为执意与迟父的结合,早已与家人断了联系,后来所有的一切苦果,也只能一个人往肚子里咽。迟母不是不知道迟父在外面有一个又一个的女人。

  但传统的思想禁锢着她,以为捱到迟杭杭大了后会好一些。没想到,有一天,迟父竟堂而皇之的领着一个妖冶的女人进了门,说这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要与迟母离婚。

  而这一幕,完完全全的落入了迟杭杭的眼中。

  接下来,成就了后面的故事,迟父与另一个女人双宿双飞,迟杭杭与迟母相依为命。也因此,迟杭杭开始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

  许医生在了解完这一切后,已经有足够的信心能解开迟杭杭的这个心结。

  虽然没能高估自己的能力,但许医生却高估了自己在于迟杭杭心目中的形象。

  “许重楼,你不要再这样来打扰我的生活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你就行行好吧!行不行?

  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是不会结婚的,即便有一天结婚,也不会找你这样一个花心的男人。

  不……不对,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找你这样的男人,ok?”

  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许医生,迟杭杭恼怒的大声说道。

  “哎……我说,你这话说的太毒也太绝情了点儿吧!

  你又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怎么成天的就把花心、花心的往我的身上贴?

  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你是不是真心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是不是在你的眼中,世界上只有你父亲那一种男人?

  看人不能看表相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试着了解一下我,用心的和我接触一段时间后,就会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

  请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许医生脸上,是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从没有过的真诚。

  “我说过,不许你提那个男人,他已经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你是哪一种男人,我说过,我没有任何的兴趣。

  我也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因为,我要是给了你这个机会,就是没给自己生的机会。所以,死了这份心吧!

  记住,以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

  迟杭杭的话,说的不留半点儿的余地。

  许医生愣愣的站在原地,手中的玫瑰滑落到地上。

  一向自信满满的他,遭到了久到已经记不起来的又一次打击,而这一次,好像感觉心是前所未有的疼痛。

  趁着去m省给周筱检查身体的机会,许医生去了永兴村,并在那里一直待了近两周的时间。他想要冷静的好好反思一下,或者说想要通过一份冷静,劝自己放下这段单方面的感情。

  然而,几天过去,内心仍是没有答案,可那道越来越频繁的在他的大脑中晃动的属于迟杭杭的身影,却是愈发的清晰起来。

  周筱看出许医生的不对劲,有几次试图问他是什么原因,但看到周筱当时的状况,许医生犹豫了几番,还是没有开得了这个口,他不想增加周筱的烦恼。

  两周以后,许医生给出自己的答案是——仍不能放下。

  回到帝都后的第二天,却是接到了迟母的电话。

  “重楼,怎么好长时间都没有见你,你是不是……”迟母的说话带着试探。

  “阿姨,您别多想,我最近就是有些太忙了!”许医生对迟母礼貌的说道。

  “那你周六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就来家里吃顿饭吧!”迟母始终想要撮合许医生和自己的女儿。

  “好的,那我到时过去吧!”许医生犹豫了一下后,答应下来。

  当许医生再次按响迟杭杭家门铃的时候,是迟母过来开的门。

  “重楼,快进来!”迟母热情的把许医生迎进门。

  “阿姨好!您最近的身体怎么样?”许医生放下手中的礼物,微笑着问迟母道。而眼神,却飘向了厨房的方向。

  “我很好,自从吃着你给开的药,还一直没犯过什么毛病呢!

  杭杭,快给重楼沏杯茶过来!”

  迟母一边和许医生说着话,一边叫着迟杭杭。

  “好的!”迟杭杭在厨房答应了一声,一会儿,端着一杯茶走了出来。

  “谢谢!”许医生礼貌的接过茶杯。

  迟杭杭:“……”

  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算起来,两个人已经有近二十天的时间没有见面。

  许医生却发现,迟杭杭的脸色不太好,而这,应该不是由于自己的原因。

  对于许医生来说,这二十几天来,对于迟杭杭的思念,已经越来越深,已至深入了骨髓般的难耐。

  而对于迟杭杭来说,好像习惯了之前许医生每天早晚的出现于她的生活里。

  那时虽然似满心的烦躁,但却不知为什么,一旦见不到这个身影,本以为会舒了口气,而生活也能归于平静的迟杭杭,内心好象烦躁的越加厉害起来。

  这样的感觉,令迟杭杭感觉到了恐慌。最为令人烦闷的,是除了这恐慌外,最近又发生的另一桩让迟杭杭不敢让自己母亲知道的事。

  而这些,只能压在迟杭杭的心底,无奈的忍着。

  气氛好似有些尴尬。迟母看出了这一点,忙招呼许医生喝茶,又问起他最近的工作情况,这才把气氛扭转过来。

  饭菜很快就上了桌,三个人围坐在桌前。许医生和迟杭杭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过,有的,也不过是迟母时不时的让许医生多吃菜的话。

  一顿饭正要接近尾声的时候,门被人砸响。

  “这是谁呀!有门铃不按,怎么这么用力的砸门呢……”迟母一脸疑惑的望着门的方向说道。

  “我去看看!”迟杭杭放下手中的筷子,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许医生也停下手中的筷子,视线跟着迟杭杭移动着。

  “是你……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迟杭杭说着,就要把门关起来。

  不想,却被外面的人一下把门挡住。接着,就是一阵叫骂的男声响起——

  “迟杭杭,你还有没有点儿人性,你以为你真能躲的开我吗?”

  “他……他怎么来了……”听到门外人的声音,迟母手中的筷子一下掉到了地上。

  “阿姨……阿姨您没事吧!

  杭杭……快点过来,把我给阿姨开的药找出来!”

  许医生一看迟母的脸色大变,立即大声叫着迟杭杭。

  “啊……哦……来了……来了……我妈她……我……”迟杭杭听了许医生的叫喊吓的立即呆了一下,已经顾不得门外的来人,慌张的跑了过来。

  跑过来后,却是慌乱的站到迟母的身边,拉起迟母的手,已经不知要做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