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一十章 番外许医生篇:拿五十万来
  “别慌,去找药!”许医生沉着的说道。

  “哦……药……药……”迟杭杭这才慌忙的转身去找药,把药找来后,连拧瓶盖的手都是抖的。

  “给我!”许医生从迟杭杭的手中接过药瓶,拧开盖子后倒了两粒药出来,让迟母含进嘴里。

  “迟杭杭……迟杭杭……我叫你你听见了没有!”

  门外的男人未经允许,已经推门走了进来。进来后,也不看正靠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正喘着粗气的迟母,直接又对迟杭杭吼道。

  “你给我出去!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家你也没有任何资格能走进来。出去!”迟杭杭猛的从迟母的身边站了起来,对着那个男人大声吼道。

  许医生见迟母已经没有问题,这才抬头仔细的打量了这个男人一遍。

  男从大概有六十岁左右的年纪,不过实际年龄有可能比看起来要年轻一些。从穿着上看很是落魄,满面胡茬,毫不修边幅。

  眼神在撞到迟母的目光时有些躲闪,不过在转移到迟杭杭身上时,却露出了一副凶相。

  “迟杭杭,少他妈废话,你快点儿给我拿钱来!”男人对着迟杭杭大喊。

  “没有!就是有也不会给你。再说,我凭什么给你,你和我什么关系,我要给你?别做梦了,赶紧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告你私闯民宅。”

  迟杭杭气的脸色发白,也大声的对那个男人吼道。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老子,凭我是你爹!

  你个冷情冷血少教育的东西,你亲弟弟病了,正等着钱救命,你竟然连一个子儿都不舍。

  我还就告诉你了,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我饶不了你!”

  男人看着迟杭杭的目光中,毫无半点的温度和亲情。

  “好大的口气!我看你能怎么样,识相的乖乖从这里滚出去,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杭杭的面前,否则……哼!”

  许医生将迟母扶好坐稳后,慢慢的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一步后,满脸冷色的对着那个男人说道。

  从这个男人的话里,许医生已经猜出他的身份,没错,这个人就是迟杭杭的生父。

  “你……你是谁?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哪里轮得到你说话了!”男人看了看许医生后,叫嚣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再在这里闹,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许医生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就你……啊呸!

  你是迟杭杭的男朋友?

  就你对我这个态度,我是不会把迟杭杭嫁给你的。

  不过……想娶她也可以,拿五十万来,拿来钱我就把迟杭杭嫁给你!”

  男人突然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于是毫不知耻的说道。

  “你……你……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女儿和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管起我女儿的婚事来?

  别忘了,当初你为了不掏抚养费,可是和我女儿断了父女关系的,这可是有法院的证明的。

  你要是敢乱来,信不信我去告你?”

  迟母气的颤抖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那个男人怒斥道。

  “有证明又怎样?她迟杭杭照样不是我的种吗!只要她骨子里流着我的血,那就和我断不了关系,她就得管我,就得给我钱!”

  男人开始耍起无赖来。

  “你……你……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么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迟母指着大门,让男人出去。

  “我说了,今天不给我钱,我就没完。”男人直接走到沙发前,往沙发上一坐,一副你能怎么着我的样子。

  “阿姨,这件事我来处理可好?”许医生看了迟杭杭一眼后,对迟母说道。

  “好,那就麻烦你了重楼!”迟母满脸感激的说道。

  迟杭杭:“……”

  没有说话,眼神中却满是痛苦的神色。

  许医生立即拿出了手机,站到阳台打了一个电话,谁也没有听见他说什么,不到三分钟就已走回到客厅。

  “都安排好了!”许医生再次看了迟杭杭一眼后说道。

  “哼!吓唬谁呢?以为我会怕你们呀……”男人还跷起了二郎腿。

  许医生连理都没理这个男人,扶着迟母坐好后,开始主动的把桌上的饭菜往厨房端去。

  “我来吧!”迟杭杭愣了一下后,接过许医生手中的东西。

  刚把餐桌收拾干净,离许医生打电话也就过去了刚刚五分钟的时间,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许医生先一步走过去,把门打开。

  “许院长您好,听说有不法分子不经允许,擅自闯入您未婚妻家里,我们过来看一下。”一名警察向许医生敬了一个礼后,大声道。

  “是,现在正赖在屋里,麻烦你们帮忙处理一下。”许医生把门外的三名警察给请进屋来。

  “你……你们要……要干什么?这……这是我女儿家,我……我来怎么了!”男人惊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这里有和他断绝父女关系的证明。”迟杭杭立即说道。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警察所说的那句“许院长未婚妻”的话。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和我们走一趟吧!”警察说着,直接上前偢住了那个男人。

  “你们不许抓我……不许抓我,我真的是她亲爹!

  迟杭杭,你怎么这么狠,竟然这么对你亲生的爹。

  你们放开我……快放开我呀!”

  男人极力的挣扎着。

  “老实点儿,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知道吗?”一名警察严厉的喝道。同时,见男人不断的挣扎,直接就给他铐了起来。

  “许院长,人我们就带走了,不过,您看您几位谁去和我们一起做个口供?”警察客气的和许医生说道。

  “我去吧!杭杭,你留下来照顾阿姨,记住,阿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给她再含两粒刚刚的那瓶药,然后直接给我打电话,听见了吗?”许医生叮嘱迟杭杭道。

  “知道了!”迟杭杭看着许医生的眼中,似乎不经意间的多了什么。

  而这,并没有逃过许医生那锐利的眼睛。

  在派出所处理完一切后,许医生又返回到迟杭杭的家里。只和她们母女大致的说了一下处理的结果——那个男人被挽留三天,还被罚了款。

  别的许医生并没有多说,只是在迟杭杭送他下楼时,对迟杭杭单独说道:

  “他以后应该不会敢去公司骚扰你了!记住,以后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不要一个人硬扛着,你是个女孩子。”

  许医生说完,转身离去。

  迟杭杭站在原地,直到许医生的车已经不见了踪影,仍愣愣的站在那里……

  也不知许医生用了什么手段,自那天后,那个男人还真的再也没有在迟杭杭和迟母的面前出现过。

  而许医生和迟杭杭的关系好似就这样的僵持下来。

  许医生再也没有和迟杭杭提过任何关于两个之间的感情问题,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每天出现在迟杭杭的面前。

  只是偶尔的时候,会在某个周末去迟杭杭家里给迟母检查一下身体,在推辞不过迟母的热情时顺便留下来吃个饭。

  或者在某个时候,“经过”迟杭杭的公司时,会给迟杭杭先打个电话,问问她要不要搭顺风车。

  虽然开始的时候迟杭杭还是依如从前一样的拒绝,但渐渐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迟杭杭竟同意了搭许医生的车回家去。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接着,次数便越来的越多了起来。

  日子又滑过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天,许医生刚出了手术室,手机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竟然是迟杭杭。这是两个人自相识以来,许医生第一次接到迟杭杭主动打过来的电话。

  强按住内心的激动,尽量保持平静的语调接通了电话。

  “喂……”

  “许重楼……你快来呀!我妈她……我妈她……呜呜呜……”刚升起的旖旎心情被迟杭杭的哭声所打断。

  “杭杭你先别哭,我马上就往你家走,你别慌,先和我说阿姨怎么了?现在是什么症状……”许医生说着,已经快速的进了办公室,拎起医药箱,并又叫上了一名护士就往外冲。

  “我妈妈她……又像那天那种症状,我……我已经给她吃了药,可是她……可是她……”迟杭杭已经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了,你先守好阿姨,不要随意的挪动她,我马上就到!还有,不要挂断电话,有什么新的情况随时告诉我。”许医生一边疾步走着,一边说道。

  许医生赶到迟杭杭家的时候,迟杭杭家的大门正敞开着,迟母还躺在地上,迟杭杭蹲在一旁边哭边喊着迟母。而上次那个男人——迟杭杭的生父,正一脸心虚的蜷缩在一旁,见到许医生后,更是瑟缩的往角落处挤了挤。

  “许重楼……你快点儿来看我妈,看她怎么了!呜呜呜……”见到许医生,迟杭杭的情绪就到了按捺不住要没崩溃的边缘。

  “别急,我来看看!”顾不得理那么多,许医生立即蹲下身来,给迟母做着快速的检查。